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百七十五章 登壇俯看天下

第四百七十五章 登壇俯看天下

  巨大的祭壇,猶若一座氣勢磅礴的山體,橫亙此地!

  楚風才一接近,就體會到背負青天般的沉重感,踏在青石鋪成的唯一路徑上,他體內骨骼咯吱咯吱作響。

  此時,像是一只飛蟲,在面對浩瀚星空,所面對的是壯闊無邊,還有蒼茫幽遠。

  戰在這里,他身體都要被擠壓的四分五裂了,沉重、龐大、恢宏的壓迫感,讓人窒息的氣氛,簡直要將他撕裂。

  祭壇古樸,矗立漫長歲月了,石階是唯一的路徑,可通向頂端。

  楚風艱難邁步,精神力從額骨中透出,高度集中,他在推演場域,而后毅然邁步,向著上方走去。

  哪怕再艱險,他也沒得選擇,唯有迎難而上!

  因為,錯過今日,多半就再也沒有機會,無論是蓬萊還是域外降臨的天才都已經知曉他的目的。

  “哪里走!”

  大齊皇子第一個出手,因為他就守在這片次元空間中,剛才攔阻失敗,被楚風遁走,闖到這里。

  他幾乎同時感到,拳頭爆發龍吟聲,周身伴著龍氣,拳意宏大,宛若烈日橫空,向著楚風的后背砸去。

  這位皇子很可怕,真實本領令人敬畏,是一個超級高手,一般的圣子都會遜色于他。

  拳意轟鳴時,讓這片地帶顫動。

  顯然,這造成了極其可怕的后果,古樸的祭壇石階路抖動,迸發光芒,場域符號騰起,形成懾人的壓力。

  因外界干擾,祭壇復蘇,透出更為恐怖的氣機!

  楚風改變方位,避過這宏大的拳意,同時快速出手。

  周圍磁石懸浮,以場域庇護自身,對沖祭壇壓力,他并未第一時間動用鎮域印,好鋼需用刀刃上。

  楚風擔心那方烏黑的寶印不能持久,畢竟它上面裂痕密布,受損嚴重。

  砰!

  祭壇上騰起光束,那是齊宇的拳印轟擊所致。

  刷!

  楚風非常敏捷,兔起鶻落,沖上去數十米遠,闖上很多重青石階。

  后方,齊宇止步,面色陰沉,他還真不敢妄動了,更不敢追擊,因為祭壇發光,剛才對他反噬,將他震的踉蹌后退。

  “大家一起出手,進行干擾,不給他機會!”蓬萊的陳家小姐陳蓉喝道。

  他們也不慢,幾乎同時抵達,一時間禽鳴聲,獸吼音,璀璨能量光束激蕩,淹沒前方的青石階。

  轟!

  巨大的爆炸聲傳出,他們全都踉蹌倒退,能量擊中祭壇后遭遇反擊,有些人險些被受傷。

  正座祭壇發光,雖然微弱,但是形成的氣息太瘆人,如同一頭史前兇獸復活,像是要吞噬眾生。

  這座古老的祭壇,絕非一般人可以攻擊。

  他們心中震撼!

  不過,他們也露出喜色,祭壇上楚風的處境不是多妙,比他們更糟糕,被那騰起的符文所阻,并被震傷。

  在他的口鼻間,有絲絲血跡淌出。

  顯然,祭壇復蘇,遭受他們的攻擊后,最倒霉的還是楚風。

  “哈哈……真是自尋死路,這樣登臨祭壇,就是一個活靶子,大家在出手,將他鎮殺!”朱武雀大笑。

  這些神子、圣女級人物眼神都很亮,如同一雙又一雙金燈般,目光犀利,看的透徹,知道該怎么對付楚風了。

  “轟!”

  下一刻,朱武雀化出本體,是一頭赤紅如血的兇禽,張嘴噴吐候光,席卷那座山岳般的宏大而古老的祭壇。

  袁坤也露出本體,跟小山一般高大,成為一頭淡金色的金剛巨猿,咆哮著,拎著一根狼牙大棒,猛力向前揮動。

  能量狂濤洶涌,像是決堤的海水激蕩,淹沒向前。

  一剎那,數位圣子出手,這片地帶像是火山群復活,開始暴烈噴涌巖漿,景象太駭人。

  最主要是的祭壇的反應,被這樣攻擊,頓時發出更為刺目的光。

  咚咚咚咚!

  四聲輕響發出,在楚風的周圍,浮現四根鎖龍樁,守護在他的四周,鎮壓出一片相對狹小而又安全的空間。

  若非如此,他必然被撕裂了,因為這祭壇變得無比可怕,一層神秘而復雜的符號如同水波般流動。

  整座祭壇由古樸而晶瑩起來,蘊含驚天殺氣!

  這是先民祭天所在,有古皇參與,由大能構建此壇,不容冒犯!

  轟!

  朱武雀、袁坤等進攻的幾人也付出大家,第一時間有能量符號溢出,像是烙印在虛空中的金屬般冷冽而有立體感。

  砰砰!

  朱武雀咳了一口血倒飛,赤紅羽毛凋零,火光肆虐。

  袁坤一聲咆哮,手中的狼牙大棒蕩起,直接脫手而出,他的虎口撕裂,整個人也倒飛出去,滿嘴是血沫子。

  雖然早已預料到會被反噬,但是這么激烈,還讓他們心驚。

  “我們后退,動用秘寶,攻擊祭壇,阻止他登上去!”

  有人建議,不管怎樣說,就絕不能容楚風如意,必須得攔阻他。

  因為,祭壇上有好東西,誰都能察覺,那里有一張五色玉石桌,很大,像是巨人準備的,在上面瑞光騰騰,都是稀世祭品。

  接下來,數件秘寶發光,被祭出,直接撞向祭壇。

  石階路上,楚風面色變了,他最擔心這種事情發生,早先猶豫到底要不要登祭壇就是有這種考慮。

  在他登壇時,別人干擾,這里場域暴動將非常危險。

  咚!

  場域符號爆發,像是一層駭浪在起伏,彌漫祭壇,這里變得極度危險。

  數件秘寶雖然倒退迅速,但是,還是有兩件被反噬,被場域符號淹沒,當場龜裂,而后炸開,化成碎屑。

  宇文風、朱武雀、陳蓉、裂山等人的臉色都變了,這地方太瘆人,想要阻擊楚風,消耗太大了。

  那可是秘寶,誰能這么折騰的起?

  從星路跨界出來的過程中,秘寶大多數都毀掉了,每一個人身上都沒有剩下幾件。

  祭壇上,能量符號此起彼伏,四根鎖龍樁搖搖欲墜,甚至出現裂痕,似乎要崩斷了。

  “哈哈!”陳蓉大笑,命人將一座受損的黃銅塔祭出,撞向祭壇。

  這是觀想層次的寶塔,不過被楚風金剛琢中的太陽火精焚燒,熔化部分,現在被舍棄,用以攻擊。

  喀嚓!

  黃銅塔當場解體,轟然炸開。

  但是,觀想層次的秘寶哪怕殘缺,撞擊在祭壇上,也引發很大的反擊。

  果然,祭壇上騰起刺目光華,楚風那里越發的危險,四根鎖龍樁先后出現裂痕,接著砰的一聲,金屬片飛射。

  陳蓉露出開心的笑容,朱武雀、紫鸞、展鶴、白綾等人也嘴角噙著冷笑,坐看楚風陷入死地中。

  然而,事情的發展出乎他們的預料,鎖龍樁這是脫落下一層銅皮,露出更為瑩潤的黃銅柱。

  只有楚風還算鎮定,他就知道,鎖龍樁是異寶,不會這么容易折斷,在太上八卦爐時它就曾如此,揭開兩重禁制。

  這一次比較激烈,居然脫掉一層黃銅皮!

  果然這片地帶暫時穩住。

  楚風長出一口氣,收起鎮域印,原本他都打算激活此印了。

  當當當當!

  楚風邁步時,四根鎖龍樁跟著同步而今,圍繞著他,立身石階路上,保他安全。

  下方,一群人瞳孔收縮,都露出冷意,臉色不是多好看。

  “再試試!”

  有人低語道,怎能放任楚風上去,祭壇上的東西太誘人了,蟠桃、朱果等,發出光澤,至今依舊新鮮,真要服食,絕對能迅速進化!

  一剎那,十件秘寶飛出,全都發出刺目的光,如同十輪太陽橫空,而后裝向祭壇。

  轟隆!

  如天外仙雷降臨,響聲震耳,要撕裂人的耳膜,祭壇騰起可怕的光華,那符號密密麻麻,越發的瘆人。

  祭壇前方,八位神子與圣女的追隨者,有數十人在此是炸開,當場化成一團血霧。

  祭壇的反噬太激烈,超出所有人的預料,陳蓉、展鶴、白綾、朱武雀等人成功躲避開,他們追隨者有些人慢了一步,當成形神俱滅。

  祭壇上,楚風身體,吐了一大口血!

  他冷冷地回眸,盯著眾人。

  “還有秘寶,盡管用出來!”他就不信,這些人還能源源不斷的祭出。

  現在的祭壇被激活,符號恐怖,讓楚風步履維艱。

  一頭赤紅的兇禽騰空,想要出其不意去襲殺楚風,結果躍起,就在半空中四分五裂,羽毛沾染血液,凋零下來。

  “蠢貨,這是古代圣皇與先民祭天的所在,豈能容鳥雀驚恐,這地方不能飛行,誰都不要妄動!”

  幾位神子、圣女警告追隨者。

  此時,楚風火眼金睛,帶著四根鎖龍樁緩慢移動,幸虧擁有這種眼術,不然的話,即便他場域手段了得,有四根黃銅柱子護身,也不能登上祭壇。

  火眼金睛,能夠看透虛實,青石階上的布置,他可以洞徹,能夠避開最危險的地域,緩緩上行。

  可是,越向上走,楚風的心頭越沉重,青石級越向上,場域符號越密集越復雜,四根鎖龍樁都鎮不住了。

  有數次,黃銅柱子都差點被震飛出去!

  楚風舉步維艱,慢慢移動,在此期間,他有幾次被場域能量震的身體踉蹌,口鼻溢血,險些遭劫。

  他輕輕一嘆,取出鎮域印,同時收起四根鎖龍樁,不敢冒險了。

  因為,黑色的石印一出,周圍場域會暫時失效,留下黃銅柱也無用了。

  黑色的石印發光,遮住楚風,將他庇護在內,烏光蔓延,隔絕出一片平靜而安寧的地帶。

  不過,這塊區域只有一小塊,烏光便被壓制,不能向外擴展,可見祭壇多么的恐怖。

  當然,換一個角度來看,鎮域印驚人,居然在這里都能有效,抗住上古祭壇的場域能量符號的侵蝕!

  這時,楚風已經抵達很高的位置,成功一大半,再走上小半距離就能登上宏偉的祭壇。

  下方,一群人面色冷冽,最不愿意見到這種事情發生。

  陳蓉在咬牙切齒,盯著楚風手中的黑色石印,這是蓬萊的東西,他們之所以料到楚風會來這里,就是因為猜測他要用鎮域印來獲取造化。

  蓬萊也有過這種打算,甚至行動過,但可惜失敗,依舊登不上去!

  楚風手持黑色石印,火眼金睛,他心驚肉跳,若非場域早已過人,且雙目能夠看到虛實,哪怕手持鎮域印上來也得死!

  “你想去取走那些稀世祭品,豈能如你愿!”陳蓉姿容過人,但現在卻露出殘酷的冷笑,略顯陰冷。

  她取出一個樸質無華的石拱小橋,不過巴掌長,道:“諸位,我送你們一場造化,一同奪走祭壇上的祭品,同時擊殺楚風!”

  這是跨界橋!

  它能橫跨場域,避過殺機,稱得上稀有寶物。

  當然,這東西稀有,一般都是仿品,楚風第一來此地時,那個問題少女的祖父,也就屁股伴著犬吠聲的老道士,就曾取出過類似的寶物,想要登祭壇,但失敗了。

  “仿品?”李鳳露出異色。

  陳蓉冷笑,道:“沒錯,是仿品,但是應該可以直達楚風那里,我們出其不意的上去,擊斃或者控制住他,奪下鎮域印,可順利登上祭壇。”

  她一直在等待機會呢,看楚風攀爬的差不多了,便要動用這跨界橋。

  因為,楚風再攀登的話,就超出這件仿制的跨界橋的作用范圍了。

  “嘿,很好!”

  “可行,上去殺他!”

  宇文風、朱武雀、大夏皇子齊宇等最先表態,要登上祭壇,去殺楚風。

  嗖!

  下一刻,跨界橋發光,直接貫通而上,形成一道安全的能量通道,朱武雀等人命令追隨者先沖上去,他們看沒問題,緊隨其后,直接向上殺。

  “小姐,怎么讓他們上去,祭壇上的那些造化,會落入他們手中!”蓬萊的幾名老者捶胸頓足。

  “不然呢,那些祭品很有可能會落入楚風手中!”陳蓉冷冷地說道。

  “不見得,他不一定能上去,還可以再觀察片刻!”一位老者痛心疾首,蓬萊可是惦記這些祭品很久了。

  “哼,沒什么大不了,只要不落入楚風手中就好。”陳蓉冷冷地說道:“寧贈友邦,不予家奴!”

  這時,她都不再壓制話語,毫不掩飾了,因為朱武雀幾人殺上去了,到了楚風近前處。

  這時,楚風悚然,看到一條能量光束通到這里,第一時間進行防御,體外浮現一口大鐘,烙印著復雜的能量符號。

  并且,他聽到了陳蓉的話語,霍的回頭,寒聲道:“你這個妓女生的東西!”

  他真的很憤怒,陳蓉那是一種什么心態?他很想捉住她,慢慢斬殺。

  轟!

  關鍵時刻,楚風祭出六塊黑色的玄磁石,這是他的后手,是從黎琳那里奪來的,曾經能跟袈裟對抗一段時間。

  當然,他是直接祭出去的,阻斷那條能量通道,不敢在近前直接激活,怕被鎮域印壓制。

  轟!

  下方,能量激蕩,那條路被阻擋。

  而后,楚風頭也不回,手持鎮域印快速潘騰,火眼發光,洞徹一切,選擇最安全的路徑向上沖。

  最后,他終于臨近祭壇最上方,一步跨越而上。

  砰!

  楚風成功上去了,一剎那,俯瞰下方,如同在天穹上,凝視人間界。

  “成了,以神藥、圣藥洗禮我身,一口氣撕裂剩下所有的枷鎖,凝聚我的道,你們這群人都洗凈脖子,等著斬殺吧!”楚風低語。

  他大步向前走去,來到五色石桌畔,這里瑞氣滔滔,太神圣了,同時有一股可怕的威壓。

  楚風目標明確,盯住那鮮紅晶瑩的蟠桃,就是為這種神藥而來!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