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六百七十二章 十步殺一人

第六百七十二章 十步殺一人

  一個少年輕靈而來,但是卻也讓人感覺到一股壓力,這是他無形中彌漫出來的!

  在場的人都露出異色,究竟是什么人敢來亂星海,進天神族的后院,膽子也太大了,所有人都在盯著他。

  楚風現在看起來十幾歲的樣子,精致的五官,純凈的大眼,無論怎么看年齡都太小了,原本人畜無害才對,可是他卻透發著殺意,盯著羅銘。

  “少年人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未容羅銘有反應,有人便搶先出頭,針對楚風,討好天神族。

  說話的人看著也很年輕,二十幾歲的樣子,一頭棕色長發飄舞,眼睛泛出紫芒,長身而起。

  事實上,在場的人都是中年人以上,這是塑形境界的進化者的交流會,哪里會有什么真正的年輕強者。

  他接著道:“你是哪家的孩子,你家大人何在,沒有教育過你要尊重長輩嗎?”

  因為,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楚風太年少,一個人的蓬勃生機、骨齡、血氣等溢出的氣息混合在一起,很難造假。

  “沒你的事,一邊呆著去。”楚風開口。

  “讓你家大人出來。”棕發中年人說道,紫色的雙目中神芒閃爍,盯著楚風,一股驚濤駭浪般的能量向前壓去。

  “還用長輩出頭,我一個人就可以殺羅銘。”楚風平淡的回應,提著湛藍飛矛,遙指向棕發男子,道:“不要用你的能量暗中壓制我,否則,你不僅自討無趣,還要付出血的代價。”

  棕發男子沉下臉,道:“各位你們聽到了嗎,一個十幾歲的毛頭小子也敢來我等面前放肆,這里是什么地方?天神族的內海,少年人你失心瘋了嗎?”

  說到這里時,他一步邁出,探出一只手掌,向前抓來,掌指發光,瑞霞一條條,透出懾人的能量。

  “砰!”

  楚風手持湛藍飛矛向前刺去,很隨意的一擊,甚至都不帶煙火氣,飄逸中沒怎么用力。

  棕發男子冷笑,大手不避退,開始動用妙術,符文流轉,纏繞在掌指間,要奪矛而鎮壓楚風。

  然而,讓他驚悚的事情發生,他手掌外的各種符號直接被磨滅,能量光幕更是被刺穿,噗的一聲他的手掌血肉模糊,在湛藍飛矛下如同紙糊的般,輕易被釘穿,而后爆成一團血霧。

  “圣器?!”棕發男子倒退,后背冒起一股寒氣,他不僅手掌爆開,就是右手臂都消失了,被那一矛毀掉。

  須知,對方都沒用催動飛矛,主要是他自己迎上去的,才造成這種后果,一旦那藍色飛矛被激活,會有何等威勢?

  所有人都側目,震驚無比。

  這是少女曦飛船中的圣器!

  “少年人,你敢來我天神族的內海撒野,拿一把圣器就想無法無天?!”羅銘站了起來,事實上,他略感不安了。

  其他所有人也都起身,盯著這位不速之客。

  “羅然玄祖,請開啟場域!”羅銘直接說道,顯然赤霞島不是一般的地方,后起之輩常來這里聚會,有場域護島。

  而且,島上也有高手,比如羅然,一位半圣級高手常年坐鎮在這里。

  “羅銘,你就這點出息嗎,看到我來就要動用場域,要請你的玄祖出頭?其實,我來這里是想只身殺你!”楚風開口,十分淡定。

  在場的人都露出異色,一個還很稚嫩的少年,太飛揚自信了,居然敢只身來殺天縱奇才羅銘!

  當然,所有人也都看出,這少年不是尋常之輩,一般人家的孩子怎能拿著圣器出來。

  “叮!”

  楚風抖手,將藍色飛矛擲出,插在地上,道:“來吧,小爺我不用圣器,今天徒手斃你!”

  “放肆!”羅銘身后,他的的書童大喝道。

  書童覺得有些荒謬,一個十幾歲的孩子敢這么張狂的要殺接近金身層次的羅銘?連書童都比楚風要大上一兩歲。

  “你是余孽!”羅銘開口,盯著地上的湛藍飛矛,心頭一沉,他雙目深邃,深吸一口氣,向前走來。

  同時,他在對旁人使眼色,他的書童等人已經暗中跟外界聯系,要稟報情況。

  然而,那些人面色變了,無論是光腦,還是其他同通訊器等,都跟外界失去聯系,宛若與世隔絕。

  “羅銘,你曾口出狂言,要用火熊圣人的皮毛縫制成一雙戰靴,囂張不可一世,還有什么遺言嗎?”

  楚風一點也不著急,慢慢逼近。

  “果然,是你們這群余孽,上古地球已經毀滅,今日的阿貓阿狗成不了氣候,早亡都要被滅!”羅銘陰沉著臉,他知道今天的事情不能善了,也不打算放低姿態,盡管他很擔心暗中有圣人來了。

  這時,不少人都面色變了,他們大多都是天神系的進化者,跟天神族關系莫逆。

  “我來為火熊圣人討一個說法!”楚風向前逼來。

  “就憑你,真要獨自跟我開戰?”羅銘嘴角露出一縷冷笑。

  “對,就是我自己!”楚風清秀絕倫,比女孩子還漂亮,發絲輕揚,雙目非常的清澈。

  “真是好膽,這次聚會中居然闖來一個十幾歲的毛頭小子,敢這么張狂!”這時,另有一人開口,最后他又補充道:“嗯,也有可能是一個漂亮的小丫頭!”

  他在輕笑,言語放肆,該族是天神族的鐵桿盟友,他是飛天蜈蚣族的強者,已經是塑形境界的高手。

  原本楚風還很平靜,可是現在笑容僵住,他現階段最恨別人說他像女孩子。

  “什么天才聚會,我看是蘿卜開會,一群人都數十歲了,這這么點成就,難怪你們成不了氣候,小爺今天讓你們看一看,什么才是天縱之資,碾壓你們!”

  楚風喝道,騰身而起,向著飛天蜈蚣一族的強者撲殺過去。

  “小崽子,你也敢對我無禮,乳臭未干,回娘胎吃奶去!”飛天蜈蚣大笑,然而眼神卻無比的冷冽。

  他手中出現一柄黑漆漆的長刀,彌漫出腥臭的味道,向著楚風劈去,他說的輕松,但是動起手來卻全力以赴,想用塑性境界的力量碾壓!

  嘩啦!

  楚風的身上,披上一層鮮紅的袈裟,也有金色紋絡閃耀,這是眾生平等袈裟,被楚風利用如今的場域手段以及各種稀珍材料修補,比以前更進一層,能克制高他一兩個境界的進化者。

  主要也是因為他最近實力大進,跟餐霞境界的修士沒什么區別!

  轟!

  楚風運轉呼吸法,動用共振術,上來就是霸道的一拳,當的一聲,直接震開那柄長刀。

  “嗯,小子,你這袈裟有古怪,不是要只身跟我公平一戰嗎,怎么利用歪門邪道!?”飛天蜈蚣在說這些話時一點也不臉紅,義正言辭,在那里呵斥。

  楚風道:“你一個塑形境界的老家伙,也好意思這么質問,所謂的只身公平一戰,就是同層次的較量,讓你看一看,如果我們是同一時代的人,我會怎么碾壓你!”

  楚風經過明叔指點,休息三個多月,觀想境界大圓滿,只要他愿意,立地就能成為餐霞境界的高手,如今實力不可同日而語。

  轟!

  他一拳轟出去,他動用共振術、螺旋術,雙手震動與抖動間,像是一股山洪傾瀉,打的飛天蜈蚣怒吼,口鼻噴血。

  他覺得太不甘心了,他可是塑形境界的強者,卻被一個十幾歲的少年擊傷。

  “小崽子,納命來!”飛天蜈蚣怒吼,丟掉長刀,橫空而起,化成一頭銀色的蜈蚣,背后生有一對翅膀,利用極速攻擊楚風。

  可惜,他失算了,楚風掌握有天涯咫尺,速度更快,躍上虛空,圍繞著他發動攻擊。

  砰砰砰……

  半空中傳來碰撞聲,最后,噗的一聲輕響,飛天蜈蚣慘叫,身體寸寸斷裂,他被格殺在半空中,死于非命。

  嗖嗖嗖!

  不等楚風落地,在羅銘的示意下,又有三大高手沖起,都是塑形境界的人,一起撲殺楚風。

  這一次,楚風依舊徒手,吞吐霞光,在其體外當的一聲浮現一口金色大鐘,這是他從形意十二真形中演變過來的法門,經過盜引呼吸法改良,而后加以利用。

  三人沒有打穿鐘壁,自身反倒被震的氣血翻涌,那袈裟在起作用,將他們的境界拉低了。

  數次碰撞,一番交手,在噗噗聲中,三人無奈怒吼,最后全都炸開,被楚風活活打爆在半空中!

  “什么天才聚會,我看是蘿卜開會!”楚風不屑地說道,降落在地。

  然后,他點指羅銘等人,道:“如果同生一個時代,在我眼中,你們都是土雞瓦狗!”

  接著,他又道:“即便是現在,不用眾生平等袈裟,一對一的話,經歷生死搏殺,我也未嘗不能殺你們!不過,我就是想看一看,同層次下,你么到底有多么的弱!”

  這種話語,太能拉仇恨了,這是一群成就非凡的進化者,再修行上幾年,有望成就金身,結果被一個十幾歲的少年輕視與奚落,讓人難堪。

  “你找死嗎?!”

  “小狗,你太囂張了!”

  天神系人馬紛紛喝斥。

  “怎么,不服氣?說的就是你們,都是水貨,都是垃圾!”楚風冷笑,而后點指羅銘,道:“滾過來,不是號稱‘年輕有為’,天賦絕倫嗎?讓我看一看你有多厲害!”

  羅銘臉色陰冷,他知道,今天出大事了,余孽降臨亂神海的赤霞島,絕不能善了。

  他冷笑道:“你是為火熊圣人出頭。那不過是一頭老熊而已,當年都被人抽筋拔骨,血肉都被魏恒與我族的圣人吃了個干凈,有什么不可說?事實上,我就是要用他的皮毛制成戰靴!”

  現在這種關頭說這種話,那自然是故意的,他想刺激楚風,果然在看到楚風稚嫩的小臉變色后,他果斷出手,手中出現一根金色的繩索,抖手祭出,這是捆靈繩。

  這時,楚風手中出現一柄暗紅色長刀,也終于動用兵器,噗的一聲,直接削斷捆靈繩。

  “你是楚風?!”這時,羅銘震撼,看到這口刀后,他一下子想到了地球上的那個土著,他看到過族人發回來的照片,對這口刀印象太深!

  而此時,他盯著楚風,看到他的面孔,依稀跟地球上那個人很像,頓時頭大,這個土著跑出地球了?

  他知道,肯定有圣人相助,帶著個小子在歷練,今天多半是拿他們練手、開刀來了!

  “什么,他是楚風?!”

  “怎么可能,他才十幾歲?”

  “一顆蠻荒星球上的土著,已經有這種戰力?!”

  “都該殺!”楚風揮刀向前沖去。

  他想體驗一下,跟這些人戰斗的經過,磨礪己身,早晚有一天他會面對千軍萬馬,現在正好試刀!

  “小子,你找死!”一群人斥道,在羅銘的身后沖出一些進化者,都是島上常駐的衛隊。

  此外,前來參加這次聚會的一些強者也出手了,站在羅銘這一邊,跟著轟殺楚風。

  “都給我去死!”

  楚風撲殺,瞬時間,這里血雨腥風,楚風手中長刀所向,沒有人能夠阻擋,一路殺過去后,那支衛隊就被殺散了,此外還有一些參加聚會的人被斬殺,他現在像是一頭年輕的猛虎下山,闖入群狼中,勇猛無比。

  噗!

  羅銘的一條手臂飛起,被輪回刀斬中,讓他痛苦不堪,不得不又自斬部分軀體,避免被腐蝕的形神俱滅。

  “所謂天賦驚人,年輕有為,不過如此!”楚風揶揄。

  噗!

  他一刀削掉羅銘的頭顱,讓他的頭顱橫飛出去,而無頭尸體則摔倒在原地,鮮血噴涌。

  “啊,不!”羅銘大叫,驚怒交加,同時又恐懼無比,他真的不想死,但是現在卻改變不了什么。

  噗!

  楚風縱身一躍,一刀落下,那正在被輪回之力侵蝕的頭顱再次被一劈為兩半,不可能活下來了。

  其他人身體發寒,這個看起來才十幾歲的少年,在這里大開殺戒,十步殺一人,簡直讓他們無法抵擋。

  所謂天才聚會,在這個少年面前,當真是不算什么,讓他們感覺羞愧。

  噗噗噗……

  楚風一路血殺,身后伏尸無數,島嶼上的衛隊被殺了個七零八落,隨后死個干凈。

  此外,前來參加聚會的人也死傷過半,被他梟首!

  當楚風停下來時,地上伏尸很多,足有數百具,景象有些可怕,如同一片修羅場!

  幸存下來的只有部分參加聚會而沒有出手的天才。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