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百八十五章 人販子楚風

第四百八十五章 人販子楚風

  朱武雀盯著自己光腦上被傳送過來的《征服》,他漸漸顫抖了,到最后,他的面色徹底變了。

  這歌詞……他越看越是心驚,拿光腦的手都在哆嗦,他從這歌詞中判斷,楚風可能……喜好男風!

  “就這樣被你征服,我的愛已入土,終于明白兩人要的……”

  當讀到這里時,朱武雀臉都綠了,讓他對著楚風唱這個?他寒毛倒豎,比剛才經歷生死惡戰時都驚悚

  楚風覺察到異常,回頭看向他,道:“你那什么眼神,何意?”

  朱武雀紅發披散,原本龍精虎猛,但現在蔫了,看著楚風的身體,他臉色蒼白,竟無比的恐懼。

  “為了活命,我……”朱武雀在艱難地抉擇。

  不知道為何,楚風感覺他那種眼神太異樣了,不由自主就打了個冷顫,反過來竟有發毛的感覺。

  “你什么意思?!”楚風退后兩步,特么的,這俘虜的眼神怎么如此的不對頭,他覺得脊背涼颼颼,倒退兩步。

  朱武雀一會兒看向他,一會兒又看向天空,變色變了又變,真是悲憤。

  最終,他暗中傳音,道:“楚風,我有一妹,號稱陰雀族之花,青春蓬勃,姿容清麗,十分可人。”

  楚風一頭霧水,感覺莫名其妙,這什么意思?想獻上他的妹妹,求得一命?

  接著,朱武雀再次暗中傳音,道:“喜好男風這種事在星空中最遭人鄙棄、嫌惡,一旦踏上這條路……萬劫不復!”

  楚風聽聞后,直接愣了三秒鐘,目瞪口呆,沒有能說出話來。

  而后,他勃然大怒,真是豈有此理,敢這么埋汰他,幸好是精神傳音,沒有被傳到星空中,不然的話,豈不是讓他臭名遠播。

  “我去你姥爺的!”

  楚風二話不說,沖上去就大開殺戒,由不得他不如此做,這種言論讓他起雞皮疙瘩,有些發瘆,寒毛都倒豎起來了。

  萬一這個亞圣后人胡言亂語,他一世英名將盡毀,他現在想殺人滅口,趕緊解決掉算了。

  朱武雀奮力抵抗,他也豁出去了,真要那么屈辱,還是死了算了。

  轟!

  這一次,楚風針對他一人,一口氣運轉出五十顆石球,將他堆在下方,最終震成一團血霧,形神俱滅。

  至死前,朱武雀都充滿怨念,他很想罵一聲,你個基佬!

  可是,他沒機會喊出口,含恨而終。

  楚風長出一口氣,徹底放心,他特異看了一眼《征服》,這還真是……讓他了個冷顫,不適合讓男人唱。

  域外,亞圣陰九雀臉色陰沉,他上次廢掉了,現在請渾拓相助,在天外顯化法相,對楚風森寒開口,道:“一個小小的逆種,連爾等先人都被我們獵食,最后屠戮一空,你敢如此折辱我陰雀族,且先容你張狂,不久后我會讓你跟你的那些廢物祖先一樣尸骨無存!”

  “滾,你個基佬!”楚風張口就來,將心中剛才的怨念,爆發在他身上。

  陰九雀覺得莫名其妙,但是,馬上又臉色漆黑,厲聲呵斥。這也太倒霉了,這臟水他承受不起,果斷退卻。

  這種事,他可不想多糾纏。

  原獸平臺上,一群人都無語,直接罵亞圣為基佬,這也沒誰了。

  秘境內,那些人都在倒退,剛才并未相助朱武雀,大難臨頭,沒人愿意同星空騎士的后人扯上關系。

  因為,誰都知道,星空騎士當年臭名昭著,血腥累累,早已引發楚風無邊的殺機。

  楚風獨自一人向前逼去,只身對群敵!

  “啟動!”陳蓉暗中輕叱,看到楚風踏入一片地帶,立時讓人發難,數件玄磁兵器飛起,發出烏光,呼嘯而來。

  這是可以構建場域的兵器。

  有的破土而出,有的從石林中斬來,很突兀。

  砰砰砰!

  楚風身體發光,運轉呼吸法后,他稍微透出自身以血氣與精神鑄就的一角畫卷,那是一片……大石頭!

  他有意如此,一角之地,星體暗淡,就跟隕石差不多,但卻足以將所有玄磁兵器都震落。

  陳蓉臉色煞白,她知道,一次襲殺不成,就沒有機會了,因為楚風身上還有鎮域印,還沒過冷卻時間,拎出來后這些玄磁兵器構建的小型殺場就廢了。

  事實上,楚風都沒有動用鎮域印,直接以場域的手段將它們定住,而后一一收走!

  主要是,他剛才動用自身潑墨的一角畫卷將它們震落,亂了節奏,場域已散。

  “殺!”

  到了這一刻,眾人知道沒有選擇,唯有背水一戰。

  “就是你了!”楚風開口,盯著裂山。

  砰的一聲,這頭穿山甲交手后,遭遇楚風重點關照,被能量石球鎮殺,橫尸在地上,顯化出本體。

  它鱗甲锃亮,體形很龐大,楚風準備用這頭穿山甲補充生命源力。

  “快,擋住他!”陳蓉尖叫,看到楚風逼來,她神色慘變。

  這次,楚風沒給她機會,一拳轟了過去,陳蓉恐懼大叫,但是改變不了什么,身子被拳頭洞穿,她在半空中解體,形神俱滅。

  至于那些追隨者,楚風一路碾壓過去,用數十顆石球一堆,摧枯拉朽,化作一片血霧。

  “你們幾人是在等我動手,還是想束手就縛?”楚風問道。

  李鳳身材高挑,足有一百八十公分,膚色白皙,面容姣美,手中大戟已經斷掉,高聳的胸部劇烈起伏,嘴角帶著血,此時一語不發。

  展鶴,是一個男子,來自鶴族,已經躺在地上,一動不能動,這是楚風相中的神子,準備拉車用。

  白綾,一個銀發女子,也是一個精怪,屬于楚風不認識的獸族,現在依舊保持人形,口鼻都是血,遭受重創。

  紫鸞更不用說了,雖然姿容過人,但是現在卻已是面無血色,面對這么兇殘的楚魔王,她頭皮發麻。

  這時,原獸平臺上熱鬧無比,有些大亂。

  楚風一人橫掃這些神子、圣女,現在勝局已定。

  見他們幾人都不開口,楚風開始拾掇穿山甲圣子,剝鱗,去皮,洗凈,然后烤制,不久后大快朵頤,用來恢復精氣神。

  可以看到,楚風面色越發紅潤,干枯的身體有了血色,而且在鼓脹,最起碼他俊朗的容貌能分辨了。

  早先,真是有點凄慘,瘦骨嶙峋,都快沒人模樣了。

  哪怕吃掉陰雀一條腿,也不過是稍微“解渴”而已,遠不能恢復。

  到了這一步,結局更沒什么懸念,隨著他體內血氣翻騰,生命力復蘇,根本不用擔心形神枯竭。

  楚風開始跟原獸平臺上的買家交流,準備賣神子,讓他們競拍圣女。

  “兄弟,訂單已下,趕緊成交吧!”

  “老夫眼巴巴的等待多時,就等你確認了!”

  一群人無比熱情,楚風的光腦閃個不停。

  他在比較,看各方的誠意,現在他對能量體的興趣不是那么大了,因為他有百強星體石球,他想要其他秘技。

  “誰有神足通?天涯咫尺也行!”楚風直接報這兩種秘技的名字。

  一群人咋舌,這胃口也太大了,這可都是稀世妙術,稱得上鎮教秘技,就是他們都來頭不小,可也不敢這么敗家。

  “兄弟你這是強人所難,這可不是神子、圣女就能換來的東西。”

  “一個圣女一本秘笈,我覺得價格公道!”楚風指向白綾,道:“看到了嗎,此女體態婀娜,銀發齊腰,膚色如雪,面龐秀麗,這樣一個圣女還不值一種速度妙術嗎?”

  “可是,我們沒有那種稀珍典籍啊!”

  一時間,聲音嘈雜,都說他開價太高。

  楚風一擺手,道:“好了,如果沒有人能付出,來自高等星球的白綾圣女我收下了,今晚暖床!”

  宇宙深處,某一顆星球上,一位中年男子面色冷冽,而旁邊一個中年麗人則花容失色,騰的站了起來。

  “給他秘笈,救下綾兒!”

  大戰過后,楚風很疲憊,根本就沒多想,現在還未意識到,在買家中有神子、圣女的親人與師門在參與。

  這群人被嚇到了,若是族中的圣女幫人去暖床,那真是太可怕了,整個道統都將蒙羞,怎么見人?

  “老夫有陸地神行術一部,楚兄弟,這能否買下圣女白綾?”

  原獸平臺上有人詢價,是一個老者的聲音,當然這是假音,其實這是白綾的父親,現在他捏著鼻子在預訂,窩火到極點。

  “老人家,你可真是……人老心不老,嗯,為了陸地神行術,我忍痛割愛。不對,先等一等,你這陸地神行術是全本嗎,能修煉到哪個層次?”楚風警惕。

  白綾的父親咬牙切齒,這都是什么亂七八糟的,當父親的救女兒,結果……卻聽到這種話。

  “足以讓小友你在逍遙境界真正的逍遙,速度驚人!”白綾的父親不得不賠笑說道,憋了一肚子氣。

  “不賣了,我志在高遠,一個要成為宇宙星海中王者的人,怎么能止步于逍領域,白綾我自己留著暖床用了!”楚風一口回絕,語氣堅定。

  一個中年女子立即喊道:“我有天涯咫尺一冊,買下白綾!”

  她是白綾的母親,真是被嚇壞了,聲音略顯急促,補充道:“此法為絕世秘術,為速度領域最強篇章之一,雖然只有一冊,但是足夠支撐你修到高深境地,后續你可以再去找,因為,這不是一個道統的專屬,只要價格合適,總能買到。”

  “成交!”楚風點頭,異常喜悅與開心,他對天涯咫尺這種秘技早有耳聞,與神足通、跨界步等并列,名氣實在太大!

  宇宙中,某一星球上,白綾飛父親發火,道:“哪里有天涯咫尺這種秘技?”

  “我祖父的一位老友手中有一冊,我們付出足夠的代價的話,應該能交換到。”白綾的母親輕語。

  這時,原獸平臺上轟動,雖然天涯咫尺不是某一圣地的獨門禁忌秘術,但是,它依舊無比珍貴,一般罕有人交換。

  尤其是,一個圣女還不足以換一冊天涯咫尺。

  這引發很大的波瀾,許多人眼熱,但是,都偃旗息鼓了,沒法去競爭。

  白綾聽到被競拍成功,臉色煞白,差點一頭栽倒在地上,天知道星空那一端的競拍者是什么樣的人。

  楚風毫不客氣的出手,將她封住,扔進空間瓶子內。

  “太遺憾了,這個銀發美女要賣出去了,原本我自己還想留下呢。”楚風搖頭,道:“不過,總算還有兩個圣女,嗯,如果沒有人愿意付出相同層次的秘技,那我就當仁不讓,自己留下了,有神子展鶴拉車,自然也得有圣女鋪床,紅袖添香。”

  說到這里,他看向宇宙超模級圣女李鳳,還有那個早先一臉傲嬌之色、多次奚落楚風為野蠻人的圣女紫鸞。

  “嗯,接著賣圣女,諸位報價吧!”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