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百五十章 風云激蕩

第四百五十章 風云激蕩

  “砰!”

  暗紅色長矛被楚風當作大棍使用,再次輪動起來時,高速橫空,壓的空氣爆炸,打在朱成坤的后頸上,將他抽飛。

  劇痛難忍,脖子有輕微骨裂聲,朱成坤眼前發黑,差點昏厥過去。

  他摔落在草地上,泥土翻涌,沖擊出一個大坑。

  他毛骨悚然,落入這片場域中毫無還手之力,甚至都看不到對手,被壓著打,讓他驚怒的同時還有一種恐懼。

  朱成坤認準一個方向,發足狂奔,想要一口氣直接闖出去,因為他曾看到過,楚風擲出的四根黃銅樁圍起來的范圍不大,場域范圍有限。

  他的這種行動落在外面的人眼中則是,繞圈狂奔,在這片地帶畫圓,非常的規則。

  這是鬼打墻的升級版,遮蔽朱成坤的神覺,讓他誤以為可以一路闖出去。

  人們吃驚的同時,還感覺到一股寒意,楚風一個枷鎖境的進化者居然令一個逍遙境的高手這么的狼狽。

  楚風慢悠悠,向前走了幾步,來到那個規則的圓形軌跡近前,等在這里,然后拎著暗紅色長矛慢慢輪動起來。

  朱成坤一路狂奔而至,突破音障,在人們看來他像是自己朝著那條暗紅色金屬大棍撞去。

  砰的一聲,他的面部跟金屬長棍親接觸在一起,直接扭曲,他整個人翻騰而起,摔落出去,在半空中慘叫。

  “啊……”

  太疼了,他覺得自己像是被一頭太古魔驢的蹄子踹在臉上,都快爛掉了。

  朱成坤心中殺意沸騰,但卻無可奈何。

  他是陰九雀的后人,奉圣子朱武雀之命走出終南山的那條星路,為殺楚風而來,結果連那人的寒毛都沒有碰到。

  “是逍遙境的生物太抗揍,還是他的臉太厚實?這樣都能爬起來,看來我得再加把力氣。”楚風自語。

  這種話聽在別人耳中,那可真是神情復雜,一個枷鎖境的進化者修理一位逍遙境的高手,還這么的不滿意。

  朱成坤心中發誓,一旦脫困,必然要找機會將楚風撕裂成兩半,剛才遭受的苦楚要讓他十倍償還。

  這時他渾身冒黑霧,伴著火光,整個人憤怒到極點。

  同時,他也在害怕,有些恐懼,因為想到楚風手中還有一枚雪白的手環,可以釋放太陽火精,現在如果給他來一下的話,必死無疑。

  沒有場域的話,他自信能輕易避開金剛琢,出手前他已做好準備。

  朱成坤認為蓬萊那名老者被擊殺,純粹是自找的,身為逍遙境的進化者稍微謹慎一些就不會被襲中。

  可是現在輪到他自己面對,當神秘場域浮現,將他籠罩后,他徹底毛了。

  早先自信能躲避,現在絕對無法避開。

  其他域外降臨者也都注意到這問題,雪白手環中的太陽火精跟場域配合的話簡直是絕殺,有些不好化解。

  朱成坤咬牙,準備服軟,哪怕心中殺機熾盛,也不得不低頭,只要脫離場域范圍,有的是機會斃掉這個土著。

  然而,楚風接下來加重力道,開始狂暴出手,一棍又一棍的砸來,劈頭蓋臉,打的他話都說不出口。

  噗!

  他噴出一口血,這一次抽在他面上的那一棍,將他滿口牙齒都震落,混著血水飛出,話都說不出來了。

  喀嚓!

  接下來,他的右臂骨折,而且是裂成三截。

  “啊……”

  他又慘叫,左膝蓋骨被敲的四裂,直接跪倒。

  “停!”他大吼,憋屈到極點。

  然而,迎接給他的又是一棍,將他的左肩胛骨砸碎,最后四肢都骨折。

  “我認輸,切磋而已,快住手!”他大叫,當場低頭服軟,實在堅持不下去了。

  骨裂的聲音又一次發出,他的脊柱骨斷裂,橫飛出去,一時間起不來了。

  “住手!”這時李青、黎琳等人開口,大聲阻止,再這么下去朱成坤非死在里面不可。

  楚風一揮手,大風呼嘯,將朱成坤送出四根黃銅柱子所在的場域。

  那名生有鱷尾、人形軀體的高手直接發難,他名鱷海,來自鱷龍星,跟陰雀的祖星相距不遠。

  “楚風,你是不是覺得天下無敵了,霸道的過分!”鱷海責難,他像是一頭人形大鱷,滿頭青發,闊口獠牙,冷笑道:“只是搭把手而已,你就要取他性命?渾然不將我等放在眼中,是要開戰嗎?!”

  楚風很淡定,道:“面對對我有殺意的人,我一向不手軟,你是不是也要進場域中給我講一講道理?”

  講什么道理,拳腳還是長矛?

  很多人露出驚容,這位還真是強硬,面對域外逍遙境的高手,壓根就不怵,太隨意與自然了。

  鱷海過去,將朱成坤攙扶起來,回頭冷笑了一聲,暫時沒有接招。

  楚風很自然的向前看去,若非不想跟這群逍遙境的域外生靈徹底翻臉,他剛才就屠掉朱成坤了。

  畢竟,圣子李青一直在說要止戈,楚風也不想當下就撕破臉皮,投桃報李,想給他們面子。

  這時,許多熟人都神色復雜,深感震撼,姜洛神、齊宏林等人都一陣無言,楚風剛才的表現太驚人。

  雖然早就聽說過,他在廬山敢跟一位圣子叫板,滅了他的部眾,但親眼目睹之下,覺得更為心驚。

  其他本土進化者,以及琳公主等元磁仙窟的人,也都心潮起伏,滿是驚容。

  就是李青、黎琳也都不敢小覷楚風了,將他的危險級數提升,這片地帶的都被清理過了,對方居然還能布下場域。

  驀地,楚風抬頭,事實上其他人也都有感,朝著海岸方向望去。

  不知道什么時候,蓬萊島嶼陳家一脈的少主陳盛跑到海邊,這時正從一艘五色大船上帶著兩名老者狂奔而來,穿過紫竹林,眨眼就到近前,帶起猛烈的狂風。

  兩名老者面沉似水,盯著楚風,他們得到消息,一位老兄弟居然被楚風偷襲燒成灰燼,心中殺意沸騰。

  但是,他們很好的克制住,身穿紫衣的老者名為陳璞,強壓下心中殺意與怒焰,平靜開口道:“楚風,我們同為本土進化者,你怎么下的去手?今天我們來這里,原本是先看一看你這個天選之子,想不到你生性這般暴戾,一言不合就殺人,這跟兇魔有什么區別?你太讓我等失望,原本還想接你進蓬萊,讓你接受地球上的一些重要傳承。唉,我們視你為天選之子,你卻恣意踐踏我等尊嚴,殺害我那老兄弟的性命,實在痛哉!”

  他扼腕長嘆,一副痛苦的樣子。

  楚風看著紫衣老者陳璞,又看向陳盛,道:“這是你請來跟我講道理的救兵?直接進場域講吧。”

  陳盛臉色陣青陣白,他聽到講道理三個字就過敏,恨不得生吞活剝楚風。

  另一名老者陳豐開口,道:“痛心啊,你這樣的天選之子讓我們失望,恣意妄為,跟域外的諸位道友開戰也就罷了,還要跟本土人為敵嗎?唉,楚風你太讓我們心痛,原本對你抱有那么大的希望。”他搖頭,一副惋惜的樣子,最后輕嘆道:“我們雖然痛惜與失望,但還是想給你改過的機會,畢竟你還年輕,允許年輕人犯一次錯誤,誰沒有年少輕狂過。跟我們走吧,去蓬萊,認真反省一段時間。”

  他一副慈苦長者的模樣,露出心痛之色。

  楚風雖然不想跟他們多語,但也不容他顛倒黑白,扣大帽子。因為人會盲從,真要讓蓬萊以此說事,大肆傳揚,說不定還真會有人相信,徹底無解他。

  他神色冷淡,開口道:“對外你們是軟腳蝦,不敢硬氣起來。對本土進化者你們卻有天生的優越感,以正統自居,視我等為仆從。一個下人就敢只身上路,驅趕獨角獸馬車去召喚我,不從便要受你們打壓。一直以來都是你們想殺我,現在卻惺惺作態,一副悲天憫人的樣子。明明對我恨得要死,卻還要痛心疾首,一副要挽救我于水火中的姿態。以正統自居的蓬萊,難道所有人都這么虛偽嗎?我寧愿見到一個真小人!”

  陳璞嘆道:“年輕人總是這么沖動,脾氣太暴烈不好,我們真心希望你能悔過,知道自己犯了大錯,改過就是了,走吧,跟我們去蓬萊。”

  楚風面上浮現一縷青氣,感覺這兩個老家伙太無恥與不要臉,虛偽的過分,妄想帶他去蓬萊,肯定是要想挖掘他身上藏著的秘密,一旦壓榨干凈,死無葬身之地。

  “無恥到你們這一步也少見,這么不要臉,你們不覺得羞臊嗎?”楚風面奚落,然后回頭看向陳盛,道:“這是你的兩個爺爺,還是老仆啊,你去給他們調一下這地方的監控,讓他們閉嘴!”

  “你找死!”陳盛恨透楚風,轉身向兩個老者請求,道:“一定要拿下他,審訊完后,我親自幫他挫骨揚灰!”

  “終于撕下自己的遮羞布,惱羞成怒了?來吧,想殺我就動手,實話相告,我今天打算滅你們全部!”

  楚風說到后面,言語霸道,不加掩飾,說出要殺他們的決心。

  “你,豎子狂妄!”陳豐忍受不住,臉色變得陰沉無比,點指楚風。

  陳璞也面色冷漠,一副教訓的口吻,道:“年輕人有沖勁是好事,但過剛易折,你覺得自己場域造詣超凡,就可以為所欲為,天下無敵嗎?要知道,這個世上有很多你不了解的東西,有諸多需要你敬畏的事物與人。既然你執迷不悟,今天老朽就拿下你,讓你看一看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你有多么淺薄無知。”

  楚風平靜問道:“小時候你娘沒告訴過你嗎?你這么虛偽到惡心,她生你的時候都吐了!”

  “豎子,敢辱我!”陳璞勃然大怒,他也受不了,殺氣騰的一下子彌漫開來,再也掩飾不住。

  “終于扒下遮羞布。”楚風嘲諷。

  周圍,無論上本土進化者,還是來自域外的生靈,看向楚風時都一陣無言,但此時也都悚然,全都倒退,他們知道大戰將爆發。

  陳璞與陳豐各自祭出一桿小旗,插在地面,直接讓這片地方的場域波動寂靜下來。

  “場域算什么,年輕人就是太沖動,缺少敬畏之心,容易栽大跟頭!”陳豐淡漠的笑道。

  陳璞也跟進,要拿下楚風。

  不過,他們倒也沒有急于出手。

  這時,遭受重創的朱成坤感受到此地的變化,眼睛頓時射出驚人的光束,他服食下藥劑,已經恢復大半精力,并將斷骨對接上。

  “算我一個,讓我殺他!”他寒聲道,恨透楚風,沒有場域的話,他自信能一把捏死這個土著。

  這時,他化出本體,通體呈黑紅色,很像朱雀,帶著熊熊烈焰,懸在半空中。

  楚風盯著他,越看越感覺像是多日以前那頭懸在地球外面的血紅色兇禽,他早先動用火眼金睛時就有所懷疑了。

  不過,朱成坤通體為黑紅色,陰雀血統更多一些,不像陰九雀那樣紅的鮮艷,在向朱雀轉化。

  “前些天,地球外那頭體形肥大的兇禽跟你什么關系?”楚風問道。

  “我的祖上——陰九雀!”朱成坤答道,但是面色難看,什么叫肥大?那分明是磅礴懾人,體形足有小半個地球那么大。

  他充滿傲意,當年的陰九雀征伐這顆星球,斬殺逆種無數,到了后來那些土著中的婦孺孩童見到陰九雀就顫栗。

  他與朱武雀一同踏上星路,正是沿著陰九雀當年的足跡,走的是同一條路,從終南山殺出,他也要在這顆星球上殺逆種,要復制祖先的輝煌,在此崛起。

  楚風寒聲道:“星空騎士中最血腥殘暴者的后代,你今天就不要想活著離開了,死定了!”

  “哈哈,你這個逆種,納命來!”朱成坤殺氣沖起,冷笑聲刺耳。

  “哈哈……”來自鱷龍星球的鱷海也聞言大笑,道:“土著中的天選之子,你還真是張狂啊。”

  “也算你一個,滾過來吧!”楚風看向他。

  這時,來自域外逍遙境界的高手,先后有一些人露出殺機,雖然沒有動,但是卻瞇起眼睛,彌漫凜冽寒氣。

  因為,這些人中有個別就是星空騎士的后代,還有一些純粹就是想摘掉楚風的頭顱,換圣人銅章,不過因為早先暫時達成“共識”,一直隱忍不好出手。

  楚風掃過蓬萊的人,又看向朱成坤、鱷海等域外強者,十分鎮定,道:“想出手的人盡管上前,來一個我殺一個,來兩個我殺一雙,我不介意在此大開殺戒,不管他有什么身份,敢踏足過來全部血洗個干凈!”

  深刻的領悟到,物極必反,否極泰來,黑暗的盡頭是光明,我突然發現,更新時間一下子正常起來了,就這樣從黑暗輪回中超脫。別打,今天晚上還有兩章呢,不會少章節。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