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百三十八章 場域狂潮

第四百三十八章 場域狂潮

  楚風向前邁步,一臉鄭重之色,像是立時要跨界般,這讓折疊空間中的一群人都頗為緊張,在期待那一刻。

  隨著他突然止步,宇文風、白清等人的心居然也跟著忽然懸了起來。

  見他在皺眉,停在那里,宇文風瞳孔收縮,而后他知道落了下乘,堂堂域外圣子怎能因一人的行動而喜怒哀樂,失了分寸?!

  但是,他就是不忿,心中的火氣越來越盛,主要是今天尊嚴被人一再踐踏,屢次吃癟,幾乎要怒焰焚體。

  “你這逆種,到頭來還是沒膽,嘴上無敵,可就是不敢付諸行動!”白清氣壞,以為他又在忽悠。

  楚風霍的抬頭,神色凝重,道:“閉嘴,真正無膽的是你們,爾等怎么不敢出來?!”

  隨后,他一臉鄭重,問道:“你曾說過,只要我跨界進入折疊空間中,就改認為我主上,是否如此?”

  當聽他這樣詢問,白清想都沒有想,立時尖聲道:“自然,就怕你沒有膽魄,這輩子都不敢跨足一步。”

  “好,我這就去擒殺爾等,讓你們看一看什么叫氣吞天地,霸絕寰宇,殺你們全部!你們這群孬種,連跨界都不敢,也配稱什么星空騎士?連一往無前都做不到,我看應該叫無臉騎士!還有宇文風你也配稱圣子?有什么資格,我覺得你現在還只是圣孫子!”

  楚風一頓奚落,簡直要把宇文風憋出內傷!

  他的祖上昔日曾經征伐這顆星球,斬殺逆種無數,腳下流血漂櫓,尸骨無邊,因此而獲取大機緣,最終逆天成圣。

  而他還沒有走出星路,就一而再的被一位土著折辱,這樣對比太明顯,他簡直窩火到極致。

  他曾揚言,要重走祖上的路,征伐這顆星球,無情地斬殺逆種,在這里筑下成圣根基!

  現在,他簡直名譽掃地,都是拜那土著所賜!

  “你你你……”白清點指楚風,臉色鐵青,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都給我退后,本王要殺進去,戰場地方太小的話放不開手腳,一會兒斬殺你們全部!”楚風喝道,讓他們騰出地盤來,他渾身殺氣騰騰,完全是一副要大開殺戒的樣子。

  附近,所有人都愕然,這個土著要來真的?占完便宜沒有逃跑,還真想闖進去?

  在不少人看來,他這是不知死活,自我膨脹的過分,真要敢貿然殺進折疊空間中,保證被殺個形神俱滅!

  在楚風嚴厲的喝斥下,宇文風與白清捏著鼻子忍了,一再倒退,留下一片浩大的戰場,看他是否真的敢進來。

  只要他敢踏足,宇文風發誓,讓他生不如死,讓他后悔來到這個世上,飽受血腥折磨,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砰!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楚風動了,他真的踏足折疊空間中,徑直闖進。

  “好,你有種!”宇文風斷喝,深感意外,寒聲道:“過來一戰!”

  他的手在略微顫抖,那是激動的,還有興奮,隱忍多時終于可以對這個逆種出擊,要讓他哀嚎,后悔活在這個世間!

  白清震驚,怎么也沒有想到,楚風居然真的來送死,這么的不知天高地厚,不知死活。

  神子嵇陵、妖族圣女紀萱也都愕然,簡直難以置信,沒有料到楚風這么的不智,這完全是在自絕生路。

  琳公主發呆,她覺得楚風這無異于自殺!

  然而,眾人的表情還沒有徹底穩定下來時,楚風接下來的一個動作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他一步邁進去,第二步就便嗖的一聲退了回來,而且退的格外遠,簡直就像是一只成精的泥鰍般滑溜。

  什么情況?

  所有人都不解,不是聲勢浩大,氣吞山河嗎,怎么他又這么沒骨氣的逃出來了?

  這是臨陣膽怯,徹底恐懼了嗎?

  直到楚風正氣凜然,一本正經的斷喝,眾人才明白什么情況,頓時全都石化,一副活見鬼的樣子。

  “白清,還不快過來認主,本座剛才已經進入折疊空間中,過來履行諾言!”他一副嚴肅的樣子,好像干了一件多么了不起的大事。

  “¥#@%&……”

  所有人都石化,被他這種姿態驚呆。

  就是孔雀王、九命貓王都張口結舌,暗自嘆道,這臉皮得有多厚啊!?

  “我低估他了。”妖族圣女紀萱嘆道,接著又補充,道:“比我想象的還不要臉,確切的說是臉厚心黑,難怪能一直活蹦亂跳。”

  至于折疊空間中,白清經歷過不解、愕然后,勃然大怒,這真是欺人太甚。她想詛咒,這個逆種興師動眾,就是為了消遣她?

  “白清,你要食言嗎,還不過來見禮!”楚風在遠處喊道。

  “我@#¥……”白清發飆,臟話都飆出來了,尖聲呵斥個沒完,并且她沖到折疊空間邊緣,盡情施展秘術,遠距離攻擊。

  事實上,一群鐵血騎士的眼睛也都紅了,發瘋般來到邊緣,狂轟濫炸,恨不得直接打爆楚風。

  然而,距離實在太遠,根本無用!

  在他們看來,這個土著太不要臉,完全是在戲弄他們,真是豈有此理!

  楚風瞇縫著眼睛,暗自估量,效果真是好的出奇!

  這群人都被激怒,全都來到折疊空間邊緣。

  只有宇文風很沉默,站在折疊空間深處,一動不動,他此時像是一尊石像般,寂靜無聲。

  主要是,他出離憤怒,被他眼中的土著一而再的折騰,真要傳揚出去的話,他還有什么威嚴可言?

  哪怕他接下來馬上殺死這個逆種也于事無補,剛才發生的事情已經無法改變!

  宇文風自恃身份,站在折疊空間深處,一動不動,他認為楚風不會進來,所作所為都是為了羞辱他而已。

  這一刻,他的雙目冷幽幽,近乎空洞,在默默地思量,在考慮以后能可以踏足地球空間時,怎么滅楚風九族,殺到他心中滴血,痛不欲生為止!

  楚風嘴角噙著笑,只是略微有些冷。

  在他原本的預料中,多半要折騰幾次,才能達到這個效果,沒有想到出奇的順利,這才開始就符合他的進攻標準了。

  現在無法估量實力的宇文風在遠處,只有白清還有一群騎士在近前,貼著折疊空間的邊緣,在那里怒吼,恨不得殺出來。

  楚風在準備,眼中精芒隱現,早已將附近的地勢觀察透徹!

  而后,他就要發動了!

  此時,幾乎沒有人相信他會闖進折疊空間,不敢進攻,都認為他是在戲弄宇文風。

  甚至,有人露出不屑之色,認為這樣太輕浮,根本不足以匹配他天選之子的身份,不夠穩重,成不了大事!

  然而,當下一刻來臨時,所有人都睜大眸子,而后驚悚,一個個都震撼!

  楚風動了,狂暴無比,猛烈的如同火山噴發,背負一對光翼,腎氣沸騰,為他提供能量,極速沖向折疊空間。

  太突然了,幾乎沒有人料到,他最后時刻發動,敢以卵擊石!

  當然,這只是人們的錯覺,誤以為這種行動會讓他自身殞落。

  一剎那,就有了結果,楚風身上的袈裟發光,赤霞像汪洋般起伏,他激活這件場域秘寶真正的威勢。

  當然,最為重要的是地下,神光騰起,那是名山蘊含的場域,在復蘇,在被激活,絞殺一切。

  這里可不是別處,而是廬山,天下最負盛名的名山之一!

  在這樣的地帶,場域絕不會缺少,以楚風在月球學成歸來的能力怎么可能感應不到,早已觀察多時!

  再加上火眼金睛在這一刻全面開啟,能看透一切。

  他不僅激活場域,而且額骨發光,還在改寫場域,用精神力瞬間完成符文刻寫的壯舉!

  同時,他身上的空間瓶子內,飛出的磁石不計其數,將前方那片地帶淹沒,這是一場場域狂潮,他發瘋般進攻!

  這一刻,他身上的紅色袈裟抖動,簡直要鋪天蓋地般,跟周圍的場域配合,讓這里殺伐氣滔天!

  轟!

  天崩地裂,折疊空間外圍這里,霞光滔滔,場氣沸騰!

  可以看到,一條又一條神芒交織,縱橫飛舞,將這片地帶化成地獄修羅場,那是能量構建的殺場。

  “啊……”

  一名騎士慘叫,連帶著坐騎當場被撕裂,爆成一團血霧。

  接著,第二名騎士怒吼,整個人被場氣割裂,尸首分離。

  接二連三,就在瞬息間,形勢逆轉,天翻地覆,這里成為屠殺場,血腥一片,地上斷臂殘肢,讓人驚駭欲絕。

  誰都不會想到,變故這么的突然,而且如此的慘烈。

  剛才一群騎士還一個個殺氣騰騰,擁有旺盛的生機,結果轉眼間,死傷一堆,被人屠宰!

  所有人都被驚呆了,寒毛倒豎,這太突然,根本就沒有想到一臉笑嘻嘻的楚風于剎那間轉變,不再輕浮,不再有笑容,而是化成鐵血魔王!

  此時,他是冷血的,冷酷無比,披著袈裟,沖到近前,額骨發光,各種磁石飛舞,淹沒此地,構建一一座又一座進攻場域,殺氣滔天。

  噗!

  有騎士的額骨被洞穿,至死都在駭然,沒有料到會如此。

  砰!

  有騎士被場域絞殺,直接化作爛泥,渾身都被場氣席卷,骨頭都爛掉了,伴著血液四濺。

  ……

  神子嵇陵、妖族圣女紀萱,都震撼莫名,這種血腥的場面讓他們都不寒而栗,居然被欺騙了,這個土著有些恐怖,最后關頭居然發動逆襲,最為關鍵的是,他竟然真的有這種能力,有這樣的手段!

  場域研究者中的天縱人物!

  這他們一致的評價,這種鐵血手段,這么威力強大的場域,不是一般人能夠在剎那間發動的!

  琳公主臉色發白,她震撼的同時,感覺心顫,這還是她所認識的楚風嗎,這簡直是一尊殺神!真的可以跟圣子級人物叫板,她早先的想法大錯特錯,這絕對不是什么可悲的羔羊,而是一尊鐵血魔王。

  “啊……”

  宇文風嚎叫,現場誰也沒有到他反應激烈,眼睛赤紅如血,什么沉穩,什么溫文爾雅,早就跟他不沾邊,他披頭散發,一縱就是數里遠,直接殺到。

  事實上,他比其他人反應更迅速,第一時間馳援。

  他恨不得一巴掌拍爛楚風,活活打爆這個惡棍,這個冷血劊子手,但是他居然被自己的人擋住。

  在他與楚風之間,隔著一群騎士!

  他沒有辦法遠距離發動大招!

  楚風相當的果決,他所依仗的就是場域,雷霆出擊,排列好磁石,而后剎那遠遁,毫不拖泥帶水,非常的果斷。

  當然,最后關頭時,他祭出五色大網,這是早先從宇文風一系人馬手中繳獲的戰利品,現在反過來對付他們!

  哧!

  在他退走時,五色大網覆蓋白清,直接將她拖出“死亡泥沼”,生擒活捉。

  這個女人很不簡單,身上有秘寶,而且不止一件,防御力驚人,沒有第一間死在場域中,現在趁亂被楚風擒下,直接裹帶出來!

  楚風身后,一地斷臂殘肢,血流成河,宛若修羅場,活著的騎士銳減大半。

  而在他的手中,則提著俘虜,一擊遠退,回歸地球空間,站在安全地帶。

  這一役,戰果驚人!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