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神

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神

  這種口氣真不是一般的張狂,這么地輕視,張口就要楚風去死,實在是自負到一定境地。

  雖然說這話的是前十大的一位年輕神祇,伏荒只是負責轉告,可他卻也在建議楚風應去選一塊墓地,體現出他自身的看法。

  伏荒道:“楚兄,我的確不好看好你,一位少神要你死,估計,你沒有一點希望,早點做安排吧。”

  不過,他進一步強調,只是在轉述,一切都是那位年輕的神祇說的,是那位少神的態度。

  眾人震撼,前十大的一位年輕的神祇開口,這意味著什么?楚風恐怕真的沒有活路了!

  前十大誰惹的起?自古恒定!

  這種道統至高無上,平日根本接觸不到。

  前十大的一位嫡系傳人,背景太恐怖了,他猶若天空中浮現的巨龍,偶然一現,俯視地面!

  這次,他盯上地面一頭獵物,要殺之。

  對于很多人來說,距離太遙遠,沒有任何交集。

  可這次,這頭天穹上的巨龍,一位年輕的神祇,竟看楚風不順眼,公然這樣放話!

  顯而易見,絕對沒有挽回的余地,楚風不死的話,那位開口的少神還有什么顏面?

  人們倒吸冷氣,早先還覺得楚風強勢,作風霸道,像是個大魔頭,可現在看來,他馬上就要死了,有些可憐。

  跟前十大的年輕神祇對比,那真是……不公平,在這些人看來,楚風就是一幕悲劇,結局已經注定。

  楚風就算是泥塑木雕的,也有三分煙火氣,一個所謂的年輕神祇敢這么放話,要他直接去死?!

  “你跟他去說,他算個屁,他姐姐的雜念有多遠讓他給我滾多遠,不服?讓他來地球找我,我一巴掌拍死他!”

  楚風發話,他從來就不是一個受氣的主,更何況那個所謂的年輕神祇都這么公開要他去死了,還有什么好客氣的?

  即便真的不敵,不是對手,依照他的風格,那也肯定不會屈辱的低頭。

  況且,在這種情況下,就是服軟,那位少神也要他死,會更憋屈。

  眾人目瞪口呆,楚風這么發狠話,這是要死磕到底,想要與年輕的神祇一戰?!

  多少年了,歲月都快塵封那些舊事了,很多個時代沒有人敢挑戰最強十大的嫡系,因為,難度太大。

  伏荒,很淡定,像是預料到他這種反應。

  其他人則不平靜,都在低語、議論,這是大事件,他們真的很期待,那位年輕的神祇來地球,看一看究竟多么的風采奪目!

  “你你你……這么說,沒有緩和的余地了,應該是……沒有活路了。”紫鸞心慌慌地說道,可見她是多么的不看好楚風。

  至于其他人,看法更加一面倒,比紫鸞激烈多了,有人露出異色,看楚風時就跟看個死人一般。

  早先,還有人不服,對他抱著濃烈的敵意,可現在居然升不起那股狠勁了,等著看前十大的年輕神祇的追隨者抹殺楚風就是了。

  是的,他們不認為那位少神會與楚風有太多交集,仔細想來,那等人物應該不會出現,會有人幫他做好這一切。

  年輕神祇的背后,不僅站著很多老怪物為他護道,還有同輩驚艷的人物是他的追隨者,對其守護,不離不棄。

  有那種資格的年輕人,放到外界,絕對算是一方天縱奇才,一般的進化者遠無法與之相比。

  “你得罪圣人可以不死,是因為他們降臨不到這顆星球上,可是那位少神沒有此限制,只要他愿意,就能跨界過來,在同層次的進化者中,那種人就是神,是主宰者,不可戰勝!”有人這樣說道。

  楚風幽幽一嘆,看向島嶼外的碧海。

  一些人露出異色,認為他覺察到事態的嚴重性。

  “可惜,你想低頭都不行,晚了,那位年輕的神祇大人說出的話,不可能再收回。”有人奚落道。

  楚風再次輕嘆,并開口,道:“前十大的嫡系傳人,我要殺幾個,才能讓他們老實?”

  一瞬間,許多人石化。

  他在那里嘆氣,不是擔憂,而是在想其他事?

  “當年,又不是沒人殺的他們低頭認輸,我為何做不到?”楚風開口反問,一副很平常的樣子。

  這么大的事,他壓根就沒往心里去?人們全都一臉詭異之色,他的心得多大啊?

  剎那間,人們想到一個名字——妖妖,前段時間,“妖妖成仙”這個金色帳號在原獸平臺上被重新激活,揭開昔日舊事的一些面紗,著實引發巨大轟動。

  據悉,這是驚艷了一個時代的女子,讓前十大星辰世界的同輩天驕都不得不低頭,她傲視星空,璀璨光輝壓蓋所有對手。

  “不要以為你有妖妖的風采,那樣的人只有一個,誕生在這顆星球最輝煌的年代。而你呢,出生在這顆星球最暗淡的時期,從培養到資源,再到無敵環境等,都差的遠,暗中輝煌已經不可復制。”

  有人搖頭,而且是較為中立者,對楚風沒什么敵意,可卻不認為他可以開創奇跡。

  事實上,但凡正常人都不會覺得,能再出現第二個妖妖,有的天驕出一個就足夠了,光彩照亮那個時代。

  后世,尤其是在地球最壞的時期,想再復制出一個,太難!

  “你的活路只有一條,投靠給那位少神的對手,同為前十大中的道子、天驕等多半愿意庇護你。”紫鸞出主意,想要楚風念及他的功勞,從而放了她。

  “別亂操心。”楚風瞥了她一眼,道:“知道我在原獸平臺上帳號名稱嗎?”

  這時,正常人都對他不看好,也只有他自己,像是很不靠譜般,在那里盲目自信。

  因為,從當下大環境與實際角度考慮,只要是正常人都覺得,他必然要敗亡,沒什么優勢可言。

  “噗嗤”一聲,藍詩笑了,道:“金色帳號,無敵是多么寂寞。”

  上一次,楚風第一次在星空中露面,就在原獸平臺上“傾情演唱”那首無敵歌,造成巨大轟動。

  當時,無敵是多么寂寞這首被楚風簡單清唱過的歌,火爆的一塌糊涂,讓藍詩這種擁有天籟嗓音的人都感覺到壓力。

  經此一打岔,剛才的話題被轉移。

  終于,這里再次充滿各種聲音,而非陷入那種對前十大無比敬畏的怪圈中。

  在此過程中,楚風發現,伏荒始終很平靜,哪怕提及那位年輕的少神,他也很從容與淡定。

  “因為,他有底氣啊,天神屠魔錄就是脫胎于究極法——天神呼吸法,他的祖上源自前十大星辰世界。”

  紫鸞小聲告知。

  并且,楚風也進一步得悉,那個開口讓他去死的少神究竟是誰,就是掌握有究極呼吸法的天神族的一位少主。

  自古至今,十大最強種族之一!

  該族以天神自居,可以想象,他們到底多么的輝煌與恐怖!

  這時,楚風發現,跟他過來交流的人居然變多,甚至有人要求跟他合影,而有敵意的那批人都安靜了,他覺得莫名其妙。

  “楚兄,希望你能堅持住,活的久遠一些,要是能逼的天神族的那位年輕至尊親自來這顆星球對你出手,那就再好不過了,以后我跟你的合影,給別人看時也就有了炫耀的資本。”

  楚風聽聞,拍了拍他的肩頭,道:“放心,以后你會覺得自己的眼光多么正確,我的光輝有朝一日會普照到你的。”

  那人尷尬,道:“我的意思是,你能支撐到天神族的少主親自趕來殺你,雖死猶榮,雖然只是跟你的合影,而不是那位少神本人,但畢竟有了一些關聯。”

  “你大爺的,滾!”楚風大怒,鬧了半天,他居然只是那位天神族少主的背景墻,是襯托他榮光的失敗者。

  從而也看出,前十大多么恐怖,天神族少主一言一行都有這么大的影響力!

  這個人越發尷尬,然后,他便看到楚風拿出個本子在寫些什么。

  “楚兄你這是在作甚?”

  “記下你的名字,回頭找機會把你賣掉!”楚風回應道。

  此人的臉頓時綠了,媽的,忘了這茬兒,光想著這個魔頭要被天神族少主屠掉了,忘記他惡名昭著,最近賣神子、圣女的事了。

  “別啊,不能這么記仇!”這人慌忙說道。

  楚風不搭理他,利用此機會,拿個本子不斷紀錄,他在找對他有敵意的神子、圣女,準備一旦開戰,全部鎮壓,拐走,都給賣了。

  如果讓人知道,他這么兇殘的決定,估計都寢食難安。

  收獲絕世篇章——咫尺天涯,讓楚風嘗到甜頭,他來這里就是想做一個人販子,哪怕有天神族的危機,他也沒有放棄這項“主業”。

  期間,楚風跟藍詩熱絡的交流,紫鸞看的清楚,這家伙雙眼發光,這是想綁架啊!

  她還真有點期待,藍詩這種名動星空的新秀明星,一旦被楚風擄走,帶去拍賣,或者兇殘的自己留下,會引發怎樣的后果。

  這個傲嬌女,現在有些腹黑,破希望藍詩被劫走,引發星空中發生波瀾,唯恐天下不亂。

  在此期間,楚風跟伏荒也聊了幾句,出乎他意料,這個人雖然很強,且跟天神族有關系,但是很平和,不讓他反感。

  楚風道:“伏兄,你名字中的荒字,可謂大好,頗有橫斷歲月,鎮壓古今之勢,雄渾而壯闊,霸氣橫千秋。”

  伏荒莫名其妙,荒能這么解釋?

  楚風又拍了拍他的肩頭,道:“可惜,荒字前面加了一個伏字,神蘊大減,且破壞意境,你可能會不得善終啊。”

  哪怕伏荒很淡漠,一直無喜無憂,此時臉色也略黑,轉身就走了。

  藍詩淺笑,海藍色長裙拖在綠茵地上,若一株藍色神花綻放,她妖艷而美麗,一笑傾城,道:“楚兄還不知道吧,伏荒神子現在要和元魔一戰,你此時說這種話,有些不吉啊。”

  在這些人中,伏荒、徐靚、元魔實力最強,藍詩、嵇陵精神力最驚人。

  神子伏荒居然要和元魔大對決,引發轟動。

  不過,人們馬上釋然,伏荒一族的呼吸法脫胎于天神呼吸法,結果起名為天神屠魔錄,本身早已說明問題,跟魔系人馬有大仇!

  很可惜,這一戰不公開,不讓人觀戰!

  兩人在遠方的海域激烈廝殺,激起沖天的浪濤,不允許其他人接近。

  其他人都好說,很本分,不敢去打擾,就是徐靚都很寧靜,沒去觀戰。

  楚風自然想看個究竟,最終離開島嶼,踏著海面,一路追了過去,想要看兩人的手段。

  可惜來晚了,這一戰雖然十分激烈,但是持續的時間不長,因為那兩人全力以赴,都動用最強手段,上來就拼殺手锏,原本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分出勝負,結果在片刻間就各自見血,戰局落下帷幕。

  伏荒勝出,但身上有很多血痕,身受重傷,不宜再戰。

  至于元魔,則臉色蒼白,傷勢更重,在海面上邁步時都搖搖晃晃,數次要墜進汪洋下。

  “元魔兄不要緊吧?”楚風趕來,本著和天神族一系人馬不睦的進化者就是朋友的觀點,他在釋放善意。

  “滾,我怎樣,還輪不到你來接近,你還不配!”元魔一句話,就讓楚風臉色沉了下來。

  他在釋放好意,想跟對方接近,結果這個元魔野性十足,眸子森冷,對他的橄欖枝視而不見,還這樣大放厥詞,羞辱楚風。

  然后,戰斗直接爆發!

  或許,不能稱之為戰斗,元魔重創之身,危及到性命,走路都踉踉蹌蹌,遇上被激怒的楚風,這可真是有點慘。

  他被壓制,被險些被擊殺。

  島嶼上,許多人進入海中,看到前方的戰斗情景全都目瞪口呆,簡直難以置信。

  不是伏荒與元魔的決戰嗎?

  可是眼前……楚風在毆打元魔,一路追殺,血液四濺!

  一時間,眾人都覺得眼暈。

  下章,中午的章節,還是要到晚上才能更新,這兩天白天有事,真是暈了,影響睡眠,嗯,馬上應該就會處理好。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