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五百四十九章 彈指間灰飛煙滅

第五百四十九章 彈指間灰飛煙滅

  楚風來了!

  在人們議論、有些圣子對他說三道四時,他突兀的出現,一步邁出后就從地面線盡頭轟的一聲趕到這里。

  后方,他剛走過的路上,白霧滾滾,那是空氣大爆炸所致。

  藍詩一身長裙在微風中揚起,她站在昆侖山中,在這片富有神話底蘊之地,她眉目如畫,顧盼生姿,如同一個謫仙子。

  現在見到楚風,她瞳孔深處有神光一閃而過,就是身體都略微一滯,不過別人都難以感受到這細微的變化,剎那間,她又笑顏明媚。

  “楚風。”她稍微頷首,明眸善睞,修長身段亭亭玉立,肌體白皙晶瑩,就連發絲都在發光,長裙難以掩蓋曲線起伏。

  她自然沒有過去倒酒,談不上溫和,但也說不上冷冽,表現的很中性。

  而楚風也沒去逼迫,還不是時候。

  楚風突然殺到,出乎所有人的預料,昆侖山中綠草如茵,山崖彌漫紫氣,如同仙境,這里有很多神子與圣女,都是強者!

  一大群人閃目觀看,盯著楚風,這是不速之客,太突然了,他居然主動回來,出現在眾人眼前。

  有人緊張,有人淡漠,也有人興奮,還有人在冷笑……表現各不同相同。

  剛才一群人還在熱議,不少人在恭維天神族少神,從而也就將讓楚風當成了可憐可悲的襯托者,現在正主來了,讓一些人面色詭異。

  這很尷尬,正在說楚風,結果對方瞬息間坐在這里。

  最為倒霉的就是那個被踹飛的圣子,剛才還在指點江山,無比激昂,故意埋汰楚風,語待輕慢,結果正主從天邊殺到眼前,一腳踹的他橫飛,掛在山崖上,這真是讓他惱羞成怒。

  “楚風!”那位圣子面紅耳赤,身體劇痛,一時間竟動不了,貼在山崖上,氣的渾身顫抖,怒視楚風。

  “有事?”楚風斜睨他,淡定而平和。

  “你……好歹也是個人物,怎么如此粗暴,在這里突然動手?”他為了找臺階下,絕口不提背后奚落他人的事,也不承認自己實力低,只說楚風作風蠻橫,在偷襲他。

  “看你不順眼,另外,你的席位不錯。”楚風微笑。

  這是什么理由?太荒謬,掛在山崖上的那位圣子想吐血,這魔頭可真是肆無忌憚,分明是在揶揄與調侃他。

  “少神在此,秦仙子也在,豈能容你無理!”他怒斥,想轉移話題,讓厲害的人干預,早點對楚風下手。

  “別吵嚷,再敢叫,一會兒賣掉你!”楚風威脅。

  一群人無語,所有的神子、圣女都相當的無言。

  有這么說話的嗎,張嘴就恫嚇,說要賣圣子,這還真不愧是個臭名昭著的人販子。

  山崖上那位也有點冒虛汗,有些毛了,他從聽到那些的傳聞分析,感覺這魔頭不是說說,一言不合,真有可能就賣他!

  他張了張嘴,愣是沒敢在再針鋒相對,很發毛,因為眼前這主太野蠻與粗暴了,最近都已經成為通天蟲洞公司的白銀客戶,這種貴賓級待遇是怎么來的?星空中的人都知道,郵寄出去的神子、圣女太多了,這簡直有些……“喪心病狂”!

  最為關鍵的是,秦珞音與天神族少神現在都沒有理會這茬兒,掛在山崖上的這位自然越發心涼。

  所以,他果斷……不吱聲了。

  一些人無語,都想對他說,你能有點出息不?就這么被威脅不敢還嘴了?

  此時,天神族少神露出異色,正在打量楚風,沒有發作,也沒有開口,盤坐綠草地上的玉石桌案后,很鎮定。

  他很高大,稱得上雄姿挺拔,坐在那里,比其他神子都要高出一頭,一頭黃金長發很濃密,發出絢爛的光輝,如同有一輪大日懸在他的腦后。

  很明顯,天神族少神的血氣太磅礴,哪怕蟄伏在體內,也給人恐怖的壓迫感,遠勝常人。

  有人喝問:“楚風,你當這里是什么地方,當著少神的面,當著秦仙子的面,這般放肆,恣行乖戾。”

  都是神子級人物,來自不同的星球,平日間自然神采飛揚,無比自信,哪怕來到地球,聽到很多關于楚風的傳聞,也依舊無懼與不服。

  所以有人質問,喝斥楚風。

  楚風大剌剌,看了他一眼,道:“這是我家后院,你不知道昆侖山被我與一群兄弟占據了嗎?我還想問你,沒事跑我家來作甚?”

  此時,他以主人自居,看向那人,道:“我才是昆侖山的地主。”

  “對啊,這顆星球都是我們的,你們闖到這里來,還怪我們無禮,這是我們的家園。”遠處,周全喊道。

  很多人側目。

  此時,如果說誰最害怕,那自然是蓬萊、方丈、瀛洲的人,半日前,他們派出的部分人馬被楚風在西湖附近干凈利落的全滅,對他們鐵血無情,讓他們越發的擔憂,真要讓楚風崛起,沒他們好果子吃。

  此地,還有蓬萊、方丈、瀛洲的小部分人馬。

  他們越發的確定,要投靠域外,尋找到天神族那樣的大靠山才好。

  “楚風,這顆星球不是你一個人的,昆侖是萬山之祖,是天下名山之根,你想要據為己有,有問過天下進化者嗎?不是你張口一說這里就屬于你。”

  出乎意料,在別人還有顧忌時,方丈秘境有人開口,這么針對楚風。

  因為,他們此時全都站在天神族少神的后方,很狗腿,沒有坐著,恭謹的垂手而立,以示尊敬。

  顯然,這是打算徹底投靠給天神族,多日以前,方丈秘境的清琪公主就曾要跟天神族的家臣后代魚九變結為道侶,現在真正的天神族過來了,他們自然在第一時間五體投地的臣服。

  “呵呵……連本土的人都反對你,還有什么話可說,這顆星球不是一個人說了算,這里的一切不屬于你,它屬于蓬萊、方丈、瀛洲等地所有人。”

  來自域外的一位神子開口,帶著笑意,略帶嘲笑地看向楚風。

  楚風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知道他們是什么人嗎?是一群奴性很重的仆人,他們說的話你也當成金科玉律?你們是立場相同,還是說本就是同一種人?!”

  所有人都咋舌,這個魔頭就是個戰斗機,或者說是斗戰魔頭,來到這里就開始懟,看誰不順眼就出手,就開口,真是毫不忌憚。

  那位神子被氣的不輕,他知道蓬萊、方丈、瀛洲人的來歷,仔細說起來,的確是上古一群戰仆的后代。而今,蓬萊、方丈等秘境的人在第一時間投靠域外,也確實是奴姓十足,讓人看不起。

  “你這人太野蠻無理!”那個神子的話語實在無力。

  這里有很多圣女,一個個或者清麗出塵,或者妖嬈多姿,都非常的美麗,一些圣女瞟向他,明顯覺得他表現不佳。

  倒是楚風這個魔頭、潛意識中的敵人,讓她們露出異色,覺得他有底氣有魄力,是個非凡人物。

  蓬萊的人開口,道:“楚風,你認不清大勢,域外眾多神子、圣女降臨,你這是螳臂當車,談不什么自信,這樣逞口舌之利,你今天終究要跌個頭破血流!”

  楚風依舊沒有理會,跟剛才一樣,無視蓬萊、方丈、瀛洲的人,他看向天神族少神,直接找上他。

  “這種奴仆,你也收?”他的話語相當的簡潔,但是,卻讓海外三座仙島的人要吐血,心中大恨不已。

  楚風無視他們也就罷了,而簡單的一句話就給他們的地位定了基調,成為最低級不堪的仆人,這種評價對他們來說太狠辣。

  周圍,那些神子、圣女也都露出異樣之色,眼神閃爍,因為都體會到楚風這種話語有多么大的殺傷力。

  一言而已,讓三仙島的人主動投誠之功化為烏有,將他們評價的超級低下,到了極限。

  “楚風!”當場就有三仙島的人眼睛噴火,恨不得立刻跟楚風拼命。

  然而,三座仙島的人瞬息間又都安靜,因為,天神族少神終于開口。

  “楚風,我對你還算比較欣賞,一個人能折騰出這么大的動靜不易。”天神族少神渾身都是金光,盤坐在那里,如同太陽神子般,面孔英俊,黃金發絲披散到腰際,眼睛炯炯有神,綻放金芒。

  楚風依舊淡定,道:“是嗎,不敢當啊,看你身后站著的那些人,臭不可聞。”

  方丈、蓬萊的人,一個個都恨不得活吃了他,此時他們就站在天神族少神的背后,楚風這依舊是真針對他們啊。

  他們心中大恨,很想怒吼,你跟少神對話也就罷了,為什么總是帶上我等?

  這時,天神族少神點了點頭,道:“嗯,也是,一群沒有骨氣的奴才而已,我的確看不上眼。早先聽聞我天神族家仆的后代要娶他們的公主,我便不喜。”

  三大仙島的人聽聞,一個個都面色驟變,居然得到這種評價。

  尤其是方丈島嶼的人,該族的清琪公主當初險些嫁給魚九變,當時還不知道那是天神族家臣的后人,還以為是天神族真正的成員,事后他們心情復雜。

  而現在他們竟聽到這種話語,天神族少神對他們根本看不上,連家仆的后人跟他們的公主通婚,都覺得厭惡。

  這讓他們情何以堪?

  楚風開口,道:“既然如此,我滅掉他們,你不反對吧,有這種人呆在此地,實在污濁空氣。”

  “請便。”天神族少神開口。

  “少神?!”蓬萊、方丈的人大叫,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閉嘴!”天神族少神身邊立刻有人站起,對他們喝斥,道:“少神想要奴仆,星空中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強者會投奔,你們不過是一群奴仆的后裔,本身那么的不忠,還妄想投靠少神,也不掂量下自己的斤兩與身份,你們都不配!”

  “你……”

  三大仙島的人,一個個面如土色,幾乎都要吐血!

  “可悲,可憐,可恥,可嘆!”楚風搖頭,連說了四個詞。

  嗖嗖嗖……

  三大仙島的人盡管如喪考妣,可是冷靜后,全都在第一時間沖天而起,想要逃走,這地方沒法呆下去了,不僅恥辱,還會死!

  然而,等待他們的是可怕的光束,楚風晉升到觀想層次,實力暴漲一大截,直接彈指,神芒刺目!

  噗噗噗……

  天空中,一道又一道身影炸開,化成血霧,而后焚燒,皆灰飛煙滅。

  “該殺的你也殺了,現在,我們聊一聊吧。”天神族少神面色冷冽下來。

  與此同時,東海,不滅山,發生異狀,光束滔滔。

  轟隆一聲!

  大黑牛、黃牛、歐陽風、老驢、東北虎等人出現,從巍峨的不滅大山中闖了出來。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