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五百零六章 天神客

第五百零六章 天神客

  “慢,楚兄暫且息怒,這當中有一些誤會。我來自前‘十大’,帶著使命而來,要挑選天縱奇才回去,楚兄你且先停下。”

  張川快速喊道,哪怕臉膛被楚風踩著,他現在的語速也很快,怕來不及說。

  “這種關頭,你提及十大,是想讓我忌憚嗎,可笑,憑你一個奴仆也配來這里挑選天縱人物回去?!是怕死,故意威脅與誘惑我吧。”

  砰!

  楚風一腳就將他踹飛出去,讓他在半空中灑血,整個人差點炸開,通體都是裂痕。

  “還有,你不過一個下人而已,也配對我稱兄道弟?”

  楚風學會天涯咫尺,速度極快,一下子就追了上去,在半空中踏著他的胸膛再次落在甲板上。

  張川慘叫,渾身痙攣,一身骨骼被震斷大半!

  “你說有些誤會,可早先一而再的挑釁,說出那種話,惡意滿滿,能有什么誤會?是怕死吧,想拖延時間,不覺得可笑嗎?!”

  砰的一聲,楚風再次一腳掃出,張川滿嘴牙齒混著血全部脫落,整個人再次飛了出去。

  “啊……”張川慘叫著,想滿地打滾都不行,因為傷勢太重,幾乎動彈不了。

  “好了,你們幾個給他上刑,審問我想知道的那些事。”楚風將張川交給李鳳、展鶴、紫鸞他們。

  幾人面面相覷,地上那個人軟趴趴,滿身裂痕,骨頭斷的差不多了,還怎么上刑罰,都快解體了。

  但是,他們卻不敢不遵從,對張川刑訊逼供,一不小心將他的手臂給扭斷下來,因為太脆弱了,早被楚風震的四分五裂。

  張川慘叫,差點昏厥過去,他喊道:“楚風你如此對我,就不怕自身遭劫嗎,我來自前十大!”

  楚風頓時對展鶴幾人不滿意,人都抓住了,還被這個張川挑釁,頓時斜睨過去。

  “砰!”

  展鶴趕緊動手,力氣過大,導致張川原本就龜裂的下巴碎掉了。

  紫鸞差點吐了,手撫高聳的胸部,在那里喘氣,有些不敢看了。

  楚風坐在那里,拎著酒壺嘴對嘴的飲了一口酒,道:“你們三個你也太殘忍了,就這么片刻間而已,就把一個完好的人的手臂、下巴給弄沒了,真冷血,可是,你們問出什么了嗎?”

  那三人腹誹,誰殘忍?人都被你打的快散掉了,稍微一碰就斷手斷腳,還怪我們?!

  三人看張川傷的實在太重,多半會死,想幫他先救治下,結果一不小心將他一條腿又給碰斷了,掉落在甲板上。

  “啊!”張川慘叫,臉色發白,渾身都被冷汗與血水打濕。

  楚風頓時嚴重關切,道:“我警告你們三個,下手別那么重,太殘忍了,動輒就肢解,實在血腥,你們簡直就是暴君。另外,趕緊逼供,問出不出結果,你們等著自己被賣吧,我不養閑人!”

  三人:“@#¥¥#……”

  他們真想說臟話,怎么逼供?稍微一碰就斷腿,人早已被你收拾廢了。

  “快說,你來自前十大哪個星球,你的主人是誰?!”李鳳、展鶴他們快速喝問。

  張川渾身是血,冷汗不斷向外冒,還想發狠話,強調自己是十大的人,結果不小心被紫鸞碰掉另一條腿,他當場哭了。

  他實在說不出狠話了,但依舊不招供。

  與此同時,紫鸞也差點哭出來,看著眼前這個人血里呼啦,真是受不了,要是直接殺人她無所謂,現在像是在肢解一個人。

  方丈島嶼上,一群人石化,這太刺眼睛了,尤其是楚風剛才登島,直接從島嶼上擄走人。

  “住手!”有人喊道,因為,張川是那位貴人的手下,真要在這里出現意外,他們擔心會被怪責。

  “你們說放人就放人?”楚風懶得理會,然后看了一眼躺在甲板上養傷的元魔,道:“你也去逼供,問不出結果,再打你一頓!”

  “憑什么打我?!”元魔真想跟他拼命,但最終他妥協了。

  真不愧是魔子級人物,讓展鶴拿出一條捆靈繩綁住張川,而后直接就給扔海里去了,在那里釣鯊魚。

  “啊,不!”張川大叫。

  他被捆靈繩綁住,動彈不得,哪怕面對沒有走上進化之路的普通鯊魚,他也受不了,簡直要嚇死過去了。

  張川忍受不住,周圍大白鯊徘徊,他一會兒被提出水面,一會兒又被扔下去,臨近那些嗜血生物,若是在平日他自然不屑,可現在一個孩子都能殺他。

  “我招了,我說,我的主上來自天神星,名叫魚九變,身份高貴,地位尊崇。”

  “沒聽說過。”楚風搖頭。

  忽然,島嶼深處走來一個蒙面女子,身段修長挺秀,看其氣韻,應該姿容不凡,她的聲音很冷冽,道:“楚風,你過分了,來我方丈島嶼攪鬧,擾我姻緣,你到底想做什么?!”

  毫無疑問,清琪公主到了。

  楚風覺得莫名其妙,沒有理會,而是看了一眼紫鸞。

  紫鸞生悶氣,她不僅成為侍女,現在還成貼心丫鬟了?這是要她去打嘴架?這個楚魔王還真是大爺一般,自己端架子不理會,這算是交給她了?

  紫鸞不情不愿,但還是開口了,道:“我們怎么過分了,什么時候擾你姻緣?路過這里而已,結果你們方丈島好生奇怪,非要嫁一女給楚風,那個人不是你,好像叫什么若蘭。然后這個張川出現,冷嘲熱諷,羞辱我等,我們還覺得你方丈島過分呢,這就是待客之道嗎?”

  “什么,我嫁給他?不可能,我要跟小姐在一起!”早先,那個說楚風配不上清琪的侍女驚呼出聲。

  不遠處,方丈島嶼深處正在走來的一名老嫗面色變了,她感覺壞事,早先沒有和清琪公主與他的侍女若蘭溝通,結果現在穿幫。

  這一刻,楚風的眼睛立了起來,不久前方丈島嶼的人說,要將島主另一個女兒若蘭嫁給他,原來只是清琪的侍女。

  雖然他壓根沒當一回事,從未想過真跟方丈島嶼結親,但是現在發現,他們將一個侍女推出來,這般欺騙,還是讓他面色冰冷。

  “欺人太甚!”紫鸞的嘴巴很利索,察言觀色,見楚風臉色不好看,頓時以一個貼心侍女的身份表達憤懣,道:“很早以前,你們方丈島嶼想將清琪公主給楚風,現在反悔不說,還想用一個侍女來替代,嫁給楚風,這簡直是羞辱!”

  別人還沒有說什么,侍女若蘭頓時翻臉,道:“你亂說什么,我怎么可能嫁給他,我會和小姐一起前往天神星,你的主上楚風算什么!”

  “楚小友你誤會了,若蘭,你給我閉嘴!”剛趕來的老嫗開口,急忙打圓場,解釋道:“若蘭已經被島主收為養女,的確算是一位公主。”

  若蘭頓時面色蒼白,感覺像是受到了打擊,因為,她覺得自己成為犧牲品,再也無法跟著公主清琪進入前十大。

  “喵的,肺都氣炸了!”紫鸞嬌喝,說完還忍不住看了一眼楚風,繼續臨場發揮一個貼心侍女的本分職責,道:“你們方丈島嶼太過分,就這么輕視與看不起我等嗎?說一千道一萬那也只是一個侍女,別說什么養女,恐怕她自己都不知道成為島主養女的事吧。”

  接著,她又道:“還有,這個張川的話你們聽到了嗎,他的主上魚九變故意針對楚風,聽聞方丈島要嫁女給楚風,他才半路橫插一手,進行破壞。現在他娶清琪公主,而你們讓楚風去娶她的侍女,這是在配合魚九變羞辱楚風嗎?”

  楚風重重的一聲冷哼,他覺得,圣女紫鸞說的很對,方丈島嶼簡直欺人太甚。

  事已至此,一切都太明顯了,方丈島嶼為了跟前十大有密切關系,非常主動。

  “楚風小友,你聽我們解釋。”老嫗還要開口,她真想留下楚風,穩住他,尋找機會,將他誆騙上島,因為對那盜引呼吸法眼紅,他們不可能放棄,必須要得到。

  楚風道:“沒什么可解釋的,我對你們方丈島上的人不感興趣,無論是公主也好,侍女也罷,我都不會娶,我同你們沒什么關系!”

  老嫗張嘴,發現無比苦澀,現在肯定留不住楚風,更沒有辦法讓他上島。

  這時,清琪公主開口,道:“既然你覺得與我方丈島嶼沒有關系,那就請放張川回來,他如今是我們島上的客人。”

  “你有病吧?”紫鸞開口,而后道:“公主病得治,你以為全世界都要圍繞著你轉?這個張川羞辱我等,是取死之道,你張口一句話就能讓我們放人?都說了跟你們沒關系,你覺得自己的臉很大?”

  清琪公主聽聞,剎那間,臉色陣青陣白。

  這時,楚風對紫鸞點頭,道:“說的有道理,看來可以考慮將你留下,不用賣掉了。”

  當聽到這種話,紫鸞差點哭出來,很想說,你還是賣吧!

  因為,她的兄長紫宵已跟她聯系過,告訴她,競拍買下她的人就是紫家人。

  紫鸞覺得,要是自己能逃走,肯定為家里省下一大筆錢財,實在沒有辦法的話,那還是讓楚魔頭將她賣了為好。

  現在,她欲哭無淚,覺得表現過頭了,然后……就閉嘴不開口了,決定主動犯下一些錯誤,好被賣出去。

  這時,展鶴、元魔、紫鸞、李鳳四人的光腦全都發光,收到重要消息。

  隨后,楚風的光腦也有提示,原獸平臺上有人聯系他,他去看,結果一個渾身都是金光的年輕男子浮現,投影在虛空中,對他們這些人同時喝斥:“你們膽子不小,放開張川!”

  方丈島嶼上,有人聯系來自前十大的貴人魚九變,此人現在通過光腦號令楚風、元魔、紫鸞他們。

  “你是哪一頭,算個屁,敢這么喝斥與號令我等!”楚風很蔑視,不拿睜眼看他,盡管這個人看起來很神武,被光芒籠罩,宛若神祇。

  “魚公子。”清琪公主輕呼。

  一瞬間,在場的人都知道了,這個人就是魚九變。

  “主上,他們對你不敬!”張川告狀,眼神狠辣,掃了一眼楚風等人。

  “放人!”魚九變冷冷的說道,帶著命令的語氣,像是不容人拂逆。

  “元魔,你們還愣著干什么?”楚風回頭,看向元魔、展鶴幾人,道:“這么上好的餌料,都用捆靈繩綁好了,立刻給我去釣蛟!”

  “好!”元魔是一個野性十足的人,哪怕魚九變身份不一般,可這么呵斥他,依舊讓他惱怒。

  噗通!

  他將張川直接讓進海里,下方足有七八頭大白鯊游動,聞到血腥味,全都張開血盆大口,向前撲去。

  “啊……”張川撕心裂肺,嚇到亡魂皆冒,接著,他感覺渾身劇痛,要被撕碎了。

  “你們好大的膽子!”魚九變寒聲道。

  楚風淡淡地開口,道:“不服?你也過來,直接將你扔海里喂老鰲!”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