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百三十五章 人生寂寞如雪

第四百三十五章 人生寂寞如雪

  廬山深處,所有人一片死寂,居然是這種結果!

  按照古代星空騎士成長方法進行培養的人,經歷過血與火的洗禮,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戰斗經驗豐富,結果被人一劍梟首,人頭滾出去很遠。

  百化圣子如綢緞子般光滑的長發無風自動,柔和的面孔上笑容還在,但是卻多了一種冷意,而他的瞳孔更是冒出瑩瑩光束!

  他有些怒了,先是兩名場域研究者,而后又是他親自培養的鐵騎,竟然先后斃命。

  而且,那個土著還那樣放言,當面叫板,讓他面上無光。

  白清一身衣裙素凈,秀美的面龐上表情凝固,這個結果讓她措手不及,實在太突兀,一名百戰不死的鐵騎就這么被擊殺?

  她銀發齊腰長,身段高挑,氣質頗佳,可現在白皙面孔浮現青氣,臉色非常難看,她覺得這不能忍受,面子掛不住,完全下來不來臺!

  那個土著等于在他們的臉上山扇了一巴掌。

  山峰上,銀瀑落下,濺起大片的水花,云遮霧繞,綻放霞光,蒼松翠柏搖動時傳來陣陣濤聲。

  各方寂靜,沒人說話。

  此時,如果說誰最難受,自然當屬跟楚風對峙的那五名騎士,后悔不迭,剛才他們應該出手才對。

  那時,他們不動如山,自恃超凡,在那名同伴出手時,他們五人都帶著欣賞之色,準備看楚風被擊殺。

  因為,雙方實力差距不小,不在一個進化層次上。

  然而,一剎那就有了結果,是他們的那個同伴被殺,而且是那么的屈辱!

  被楚風生擒活捉,而后一劍掄動起來,直接劈掉腦袋,干凈利落,這像是一個大耳光抽在他們的臉上。

  “殺!”

  一名身穿甲胄騎士躍起,滿臉絡腮胡須,目光兇狠,渾身都爆發青芒,像是一頭蒼鷹擊天,他雙手持一柄與其他身齊高的青金大劍,能量如浪濤般洶涌下來!

  在這厚重而粗大的劍體附近,青氣滾滾,宛若山洪決堤,他以一往無前的氣勢立劈楚風!

  這是一位掙斷十二道枷鎖的騎士,曾經殺人盈野,煞氣極重。

  與此同時,另外四名騎士也動了,各自持著長戟、天戈等,向楚風身上招呼,恨不得立刻將他擊滅。

  同樣的錯誤,他們不想犯第二次,同伴出手,他們自然全力以赴的配合,跟進殺敵!

  然而,這一次楚風的防御力更加驚人,簡直讓人目瞪口呆,在他的身上出現一副銀色甲胄,這是楊珊送他的。

  它早年屬于楊家世子楊宣,銀光湛湛,流轉秘力,守護楚風全身上下。

  與此同時,那張袈裟飄起,宛若鮮紅的江海,波瀾壯闊,在這里上下起伏,去迎擊后面出手的四位騎士。

  那四人的天戈、長戟等都落在袈裟上,如陷泥沼,同時銀色甲胄也在發光,鏗鏘作響,這兩件秘寶太非凡。

  并且,楚風身上一面很小的盾牌早已飛出,散發絢爛光輝,這是胡若仙送給他的,撞向那個正面高高躍起,雙手持大劍立劈而來的騎士。

  火星四濺,锃亮的小盾牌放大,直接擋住一人多高的青金大劍,并將之蕩起很高!

  這幾件秘寶都極其不簡單,屬于圣子、神女級人物所有,自然非凡,現在得到體現。

  嗡!

  楚風手持青銅劍器,再次輪動起來,對著那高高躍起、俯沖下來的騎士斬去,對方的大劍被盾牌震開,門戶大開,簡直對他不設防。

  噗!

  血光濺起,他這一劍橫掃,猛然將這落下的騎士腰斬,上半截與下半截身子分離,噗通兩聲先后墜地。

  “啊……”

  那騎士落地時還未死,生命力頑強,滿地打滾,痛苦哀嚎,哪怕是鐵血騎士也受不了這種酷刑。

  虛空轟鳴,那袈裟抖動,赤霞萬道,蕩開那四人的重型兵器,著實太非凡。

  即便有兩人暗中施展秘技,避開袈裟,發出閃電、口吐劍光,攻擊楚風真身也無效果,被他身上的銀色甲胄瓦解。

  這一次,依舊是在電光石火間就有了結果,楚風將第二位騎士斬斷身體!

  雙方快速橫移,隔開一段距離。

  這時,袈裟飄下,鮮紅晶瑩,落在楚風身穿銀色甲胄的身體上,他雙手合什,道:“無量天尊。”

  這聲道號太刺耳,讓一群人都目瞪口呆!

  這個場面著實詭異,楚風身披佛族秘寶,一劍一個,先后斬掉兩大騎士,鎮住所有人。

  就是剩下的四人都沒有繼續進攻,而是將那被腰斬的同伴抱了起來,想要幫他重組身體,臉上青筋浮現,都怨恨到極致。

  后方,百化圣子宇文風一聲輕哼,面沉如水。

  楚風又一次逆襲,當眾折他顏面。

  “逆種!”天鵝仙子白清臉色難看,這種局面真是出乎預料,讓她都跟著面頰火辣辣,很是難受。

  遠處,另外兩條星路上的人一個個都雙目露出精光,凝視戰場中。

  這可真是接二連三,第一次算是僥幸,現在呢?楚風又斬掉一個騎士!

  正在青松下弈棋的年輕神子嵇陵,丟下棋子,看著那片地帶,而那老人也露出異色,審視楚風。

  琳公主鮮紅的唇微張,面上露出愕然之色,她著實被驚住了,楚然居然這么強,連斬掉鐵血騎士?

  這跟她預料的不一樣,楚風不僅沒有“崩盤”,而且很從容,先殺場域研究者,再斬騎士,不曾落敗。

  在她的預估中,楚風根本擋不住,不是被俘受辱,就是被那圣子的部眾擊殘。

  “難道還能更進一步對抗?我不信,他理應沒有資格跟圣子級人物較量,不是一個層次的生靈,差的很遠!”她在自語。

  另一條星路上,妖族圣女紀萱笑了,十分明媚,她坐在如茵綠草上的玉石桌案后,手持玉杯小飲,悠然自得。

  她來頭很大,是妖圣子孫!

  “有點意思,雖然是蠻荒星球上的土著,但終究是一位天選之子,我現在有些期待。”紀萱手持玉杯,酒漿碧綠,跟她的紅唇交相輝映,她笑容燦爛。

  孔雀王、九命貓王神色微變,在他們看來,楚風的確超出預料,讓妖圣嫡系后人都已經感興趣。

  更遠處,獅面人身的黃通略微發毛,縮了縮脖子,他小聲自語道:“楚風,你還是趁早上路吧,明年的今天我肯定會好好祭奠你,別再耽擱時間,這樣有點嚇人。”

  跟著他與楚風來的那一大群人,臉上則滿是復雜之色,深感震驚。

  此時,楚風身披袈裟,寶相莊嚴,一副得道高人的樣子,嚴肅無比,盯著折疊空間中的百化圣子宇文風,道:“孽障,還不過來受死!”

  除卻百化圣子一脈外,其他人都石化,這家伙……一副神棍的樣子,還真將自己當成得道高僧了。

  錯,看他的樣子,在以道人自居。

  真是一片混亂,驚掉一地眼球。

  原本這里一片肅殺,氣氛緊張,可他這么奚落宇文風,頓時將恐怖氣氛沖淡不少。

  “逆種,不知天高地厚,你找死!”白清嬌斥,維護圣子威嚴。

  楚風身披袈裟,大剌剌地開口:“不是我說你們,都是一群水貨,什么圣子,什么星空騎士,全都不夠我剁!”

  宇文風目光冷幽幽,他心中殺意彌漫,真想立刻誅殺這個逆種,一而再的觸碰他的底線。

  在他的身后,折疊空間深處,一群鐵騎則寂靜無聲,有鐵血紀律,都如石像般一動不動,可是目光卻有些懾瘆人,一個個都露出幽幽寒芒。

  楚風的話語,實在戳痛他們的心,居然敢這般奚落他們,無情踐踏星空騎士的榮譽。

  “殺!”

  這個時候,那四名騎士放下被腰斬的同伴,忍無可忍,不需要宇文風、白清吩咐,各自爆發,動用最強殺手锏,殺向楚風。

  其中三人都有坐騎,格外的強大!

  大戰爆發,這關乎尊嚴,相對來說,他們早就不將性命放在心上,這就是星空騎士成長階段的第一要求,無情而不畏死。

  楚風不敢大意,面對拼命的鐵騎,他也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怕一不小心翻船。

  畢竟,單以進化層次而言,他的確差了對方兩三個小境界,這些人已是枷鎖絕巔的生靈,進無可進。

  轟!

  野蠻沖撞,殺氣滔滔,四大高手與三頭坐騎共同出擊,這個地方血氣滾滾,人喊馬嘶,能量沸騰。

  山林爆碎,巖石熔化,紅色巖漿滾滾而涌。

  楚風在認真檢驗身上的幾件秘寶,讓他驚喜,不愧是圣女級人物帶著的東西,都威能超凡,沒有一件是凡物。

  其中,青銅劍器不溫不火,看起來最中規中矩。

  而袈裟則最為神秘,防御力第一,比銀色甲胄還厲害,最讓楚風震驚的是,紅色袈裟上的金線竟然有些許神磁的成分。

  要知道,這可是布置驚天場域的材料。

  他進一步發掘,很快得悉,這袈裟果然不簡單,內蘊場域,就這么一瞬間而已,楚風身上赤霞騰騰,令他威勢大增。

  他都沒有自己布置場域,只是催動袈裟,以場域的知識駕馭而已,就體現出超凡之處。

  這一刻,袈裟包裹著他,忽東忽西,每一擊都如排山倒海般,能量光束滔滔,懾人心魄。

  噗!

  結果,他一擊之下,將一人一騎生生撞的爆碎,而自身被袈裟保護,衣不染血,清凈無垢。

  “你……”在剩下的三名騎士眼中,這一刻他的楚風如同妖孽,有種魔性,紅霞遍體,迅猛無匹。

  噗!

  接著,楚風帶動可怕能量,一劍劈出,將另一人斜肩斬斷,連帶他的坐騎也被腰斬,絕命于此。

  這是屠殺,楚風發現袈裟的秘密后,如同猛虎出閘,霸道而兇猛,已經不可抵擋。

  哧的一聲,他一劍揮出,劍光滔滔,將又一名騎士的頭顱斬落,鮮血沖起很高。

  只剩下最后一人,咆哮著,渾身甲胄發光,手持天戈,向著楚風揮動。

  但這是徒勞的,袈裟光芒一閃,楚風如同在施展“閃電遁”,瞬間移開,接下來一番纏斗后他立劈一劍。

  噗!

  最后一人連帶坐騎,被楚風立劈為兩半。

  至此,六大騎士全滅!

  就是早先被腰斬還未死死去的那人也在剛才的戰斗中被楚風梟首。

  “還有沒有?”楚風手持青銅劍器,只身立于場中,大聲詢問。

  現場寂靜。

  他看著百化圣子宇文風,還有他身后的那群騎士,他抖了抖身上的袈裟,掂了掂手中劍器,嘆道:“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