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五百五十章 黃牛、蛤蟆、大黑牛齊出世

第五百五十章 黃牛、蛤蟆、大黑牛齊出世

  “哞!”大黑牛通體烏黑,皮毛光亮,當然也帶著血,是帶傷從不滅山中殺出來的。

  它現在是本體,人立而起,吼道:“大爺的,老牛我終于回來了,花花世界,大好河山,等我來品鑒!”

  “兒啊兒啊二啊,總算是活著回來,從死亡絕地回到人間,從此老驢我要成神做祖!”老驢支棱著耳朵,呲著大板牙,興奮的不得了,同時也自信的不得了,顯然是實力暴漲。

  “天空中一聲巨響,老子閃亮登場,歐陽大爺我也回來了!”蛤蟆歐陽風,斜著眼睛看世界,要多得瑟有多得瑟。

  黃牛也很激動,此時是人形的,金色發絲柔順,很幼小,但卻無比漂亮,撲閃大眼,道:“趕緊休息與修整,不知道外面怎么樣了,等體力恢復后我們立刻出去!”

  轟!轟!轟……

  就在這大山間,幾股恐怖的血氣沖起,震散了彌漫在此地的霧靄,他們幾人都散發出驚人的能量波動,各自運轉呼吸法,都在休息,在療傷,在恢復。

  昆侖,山體巍峨,紫氣蒸騰。

  山中有平地,綠草如茵,佳木蔥蘢,小湖澄凈,靈氣一縷又一縷的升騰而起。

  不過,現在這里氣氛無比緊張,當天神族少神的面色轉為冷冽后,整片地域都仿佛開始冰寒刺骨。

  “你殺我族的家仆魚九變,還分割他的血肉,在原獸平臺上叫賣,這是對我天神族的嚴重挑釁,是大罪!”

  少神族少神羅屹一頭黃金發絲都飛舞起來,眼神有些森寒,哪怕是金色的瞳孔也冷幽幽,通體散發的金光也越發懾人。

  然而,楚風很淡定,盤坐在那里,自斟自飲,悠然自得,像是根本沒有將他的話語聽進雙耳中。

  直到最后,他才道:“然后呢?”

  他殺了魚九變,沒有解釋為什么殺,他不需要那樣做,僅僅三個字,然后呢,擺明態度,就是這么的強勢。

  這是一種無形的對抗。

  附近,所有人的面色都變了,這個楚魔王果然了不得,面對天神族少神羅屹居然這么的平靜,沉靜中有鋒芒。

  剛才,他一口氣彈指數十次,全滅蓬萊、方丈、瀛洲的人,已經震撼很多神子、圣女的心神。

  現在他又這么的從容與平靜,頓時讓很多人嘆息,不愧是興風作浪、攪鬧起無邊風云的楚魔王!

  “有點意思,不愧是當年能跟我族大戰的那群人的后代,那種倔強與傲骨傳了下來。”

  出乎意料,天神族少神羅屹沒有發怒,竟對楚風這么評價,臉上帶著淡淡的笑,不過卻也很冷。

  羅屹深深看了他一眼,道:“毫無疑問,我對你有點興趣,從今以后你追隨我,過去的事既往不咎,就此揭過去!”

  人們嘩然,昆侖山無法寧靜,發光的崖壁前,瑞氣騰騰的湖泊畔,眾多神子、圣女彼此間都面面相覷,非常吃驚。

  天神族少神,居然要收服楚風,讓他成為追隨者,連他殺該族家臣后代的事都可以放棄不追究?

  要知道,那件事影響非常大,楚風曾經當眾售賣天神肉,這種仇都能放下?

  就是大夢凈土的仙子秦珞音,這時也露出一縷異色,她一直很安靜,超然物外,現在終于略微回頭,看向這邊。

  楚風開口,冷淡的回應,道:“我這一生,可以有很多人跟我并列前行,那都是我生死與共的伙伴。但是,卻不會卑躬屈膝地去追著別人前行,我沒有那種奴性!”

  他果斷拒絕,沒什么可妥協的,什么追隨者?不就是打手嗎,甚至到后面可能是仆從!

  天神族少神羅屹冷冷地開口,道:“楚風,你在拒絕一份好意,一個天神族嫡系的建議,這已經是我的一種低姿態,如果我族其他人在這里,還跟你廢話什么,直接劈殺!”

  最終,他又收起冷冽,平和而鎮定,整個人都顯得燦爛了,金光澎湃,道:“我可以承諾,追隨我,將給你一生輝煌!”

  對于這個人,這種話語,楚風毫無感觸,哪怕羅屹自身覺得很禮賢下士,但在楚風面前,不過是過眼煙云。

  談什么融洽,該族映照諸天級的禁忌人物曾參與過獵殺這顆星辰的諸祖,此仇太大!

  “楚風你可要想好!”羅屹沉聲道。

  “你太自恃自負了,誰能讓我追隨?憑你,不行!這樣吧,看在你沒有當場翻臉的份上,不管你是真心,還是在惺惺作態,我也給你一個機會,就此追隨我,保你榮耀無盡!”

  嘶!

  許多人倒吸冷氣,沒落之地的進化者太自負了,居然敢對自古恒定的前十大的嫡系后人這樣說話。

  他要收前十大的天神族的少神為追隨者,這實在有些膽大包天,在一些人看來這是在找死。

  別說羅屹不同意,哪怕真的抽風,腦子發熱,莫名其妙的答應,也是取死之道,天神族會答應嗎?會將他們全部拍死!

  “呵呵,哈哈……”羅屹大笑。

  他收起最后的溫和與燦爛,面色冷峻,帶著一縷冰寒的笑,看向楚風,道:“給你機會了,你不珍惜與把我,那說不得要滅你了!”

  他未容楚風開口,接著道:“曾經的這顆星球地位很高,這里的人很強大,但終究是過去式。而我卻在懷古,很向往那個時代,希冀跟那個時期的人物爭鋒。那自然不可能了,最后,便想要抓住他們后代,收在身邊,聽我號令,滿足下心愿。而你讓我失望了。”

  楚風面色頓時寒冷無比,盯著他,道:“你這是坦誠,還是撕破臉皮后顯了原形?”

  “隨你怎么理解。”天神族少神盯著他,道:“既然你不順從,我便生擒活捉,慢慢培養,我想你會愿意當一名仆從的,這就是敬酒不吃吃罰酒的下場!”

  “蠢貨,你想被賣嗎?!”楚風一句話而已,直接讓很多人半晌無語,都在發呆。

  直接罵天神族嫡系后代也就罷了,還來了一句想被賣嗎?這是威脅,這是警告,這是他的……獨特風格,屬于人販子楚風專有!

  “呵,就憑你,那么一點斤兩,也想跟我爭鋒?!”天神族少神羅屹這時散發恐怖的血氣波動,能量壓迫的附近的人要窒息,他實在太強大了。

  就是一些神子、圣女都有些承受不住,忍不住要跪伏下去,存在巨大的差距!

  遠處,一些人冷笑,覺得楚風自負過頭,敢跟前十大的嫡系傳人叫板,那純粹是找死!

  現在,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天神族少神的恐怖,無以倫比,除卻一個秦珞音外,其他人絕對不是對手。

  楚風半瞇眼睛,內心震動,幸虧他果斷服食朱果,秘密進化,晉升入觀想領域,不然的話今天麻煩大了!

  此時,許多人都盯著楚風,看向他那里,因為,所有人都不知道他進化到觀想層次,認為他還是一個逍遙境界的修士,這個層次的人怎么可能是少神的對手?!

  此刻,楚風安靜下來,沒有懼意,既然他已經是觀想層次的進化者,還怕什么,無論面對誰,在這一境界都有底氣,可以決戰。

  “藍詩仙子,過來一敘,幫我倒酒!”

  這時,楚風終于開口,驚掉一地下巴,他不是對天神族少神開口,而是跟藍詩對話。

  毫無疑問,藍詩傾城傾國,宛若從畫卷中走出,她是新崛起的一位明星,歌喉動人,輔以精神秘法,被一位圣人鑒定為完美的天籟之音。

  當她唱圣歌時,可助人悟道!

  有好事者為她排名,在星空中的美人榜上可位列十幾名間。

  許多人看向藍詩,又看向天神族少神,因為誰都知道,羅屹對藍詩很在意,他最初來地球就是為了藍詩。

  當然,得悉秦珞音也趕來后,羅屹又多了一個目標。

  現在,人們都露出異色,楚風這種姿態,完全是無視少神,當眾“勾搭”他所在意的美麗女子。

  藍詩娥眉微蹙,她不想動,但是楚風一句話而已,便讓她裊娜前行,走了過去。

  “藍詩仙子,我回頭送你一套寶甲。”

  見鬼的寶甲,不僅藍詩在心中詛咒,就是其他人也在腹誹,所謂的一副甲胄就讓藍詩移駕,這也太讓人吃驚了,誰都沒有料到。

  藍詩知道,所謂寶甲其實是內甲,是她的某套內衣,她擔心拒絕的話,楚風會直接當眾取出,那麻煩就大了!

  所以,哪怕現在天神族少神盯著她,對她目光火熱,她也無視了,走到楚風身邊。

  楚風笑了笑,道:“藍詩仙子,遠離那個人吧,他會被賣掉的。”

  “砰!”

  終于,羅屹不再隱忍,一巴掌拍碎玉石桌案,騰的站了起來,殺氣滔天,他森寒的盯著楚風,進行對峙。

  此時,東海,不滅山。

  黃牛、老驢,歐陽風、大黑牛、東北虎等人終于恢復,并走到山門那里,看到了楚風的長篇留言。

  “什么,諸多神子、圣女降臨,不斷找楚風兄弟麻煩?去宰了他們!”

  “嗯,別急,看后面,咱兄弟竟然在賣神子、圣女,不曾吃虧!”

  “哈哈,好,我們出關,去抓神子、圣女!看誰敢欺負我們的兄弟!”

  昆侖,天神族少神羅屹盯著楚風,還有藍詩,目光幽冷。

  “楚風,你想找死嗎?!”

  “羅屹,你算個屁,盡管放馬過來,今天滅你,不,賣掉你!”楚風推開玉石桌案,也早已長身而起。

  “憑你,沒資格跟我動手!”到頭來,天神族少神露出不屑之色,因為他的進化層次何其高,實力恐怖,一個逍遙境的修士提不起他的興趣,同時這也是一種蔑視,他不跟楚風動手,是一種輕慢與看不起。

  “你不敢與我一戰?”楚風冷聲道,直接起身,向前逼去,他這么的主動,要去殺天神族少神!

  然而,一群人截住了他,都是神子與圣女。

  羅屹冷漠的開口,道:“我是天神族的少神,你有什么資格值得我動手?我有這么多追隨者,隨便一聲令下,就可以淹沒你,將你獵殺!”

  楚風冷聲道:“以眾敵寡?笑話,我賣的神子、圣女沒有一百也有八十了,你們可要想清楚,都跟著蹚渾水的話,會被統統賣掉,全都將成為硬通貨!”

  這種話語一出,讓所有人面色都變了,楚風的豪言壯語激怒眾多神子、圣女。

  東海,不滅山。

  島嶼上,黃牛、歐陽風、大黑牛、東北虎、老驢召集部眾,他們吹響一個雪白的海螺,震動整座島嶼還有不滅山。

  “外界的神子、圣女不是有很多嗎,欺負我兄弟人單勢孤,今天我們也壯大聲勢,召集十萬天兵天將殺過去!”

  原本那些活死人、皮包骨頭的生靈,只有眼窩深處有光焰,平日間死氣沉沉,可現在則完全不同了,在海螺聲中開始暴動。

  隨后,一艘又一艘近乎腐爛的大船從不滅山深處飛出,而后,地面上那些皮包骨頭的生靈,全都躍起,無比靈活,像是獲得新生,都在登船。

  “走,弟兄們,去抓神子、抓圣女,圍獵啊!”

  “與外敵開戰的試煉開始了!”

  大黑牛一馬當先,跳上第一艘大船。

  蛤蟆斜著眼睛,躍到第二艘大船上。

  他們嗷嗷大叫著,帶領眾多人馬殺氣騰騰,沖出島嶼,橫渡東海,向著陸地而去。

  “殺啊,不要放走一個神子、一位圣女,全部抓住,統統鎮壓!”

  求下月票啦,呼喚。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