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百二十八章 月球傳承

第四百二十八章 月球傳承

  星空寂靜,什么都沒有了,那漂浮向宇宙邊緣的銅棺,那消失的幾道身影,再也沒有在世間出現。

  最后,這里徹底寂靜。

  楚風站在殿宇中,看著隱去的星空,那里重歸模糊、朦朧,成為石質宮殿的屋頂。

  所有那一切都消失,但楚風的心卻無法靜下來,像是跨過很多年,經歷一段時光旅程,格外的沉重,難以忘記與磨滅。

  “最后一關通過,條件符合,可開啟傳承。”

  就在這時冰冷的聲音不包含任何感情,像是機械性的話語,響在楚風的耳畔,或者說是心中,這是一段精神波。

  這里也有一座能量塔浮現,更為破爛,像是黑科技,一直在關注楚風的一切,他的所思所想,甚至腦電波都被清晰捕捉。

  從血脈到精神,再到一切莫名的指標都被它所清晰感知,認為楚風符合早先的設定標準,可以讓他一試。

  “是否要開啟傳承?”殘破的暗紅能量塔發光,冷漠的詢問,缺少溫暖,像是不知道變通。

  “開啟后,我會順利得到一切嗎?”楚風問道。

  “不,九死一生,但途中每通過一個階段你都可以選擇退出。”暗紅色能量塔答道。

  “開啟!”楚風毫不猶豫的回答。

  “哧!”

  瞬間,殘缺的暗紅色能量塔擊穿一條通道,那像是一條細窄的蟲洞,直接將楚風送了進去。

  他神色嚴肅與鄭重,一步就邁了過去,出現在一片環形大坑中,這依舊像是在月球上,星光黯淡。

  這里寂靜無聲,只有巖石,一排排一列列,雜亂無章的橫陳在前方。

  他走過去的剎那,心頭劇震,因為每一塊石頭上都有符號,那是場域文字,映入眼簾,這就是他想要的東西!

  楚風集中全部精神,不敢錯過一絲一毫,觀察這些像是亙古長存的石塊,記住上面所有的符號。

  不用擔心不識別,期間會有一道精神波繚繞,告知他這些場域符號的意義,有什么用。

  這簡直是一位資深名師,直接傳承,這在過去來說根本不可能,從未有人為楚風講解過,都是他靠實踐摸索出來的。

  生平第一次有人為他傳道授惑,很詳盡的講解,不過速度很快,每當他掃過一塊巖石時那精神波只演示一遍。

  他能記下就記下,記不下也沒有人會為他重復。

  楚風如饑似渴,記下每一塊巖石上的符號,烙印在靈魂深處,懂了就是懂了,讓他精神愉悅,面露微笑。

  有些東西他自己曾經研究過,但一直半懂不懂,沒有通透,現在被人點開一層窗戶紙,徹底理解。

  場域符號各式各樣,真的太多了。

  楚風的速度漸漸變慢,在每一塊巖石前停留的時間越來越長,他在消化吸收,沒有急于銘記下所有。

  不是死記硬背,他是在吃透,徹底弄清楚,時常會發出會心一笑,那是精神在愉悅,發出共鳴。

  最終,一片又一片符號閃耀,楚風從第一塊巖石走到最后一塊,不知道耗去多長時間,感覺都學到手。

  “是否愿意退出。”

  這時,那冷漠的聲音再次響起,暗紅色能量塔全程陪伴,無聲無息在環形大坑中出現。

  顯然,這是第一階段,算是告一段落,楚風有權退出此地。

  “不!”他搖頭,這是起始第一步,他還要一路走下去。

  可是,他有些奇怪,暗紅色能量塔聞言后竟寂靜無聲,不再理會他,沒有問他是否開啟下一道傳承。

  時間流逝,他始終無法進入第二階段。

  楚風疑惑,不禁提問,他已經理解這些巖石上的場域符號,為何還不能上路,怎么不繼續開啟。

  “嗯?”他意識到情況不對,凝視周圍,看向巖石塊,甚至自身躍起,來到地勢較高處,俯視這片地帶。

  “這些巖石……”

  石塊看似雜亂無章,但是仔細凝眸,分明能看出場域雛形,甚至一些巖石組合在一起后構建出奇異的巨型符號。

  楚風心神一震,他剛才所完成的階段,只是有資格退出,但離走向下一階段還遠,還有奧義沒有領悟,不曾觸發。

  這一刻楚風不斷為巖石排序,仔細琢磨,每一次組合出新的場域符號時,都會有精神波響起,再次為他講解。

  這并不是他自己創造,而是結合早先所學的那些符號,徹底悟透那些被傳授的東西,他才能更進一步。

  到了最后,他看到的不光是巖石,還有一股氣,場之氣機,簡稱場氣,按照古代文獻所記載,這是一種玄而又玄的東西。

  唯有理解某些場域到一定程度,才能一眼望去就能感觸到它們,那是一種發光的氣,如絲如縷,綿綿不絕。

  對于一些場域研究者來說,看到場氣,是對他們的最佳肯定,夢寐以求!

  楚風凝視那場氣,一條又一條絲線相連,纏繞不同的石塊,提示有關聯,構建出巨型符號。

  到了最后,隨著他理解加深,放眼望去,這片地帶發光的絲線交織,連綿不絕,像是一片蛛網。

  或許說,更是像是一片星河脈絡,交織在一起。

  當楚風參悟過后,他洞悉這里的各種場域符號,甚至有成熟的模型,構建多種小型模塊。

  有防御型的,有進攻型的……

  楚風推演,銘記在心,他確定再也看不到其他,沒有辦法更進一步領悟出什么,這才停止一切。

  “超額完成第一階段基礎篇,是否走下去,繼續開啟傳承?”那機械般的聲音響起,不過,多少不再那么冰冷了。

  “繼續!”楚風點頭。

  他并不知道超額完成算是一種評價,是一種驚人的肯定!

  在這之前,暗紅色能量塔是給人打星評判的,一星就已經算是通過,五星則為絕佳,堪稱優等傳承者。

  楚風完成這些后,它沒有打星,而是直接以超額完成點評。

  “第一階段你表現卓絕,超額完成一切,鑒于此,第二階段你如果依舊如此驚艷,我不得不提醒,可能會很危險,有性命之憂。”

  暗紅色能量塔語氣放緩,竟多說了一些話,不再冷冰冰。

  楚風一怔,這是對他的肯定,對他的高度評價嗎?直到這時他才注意到,這冷漠無情的能量塔對他有所柔和。

  “謝謝!”

  楚風表示感謝。

  刷的一聲,殘缺的暗紅色能量塔擊穿一條小型蟲洞,將楚風送了進去。

  當楚風從里面邁步走出去后,一瞬間,他血脈僨張,怒發沖冠,渾身都在顫抖。

  這依舊是一片環形大坑,若無意外,還在月球上。

  鐵騎馳騁,一名騎士身著黑金甲胄,獰笑著,手持一桿鐵矛,追逐一群婦孺,向前猛地刺去,噗的一聲,將一名十二三歲的少年挑起,帶起大片的血花,而后猛力一震,那少年慘叫,四分五裂。

  這不就是此前楚風在宮殿中抬頭仰望所看到的畫面嗎,如今竟然還在真實發生?!

  “畜牲!”楚風大喝,目眥欲裂,精神波動激蕩,就這瞬息間,他直接取出金剛琢,就要打出去。

  然而,暗紅色能量塔機械般的聲音再次響起:“以場域殺敵,學以致用,任何情況下都要有一顆冷靜的心!”

  楚風發現,他雖然手持金剛琢,但卻投擲不出去,被禁錮了。

  他剎那清醒,看向四野,地面上有各種磁石,他快速動了,一步邁出,許多磁石跳躍,他掌指如刀,迅速劃刻。

  接著,磁石如雨點,噼里啪啦向前飛去。

  然而,還是有些晚了,一名老婦人被那獰笑著的鐵騎一踏而過,整個人血肉模糊,倒在血泊中。

  這是昔年的舊事,還是真實在發生?楚風感覺身體冰寒,而后又怒血上涌,依靠他手動刻寫磁石,根本不行,趕不上那騎士的速度。

  “烙印!”

  下一刻,楚風的額頭發光,精神化成一道光束凝聚在那里,而后透骨而出,照向地面,他在以精神直接烙印下場域符號進入各種磁石內部。

  接著他一腳踏出,地面上所有磁石躍起,化成流光,飛了出去,截斷那鐵騎去路,將他籠罩。

  而此時,那騎士白森森的牙齒,冷酷的笑容,已經臨近,鐵矛即將觸及一個四五歲的小女孩,只差一點點就將她刺穿。

  她很漂亮,但是小臉蒼白如雪,帶著絕望,還有凄愴,淚眼婆娑,看向遠方倒在血泊中的親人。

  楚風心中發堵,這一幕他仿佛在星空下看到過,這個小女孩的面孔很熟悉,他一躍而起,撲了過去,用脊背對著鐵矛,抱起小女孩翻滾出去。

  后方,那騎士的殘忍的表情凝固,因為這一矛他刺不出去,磁石環繞,發出刺目的光華,擋住了他,并化成小型進攻場域,轟的一聲,將他碾壓,化成一團血霧。

  楚風抱住小女孩,感覺到體溫,她有淚痕,有呼吸,那噙滿淚水的大眼,還有凄然的小臉,是如此的可憐,讓人心痛。

  他震撼莫名!

  這是一個真實的軀體,所有這一切都不是考驗?不是幻境?他的心在顫。

  “大哥哥,謝謝你!”這個小女孩抬頭看向他,柔弱的表達謝意,然后淚水一串一串的滑落,看向遠方死去的親人。

  隨后,她化成一團光雨,從楚風懷抱中消失,那柔弱而帶著感激的聲音光雨中遠去,道:“謝謝……”

  “這……”楚風站起,看著那光雨飄向星空中,他的心也像是要進入浩瀚星海,有些悵然。

  而后,他目光盛烈,盯著遠方,那里鐵騎縱橫馳騁,有一道一道的身影,都是追殺者,都是劊子手。

  很多婦孺在逃難,在族群滅亡之際逃向遠方,幼童無助的哭聲讓人心痛,傷殘老者的佝僂身影讓人心頭發堵。

  “殺!”楚風低吼,像是一頭受傷的野獸,發出哀嚎聲,向前殺去,他想要一戰,全身心的投入進去。

  不過,他并沒有失去冷靜,保持頭腦清醒。

  人喊馬嘶,那群劊子手的笑容太殘忍,手段太血腥,讓楚風血液奔涌,像是回到那個讓人絕望的年代,跟著廝殺,去救那群可憐的人,要打出一條生路!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