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百三十七章 我有一個夢想

第四百三十七章 我有一個夢想

  楚風觀察地勢,眼中精芒閃動。

  附近,山上青松翠柏,瑩瑩發出綠霞,瀑布群成片垂掛,頗為壯觀,山中云蒸霞蔚,煞是美麗。

  他移動腳步,不時四處打量,同時更是在窺探來路,目光爍爍。

  人們一怔,而后醒悟過來,這家伙嘴上說的很兇,難道其實要跑路?

  霎時,人們確信,這就是他的風格,臉厚心黑,占完便宜不跑更待何時?!面對一位圣子都不吃虧,確切的說讓宇文風一系人馬灰頭土臉,他足以自傲!

  所有人都無語,打完就跑,太狡詐與滑溜,人們越想越能確定,他即將遠遁。

  折疊空間內,宇文風臉色微黑,他感覺憋屈,堂堂一代圣子級人物,居然在地球被辱,接連吃癟。

  而且他想報復都不行,因為那土著分明要跑路!

  白清也意識到,那逆種其實是要逃,嘴上無敵,實際行動卻這么的猥瑣,占盡好處就要遁走。

  這次他們吃虧大了,死這么多人不說,秘寶黃銅環被擊裂,五色大網更是被那土著搶走,丟人丟器,太難看。

  “逆種,你害怕了嗎?!”天鵝仙子白清嬌喝,一身雪衣,無塵污垢,可白皙的臉上卻帶著幾縷青氣。

  “怕什么?都是手下敗相,我一個人打你們全部,本王已經無敵!”楚風一臉傲然之色,但是眼睛卻在踅摸退路,很謹慎,似是擔心來路有埋伏。

  白清見狀,臉上略為露出焦急之色。

  如果任他離去,百化圣子臉面無光,注定要威名大損,而一旦傳揚出去的話,肯定會被其他圣子、神女輕視,害處極大。

  被認為軟弱的話,以后在爭奪這顆星球上的造化時,說不定就會有其他神子故意壓制,搶其機緣。

  “有種你進來!”白清的俏臉上帶著冷色,一副蔑視的姿態,故意激他。

  “你等著,我馬上就進去,到時候看誰求饒!”楚風大剌剌地說道,但是他依舊在悄然觀看身后地勢。

  “那你快點,別心虛膽怯!”白清眸波流轉,等他接近,然后準備狠辣出手。

  “急什么?多等片刻會死啊!”楚風隨口答道,暗自運轉火眼金睛,要將這片地帶看個透徹。

  現在人們都在狐疑,他是要跑,還是真的準備進折疊空間?

  就在這時有人噗嗤笑出聲,正是妖族圣女紀萱,聽著那兩人的對話感覺頗為好笑。

  一剎那,不少人莫名所以,部分人回思后則露出古怪之色。

  當白清看到周圍人眼神異樣時,她的臉先是通紅,而后無比難看,喝斥道:“逆種,你卑鄙下流,敢占我便宜!”

  楚風一臉無辜之色,他心思都在場域上面,哪里想那么多。

  此時,就是琳公主都低頭,玉容微紅,總感覺那兩人太污,這都什么跟什么啊。

  不過,仔細想來,還是那妖族圣女紀萱太奔放,如果她不笑,沒人會去曲解出什么。

  “殿下,他要逃走了!”這時,一位騎士上前低語,他面孔扭曲,胸中怒焰滾滾。

  原本這些騎士很安靜,有鐵一般的紀律,宛若一尊尊石像般。

  但現在看楚風要離去,他們實在忍不住了。

  他們的同伴接連被殺,星空騎士的尊嚴與榮耀被無情地踐踏,他們都想殺那個土著,不想放他離開!

  “嗯,我去入廁,你們等我,去去就回。”這時,楚風突然開口。

  眾人石化!

  沒聽錯吧?這是什么爛理由,身為進化者,能矜持點嗎?

  顯然,眾人一致認為,他是故意的,就是明目張膽的跑路,在羞辱百化圣子宇文風。

  事實上,楚風就是在挑逗,激那些人出來,有天然的地利優勢為什么不用?真要有鐵騎怒火填膺沖出來的話,他非常樂意。

  此時別說他人,就是宇文風自己都受不了,被這個逆種一而再的挑釁威嚴,恨不得一腳踩死他!

  “殿下,讓我去吧!”

  “主上,我去出手殺了他。”

  有幾人執意要出戰,寧愿廢掉部分修為,使自己跌落到枷鎖境界,也要闖出去誅殺楚風,鏟滅那逆種。

  當然,他們也明言,得有強大的秘寶才行,畢竟那土著的袈裟太詭異,有小無敵的態勢。

  “好,去吧,賜寶!”宇文風點頭,他承認被激怒,恨不得立刻宰掉那土著,一時一刻也不想耽擱下去。

  不然的話,如果是在平日,他根本不會同意幾名騎士的請求,這些人培養起來不易,體內已經埋下成為星空騎士的種子。

  白清俏臉冷冽,她按照吩咐,準備好了幾件超凡秘寶,一旦有人成功跨界,她會立時送過去。

  楚風雖然在退,但是卻時刻關注折疊空間,他火眼金睛自然看的清楚,頓時喜悅,成功刺激的一些人要冒險出來。

  一剎那,四位騎士各自騎著黃金豹,向外奔來,氣勢如虹。

  果然,場域浮現,地球上的莫名規則運轉,開始全面壓制他們,要將他們磨滅。

  “吼……”

  四人大吼,他們坐下那生有金色鱗片的巨豹也都在各自嘶吼,震動廬山,讓很多人駭然與吃驚。

  這原本是逍遙境的生靈,現在自斬道行,怒闖地球空間,要跨界出來。

  哪怕許多掙脫出名山星路束縛的降臨者在外面觀看都跟著緊張,他們親身經歷過,感同身受,知道這是最危險與可怕的事。

  砰砰!

  一息間,接連兩名騎士炸開,化成兩團火光,連哼都沒有哼出來,直接形神俱滅,連帶他們的坐騎也如此。

  宇文風臉色鐵青,心疼不已。

  剩下兩人哀嚎,坐騎咆哮,帶著火光,竟沖了出來。

  “接秘寶!”白清喝道,她快速投擲,送上相應的兵器,讓他們去殺楚風。

  不過,這兩人還不算徹底安全,身上還有部分場域紋絡覆蓋,但若無意外的話,應該可以成功脫困。

  然而,楚風像是一只狩獵的猛虎,早已守候多時,此時披著袈裟,周身綻放赤霞,化成一道紅色的閃電沖了過去,凌厲出手。

  “彌陀佛!”

  他一邊雷霆出擊,一邊終于念了一聲佛號。

  但是,聽在宇文風一系人馬耳中,卻一點也不神圣與美好,簡直是來自地獄的魔音,攜帶來大恐怖。

  轟!

  楚風身上的紅色袈裟抖動,上面的金線綻放出成片的紋絡,交織在一起,向前壓制,激活名山原本就存在的場域,讓兩名騎士身上暗淡下去的火光直接爆發,再次鼎盛。

  “啊……”

  兩人慘叫,連同坐騎一起被焚成灰燼,景象可怕。

  同時,兩件秘寶也毀掉。

  楚風看的肉痛,暗嘆太可惜!

  四野靜悄悄,所有人都被驚呆了。

  “啊……”白清尖叫,實在受不了,簡直要發瘋,四名逍遙境的騎士全部折殞,原本兩人都要成功了,結果被那土著強行干擾,導致他們覆滅。

  宇文風握緊拳頭,雙目噴火,第一次這么的憤怒,恨不得要血洗這顆星球,他忍不住低聲咆哮。

  在他身邊,那些更加強大的騎士都怒了,目眥欲裂,全都在長嚎,宛若一群嗜血的兇獸,要毀滅一切。

  神子嵇陵怔怔出神,他身邊的老者也在凝視。

  立身在一邊的戚琳則相當的震撼,而后又身體微寒,她覺得小覷楚風了,看著嘻嘻哈哈,太能把握與創造機會,讓一位圣子屢屢難堪。

  但是,她也覺得,除非能正面擊敗宇文風,否則的話楚風處境為更危險,將來會遭遇血腥報復,沒什么好下場。可是,想擊敗一位圣子,那可能嗎?!

  “夠狠,夠果斷,我喜歡!”妖族圣女紀萱笑嘻嘻,威嚴盡斂,很是嫵媚,對楚風開口道:“成為我的追隨者吧!”

  楚風披著袈裟,站在折疊空間前,一副很淡定的樣子,道:“無量天尊!”

  一群人都受不了,佛族招你了嗎?這土著太親近道族了。

  至于聽在宇文風一系人馬耳中,那就更加刺耳了,恨不得立刻將他剁死,大卸八塊!

  直到這時,楚風才回頭,看向妖圣嫡系后人紀萱,道:“我有一個夢想。”

  一群人無語,在這種境地下還一本正經地要談什么夢想,真是夠可以的,不少人都替他臉膛發燒。

  “是什么?”紀萱饒有興趣地問道。

  “狩獵幾名神女、圣女,紅袖添香,起舞吟唱,還有……暖被窩。”他這么臉皮厚,能當砧板用,大剌剌地說出,頓時驚呆所有人。

  這是要逆天嗎?神子嵇陵、琳公主、妖族圣女紀萱都張口結舌。

  “你能滿足嗎?”楚風看向紀萱。

  “去死!”妖族圣女紀萱臉色微紅,她即便再奔放也受不了這個,很想一巴掌拍過去。

  此時,別說其他人,就是被氣到要發瘋的宇文風都臉皮抽搐,至于白清則一臉發懵的樣子。

  戚琳石化,徹底傻在青松下。

  孔雀王、九命貓王面面相覷,感覺跟活見鬼一般,最后不得不嘆,這個楚魔王要逆天,膽子大的嚇人,的確比他們強!

  “楚風,你這無能鼠輩,只是嘴上本事嗎?說一千道一萬你還是膽怯,不敢進來,有種就過來,我一巴掌拍死你!”

  白清瘋狂尖叫,她真不想楚風就這么遠遁,那樣的話讓他們太窩心!

  楚風轉身,頗感興趣的看著他們。

  他當然要進去,不了解圣子級人物的深淺,不知道宇文風這種人到底有多厲害,但是突施辣手,殺些騎士等,他還是有些把握的,真當他白去月球了嗎?

  不過為了戰果最大化,他早先不可能直接一步就進去,就是要不斷挑釁,折騰他們,多殺幾人,事實證明,成果頗豐。

  當然,在宇文風一系人馬的眼中,他無疑是可惡的、卑劣的,甚至覺得,這個土著太賤,讓人恨不得立刻踩死他。

  “嗯,我來了。”楚風說道,向前邁步,嘴角噙著笑,依舊在挑逗眾人心弦,讓他們的情緒激蕩起來。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