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百四十章 假子與真子

第四百四十章 假子與真子

  宇文風心情糟糕,他眼中的逆種現在滿面春風,跟一位神子還有圣女相談甚歡,簡直要勾搭在一起。

  同為星路上來客,為某一星球上的佼佼者,那個神子嵇陵還有妖族圣女紀萱完全無視的感受,讓他雙目陰冷。

  他戰敗的副作用顯現出來,這才開始,其他神子、圣女就開始輕慢,不將他當作一回事。

  以后會怎樣?真正神子、圣子爭霸的時代來臨,說不定他會最先被淘汰,這是弱者定律,誰都想踩一腳,撿軟柿子捏。

  想到這里后,宇文風面沉如水,轉身就走,率眾離開折疊空間邊緣地帶。

  楚風見狀,趕緊喊:“散財童子請留步,將那黃毛獅子狗留下,換你侍女活命的機會。”

  這一刻,黃通嚇的魂都要飛出來了,面色發白,這要是被交出去他絕對生不如死,還不如趁現在自殺。

  “圣子,救命啊。”作為一個立志想成為星際獵人的生靈,從來不會一根筋,這種人一向沒什么底線,當場眼淚狂飆,求宇文風不要將他交出去

  “本座不會那么沒信譽,合作時就承諾過,保你性命。”宇文風冷漠地說道,而后他霍的轉身,回頭看向楚風,道:“我的侍女,送你了!”

  說罷,他頭也不回的遠去,瞬間消失。

  “主上!”白清哀鳴,泫然欲泣,她又是恐懼,又是失落,宇文風直接將她拋棄。

  “咱們談一談吧,將你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訴我。”楚風面帶笑意看向她。

  “沒什么好說的。”白清轉過頭,根本不看他,臉色再次冷冽。

  楚風威脅,道:“白鴨子,你已被拋棄,沒必要如此。別逼我出手將你做出烤鴨,老字號的全聚德配方,我可是知道。”

  白清羞憤,她是正宗白天鵝,總是被此人故意說成是鴨子,她寒聲道:“我與你沒什么可說的,一旦我死去,圣子將來會替我報仇,滅你九族,讓你痛不欲生!”

  這女人很強硬,有些不畏死。

  “那你上路吧!”楚風冷漠地說道,對于宇文系人馬他并不需要徹底了解透徹,只知道他們是星空騎士后裔就足夠。

  那群殘忍、無人性的劊子手的后代,如今想要重走祖先的道路,對于他來說,殺無赦,不會有第二種選擇。

  哧!

  楚風手持青銅劍器,斬掉她一條手臂,這是天鵝翅,逼她顯現出原形。

  白清尖叫,被楚風壓制的顯化為一頭白天鵝的樣子,羽毛雪白,很龐大,失去一只翅膀,那里血淋淋,她眼神怨毒無比。

  “可惜,蛤蟆沒在這里。”楚風想到自己那頭坐騎,輕聲一嘆,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這可不是說說。

  楚風原本還真想將她做成烤鴨,大快朵頤,但是,發現有些下不了手。

  不是同情,看她那怨毒的眼神,他可不會憐香惜玉,主要是前一刻她還是人形的,跟人沒什么區別。

  下一刻,他就直接吃掉她,那還真是膈應。

  楚風覺得讓她化出本體,在這里放養兩天,看起來更像野味,說不定就不會有心理陰影,但是他還要立刻去龍虎山,立時沒了心情。

  噗!

  最終,楚風給了她一個痛快,一劍梟首,直接斬殺,就不再理會。

  這一役徹底落下帷幕,無論是紀萱、嵇陵,還是其他人,各方人馬莫不震撼,來自星空的圣子宇文風大敗,這顛覆很多人的觀念。

  毫無疑問,這一戰影響巨大!

  一位原住民依靠自身之力將圣子級別人物打的灰頭土臉,不得不遁入折疊空間深處,無臉見人,這將成為一股風暴。

  現階段誰在面對土著中的這位天選之子都得掂量一番,真要為敵的話,很有可能會成為宇文風第二。

  尤其是,人們想到他此前在嶗山還曾大肆出手,生生將一位進化皇朝的天縱皇子趕走,這有些驚人。

  早先有傳聞,大齊皇子齊宇之所以退走,是因為另有他人出手,人們不太傾向于是楚風所為。

  現在看來,他有那種實力與手段!

  楚風在離開前,不斷布置,將宇文風所在星路的折疊空間外部區域的廬山場域全面改進,逐步激活。

  他確信,這條星路上的人想要出來,付出的代價比以前更大!

  名山主峰的場域他如今還很難去觸碰,但是這片地帶的上古痕跡他能簡單駕馭,甚至修正。

  神子嵇陵、妖族圣女紀萱親眼目睹,都倒吸冷氣,這個楚風真是夠狠,這是要堵死宇文風的路!

  當前這個階段,各方神子、圣女都得嚴肅面對土著中的這位天選之子,一旦得罪他,想跨界可能會很難!

  沒看到宇文風與嶗山那位皇子的下場嗎?前車之簽!

  一股暗流,一股巨大的風暴在醞釀,楚風成為圣子級人物要考慮的麻煩人物,誰都不敢輕易得罪。

  甚至各方都得拉攏,他的場域天賦有些逆天!

  楚風迤迤然離開,一路跟進廬山的那些降臨者全都發毛,對他敬畏無比,快速讓路。

  外太空,楊宣、胡傾城、晴嵐三人都心潮起伏,被楚風的手段驚的不輕,十分震撼。

  事已至此,楊宣懷疑,自己無意間造就的天選之子可能是真的,這個楚風太厲害了!

  然而,晴嵐反倒搖頭,道:“此前,我覺得他多半就是天選之子,不然何以讓你們屢次跳腳,可現在我反倒有點不確信了,我懷疑他是假子,是為掩飾真子而存在,保護真正的天選之子。”

  他的這種觀點,很新奇,但是聯想到史冊中的一些記載,想到那些舊事,楊宣與胡傾城倒吸冷氣。

  的確,在古代這種事發生不止一起,假子擾亂人們的視線,而當真子出世時,天下風云起,大動蕩,集合所有資源、造化于一身,其崛起之猛烈,讓人驚駭,根本不可阻擋。

  但凡有假子的時代,一定會非常恐怖,因為那種時期的真子將爆發出震撼一個時代的光芒。

  “這……非常有可能!”楊宣寒毛倒豎。

  他想到這顆星球的輝煌,曾經排名第十一啊,它沉寂無數歲月,如今開始復蘇,必然要造就出天崩地裂之洪流大勢。

  各方神子、圣女趕到這里,不就是想借這洪流大勢中嘛,在此修煉一年抵得上其他地帶十年百年!

  “絕對有假子!”胡傾城也做出這種判斷。

  甚至,他們已經窺視到,現在被擺在明面上的楚風,就是一枚假子,用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一時間,他們發毛,等真子出來時,會多么的恐怖?!

  “嗯,據傳,地球上有一座混沌能量塔,那是無上傳承,讓前十大星球都覬覦,但已經徹底消失。那多半是為真子準備的,這個楚風場域造詣驚人,目前看來,是為守護真子而生。”

  “是,有種說法,場域研究者無法繼承那個道統,只能為其服務。”

  楊宣與晴嵐談及一些禁忌話題,那是他們祖上圣人私下談論的事,他們曾聽到一鱗半爪。

  “這樣看來,真子的確在暗中呢。”胡傾城凜然。

  三人神色凝重,他們覺得,各路神子、圣女到最后多半占不到一點便宜,與那混沌能量塔傳承無緣。

  廬山,楚風向外走。

  “大姨子,謝謝啊,你這袈裟真不錯,回頭我去看你妹妹!”

  楚風仰頭看著虛空,一本正經地說道,他覺得那女人說不定正在窺視。

  外太空,三人的討論戛然而止,胡傾城的臉色黑了下來,說起來她真的很心疼,那袈裟可是了不起的秘寶。

  “大舅哥,你這青銅劍器馬馬虎虎,除了堅固與結實,目前看不出什么名堂。”楚風這些話一出,也讓他楊宣面孔難看。

  接下來,廬山內的人們看到奇景,神光一道又一道從天而降,貫通向楚風,而他則老神在在,哼著歌向外走去。

  別說其他人,就是神子嵇陵、妖族圣女紀萱都目瞪口呆,琳公主更是震撼到到心中發顫。

  人們進一步相信,這肯定就是天選之子!

  尤其是看楚風那樣子,太淡定了,像是習以為常,對那些異象都不在乎。

  域外,楊宣與胡傾城羞愧,終于罷手,他們又破戒了。

  不遠處晴嵐臉色難看,正在警告他們,道:“被人知道的話,我們三人會很慘。你們無法改變什么,但卻擾亂各星路神子、圣女的判斷!”

  這時,楊宣遍體生寒,有些不確信,低語道:“我現在有些發毛,你們說我會不會是被這顆星球的意志影響,才做出早先的那些舉動?一切都是為了推出假子!”

  “有可能,我……想離開這里!”

  ……

  楚風走出廬山,而后駕馭翠綠竹筏,這才剛啟程而已,前方就傳來呼喝聲。

  “楚風,我看你向哪里逃,陳盛在此!”

  天邊浮現一座戰船,蓬萊陳家一脈的少主出現,帶著冷冽之色,在他的身邊跟著幾名高手,都殺氣騰騰。

  廬山近前,一群降臨者神色古怪,楚魔王才剛剛大發神威,就有人找上門來?

  隨后,他們想到了什么,山中的事剛發生,還沒有傳播出去,這倒霉的陳家子還不知道,現在這是活膩了!

  “呵呵……楚風你再逃啊!”陳盛森然無比,他帶人堵在這里,要截殺楚風。

  因為,不久前他得到消息,楚風進廬山了,他立時召集人馬,親自來圍獵。

  “少主快逃!”就在這時,一頭禽王喝道,焦急喝吼,它比楚風先行從廬山中出來,已經迎上陳盛。

  “嗯?”陳盛不解。

  “楚風逆天了,他在廬山只身殺的一位圣子部眾大敗,血流成河,趕緊逃!”

  “什么?”陳盛聽聞后面色發白,身體都在搖動,這個結果讓他難以接受,但他倒也果斷,喝道:“逃,快逃!”

  而這個時候,楚風目光冷冽,直接從遠空開始撲殺,背后一對能量光翼展開,風馳電掣而來。

  大船瘋狂逃亡,劃破天宇。

  眾人都無言,氣勢洶洶而來的陳家少主得悉情況后,居然這么的狼狽,開始大逃亡。

  “追上來了,趕緊進行虛空跳躍,回到蓬萊所在的海域!”陳家少主陳盛尖聲喊道,真的又驚又懼。

  “戰船殘破,不見得能成功,才從遺跡中清理出來,有很多問題。”戰船上的一位老人焦慮的喊道。

  “管不了那么多,快!”陳盛怒道。

  嗡!

  最后,虛空輕顫,整條戰船模糊,即將消失在一片朦朧的地帶,那里若泥沼,又如門戶。

  楚風大怒,眼看追上,那戰船就要消失。

  他想也不想,取出一支骨箭,正是從白清身上搜羅出來的三支箭羽之一,放在大雷音弓弦上,快速射出,瞄準陳盛。

  噗!

  最終,一團光芒綻放,陳盛慘叫,他極力躲避,但是最終一條手臂徹底炸開,化作血霧,并且戰船出現一個大窟窿。

  那里一片動蕩后,戰船終究是消失。

  四野寂靜,楚大魔王太兇殘,驚呆所有人馬,連蓬萊陳家一脈的少主,說射殺就射殺,太強勢了,現在誰還能制衡他?

  不過,也有人暗自冷笑。

  “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

  “看他花團錦簇,燦爛奪目,更有可能是盛極而衰的前兆。”

  一些人帶著惡意,面色冷冽。

  不過,絕大多數人都在驚嘆,一致認為楚風大魔王正式崛起,短期內無人可撼動其地位,將高歌猛進。

  消息傳到外界,各方大勢力都震動。

  “擊敗一部圣子人馬?楚魔王終于將他的魔爪伸向外星人!”

  “這很楚風!”

  ……

  一些普通人,一些財閥,一些熟人先后進行不同的評價。

  楚風沒有理會這些,他已經接近龍虎山。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