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六百五十一章 一口大黑鍋

第六百五十一章 一口大黑鍋

  黎明時,天地蒙蒙亮,還略顯昏暗,地廣人稀的高原被慘叫聲劃破寧靜后更加顯得空曠與幽遠。

  變故太驚人,這位從上古活到現在的老嫗方才還有帶著血腥味的淡笑,言語間盡是霸道,俯視這顆沒落的星球,要引發獸潮去屠城,即將進行一場殘忍的大屠殺,可是轉眼間她自己被腰斬!

  一抹凄艷而又炫目的赤紅刀光宛若斬斷空間,凝固時間,讓一位曾經為金身羅漢層次的強大進化者哀嚎,痛苦不堪。

  老嫗面孔扭曲,再也沒有了剛才的從容,無法輕蔑這片大地上的生靈,她在半空中斜飛出去,面孔猙獰,眼中是無盡的陰毒與恨意,憤怒揮動手中的神靈化血幡,臨死反撲。

  這片高原上血氣滔天,風暴如雷,周圍都是黑影,鬼哭神嚎,飛沙走石,景象太妖異,宛若地獄的大門被打開,無數的厲鬼殺出來,要血洗世間。

  旁邊,紫蟒精早就嚇傻,早先他還想打那位飄逸而出塵的“小仙子”的主意,怎能料到關鍵時刻這位柔弱的“女孩子”殺氣沖霄,一刀將他眼中不可一世的老妖斬斷半截身子!

  這簡直就像是一只柔弱無比的小兔子撲閃著晶瑩的大眼,而后突然間將一頭血煞滔天的史前暴龍給一口咬死,生吞活咽。

  這種反差太強烈,他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鬧了半天真正的狠人是那位表面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女孩子”!

  攙扶老嫗的一男一女驚駭欲絕,大聲呵斥,各自果斷取出暗紅色長幡,向著楚風劈去,下手狠辣。

  楚風十分鎮定,一擊得手后,已經掌握主動,面對失去平衡的老嫗臨死前的一擊,他自然可以從容躲避出去。

  對方僅存的半截身子在被腐蝕,而且早已失去平衡,還談什么精準絕殺,已陷入被動的絕境中。

  楚風揚手,將一個黃金盒子砸出,用盡力量,跟老嫗手中的神靈化血幡撞在一起,而他自身則避開,沿著弧形軌跡,手持輪回刀向著老嫗的再次揮去。

  至于那一男一女根本不能給他造成威脅,速度跟不上,那兩人的暗紅色長幡發出嗚嗚般的鬼哭聲,擊在楚風的殘影上。

  當!

  神靈化血幡光芒刺目,血霧滾滾,像是一片熾熱的巖漿海沸騰,轟在那個黃金盒子上,兩者間發出清脆的金屬顫音,可惜金光大盛的同時,盒子斜飛出去,并沒有被打開。

  楚風略感失望,這是他從萬神之鄉不死藥樹下的土壤中挖出來的傳承之物,研究半天也開啟不了,想借老嫗之手強行擊破,可惜還是失敗。

  在他看來,老嫗曾為金身羅漢層次的進化者,哪怕自斬,如今加上神靈化血幡也會十分厲害,可依舊奈何不了黃金盒子。

  他知道,這只能靠他自己以后打開了,就像是從秦嶺取出的銀色盒子,當他的實力到位后輕易開啟。

  哧!

  一道血光閃過,楚風手紅瑩瑩的長刀削掉老嫗的手臂,讓她失去對神靈化血幡的控制,這件禁器墜落在地上。

  同時,楚風如同一道幽靈,輕飄飄的橫移軀體,再次避開那一男一女轟殺,身體如同一個陀螺旋飛出去,接著長刀揮出,兩人的化血幡發出咔擦脆響,在這里炸開,頓時血氣散開,陰森森如如同地獄浮現。

  他們手中的秘寶材質遠遠不能跟老嫗手中的神靈化血幡相提并論,只能算是普通版,是制式兵器。

  兩人倒也忠心,渾身赤紅如血,焚燒真元,跟楚風拼命,施展靈族的掌法,向前轟殺。

  轟!

  一時間地面崩開,附近的數十萬斤的巨石都被掀飛了,在兩人觀想層次的力量下,土石飛濺,煙塵如海。

  然而,他們根本不是楚風的對手,無論是從能量強度,還是從速度上講,都差了一大截。

  這次,楚風都沒有動用輪回刀,想要留活口逼問一些問題,他快如鬼魅般,跟他們拳掌相交,直接碰撞。

  兩人的臂骨斷裂,徹底變形,扭曲的不成樣子,而且全都如同被太古時代的黑鱗魔犀撞上,渾身骨頭都炸開,這是不可承受之力。

  在觀想層次,別說是他們,遍問星空中的年輕一代又有幾人堪與楚風一戰?

  尤其是吃下昆侖的大藥后,楚風脫胎換骨,看起來秀氣而俊美,但其實體質提升一大截,肉身強度在這個境地無以倫比,罕有比肩者!

  砰砰!

  兩人摔倒在地上,滿嘴都是血沫子,再也爬不起來,楚風的拳印震斷他們體內多處部位,連耳鼻都在溢血。

  這時,老嫗在凄厲大叫,因為身體在消融,精神也在跟著焚燒,照這么下去哪怕她道行精深也會在片刻間形神俱滅。

  “說吧,講一些我想知道的秘密,我可以考慮留下你一命。”楚風對老嫗開口,低頭俯視著她。

  老嫗驚恐,她是從上古年間活下來的老妖怪,按理說以她的修為根本沒有這么久的壽元,早該坐化了。

  不過,她意外在一顆蠻荒星球上服食到一粒九轉金丹碎片,導致她壽元激增,活到現在這個時代。

  越是這種老妖精,越是惜命,不想突然死去,她顫聲道:“你……想知道什么?”

  “這天神化血幡怎么用,如何煉制?”楚風問道,這是靈族最重要的制式兵器,曾讓前十大都忌憚,他想了解一番。

  “你……先救我!”老嫗叫道,因為輪回秘力侵蝕太嚴重,從腰部那里溶解,都快蔓延到她頸部那里去了。

  “你抓緊時間說,不然就沒有機會了。”楚風平靜開口,讓她承受高壓,避免她獲得喘息機會后出幺蛾子。

  “先救我,我要死了。”老嫗恐懼,然而看到楚風不為所動,她不得不快速開口,道:“除非掌握神靈呼吸法,不然的話無法駕馭此幡。”

  她所說的神靈呼吸法,便是指靈族的呼吸法,該族過去號稱神靈的后代。

  “那要你有什么用!”楚風不滿意,俯視她,道:“你們靈族想覆滅這顆星球,說一說還有什么手段?”

  “這不關我們的事,天神族不再限制我們,并暗示我等可以來這里尋找血食!”老嫗叫道。

  這一刻,她快說不出話來了,被輪回之力侵蝕到頸項,眼睛瞪大,恐懼到靈魂都在顫抖,道:“救我啊。”

  “說出靈族呼吸法。”楚風逼問。

  “說不出來,我頭中有禁制,一旦泄密就會精神瓦解,瞬間死亡,一族的禁忌傳承是無法泄露的。”老嫗快絕望了。

  “那你還是安心上路吧。”楚風不再搭理她,看向那一男一女。

  “你,小賊,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你到底是誰?!”老嫗發瘋,最后時刻,她知道自己死定了,面孔陰毒,對楚風發出精神咆哮。

  “小爺是楚風,你這老貨有眼無珠,爺是大丈夫,特么的,見鬼你的侍女吧!”

  當確認楚風的身份后,老嫗的雙目簡直化成了死魚眼睛,都快瞪出來了,她簡直不敢相信,這是那個禍亂各族的小子?!

  這兩者差距也太大了,她有點接受不了!

  旁邊,紫蟒精也傻眼,坐在地上,一副活見鬼的樣子。

  “啊……”老嫗凄厲長嚎,倏地一聲,頭顱凌空而起,飛撲向紫蟒精,一口吞掉他全身的血氣與精神,這是在拿別人的命為自己續命。

  紫蟒精沒有能避開,橫死當場。

  然而,這并不能阻止老嫗的滅亡,她慘叫著,頭顱溶解,不斷化成灰燼,她太不甘心了。

  “想我一生,從上古活到現在,什么大風浪沒有見過,跟在那些大人物的身后,也曾經馬踏這顆星球,血洗那些大族后人、名山子弟,橫行無阻。可到頭來,再次踏足這片土地,就這么死掉了?!”

  她憤怒,絕望,同時太不甘心了,感覺憋屈無比,原本想來這里掀起一番滔天大浪,橫掃這顆星球,結果被一個少年一刀就給劈了,前后反差太大,讓她接受不了。

  “我呸,你還有臉提,跟在別人的身后殺那些老弱病殘與婦孺,像是一群流寇,血洗無辜之人,這種不要臉的行徑,雙手沾滿血腥,你配自傲?”

  楚風一拳轟出,能量火爐噴涌,讓飛撲過來的老嫗死不瞑目,在那里炸開,接著又被輪回之力侵蝕干凈,不要說肉身,連一絲精神痕跡都沒有留下。

  “還想做鬼,還想輪回?永世都不要想了!”

  楚風轉身,逼問那一男一女,他們所知更少,被他一刀一個殺個干凈。

  整片高原都寧靜了,除卻楚風外,留下一地的人皮與殘骨,神靈化血幡這種禁器實在過于歹毒。

  一縷朝霞灑落,太陽初升,楚風站在高原的一個湖泊畔,看著湖中的倒影久久無語,簡直是……風姿綽約。

  最后,他猛地抬頭,迎著紅彤彤的旭日,道:“沒辦法,人就是這么帥!”

  然而,他最后還是小聲補充一句,道:“特么的,我……還是希望快點跨過這個年齡段,粗獷一些!”

  楚風提著神靈化血幡,老嫗的這件兵器明顯不同,居然連輪回刀都無法劈斷,火星四濺,血氣滾滾,非常的懾人。

  “這該不會是當年的究極至寶吧,被人給拆掉,現在靈族想以各族的血液激活?”楚風突發奇想。

  不過,他最終又搖了搖頭,覺得不見得能有這樣的運氣,不可能得到那種禁忌兵器。

  最終,楚風驚喜而又不解的發現,當他運轉盜引呼吸法時,可以催動這桿神靈化血幡,完全能動用!

  “很好,離去前送你們一樁大禮!”

  最終,楚風駕馭法舟再進昆侖,在離開地球前,他準備去橫掃,將看不順眼的外敵都收拾一遍。

  這個清晨,楚風來了,駕馭法舟,沐浴朝霞,整個人神圣無比,最終隱去身形,在昆侖山大開殺戒。

  天神族、西林族等,十幾個大族都有人再次降臨,尋找楚風的下落,想要將他絕殺,都在猜測他重傷垂死。

  這一天,他們遭受大劫,不要說是地球昆侖,就是域外都一片轟動,因為神靈化血幡再現世間。

  “靈族真是瘋了,再次使用那種禁器,而且帶到昆侖,對各族人馬動手,他們想被滅族嗎?!”

  一群人震怒,得悉昆侖慘案后,恨不得群起而攻之,要討伐靈族。

  “當年,靈族就嗜血,在星空中掀起血雨腥風,導致生靈涂炭,差點被滅族,現在還敢這么犯眾怒,簡直不知死活!”

  一時間,靈族焦頭爛額,被推向風口浪尖上,就是該族的圣人都一個頭兩個大,心都涼了,怎么會暴露,而且為何在屠殺天神族、西林族等人馬?

  靈族重要成員徹底懵了,這個結果讓他們心中冒寒氣,猜測地球上出了大問題,那件族中的瑰寶多半易主。

  “啊,這……壞了,怎么辦?!”

  重寶丟失,引發的后果太壞了,他們通體冰涼,這種黑鍋真是背負到他們要窒息,太特么的可恥了,誰做的?!

  靈族發瘋!

  楚風暗中下手,一番屠戮,他覺得很震撼,這神靈化血幡的威能太恐怖了,如果不是出其不意對老嫗下手,他估計自己多半會倒血霉,這是禁器兵器,詭異而強大,無比嗜血。

  這一天,昆侖山中出現一張又一張人皮,神靈化血幡當真是有干天和,過于霸道與邪門。

  最終,楚風跑了,幾乎橫掃了天神族、幽冥族、西林族、靈族等觀想與餐霞以及塑形境界的強者,都給殺個干凈。

  十幾族惱怒,同時身體冰寒,這結果讓他們都有點受不了。

  楚風一路東行,向東海而去,他要去和父母以及跟黃牛、大老黑、老驢等人最后告別,從此將進入星空中,去獲得一個安全的身份,大鬧敵人的后方大本營。

  可是,隨著臨近不滅山,他有點心虛,現在這個樣子被那些家伙看到后會是什么場景?

  楚風越是臨近越是不自在,甚至一度想直接跑掉算了,因為,那群家伙的嘴巴都很不厚道,見到他這個樣子會出現什么景況?

  :。: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