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六百二十四章 長刀所向

第六百二十四章 長刀所向

  天地異變后,折疊空間隱藏的大海顯露出來,地球汪洋面積擴大足有百倍不止,稱得上碧海浩瀚,無窮無盡,物種一下子繁盛千百倍。

  此際,東海湛藍,海面起伏,太陽投下金燦燦的光,隨著浪花而裂開,海面到處都是碎金,很耀眼。

  楚風的眼眸卻是冷的,無聲無息,他在海下行走,謹慎而小心的接近目標區域,身體機能內斂,跟珊瑚、海藻等景物環境融為一體。

  在海面上方,有一條綠油油的竹舟,晶瑩透亮,可是它卻隱在虛無間,若非楚風有火眼金睛,根本看不到。

  這是一艘可以橫渡星空的上古神舟,當年有大能藉此橫渡宇宙,遨游域外。

  竹舟材質講究,帶著蓬勃的生命氣息,至今還有活力,上面長著清新的葉片,綠竹晶瑩透亮。

  尉遲空很平靜,也很鎮定,悠然喝茶,他在隱伏,靜等這片海域深處有生物出來,而后他會暴起發難,擒到手中。

  他呼吸平穩,掌握的呼吸法很高深,吐納間有濃郁的生機在擴散。

  “事實證明,懂得隱忍才活的長久,最終能笑傲到最后。周尚天縱之資,擁有無劫神體,還能這樣克制,終究會出頭,無愧為地球真子。”

  他露出淡淡的笑,對周尚頗為欣賞,因為,他身為護道者,兩者的命運已經綁在一起,他將隨著地球真子崛起而水漲船高,獲得地球意志認可,那時,或許有傳說中的無上混沌紫氣、玄黃氣等降臨,與他融合。

  可以說,他與地球真子周尚如今一損俱損一榮俱榮,命運早已連接在一起。

  而他也早已做出選擇,不會后退了,他相信周尚能崛起,最終成為宇宙霸主級人物。

  至于楚風,當他想到這個名字,臉上露出淡淡冷意,有些惱怒,也有些蔑視,在他看來楚風不識時務,到頭來慘死,而生前還不肯交出盜引呼吸法,導致他們大費周折,反復尋找。

  “多少有點可惜,你一介假子,實力的確很驚人,能造成這么的聲勢,不知道的還真以為你是天選之子呢。但是,你注定只是一個棄子,是為真子服務的,即便昆侖大戰不死,有朝一日你也要替真子而死。這是你的命運,你的路早有預示。”

  尉遲空目光冷漠,對于楚風的死,他也在乎,不過卻并非心傷,而是痛惜盜引呼吸法可能斷掉線索。

  不過,他堅信地球上不可能只有一份盜引呼吸法,通過楚風的父母或者楚風留下的遺物線索等,或許還能找到門徑,可以窺視到。

  “假子,一個棄子而已!你雖然已經死了,可不滅山還是個麻煩,已經得罪他們,如果讓他們成長起來,終究是禍患。”

  說到這里,尉遲空眼神森冷,喝下一口茶后,瞇著眼睛,盯著迷霧海域。

  “楚風,你這個棄子,死掉了還留下這么多麻煩,我究竟怎么才能為真子取到盜引呼吸法?”

  他放下茶杯,皺著眉頭,他追逐迷霧海域已經很多天過去了,可是依舊看不到希望。

  此時,正對竹舟的海面下方,楚風雙目如同黑洞,吞噬光線,此刻他沒有動用火眼金睛,怕被尉遲空感應到,而是憑著直覺,鎖定海面的一個位置。

  綠竹舟太詭異,可以隱在虛空中,普通的進化者看不到。

  刀早已出鞘,被他提到在手中,它整體呈暗紅色,帶著陳舊而古樸的氣韻,一看就是古物,像是很長的歲月沒有出鞘了。

  不細看的話,根本看不出什么,它沒有鋒芒,也無殺氣激蕩,十分內斂。

  近乎腐爛的刀鞘被楚風背負在背上,那是歷經無窮歲月侵蝕所致,楚風有種懷疑,輪回路上的士兵等最起碼存在數十萬年了,他是查閱光腦中的記載,對比他們的服飾得出的結論。

  甚至,他更傾向于存在百萬載歲月以上。

  這也就意味著,這種暗紅色長刀異常古老,哪怕是制式的,輪回路上的士兵人手一把,也可以經受這么久的時光檢驗,依舊顯得很恐怖。

  楚風現在有點懷疑,那輪回之地不是自然生成的,那些士兵也不是在天生在那里誕生的。

  彼岸花也曾否認過輪回。

  當想到這些,他感覺脊背發寒,這局有些大,上百萬年前便有這等大手筆,參與者如今都哪里去了,還活著嗎?

  不過,輪回之地還在運轉,依舊有人持黑色符紙等要在那里借路投胎,這本身就昭示著,這水太深了。

  目前,他還無力探索。

  楚風蟄伏很長時間,上面的人無所覺,他緩緩動了,雙手持暗紅色長刀,遙指向上。

  同時,口中咬著黑色符紙,這東西在輪回路那種無法飛行的地方都能帶著他飛天,如今在外面自然能為他提速。

  終于,楚風出擊!

  他像是一道幽靈,毫無聲息,凌空而上,手持暗紅色長刀,直接向著綠竹舟上的尉遲空后腦劈去。

  所有的隱忍、蟄伏,都是為了這一刻,他全面爆發!

  想到尉遲空與真子的嘴臉,楚風殺意沸騰,連他死后都不罷手,還想要狩獵他父母呢。

  所謂真子一脈,總是想著讓他上供,不敢自己去廝殺,爭奪機緣,憑什么當真子?讓他厭惡之極。

  敢針對他的朋友、家人,對地球本土進化者下死手,卻不敢得罪域外的人,讓楚風心有殺念,要斬掉他們,以儆效尤,在他看來,這種人怎么配稱作天選之子?!

  冷幽幽的刀氣一下子噴薄出來,一剎那就由暗淡到絢爛,宛若一條赤紅的星河,茫茫無邊,淹沒虛空。

  不得不說,尉遲空太強了,最起碼高出觀想層次兩個大境界,臨危不亂,突然遇到刺殺的剎那,就生出感應,周身光華大作。

  在他的背后,一片密集的符號浮現,都是能量化成的,他懂得非常強大的一種經文,護體神光密布體外,守護后方。

  地球真子周尚得到的機緣,有些過程,尉遲空也親身參與在當中,上古先民留下的神功秘典等他曾修煉不少。

  轟!

  像是九天仙雷炸響,震蕩虛空,這片地方被這赤紅色的刀光淹沒后,發生劇烈的大爆炸,能量滾滾。

  一瞬間,驚濤拍岸,巨浪席卷上高天,震散云朵。

  最為重要的是,這片地帶赤紅的刀光翻卷,宛若巖漿肆虐,橫掃整片海域,斬殺一切生機。

  “你……”

  尉遲空倒吸冷氣,他已經騰空而起,速度太快了,宛若一頭大鵬鳥,周身都在冒金色的符文等,躲避致命一擊。

  即便如此,他的脊背也被剖開了,血肉模糊一片,猩紅液體間,帶著晶瑩光澤。

  那是刀光所為,重創了他,讓他血精流逝嚴重。

  因為,來自輪回之地的長刀很詭異,刀光斬開敵人后,居然在吞食血液,要強行剝奪一個人的生機。

  可惜,不是刀身親自觸及到對方的身體,而只是刀光,尉遲空反應太迅速了。

  “吼……”

  尉遲空怒吼,神色陰森,胸膛起伏劇烈,自從天地異變后,他出世以來,雖然暗中也曾多次出手,但是卻從未吃過虧,都是輕易幫真子掃出障礙,哪里料到今日險些被人立劈!

  轟隆一聲,他勃然大怒,毫不猶豫,一掌向著楚風拍去,一剎那,他的手掌化作黑紫色,這是上古赫赫有名的冥掌,相傳起源自某一方陰土之主。

  一時間,黑霧激蕩,冥土的氣息浮現,在他的身后宛若有一片浩大的地府,死靈無數,嚎叫著,一起向前撲殺。

  砰!

  楚風大口咳血,這么近距離的遭遇戰,他明顯感受到對方的境界太高了,有可能不止超越他兩個大境界,雄渾的能量直接砸來,讓他如遭雷擊,胸腔發悶,口鼻都在淌血。

  在他的身上,穿著足足有十重甲胄,都是各路神子留下的精品,可是就這么一瞬間,十套甲胄全都瓦解,化成碎片,先后被打爆了。

  這老家伙,厲害的離譜!

  楚風感覺像是被戰神之錘砸中,周身疼痛,骨頭咯吱咯吱作響,有的已經斷掉了。

  不過,他沒有后退,迎著對方的冥掌向前劈去,暗紅色長刀超前,勇猛無懼。

  在此過程中,楚風體內精神甲胄也是穿了十重,也在瞬息間片片炸開,都被入侵的能量撕開了。

  不過,這時楚風的長刀也刺到尉遲空的手掌前。

  起初尉遲空不屑,想要直接拍斷此刀,可他畢竟是非常人,古樸長刀臨近的剎那,他最后關頭他猛然收掌,全身驚悚,頭發根都炸立了,極速向后躲避出去。

  然而,還是有些晚,那暗紅色長刀的刀尖觸及到他的手指,撕開一道很小的血口子。

  “嗯?!”一剎那,尉遲空頭皮發麻,心膽皆寒,他感覺精神力一下子缺失大塊,這一刀太要命了。

  他覺得,魂魄被斬滅了部分,而且有一股古怪的能量沿著那根手指而上,向著他的手掌蔓延,吞噬他的精神。

  “該死!”他怒叫,想到了某種可怕的記載,而后整張老臉都煞白,極速后退。

  “哧!”他很果斷,對別人狠,對自己也夠狠,直接用另一只手斬斷這只手掌,齊腕而斷,眉頭都不皺一下。

  但是,下一刻,他卻又駭然失色,因為還有一絲詭異的能量侵蝕,進入手臂中,他阻止的不夠及時。

  “這是……輪回刀?怎么可能,無窮歲月以來,應該都絕滅了,居然又現,這世間又要大亂了,整片宇宙都要兵亂馬亂!”

  尉遲空怪叫,因為,他跟地球真子尋找上古典籍時,曾意外發現一篇記載,提到輪回刀,只要出現,就是大禍。

  記載中,甚至有蛛絲馬跡,提及這片宇宙其實是廢墟,曾經大動亂,天下廝殺沒完,手持輪回刀的士兵出現。

  甚至,文中記載推測稱這片宇宙其實已經被滅,當下的生靈都是鬼物,整片星空都是冥土。

  在短暫驚恐的瞬間,尉遲空已經提前動手,斬下整條手臂,而后,甚至卸下肩頭等,對自己無比狠辣。

  楚風再進,揮動制式長刀,向前劈去!

  “喀嚓!”這時,他臉上的青銅面具裂開,不久前曾經承受太劇烈的能量,哪怕不是被主攻之處,現在也要解體了。

  楚風沒有理會,手持長刀,一往無前!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