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六百五十二章 離別

第六百五十二章 離別

  東海,成群的海獸出沒,比如千丈長的玄龜,以及島嶼那么大的老蚌,翻起數百米高的浪花。

  陽光投在藍如寶石般的海面上,海底的珊瑚城池隱約可見,流光溢彩,宛若一片神話世界。

  楚風心不在焉,接近不滅山所在海域。

  遠處,成群的美人魚不時躍出碧藍而清澈的海面,在空中劃過優美的弧線,而后噗通一聲墜落下去,濺起晶瑩的水花。

  如果是在平日,楚風肯定要仔細欣賞這種美景。

  那些肌體如同象牙般潔白的美人魚,或擁有一頭水藍色長發,或擁有一頭陽光般的金發,都非常美麗出眾,賞心悅目。

  嗖!

  綠竹舟降落島嶼上,依舊如過去,滿地都是鵝卵石,缺少植被,縱然有也稀稀疏疏,而且接近腐爛,島上彌漫著濃霧。

  還好,走進島嶼中心,接近七座高聳入云的大山后,山門內傳來陣陣生機,那是不滅山的內部區域,另有乾坤。

  而在山門外則死氣沉沉,到處都是不死生物,皮包骨頭。

  “站住,你是誰,敢闖不滅山!?”東北虎第一個跳出來,今天輪到它值班,非常警覺,站在山口那里,一眼看到楚風。

  他瞪著銅鈴大眼,斑斕虎身很雄壯,可謂真正的虎視眈眈。

  楚風無言,這還是熟人呢,果然沒有認出他!

  “兒啊兒啊二啊……外敵入侵!”老驢是一個大嗓門,熬嘮一嗓子,這片山門都不能平靜與祥和了。

  呼啦一聲,昆侖大妖跑出來一群,身高一丈的馬王大光頭锃亮,光著上身,臂膀上滿是紋身。

  老喇嘛騎坐在一頭黃金獅子身上,穩如泰山,在那里誦經,但雙眼開闔間,有絲絲縷縷的金芒綻放,這老和尚實力越來越高了,天賦驚人!

  “呦,來了一個女扮男裝的小妞?”

  大黑牛從山口那里探出身子,雖然化成人形,但是依舊搖晃著一對碩大的犄角,并未沒有隱去,用他的話說這是雄性的美麗。

  楚風聽到他的話,臉頓時發黑,氣的想立刻撲殺過去暴打他一頓。

  “小妞,你從哪來的?別怕,牛哥最仗義,會保護你的。這里是妖族的進化圣地,想來你也跟我們同源,自我介紹下吧。”大黑牛觍著臉套近乎。

  “妹子,別聽他的,快來我這里,跟驢哥說一說你來自哪一族。”老驢呲著大板牙,支棱著長耳朵,一副古道熱腸的樣子。

  “妖族的妹子,別搭理他們,都是老混賬,沒見過世面。來,跟虎哥聊一聊,然后我帶你兜轉不滅山。”東北虎也摻和一腳。

  楚風額頭上青筋浮現,這特么的,是可忍孰不可忍啊,這幾家伙果然混賬到讓他肝疼、肺痛,沒法忍!

  “老黑,你給我看仔細了,爺是誰?”

  “還有,老驢你這個軟骨頭皮又癢了吧,欠收拾!”

  “西伯利亞虎,你什么眼神?!”

  楚風怒了,一頓呵斥,大步走到山門那里。

  事實上,這群人雖然嘴上不靠譜,但其實一直在防備,莫名有人上門,他們暗自嚴陣以待,如臨大敵。

  “糟糕啊,這小家伙對我們門清,都認識,而我們卻不了解他!”馬王低語。

  “瑪德,都給我看好了,你們認不出我嗎?!”楚風氣壞了,感覺這群家伙不至于這么眼拙,這是故意的吧?

  “怎么跟楚風這么像?”終于,東北虎瞪圓眼睛,直愣愣地看著他,最后憋出一句話來,差點將楚風氣壞,道:“楚風那小子真不是善類,實在太花心,居然有這么大的兒子了,真特么的積極,這是跟誰生的,都這么大個了!”

  這種話語出來,讓楚風想捶死西伯利亞虎。

  旁邊,大黑牛更是怪眼圓翻,道:“真像,你是楚風的娃?”接著他長嘆道“可嘆老牛我英雄一世,活了好幾百歲,到現在還沒有后代呢,只是將混元一氣童子功練到了最高境界!”

  “我烤熟你們兩個!”楚風咬牙切齒,因為他嚴重懷疑,這倆貨是故意的,成心消遣他。

  “兒啊兒啊二啊,你到底是楚風的私生子,還是他妹子啊?”老驢也呲著大板牙湊熱鬧。

  然后,一群人嘩啦一聲沖出山門,將楚風給圍上了,全都眼神怪怪的,盯著他看了又看。

  顯然,大多數人都心中有數,不然也不會這么大意與輕敵的跑出來,一群人都憋著笑,在這里看楚風。

  “這可真是藕臂,晶瑩而白皙!”

  “看,這小臉多水嫩,能掐出水來。”

  “我見猶憐,閉月羞花,傾城傾國,真乃絕代佳人!”

  ……

  大黑牛、東北虎、老驢以及昆侖的一群大妖得瑟個沒完,對楚風品頭論足。

  楚風壓根就知道,這幫人不是良善之輩!

  砰砰砰……

  這群人全都飛起來了,一個個嘴歪眼斜,鼻青臉腫,被楚風在瞬間都給毆打了一頓,這還不解氣,他又拎住大黑牛給它涂抹胭脂、口紅等,反正他洗劫過不少圣女,身上不缺這些東西。

  “兄弟饒命啊,老牛服了,不想吃胭脂,放手!”

  “兒啊兒啊,哎呦,楚風兄弟高抬貴手,老驢我給你賠禮道歉,別給我穿旗袍,那不是我的風格,我這都這么一大把年紀了,不適合男扮女裝!”

  這里雞飛狗跳,一頓吵嚷,哪怕這些人都被楚風給惡狠狠地收拾了一頓,可眼角眉梢依舊帶笑,忍不住。

  “我說兄弟你是咋啦,怎么小了一號,變得這么嫩了?”

  “兄弟,這你口味可真夠重的,化妝技巧驚天地泣鬼神,平白一下子就年輕了十歲,教一教老哥我,俺也想保持年輕態!”

  楚風黑著一張臉,告訴他們,誰再敢取笑他,先再揍一頓再說,打到服為止。

  最后,連武當山的老宗師吳起峰也被驚動,以及楚風的父母也得到消息,從山門內趕來。

  他們也都傻眼。

  “孩子你這是怎么了?”楚風的母親王靜吃驚的問道,眼神怪怪的。

  還是楚風他爸淡定,道:“這還用問,肯定哪根筋抽了,給自己畫了個鬼妝唄。”

  楚風欲哭無淚,最后悲憤道:“你們都什么眼神啊,這是帥好不好?”

  “是很俊秀,可是俊秀的連你爸媽都快認不出來了。”楚風的父親楚致遠給他潑冷水。

  楚風頓時蔫了,一五一十將經過講述出來,告訴他們,只是因為吃了一株大藥,結果返老還童,同時導致相貌比以前更俊美了一些。

  眾人聽的目瞪口呆,這都能行?

  楚風的母親長出一口氣,道:“原來不是化鬼妝啊,這就好,挺中看的,我還以為你臉皮厚,這么大人了想裝嫩呢。”

  “就是……太漂亮了。”楚致遠道。

  “爸,咱能不能別提漂亮兩個字?”楚風很憤懣,對那兩個字過敏。

  最終,歐陽蛤蟆、黃牛也被驚動,強行出關,跟楚風相見,因為他馬上就要進入星空中了,再不相聚,很難說要等到什么時候。

  “哎呦我去!”歐陽風一出關,看到楚風就怪叫出聲。然后,它斜著眼睛看楚風,沉默片刻后,直接捂著蛤蟆肚,一陣狂笑,口水如傾盆大雨,向前飛去。

  眾人都早有防備,提前跑了。

  唯有楚風黑著一張臉,這次硬是站在那里沒有躲,只是身體發光,震散那些口水,然后一步沖了過去,二話不說,一頓狂揍。

  “瑪德,楚風你大爺的,敢對我下手?爺跟你沒完!我說,你什么情況,都二十幾歲那么老了,還裝嫩,你是不是不服氣小爺我才兩三歲就不比你弱,所以你才這樣化妝?”

  “啊,我去你大爺的,姓楚的,歐陽大爺跟你拼了,你敢打腫我英俊而又帥氣的臉!特么的,你知道嗎,三足金蟾都沒我帥,你……還沒完啊,還敢打?!”

  “瑪德,呱,呱,呱,楚風,歐陽小爺我服了,別打了!”

  最終,蛤蟆懾于楚風的兇威,被打服氣了,躺在那里,四肢抽搐,口吐白沫,在它自己看來完全是無妄之災,這能怪它嗎?!

  旁邊,黃牛也無語,眼神怪怪的看著楚風,當了解什么情況后,它也只能感慨,楚風終于跟它一個輩分了,實現逆生長。

  “且行且珍惜,這種機緣罕有,活出第二世等于多了一條命,以后你終會發現這多么的不凡。當滄海桑田,人世浮沉與變遷,多一世生命的你,體悟會更深。”

  黃牛說道,可惜它這么稚嫩,說出這種話語一點也沒有說服力。

  最后,它不得不承認,這是從一本前人手札中看到的感悟。

  當聽說楚風要進星空中,他的母親頓時差點崩潰,落淚不止,最后還是楚致遠淡定,告訴她,兒子大了,在這種世道中,在地球上和在星空中沒什么區別,或許星海中更安全,有許多凈土。

  楚風也很傷感,終究是要離開了,他也不知道要走多久。

  最后,談及楚風要去哪里,他征求所有人的意見,一起對著光腦研究,主要也想聽取黃牛的建議,畢竟它來自域外。

  一番研究,仔細論證。

  最終,楚風選了一片星域,那里是有天神池,有靈血,有母金礦,有圣藥,物產富饒,許多宇宙強族都在那里有產業。

  “我叫吳輪回,崛起于一顆中規中矩的生命星球,成為星空中最年輕的絕頂高手,各大強族拉攏,不惜讓元媛、佛女、映謫仙等邀我,嗯,他們希望我入贅前十大。”

  當聽到楚風在那里嘀咕,如此的自戀,歐陽風立刻在他眼前晃動蛤蟆掌,道:“醒一醒,天還沒黑!”

  楚風很淡定,道:“你懂什么,這只是近期的規劃,到星空中立刻實現,我還有一份遠景宏圖要展開呢。”

  在楚風即將上路時,宇宙最深處,混沌中沸騰,而后有一股又一股恐怖的陽氣穿透出來,像是絢爛煙花在綻放,煞是美麗。

  可是,它們也是恐怖的,有些星球在恐怖絕倫的陽氣光團中直接被熔化,消失干凈!

  這一天,整片宇宙都大地震,各族震驚。

  一時間,不少強大種族都在召喚各自族中的強者議事,他們預感到,發生了大事件。

  “什么情況?我要進宇宙中了,連老天都在為我慶祝與送行,降下了流星雨?”

  楚風很自戀地咕噥,因為,在他抬頭時,朗朗乾坤,晴天白日,天宇上居然有一道又一道熾盛的光束劃過,像是流星雨。

  不過,并不是落入地球,而是從域外擦過,消失在黑暗的宇宙中。

  “大魔降世!”有人顫栗,這是一位古老的占星師。

  “是真仙來了!”也有人這么說道,這是星空中一位大預言師。

  “難道真的存在陽間,我們這里是冥土,現在有陽間的生物過來了,他們要做什么?!”一位年老的神卦師心頭悸動,面無血色。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