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百三十四章 逆種

第四百三十四章 逆種

  楚風殺意彌漫,竟被人誘入局中,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黃通給他的印象很好,想不到關鍵時刻坑他。

  “楚兄,的確對不住,但是我也沒有選擇。”黃通開口,一副掏心窩子的樣子,但卻讓楚風越發嫌惡,這個人很可恨。

  黃通接著道:“對于一個有志成為星際獵人的進化者,有時候要克制自己的情緒,為了完成任務,不得不將一些可能成為朋友的土著、蠻人送上斷頭臺。”

  所謂星際獵人,游走于待開發的蠻荒星球間,從事各種見不得光的行動,受雇于人,有時冷血,有時虛偽狡詐,獲取賞金報酬。

  “獅子獸,別讓我逮到你,到時候將你打成狗腦袋!”楚風寒聲道,很少被人坑,一個獅面人身的域外生靈居然將他給蒙騙。

  “唔,隨你怎么想吧,不過等你死后我爭取說到做到,明年我如果還沒有離開這顆蠻荒星球,會到你墳前燒兩張紙,倒上兩瓶美酒,為你祭奠。所以,如今你還是安心去吧,再反抗也無用,你根本不是百化圣子的對手,終究只是一個獵物。”

  黃通慢悠悠地說道,好整以暇,并不覺得蒙騙楚風是什么不對與恥辱的事,反而很有成就感,這就是他的工作。

  在他周圍,一群降臨者都神色復雜,向后倒退,一直覺得這個獅面人太陰險,當初可是非常義氣,幫楚風出頭,聯合眾人去殺蓬萊遺族,結果卻是因為懷有目的性。

  楚風不再搭理他,不愿浪費口舌,等抓住后讓他生不如死。

  前方,云蒸霞蔚,那片地帶是百化圣子所在的折疊空間,目前看不到什么,被云霧與霞光所覆蓋,很朦朧與神圣。

  直到有人邁步,周身罡風激蕩,那里才清晰可見。

  一個年輕的男子,黑發如綢緞子般光亮,垂在腰際,面孔白皙俊美,只是略顯陰柔,比很多女人都要漂亮,雙瞳燦燦。

  “一個逆種成為土著中的天選之子,非常值得獵殺,劫掠你的生命與運道后,不要讓我失望啊。”

  宇文風開口,帶著柔和的笑,哪怕在說殺戮之事,蘊含殘忍之意,他也笑容不減。

  楚風看到他,更聽到他的話語,當時寒毛就炸立起來,逆種這個詞又出現,這是多少年前的稱謂?

  昔日,這顆星球的生靈戰敗,婦孺與老弱四處逃命,星空騎士專門追殺,稱呼成年的男子等為逆種,血腥鎮壓與屠戮。

  那是一段黑暗與血腥的歷史!

  楚風曾在月球親眼目睹那一幕幕舊事,當時就覺得頭皮發麻,胸腔內怒血沸騰,那群鐵騎太可惡。

  時隔漫長歲月,在當世竟也有人這么稱呼他為逆種,直接讓楚風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這刺激了他的心底深處的情緒。

  “你該千刀萬剮,滾出折疊空間來受死!”楚風看著百化圣子,對方立身在折疊空間中,還有段距離呢。

  他清晰的知道,昔年的鐵騎,那群劊子手陰魂不散,還有繼任者,他們的后代中有人直接來到地球上。

  白清一身雪衣,站在宇文風的近前,對外呵斥道:“休得放肆,殿下天命所向,你一個土著如何抵抗?”

  而在宇文風與白清的背后則是一大群騎士,寂靜無聲,透發出冷酷之意,如同一尊又一尊石像。

  “唔,你雖為逆種,但還不值得我親自出手,我親自訓練的星空鐵騎足矣。”宇文風淡淡地說道。

  他從其祖上那里了解到鐵血、冷酷的那群騎士是何等做派,藉此培養,他得到一批強大的部下。

  楚風喝道:“你這個狼心狗肺的圣子,對昔年世間的殘暴舊事向往,這是要為臭名昭著的星空鐵騎招魂嗎?”

  宇文風沒有惱怒,依舊帶著淡笑,他輕輕拍了拍手,道:“將此逆種給我拿下,送到我的近前來。”

  在楚風的身后那片區域,白霧彌漫,一道又一道身影浮現,有人直接騎坐在兇獸身上,一個個散發懾人氣息。

  楚風見到他們的剎那瞳孔收縮,這還真跟他在月球上看到的星空鐵騎很像,連穿著打扮都一樣,甲胄森森,兵器超凡。

  一共有六位騎士出現,帶著鐵血氣息,其中三人更是騎坐在蠻獸身上,連坐騎都跨界成功。

  遠方,跟黃通、楚風一起來的那些人見到后都倒吸冷氣,這六位騎士在迷霧中散發強大的能量波動,不加掩飾,可以讓人感知到他們的實力層次,在當下這個階段,不可戰勝。

  因為,這些都是掙斷十一道、十二道枷鎖的生靈,就連他們的坐騎都如此,在當下的地球上無匹。

  這樣一股人馬跨界過來,可以所向披靡,橫掃土著中的進化者。

  “這已經算是我最弱的部眾,他們中有人為了跨界甚至自廢己身,導致實力大降,這才跨界成功。”

  宇文風這種話讓很多人心顫,心有惶恐,暗自驚嘆,這果然是圣子級人物,部眾最弱的都如此。

  “唔,聽聞你是場域研究者,正好我也有兩名仆從精于此道,也已過去,可以跟你交流。”宇文風帶著淡笑。

  這時,那六名鐵騎的后方,迷霧中浮現身影,傳來話語,道:“不用動手殺逆種,我們用場域在他最擅長的領域滅他。”

  這片地帶之所以騰起白霧,就是他們兩人所為,并遮掩鐵騎氣機,手段超凡。

  這兩名場域研究者十分自信!

  不過,不久前他們與鐵騎都藏身較遠處,見楚風深入后這才迅速趕來,截斷后路。

  不然的話,哪怕他們場域手段了得,在近距離內也瞞不住楚風,更不能在相鄰之地屏蔽楚風的感應。

  許多跟到此地的人都驚悚,一下子就出現兩位場域研究者?這非常了不得,要知道這種人最金貴,比進化者少太多,百化圣子宇文風身邊竟跟著兩位,果然底子厚。

  此時,就是另外兩條星路上的人都露出異色,不禁動容。

  那個與老者對弈的年輕神子級人物,略感意外,稍微抬頭,看向兩位場域研究者,但立時又恢復平淡。

  琳公主心頭怦怦直跳,暗嘆,不愧為域外圣子級人物,楚風身為場域研究者,已經夠驚艷,可是宇文風的追隨者當中就有兩名這樣的人物,怎么比較?

  她搖頭,這根本就是不對稱的力量,土著中的天選之子再怎么厲害也沒有辦法跟也域外圣子、神子媲美,簡直會被碾壓,毫無勝出與活下來的希望可言!

  她略微舒了一口氣,有那么一點愧疚,但終究做出了最正確的選擇,沒有在這種關頭跟楚風牽扯。

  不遠處,另一條星路上,那個妖族圣女笑時嬌艷嫵媚,沒有表情時則很冷艷,帶著煞氣,現在則頗為感興趣,盯著場中。

  孔雀王、九命貓王都帶著恭謹之色,站在一邊,對此女敬畏有加,此時這兩人心頭感嘆,楚風也算了不起,但跟域外生靈比起來還是遠不如,楚風擅長什么?場域,可是百化圣子直接派出兩個這樣的人物,這等陣容簡直是在碾壓!至于提及進化,那就更不能比了,百化圣子身邊最弱的部眾,進化層次都遠超楚風!

  孔雀王、九命貓王彼此相視,覺得所做選擇沒有錯,依附域外強大的圣女、神子等,這步棋走對。

  他們過去也曾很驕傲,非常自信,所以近來做出決定前曾猶豫,糾結很久,但現在心理平衡了。

  白清笑盈盈地開口,道:“場域研究者雖然非凡,都是了不得的人才,但是我家圣子身邊從不缺乏這樣的追隨者,楚風你是否還自傲呢?”

  兩名場域研究者身在迷霧中,面對楚風時毫無壓力,有種優越感。

  在他們看來,一顆沒落的星球,場域這種傳承只有一鱗半爪到邊了,真正的好東西在地下,而今還無人可以發掘。

  再加上此前得到信息,他們判斷楚風絕對不如他們,會被克制死。

  “來吧,場域研究者間的對決開始,我們在你最擅長的領域斬殺你!”

  兩人臉上掛著淡笑,都很篤定那一戰果。

  不過,他們可沒大意,早已在悄然布置,要一舉滅殺楚風,事實上他們占據主場優勢,埋下很多磁石,就等楚風踏進廬山這里送死呢。

  楚風聞言,露出輕蔑之色,嘴角噙著一縷冷淡的笑,他才從月球回來,就有人想用場域對付他?

  這時,百化圣子宇文風開口,道:“唔,記住,我要活的,不要死的,也不要殘的,完整的生擒過來,我有大用。”

  “如你們所愿,場域對決。”楚風開口,輕輕在地上踏了一腳,地下的磁石布置頓時混亂,且他的精神力瞬息間從額頭透發而出,改寫磁體中的符號,完全改變兩人精心準備的場域。

  “那你受死吧!”那兩名場域研究者一起大喝,同時發動,激活引以為傲的地下場域!

  轟!

  一剎那而已,熾烈的光芒騰起,刺目之極。

  兩人臉上帶著笑,但是剎那間驚恐,這可怕的光束不在從楚風近前沖擊,而是在他們的腳下席卷而上。

  “不!”其中一人慘叫,接著當場炸開,下場實在有點凄慘。

  “啊……”另一人則在哀嚎,滿地打滾,因為渾身焚燒,少許太陽火精纏身,撲之不滅,結果很快化作一團灰燼。

  現場寂靜,四野無聲!

  就是就立身不遠處的六名騎士都發懵,哪怕他們實力強大,可也救之不及,根本不知道什么情況。

  楚風開口,不咸不淡,道:“你們來自哪片星域,這是在搞笑嗎?什么場域研究者,一個自爆,一個自焚,這是在表演嗎?有點慘烈啊。”

  他看向百化圣子宇文風,道:“這就是你所謂的強大追隨者,嗯,的確不凡。”

  所有人都動容,驚疑不定。

  琳公主愕然,在那里呆呆出神。

  對弈的神子級年輕人與老者也停止弈棋,露出異色,看向外面。

  妖族圣女則驚訝,她對場域不了解,但自身感應敏銳,覺得古怪。而孔雀王與九命貓王都不解,十分吃驚。

  宇文風近前,他的侍女白清臉色鐵青,玉容上滿是寒霜,對那六名騎士下命令道:“還不出手,將他擒來!”

  “擒我?”楚風奚落,道:“我總覺得你們來的人都是水貨,兩位強大的場域研究者居然自焚與自爆,太可笑,現在想跟我真正大對決,你們就更加不行了,要知道我最擅長的領域可是進化,戰力無敵!”

  眾人聽到,都在腹誹,憑你一個掙斷九道枷鎖的人也好意思說最強大的地方在于進化還有戰力?

  “殺!”

  一名騎士斷喝,快如電芒般直接沖了過來,手中長刀向著楚風劈去,刀光絢爛,割裂山地,草木皆崩碎。

  楚風抬手間,祭出出一張袈裟,鮮紅晶瑩,鑲嵌金線,不僅擋住這可怕的一刀,而且還用袈裟將他裹了回來。

  這袈裟散發赤霞還有黃金紋絡,異常不凡,防御力驚人,破開長刀,還能禁錮人。

  這是胡若仙送他的秘寶,楚風早就試驗過它的威能。

  一剎那,他就生擒活捉一名騎士,他毫不猶豫,另一只手提著青銅劍器,直接輪動起來,噗的一聲,將此騎士的頭顱斬落,骨碌碌滾出去很遠。

  眾人表情凝固,居然是這么一個結局,這才一個照面啊,一位強大的騎士就這么被人劈掉頭顱,干凈利落!

  楚風這時披著袈裟,居然念了一聲道號:“無量天尊!”

  他看向百化圣子宇文風,道“這就是你的追隨者,有自爆的,有自焚的,還有被一刀切菜的,真是形形色色,什么人都有啊。唔,星空騎士啊,的確了不起。”楚風相當不厚道。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