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六百零六章 藉場域伏仙

第六百零六章 藉場域伏仙

  突兀的,地面上亮起一條又一條線,如同燒紅的鐵水沿著磨具流淌,在黑夜中格外的燦爛。

  接著,轟的一聲,四面八方浮現諸多規則與不規則的圖案,無比復雜,所有線條都格外的炫目。

  場域被激活!

  大地上出現斑斕光芒,起初只是熾盛,發出亮光,接著則無比妖艷,各種光彩同時呈現。

  秦珞音第一時間覺察到不對,騰空而起,直接就要向外闖。

  奈何,場域一旦激活,根本不給她反應的時間,在電光石火間就完成復蘇,形成有效的殺伐型險地。

  轟!

  虛空中,出現一個金色的大杵,直接向著秦珞音砸去,這是其中一座場域,名為:伏魔!

  這是佛族的場域,收錄在月球上的典籍中,被楚風吃透,如今可以布置出來,能對付超越觀想層次的高手。

  地面騰起的光,那一根又一根燦爛的線條在半空中交織成寶杵,轟的秦珞音身體劇震,當即倒退回去,她一個踉蹌,險些大口咳血。

  同一時間,寶杵炸開,化作一朵金色的蘑菇云,在那里激蕩,愈發顯得這里可怕,盡是恐怖的能量。

  “楚風!”秦珞音站在荒涼的土地上,那是場域內,她身段非常高挑,比一般的男子都略高,一身嶄新的斑斕彩裙包裹著她的修長動人的身體,曲線起伏,十分完美。

  她的五色面色早已揭開,瑩白面孔上寫滿冷意,帶著殺氣,一雙紫色的大眼如同寶石般,熠熠生輝,但是很冷,盯著楚風。

  她一頭秀發呈淡紫色,光滑而柔順,像是綢緞子般垂落,帶著晶瑩光澤,面孔絕美無暇,紅唇鮮艷而性感,但現在氣質很冷,整個人十分冷艷。

  “秦珞音,你是自縛手腳投降,還是等著我動手?”楚風從遠處那可以隱藏自身的場域中走出。

  “被遠古咒術兵器擊傷,你還能僥幸活下來,真是惡人命長。”

  秦珞音十分鎮靜,站在那里沒有妄動,如同天鵝般的雪白頸項上,下巴微揚,略微帶著傲慢,不知道是否故意想激怒對手,她在蔑視楚風。

  “楚風,不要讓我擒住你,不然的話,你想死都很難!”她的嘴角噙著一縷冷笑,被困場域中,卻依舊這么從容。

  言下之意,她要讓楚風活著比死還要痛苦。

  不過,雖然言語凌厲,她整個人卻風韻無雙。

  “你這是在提醒我,一旦擒住你,好好修理你一百遍嗎?”楚風的臉上露出一縷淡淡的笑容。

  “哧!”

  秦珞音一甩長發,整個人都舞動起來,衣袂獵獵,長裙展動,婀娜身體搖曳,她像是謫仙子,要乘風而起。

  暗中,一根細小的發絲飛出,幾乎不可見,橫渡虛空,朝著楚風那里飛去,這是金絲針,要突兀的擊殺敵手!

  然而,她低估了楚風布置的場域,哪怕是金絲針也不行,半空中爆發出刺目的火花,那個發絲般的兵器炸開,寸寸斷裂,化成濃郁的能量。

  “秦珞音你慢慢享受吧!”楚風揶揄,目光冰冷。

  轟!

  他的腳在地上用力一踏,激活的場域開始大爆發,地下一片刺目的光雨騰起,向著秦珞音那里覆蓋,如同煙花炸開,而后將她籠罩。

  那片地帶非常的美麗,但也是可怕的,都是能量在激蕩。

  可以看到,周圍的虛空都扭曲了,宛若在經受著最可怕的領域之力的撞擊、擠壓,要毀掉這片空間。

  嗖嗖嗖!

  在秦珞音的周圍,浮現出數種秘寶,有瓔珞,有法螺,還有降魔杵,這讓楚風的驚愕,這不是佛族的東西嗎?

  看來秦珞音的秘寶儲備很豐厚!

  這些秘寶發光,向外轟擊,對抗場域符號,這是生死對抗,她不敢大意,竭盡所能催動這些兵器。

  “秦珞音,我曾經搜過你的身,可以說全身上下都摸索過了,怎么沒有發現這些兵器,你藏在哪里了?”

  楚風不懷好意的問道,語帶輕浮,故意刺激對方。

  “白癡!”

  秦珞音咒罵,相當直接,這在過去從未有過,她在星空下行走時,性情溫和,傾城傾國,現在這般姿態,自然是惱羞成怒,兼且殺意沸騰。

  轟!

  在她周圍,有秘寶炸開,被絞碎,比如那法螺,剛才還發出嗚嗚聲,浮現出各種金色的符號,籠罩在她周圍,可現在四分五裂,又化成齏粉。

  楚風面色冷酷,雖然被罵,但是他無絲毫波瀾,就站在外面,審視這位大夢凈土的最強大的傳人。

  秦珞音亭亭玉立,一雙腿修長而富有彈性,小蠻腰圓而細,胸部高聳,她帶著傲意,面孔絕美,越發顯得冷艷。

  她在展動手臂,如同在跳一段柔美而驚艷的舞,賞心悅目,當她的晶瑩藕臂劃過虛空時,可怕的事情發生,竟然能破滅場域符號,她的大長腿擺動時,可以將覆蓋向她的場域光雨崩開,威能十足。

  這是大夢凈土的夢舞,舒展身體,對身體細胞催眠,釋放出每一寸肌體中的潛能,可以說異常恐怖。

  不過,施展夢舞,是要付出很大代價的,事后身體可能超負荷,疲憊不堪,甚至崩壞。

  楚風倒吸冷氣,看到她以肉身這般瓦解場域,著實大吃一驚,這女人太厲害,如果在昆侖時,上來就跟他來這一手,當時鹿死誰手很難說。

  不過,他猜測這驚艷的舞蹈有后患,可能對自身有極大影響,所以秦珞音不敢輕易施展,今天因為被逼到這一步了,迫不得已。

  砰!

  在場域中,秦珞音的周圍,許多場域符號炸開。

  事實上,她也在躲避,不希望硬抗,奈何被場域鎖定了。她不斷移動柔美的軀體,腰肢扭動,如同一條美女蛇般,靈動而迅捷,時時橫空而過。

  可惜,這地方的場域太多,楚風一口氣布下十二重,就是為了絕殺她!

  轟!

  虛空中,又一桿寶杵成型,佛族的場域威能驚人,轟在秦珞音的背后,讓她一個踉蹌,嘴角溢血。

  嗡!

  接著,道族的場域顯化,九道虛影盤坐虛空,宛若天尊法體,以不同形態展現,向下鎮殺。

  當!

  這一次,秦珞音不敢以夢舞對抗,迫不得已,她再次祭出一件秘寶,這是一把綠油油的小傘,像是綠金鑄成,猛然張開,旋轉起來,對抗那些虛影。

  天地轟鳴,虛空宛若在塌陷,能量宛若巖漿沸騰,在這里洶涌,橫虐四方。

  “你秘寶真多,都塞在哪里了,耳洞中嗎?還是其他部位,還真跟孫猴子似的,將金箍棒扔耳朵里?”

  楚風冷嘲熱諷,現在他相當輕松,站在場域外,就這么看著秦珞音抗爭。

  他不時向里面扔上幾塊磁石,修補場域,使之保持完整,在最強狀態下運轉,死死的壓制秦珞音。

  轟的一聲,那把天魔傘炸開,金屬碎塊數十上百片,飛向四面八方,被場域生生絞碎。

  可以想象,這片地帶多么的可怕,那是超越觀想層次的秘寶,但到頭來終究是抵不住,還是毀掉了。

  若是觀想層次的進化者闖進去,必死無疑,這里目前是絕地!

  秦珞音扭動腰肢,大長腿擺動,同時也在舒展晶瑩藕臂,劃過的軌跡非常美,她整個人如同遠古的巫女般,所跳的夢舞如同在祭祀與祈禱,極盡柔美,且富有神秘感。

  轟!

  可以看到,她的小蠻腰被場域符號撞上時,生生抵住,她的瑩白肌體上浮現遠古巫術綻放的光澤。

  “這舞蹈真邪門!”楚風越發的吃驚。

  事實上,秦珞音心情沉重,這樣一展舞姿,她自己都不知道事后要付出怎樣的代價。

  都到這種關頭了,她依舊不慌亂,修長身體展動,斑斕彩群飄舞,越發的美麗,整個人都覆蓋上一層圣潔的光輝。

  “秦珞音,接著!”楚風喝道。

  嗖的一聲,他投擲過去一桿很長的戰矛,砰的一聲插在地上,送給秦珞音。

  “你就當它是鋼管,接著跳吧,我喜歡看鋼管舞。”

  秦珞音聞言,吹彈可破的面孔上浮現惱意,還有殺氣,露出無比冷酷的神色,她自然知道,對方這是在故意折辱她,壞她心境。

  “楚風,你以為用場域伏擊我,你就能活命嗎?很快你就要死了,這里是煉獄,除非我大夢凈土的圣人開啟煉獄之門,不然的話,整片大地上的生機都將絕滅,你想活下去的話,可以,入我大夢凈土,臣服于我。”

  秦珞音開口,聲音放緩,凝視楚風這邊。

  “接著跳舞,我在欣賞呢,懶得聽你多說,我才不想入你們大夢凈土給你去當夫婿。”楚風不咸不淡的回應道。

  秦珞音運轉呼吸法,保持心靈空明,不再有情緒波動。而后,她通體綻放彩霞,旋轉而起,在施展夢舞中的一種特殊的身法,想要擺脫空間束縛,直接從里面脫困。

  “空間在扭曲,有些門道,不過,你還是在場域里面帶著吧!”

  楚風看到后,冷冷一笑,在他的手中,各種磁石如同雨點般飛出,向前鎮壓而去,一剎那,場域紋絡密集,交織在一起,籠罩此地。

  噗!

  秦珞音大口咳血,從虛空中跌落下來,一頭栽倒在地上,顯然她遭遇重創,場域全面激活后,形成恐怖的壓制。

  “這么快就軟倒在地上了,你說,我是將你賣掉,還是留著暖床呢,亦或是先報仇,以血還血,也將你舌頭咬破。”楚風調侃,臉上帶著笑意,在這里奚落,道:“都說你是各族年輕進化者心中的女神,有這回事吧?那我就勉為其難,收個女性仆從,這樣行走在星空中,肯定倍兒有面子!”

  第二章到,接著再去寫章節。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