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五百零五章 婚約

第五百零五章 婚約

  方丈島,面積很大,流動蒙蒙霞光,將附近的海面都映照的色彩斑斕,周圍靈氣翻騰,相當非凡。

  島嶼上,山體若隱若現,霞霧氤氳蒸騰,非常瑰麗,就是半空都被燦爛光暈所覆蓋,整體朦朧。

  一艘大船在海面上不急不緩,悠悠駛入方丈島嶼海域中,楚風他們趕到。

  方丈仙島隨著天地復蘇而在地球主空間中顯化,跟蓬萊一樣,屬于秘境。

  大船上,展鶴以能量注入,專心駕船,再也不敢逃了。

  楚風很悠閑,身前是一張玉石桌,擺著幾碟小菜與一壺酒,他迎著海風,看向碧海與仙島,偶爾淺輕飲一小口酒。

  紫鸞在哼唱地球上的歌曲,略帶委屈,一副受氣包的樣子,平日嬌氣慣了,哪里做過侍女,又是倒酒又是唱歌。

  甲板上圣女李鳳亭亭玉立,身段修長,足有一百八十公,曲線起伏,婀娜挺秀,現在是候補侍女,偶爾也負責上前斟酒。

  至于元魔,躺在甲板上,傷勢又重了,因為剛才又被楚風給揍了一頓。

  原因很簡單,其他三人開船的開船,清唱的清唱,倒酒的倒酒,唯獨元魔桀驁不馴,各種不順從。

  結果楚風很直接,一頓毆打,堂堂魔子級人物的傷剛好一些,就再次迸發,口鼻噴血,滿臉青紫。

  看到這一幕,展鶴、紫鸞、李鳳那是相當配合,沒人敢拂逆,如同忠心耿耿的侍衛與侍女般。

  偏偏楚風還沾沾自喜,道:“我以德服人!”

  展鶴、紫鸞、李鳳想罵人,但只能腹誹,這是攝于你的魔威好不好,這種話語真好意思說出口?臉皮太厚。

  元魔再次噴他,哪怕躺在那里,也不服氣,道:“以德服人,你缺德吧!”

  “李鳳拿大戟給我抽他!”楚風吩咐。

  李鳳眉梢微跳,但最終還是行動起來,拎著大戟,用戟桿一頓亂砸,結果元魔又慘了,斷骨才對接,再次錯位。

  元魔叫道:“楚魔頭,你打死我也不服,我乃一代魔子,傷勢好后哪怕不敵你,也弱不了幾分,豈能為你仆從!”

  楚風從李鳳手里取過大戟,直接用戟刃對準他脖子,便要向下輪去。

  “停,你要做什么?!”元魔大叫。

  楚風答道:“剁掉你的頭顱,拿去釣蛟,聽說這片地方有蛟蛇出沒,很久沒吃了,今天釣上一條來!”

  “不要!”元魔確實很強硬,也不怎么怕死,但是被這么折騰也怕了,剁掉頭顱后,他不會立刻死去,想到被當做餌料,被扔進海中喂海獸,那場景太慘,讓他不寒而栗。

  最終,元魔屈服,跟楚風講條件,可以幫他出手,但是卻不能是仆從。

  楚風點頭,又在他身體中插入一些玄磁針,免得他逃走,告誡他,只要背叛,那些針就會炸開,后果自負。

  域外,許多人在關注楚風,現在無不是一臉詭異之色,這家伙真是無法無天,逍遙自在,收神子為侍從、讓圣女端茶倒水,簡直是……為所欲為,讓人羨慕嫉妒恨!

  “楚兄弟,趕緊再賣神子、圣女吧,這次我們準備充裕,保證給你一個高價,對了,你身邊那個紫鸞到底成交沒有,如果沒有后續,可以考慮賣給我!”

  “我想買超模級圣女李鳳!”

  “我要買元魔,買回來天天暴打!”

  一群買家相當熱情。

  “先等一等吧,回頭我準備開一家小店,名字都想好了,就叫楚家小店,到時候里面神子、圣女、魔子等應有盡有,都是售賣品。此外,還有賞金獵人服務,比如你們看地球上哪個神子、圣女不順眼,可以下單,我幫你們出手解決,前提是,他們跟我也有仇,不然無緣無故,我不接單,我以德服人!”

  “我去你個以德服人!”

  “以德服人,我頂你個肺啊!”

  “對了,毆打專場還會有,比如誰還想看我揍元魔,可以找我,保證再給他安排一場。嗯,想打展鶴、李鳳、紫鸞的也可以報名,出價格,都在業務范圍內。”

  元魔、展鶴、李鳳、紫鸞鼻子差點氣歪,一個個敢怒不敢言,真是豈有此理!

  “嗯,你們四個別擔心,表現好的話,我可以不接那些訂單,少做幾筆買賣,不過你們如果陰奉陽違,各種敷衍我,那沒什么可說的,我先開毆打專場,然后再將你們賣掉!”楚風說道。

  然后,他又補充,道:“同時,本小店也偶爾會開演唱會,比如請紫鸞、李鳳傾情演唱,當然,如果你們價格合適,就是明星級人物我也可以請來,不如藍詩,讓她給大家清唱。”

  這還真是一個全方位服務的小店,也無很雜,但有一點是相通的,都是圍繞神子與圣女展開。

  眾人傻眼,聽到他說連藍詩都能請來,頓時嚴重懷疑他可能會對藍詩下黑手。

  頓時,有不少人狼嚎起來,嚷著下單,甚至有人叫嚷著,要買走即將大紅大紫的新星藍詩。

  最后,楚風又道:“嗯,我這里也賣知名人士的內甲,數量有限,價高者得。”

  他不滿意了,兩天過去,可藍詩還沒有聯系他,還不如直接拍賣她的內衣算了,估計價值會非常驚人。

  “楚風!”果然,光腦閃爍,藍詩第一時間聯系他,暗中跟他談判,想要拿回長裙、還有幾件“內甲”。

  “我的楚家小店要開了,要不,你先過來幫我站臺,隨便來場演唱會,可好?”

  “不可能!”

  “那我就去賣內甲,話說材料真不錯,是以星蠶絲為材料做成的吧,水火不侵,刀槍不入,撫摸起來柔軟而舒適,這東西的確是珍品,想來能賣上一個好價錢。”

  “你不要動我的東西!”藍詩險些尖叫,低聲斥道,雖然隔著一萬五千里,但她依舊覺得渾身不自然,起了一層小疙瘩。

  “來人止步。”

  就在這時,方丈島嶼上有人開口,因為大船離島嶼過近,都要靠岸了。

  楚風起身,看向前方,還沒有說什么,對面已經認出他,頓時露出吃驚的神色。

  “楚兄怎么來了?”有人打招呼,同時有人離去,向島嶼內稟告,這頓時讓楚風一怔,對方這么重視他,殺出了威名?

  可是,如果所料不差,方丈、蓬萊島嶼上都會有老怪物,不會怕他一個逍遙層次的進化者,膽敢登島必有危險。

  “楚風!”這時,光腦中藍詩還在聯系他。

  “來吧,藍仙子,選個良辰美景,咱們花前月下,秉燭夜談。”楚風隨口應付道,而后關閉光腦,他想看一看方丈島嶼怎么回事。

  “上一次,你們不是說,方丈仙島的小公主傾情于我嗎,這不,我趕來了。”楚風隨時口說道。

  “楚兄說笑了,我們的小公主都要嫁人了,這種玩笑話可說不得。”那人說道。

  “唉,真傷心,我都準備來迎娶了,結果新郎不是我,這叫我情何以堪。”說到這里,他取出一面令牌,展示給島嶼上的人看,正是方丈島嶼的人送給他的,讓他以后憑此令牌登島。

  他這種姿態一出,頓時讓島嶼上的人如臨大敵,很嚴肅,竟先后有數人開口,對此事進行解釋。

  什么情況?楚風意識到,這里面有事,他們怎么會如此在意,他也只是隨口調侃,不可能搶親。

  就是元魔這么野性十足、不細膩的人,也感覺到,方丈島嶼上的人神色閃爍,很有問題。

  島中,一位中年男子得到稟告,頓時皺眉,在那些老怪物隱居專心修煉的時期,他是副島主之一,名為李鍇,負責處理日常事務。

  他很嚴肅,道:“他居然上門了,不過,現在清琪公主不可能嫁給他,星路上那位大人物看上清琪,不管怎么說,這根線不能斷。要知道,這可是一位貴人,平日在天神星上修行,地位超凡,常人不要說接近天神星,就是怎么趕過去都不知道路在何方,那可是前十大之一啊!”

  “可是,我們原本的計劃是,將清琪嫁給楚風,現在他上門了,就這么打發走?太可惜了,不能放走,現在有八成的把握可以確信,他身上有盜引呼吸法!”一位老嫗說道,瘦骨嶙峋,但是精神矍鑠。

  中年男子李鍇道:“嗯,自然不能放過,他終于來方丈島嶼,得想辦法留下他,可是他一向機警,不見得會登島,而你我雖然能壓制他,卻無法出去。”

  “要不讓清琪去應付,虛與委蛇,假意奉承,然后誆他入島。”老嫗說道。

  “不行,清琪的性格不合適,況且這種事萬一讓星路上那位貴人知道,估計會心生不滿。清琪要嫁給他,不能出意外,跟前十大有了聯系,產生關系,這才是重中之重。至于楚風,我們另想辦法,對了,島嶼上還有適齡的女子嗎,容貌一定要出眾,地位也要高。”

  老嫗道:“地位高的適齡女子沒有,美貌的到有合宜的,比如清琪身邊的侍女若蘭,很是青春靚麗,比之清琪弱不了兩分。”

  “嗯,就說若蘭是島主的另一個女兒,如果那個楚魔王真有意的話,就讓若蘭嫁給他。”李鍇說道。

  他是副島主之一,權力不小。

  “不錯,先穩住他。”

  “對,千萬不能讓星路上那位貴人不滿,當務之急,一定要與前十大搭上關系!”

  “這個楚風自然不能錯過,他身上若是有盜引呼吸法,將可以可以改變一切,是我們最需要的東西,必需取到手中!”

  “錯不了,兩日前西林族黃晟、魏藍敗亡,楚風以逍遙斬觀想,絕對跟此呼吸法有關,不然他何以這么強?都快跟那些無敵族群的傳人比肩了!”

  島嶼外,楚風意外等到消息,說方丈的島主非常欣賞他,還有一女,是掌上明珠,最為鐘愛,也到了待嫁之齡,想要許配給他。

  楚風一臉古怪之色,他不過是隨口說說而已,方丈島的人為什么這么當真,還如此的鄭重?事出反常必有有妖!

  然而,島嶼上各方人物所獲的消息時間不同步,做出的反應也不相同。

  一個非常漂亮的侍女,迤迤然走來,相當的傲慢,道:“楚風是吧,我勸你還是死心吧,我家清琪公主怎么可能會看上你,速速離開,不要擾人姻緣!”她一臉嫌惡之色。

  楚風原本還真沒別的想法,可是,現在被這么不尊重,頓時斜睨,道:“不是你們蓬萊島請我來的嗎,說你家清琪公主對我有意,怎么現在翻臉了?”

  “你不要亂說話,我家清琪公主已經有喜歡的人了。”這名侍女斥道,但有些慌亂。

  很快,島嶼上再次出現幾人,其中一個年輕男子帶著笑意,道:“楚風是吧,我家主上看中清琪公主,這里沒你什么事,快滾吧!”

  這絕對是來挑釁的,赤裸裸,帶著濃烈的敵意。

  楚風臉色陰沉,這里面還真有事?原本不關他什么,但現在被人這么惡意相向,他頓時心頭火起。

  “你的主上是哪個?!”他問道。

  那個年輕男子再次挑釁,道:“我的主人貴不可言,棲居前十大星辰世界中,你沒資格知道,哪里來還是哪里去吧,不要以為自己很了不起,跟前十大比起來,你就是一個蠻荒土人!”

  “去,把他給我宰了。”楚風吩咐展鶴、李鳳、紫鸞。

  三人出列,向島嶼上闖去。

  轟!

  一片光幕騰起,有場域符文閃爍,三人被逼退,方丈島嶼的防守很不凡。

  “嗯,實話告訴你,我的主人就是知道方丈島嶼希冀嫁女給你,所以橫插一腳,你能怎樣?”這個年輕人暗中傳音,得意洋洋,接連挑釁。

  顯然,他是想激怒楚風,迫他進島嶼。

  “你一個下人也敢跟我這么說話!”楚風面色冷冽。

  “誰說我是下人,在某一顆星辰上我也是圣子!”那個年輕人大怒,感覺像是被侮辱,他又道:“我的主上來自前十大,自然可以尊稱,你敢這般辱我!”

  “辱你,我還要拍死你!”楚風動了,哪怕知道對方有所準備,多半有殺手锏,故意刺激他過去踏入險地,他也不是很在意,到了他目前這個層次,可進可退。

  轟!

  果然,這地方不簡單,地面騰起五面小旗,都烏黑晶瑩,是以玄磁煉制而成,當中甚至摻雜一點神磁。

  每面小旗不過一米長,但是現在劇烈搖動,符文無數,一下子將這里覆蓋,且它們都隱去了,形成殺場。

  “反五行旗?”楚風吃了一驚,這是非常規的場域,反五行,更是能逆反“鎮域印”,這是專為他準備的。

  要知道,對方不過是一個下人,很容易讓人輕視,結果卻拿出這么一套大殺器!

  砰砰砰……

  楚風移動身軀,手持一方破銅印,阻擋一道又一道黑色玄光的襲殺。

  嘩啦啦!

  同時,他祭出那張破爛的畫卷,守護己身,抵住反五行旗的攻殺。

  一時間,玄光數十上百道,不斷激射而來,向著楚風猛攻,想要將他磨滅在此。

  楚風神色陰沉,這就是前十大的底蘊嗎,一個下人而已,都能擁有這種大殺器,這是怎么跨界帶過來的?

  “前十大的底蘊豈是你能夠想象的,死吧!”那個年輕人冷笑道,不再那么輕浮,而是鄭重起來,祭出成片的磁晶,加持此反五行旗場域。

  楚風以破爛畫卷護體,以殘缺的青銅印開道,想要殺出去,這時明顯感覺這地方氣機紊亂,越發危險。

  他火眼金睛,仔細盯著反五行旗,而后迅速推演。

  最近,他不光進化迅猛,就是場域造詣也在提升,相對來說,他在場域上的天賦似乎厲害的無以復加。

  一般來說,研究場域的難度是進化的十倍,可是現在他卻能齊頭并進,可見場域上的天賦到了何等恐怖的地步,不然的話,月球上的那個能量塔何以驚嘆,讓那種傳承塔都頗為震撼。

  最近以來,楚風明顯感覺到,場域造詣再次提升,達到大師層次了,這也是他登島進攻的原因。

  現在,他火眼金睛,仔細凝視,最終尋到出路。

  轟!

  楚風直接闖了出去,手中青銅印砸去,地面崩開,五面黑色旗子再現出來,他用手中畫卷一掃,嗖嗖幾聲,反五行旗頓時易主,都被他收進畫卷內。

  砰!

  楚風一腳將那錯愕、滿臉難以置信之色的年輕男子踢飛到島嶼外,讓他大口咳血,而后一步踏跟著出來,再次一腳踢出,大浪滔天,這個人騰空而起,滿身是血,跌落在大船上。

  “前十大是吧,給我說一說看!”楚風寒聲道,一腳踩在他的臉膛上,低頭俯視。

  旁邊,圣女紫鸞嚇得小心肝亂顫,越發畏懼眼前的大魔王。

  元魔也是一臉復雜之色,感覺這個魔頭厲害的邪乎!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