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百五十一章 天堂地獄

第四百五十一章 天堂地獄

  “豎子,休得囂張!”來自蓬萊的老者陳璞輕叱。

  “哈哈……”朱成坤則大笑,化成一頭黑紅色的兇禽,帶著黑霧,流動光焰,死死地盯著楚風。

  “自絕生路。”鱷海一頭濃密的青發披散,聲音冷冽。

  楚風剛才的話語針對他們所有人,只身一身要戰群敵,讓他們都露出冷漠的笑,如同在看一個死人。

  遠處,海面如一塊巨大的藍寶石,無邊無際,寧靜無波。

  近前,紫竹林中的這塊很大的綠草地上卻殺機浮現,一場流血沖突即將上演。

  楚風一個人站在那里,面對多位逍遙境的強敵,他收起暗紅色長矛,換成一柄青銅劍器,非常鎮定。

  “道友想殺他?請!”陳璞開口,看向顯化本體的朱成坤,很客氣,請他先動手。

  朱成坤扇動翅膀,火光騰騰,道:“這樣的逆種自然不容他多活,不過他羞辱你蓬萊太甚,還是你們先來吧,一會兒分我半截身子吃便可以。”

  “這樣好嗎,道友確定不先去斬他一劍,讓他明白自己的淺薄無知?”陳璞問道。

  “不用,你先來!”朱成坤道。

  兩人竟然當眾謙讓,言語恣意。

  陳璞是真心的,對朱成坤示好,正如楚風所言,他們對內強硬,以正統自居,對外則軟弱,不惜討好。

  朱成坤想殺楚風,但卻不想拼命,不久前曾吃過大虧,他只想占據一個最有利的位置,關鍵時刻補刀。

  楚風的頭顱太值錢,誰能殺掉他,誰就能換取圣人銅章!

  兩人的心思各不相同,同時大笑,一副相互禮讓的樣子,渾然不將楚風看在眼里。

  后面,鱷海雙目冷幽幽,雖然按飛揚跋扈,但他也不會去血拼,選了一個有利的位置,想在最后關頭斬楚風首級。

  最后,蓬萊的人動了,陳璞與陳豐兩名老者一起向前走去。

  “你覺得自己很很強?事實上很可笑。”陳璞看著楚風,淡然開口,道:“當你覺得可以鷹擊長空時,其實也只是從一個罐子里爬到一個更大的井中,來,老夫讓你清醒一下,看一看你呆的罐子有多小。”

  這老家伙嘴巴很刁,諷刺楚風是罐子里的蛤蟆。

  大戰前,楚風越發的平靜,道:“倚老賣老,自以為是,當你看到自己的人頭飛起那一刻,會為現在的言語感到羞恥的。”

  “多說無益,拿下他!”陳豐動了,快如一道電光向前撲殺,他是逍遙境界的進化者,真要是逼近楚風,自然可以擊殺之。

  “哧!”

  楚風爆退,進入四根黃銅柱子所圍起來的場域中。

  “還想利用場域,晚了!”這時,陳璞也動了,快速沖進這片地帶,不怕場域伏擊。

  哧!

  在此過程中,插在地面上的兩支小旗子,像是兩頭地龍,劃破草地,跟著他們一起進入場域中。

  一剎那,這片地帶果然寂靜,場域失效,不能困住他們。

  “破域旗!”

  圣子李青認出那兩面小旗子的來歷,非場域高手不能煉制,是專門為瓦解場域而制作出來的。

  一般來說,場域研究者不會輕易煉制與送人,因為這是對他們這一領域的破壞與傷害。

  “呵呵,楚風小友何需逃啊,你的自信哪里去了?”陳璞輕笑。

  “哧!”

  下一刻,正在飛遁的楚風止步,在其周圍磁石成片,密密麻麻,足有成百上千塊,交織出絢爛的紋絡。

  這是他最近精心準備的,想要在合適的地方布下一個大型場域,坑殺對頭。

  但現在不得不提前用出一部分,因為,他也沒有想到,蓬萊兩名老者身上有破域旗,那東西很不常見。

  “嗯?!”陳豐一驚,倏地止步。

  在他的腳下,那桿巴掌大的三角小旗閃耀烏光,旗面不是布料,跟旗桿是同一種材質,為黝黑的玄磁。

  這是非常稀有而珍貴的材料,一小塊而已,就能讓一地的磁場值驟變,干擾各種能量排列與組合。

  此時,破域旗發光,再想破開地面,不是那么順暢了。

  任何東西都有極限,當場域足夠強大時,破域旗也會失效,楚風一口氣從空間瓶子中祭出千百塊磁石,布置場域,自然讓小旗效用銳減。

  陳璞與陳豐起初雖然露出驚容,但是很快就鎮定下來,各自向地面的小旗注入能量,令它們烏光大盛。

  接著,兩支玄磁小旗再次移動起來,雖然不快,但是卻能在場域中沖擊,向著楚風而去。

  不過,一時間倒也接近不了,楚風可以躲避。

  轟!轟!轟!

  陳璞出手,掌指間不斷有能量光束飛出,想要轟殺掉遠處的楚風。

  不過,終究是有場域符文在,并未讓這里的場域徹底失效,所以他一時間難以奈何楚風。

  外面,所有人都在密切注視,本土進化者在驚嘆楚風場域造詣的同時,也對蓬萊敬畏,居然能這樣破解。

  一些人嘆息,難怪蓬萊敢以正統自居,不僅自身實力強大,而且古代遺留下來的秘寶等很多,給人深不可測的感覺。

  陳璞淡笑,道:“楚風,你還能逃到哪里去?這片場域如同一口井,我們終究會捉到你,而你敢跳出這口井嗎?域外的道友會立時將你拿下。”

  人們看到,楚風活動范圍變小,在被接近,早晚會被兩個老者堵住,形勢越發的危急。

  場域外,朱成坤坐不住了,看到楚風漸漸被逼近死角,他想俯沖過去進行絕殺,那顆頭顱等于圣人銅章。

  鱷海也蠢蠢欲動,機會就在眼前。

  “道友,我來助你們!”終于,朱成坤忍不住,第一時間沖了進去,有兩支破域旗在,這片場域困不住他,只是讓他速度遲緩而已。

  鱷海舔了舔雙唇,舌頭猩紅,牙齒雪白而森寒,他也一步就邁了進去,搶著要摘楚風的首級。

  事實上,在他們的身后,足有十幾人都在第一時間動了,剎那就來到場域邊緣,目光熾熱,準備獵殺!

  李青想阻止,但是看到圣女黎琳沒有任何表示,他也只能閉嘴,靜觀事態發展,一個人改變不了什么。

  陳璞哈哈大笑,道:“既然兩位道友也進來了,那就結束這場狩獵游戲吧,區區一位虛假的天選之子,他算的了什么,立刻誅殺他!”

  說到這里,他與陳豐又各自取出一桿黝黑的三角小旗,不足巴掌長,以玄磁煉制而成,在哧哧兩聲中,插入地面。

  一剎那,整片場域都寂靜,再無場域符號閃耀,徹底被定住!

  這兩個老家伙居然帶來四桿破域旗,一直都留著后手呢,這是在戲弄楚風,現在才露出底牌。

  “無趣啊,還想跟熬鷹似的,慢慢折騰你呢,結果你也不過如此,便早早取你性命吧。”陳璞哂笑。

  “不過是罐中蛙而已,你還真以為自己是天選之子?可以明確告訴你,那種身份與你無關。”陳豐更是這般奚落。

  不過,他們兩人都沒有上前,將斬首的機會留給域外的人。

  因為,周圍虎視眈眈的人太多,目光熾盛,場域中便有朱成坤與鱷海兩人,都想摘楚風頭顱去換圣人銅章。

  陳豐與陳璞雖然也想要,但是卻很明智的退后,不想被這片地帶二三十位逍遙境的降臨者圍攻。

  刷的一聲,朱成坤第一時間降落,并重新化成人形,身高一丈,滿頭紅發,眼中兇光畢露,抬手就向楚風抓去。

  “土著,早先竟敢傷我,現在一把就足以捏死你,你算什么東西!”他大喝著,兇焰騰騰。

  砰!

  關鍵時刻,鱷海后發先至,跟他對了一掌,直接將他擊退幾步,鱷海也想摘走楚風的頭顱,關鍵時刻絕不會相讓。

  “鱷海!”朱成坤眼神森寒。

  “朱兄,對不住,我也想要圣人銅章,這顆頭顱是我的!”鱷海咧著大嘴在笑,快速向著楚風揮動左掌,寒光閃爍,化成鋒銳的大爪子,要收割生命。

  同時,他對楚風獰笑,道:“區區一個土著,你這樣的貨色竟能換到一枚圣人銅章,真是賺大了!”

  “轟!”

  朱成坤探出右臂,化成黑紅色的陰雀翅膀,阻擋在前,不允許他先一步擊殺楚風,兩者間碰轉出刺目的能量光團。

  “他是我的,這個逆種只能由我來殺!”朱成坤寒聲道。

  鱷海咧著大嘴,牙齒雪白,道:“不,還是讓我來吧,朱兄身上有傷,好好去修養。我最喜歡虐殺這樣的土著,滿足一下我的愿望吧。”

  他在警告朱成坤,有傷之體不是他的對手。

  這兩人剎那間就交手,并且不時探手向著楚風抓去,都想搶先斬掉他的首級。

  在他們眼中,楚風已經是一個物品,沒什么自主權,都想爭奪到手,拿著他的頭顱去換造化。

  地球本土進化者看到這一幕,都心情沉重。

  楚風是本土進化者中的佼佼者,可現在卻這么的沒有地位,被兩個降臨者當貨物般爭搶,實在有些可悲。

  姜洛神花容失色,握緊拳頭,為楚風嘆息。

  就是以前跟楚風不睦的一些財閥成員,現在也都有兔死狐悲之感。

  年輕的形意拳宗師徐清,則面無表情地看著。

  琳公主這一次露出驚容時,也在皺著娥眉,她在觀察楚風,這次沒有像在廬山時那么過早下結論。

  嗖嗖嗖……

  這一刻,原本還在場域外觀望的十幾位強者,全都沖了進去,因為已經確信,這片場域被定住。

  他們都是逍遙境界的域外進化者,一個個雙目火熱,沖向前方,要爭奪楚風的首級,再也沒有什么顧忌。

  因為,朱成坤、鱷海幫他們探好路,即將成功斬首獵物,證明此地已經安全。

  楚風被逼到一角,在他的腳下正踏著一根鎖龍樁,他面無表情,看著朱成坤與鱷海飛揚跋扈,一起爭奪他。

  直到那十幾人也都沖進來,他才露出冷酷的笑容,腳下猛力一踩,一聲蛟鳴發出,地面光華大作。

  鎖龍樁是奇物,出自南海,經太上八卦爐多次熬煉,目前揭開兩層神秘面紗,升級兩次!

  目前在這里,他也只動用第一次的升級版的鬼打墻,還有一層場域沒有用。

  現在轟的一聲,四個方位發光,竟有蛟吟聲隱約間傳出,光芒大作,這片地帶頓時崩開。

  場域有強弱之分,現在的神秘鎖龍樁光華騰騰,在地下移動,直接讓這里天翻地覆,一剎那間,地面上四根破域旗全部龜裂,而后旗面斷掉。

  瞬息間,這里血光綻放,楚風毫不猶豫,手持青銅器對著朱成坤劈去,直接讓他的一條手臂飛起。

  “啊……”朱成坤慘叫,因為他如陷泥沼,很難掙動,這才是鎖龍樁的奧秘初現。

  噗噗噗!

  下一刻,楚風連揮三劍,都被朱成坤艱難的用手臂與腿阻擋了,這也意味著他的四肢全部斷落在地上。

  轟!

  楚風揮動左拳,一拳砸他的身上,直接打穿他的腹部,鮮血淋淋,同時右手中的青銅劍器削掉想要掙脫的鱷海的尾巴,血光綻放。

  砰砰砰!

  數拳而已,朱成坤由慘叫而聲音虛弱,他被楚風的拳頭打爆,身體四分五裂,頭顱滾落在地上。

  “真以為你皮糙肉厚,我打不動啊,早先不過是不想撕破臉皮,給李青面子。不過,既然你是陰九雀的后人,且想殺我,那還留你性命作甚!”

  楚風就這么幾拳而已,崩裂朱成坤,只留下一顆頭顱,在那里垂死掙扎。

  同時,楚風的青銅劍器也沒閑著,在說話時就已經將鱷海的四肢削斷,讓他哀嚎不止。

  砰!

  接著,他向前沖去,雙腳猛踢,將這頭兇惡的人形大鱷踏裂,而后踢的爆碎,也只剩下一顆頭顱在地上滾動,眼露驚恐之色看著他。

  闖進場域中的十幾名域外生靈,通體發寒,全都顫栗。

  而不遠處,陳璞與陳豐更是頭皮發麻。

  陳豐已經取出一物,正在拼命催動,發出烏光,將他自身那里覆蓋。

  楚風驚悚,向前沖去,一招手間,地面隆隆炸響,一根鎖龍樁浮現,被他抱起,拼命向前砸去。

  因為,他已經猜測出那是何物,蓬萊兩個老家伙太狠辣,準備充足,果然是為滅他而來,如果不能阻止,麻煩很大。

  鎖龍樁跟比柱子還粗大,被楚風當作兵器用,非常恐怖,砸的那片烏光搖動,差點爆開。

  砰的一聲,最終陳璞被震落出來,脫離烏光范圍,他頓時臉色煞白,嘴唇都在哆嗦,顫聲道:“楚風小友,有話好說。”

  噗!

  楚風一劍揮出,直接將他的頭顱斬下,提起他的首級就倒退而去。

  陳璞失去身體,頭顱還在抖動與掙扎,并發出精神哀嚎,怒怨與仇恨無比。

  “閉嘴!”楚風在極速倒退過程中,給這個頭顱兩個大耳光,頓時讓他安靜,轉眼間,他就收集三顆頭顱,形勢逆轉。

  附近,所有人都震撼!

  對于陳璞、朱成坤、鱷海而言,太痛苦了,只剩下頭顱在茍延殘喘,當真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事實上,其他闖進場域的人也是如此,全都毛骨悚然!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