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百二十七章 先圣

第四百二十七章 先圣

  老人身體衰敗,瘦弱,頭發枯敗,雙腿全失,手臂也只有一條,一身衣服早已破爛。

  他焚燒殘缺的身體,大吼著,暗淡與渾濁的雙目現在顯現出驚人的光彩,回光返照,點燃最后的熱血,撲向敵人。

  這有些悲壯,明知必死,還要飛蛾撲火!

  “走,你們都要想方設法活下去,活著!”他大吼著。

  他的身體在火光中搖動,想要拖住所有敵人,可是,瞬間被一桿刺目的戰矛刺穿胸膛,只有少許血溢出,因為體內接近干涸,全部點燃。

  “殺!”

  老人不顧身上被刺穿,身體沿著冰冷的矛桿向前滑去,獨臂發光,猛力按向前方,砰的一聲將那強敵擊的四分五裂。

  而且,他身體前沖,帶著那根洞穿自身的戰矛,直接飛起,砰的一聲再次將一位強者打爆。

  然而,敵人太多,強者如林,旁邊一個身穿銀甲的男子一刀向前劈來,斬下老人的頭顱,帶著血斜飛出去。

  “一起死吧!”

  哪怕如此,老人的頭顱也發出一聲精神咆哮,殘身四分五裂,向著四面八方炸開,在刺目的光芒中一些人被擊中,死在這里。

  他的頭顱,他的殘身都算是武器,但最終都消散,就此寂滅。

  “爺爺!”

  遠處,一個十幾歲的少年大叫,眼睛出血,奮不顧身,像是一只小老虎般,赤裸著上身向回殺來。

  他很強,也很有天賦,小小年紀已經有了驚人的實力,但是在面對更為兇悍的敵人時終究還太稚嫩。

  噗!

  他手中的神劍才觸及一位身穿紫銅甲胄的男子,就被對方一刀揮出,震斷劍體,并被斬落下頭顱,少年的身體保持前沖姿勢,一腔熱血噴起,而后頹然倒下。

  “小叔叔!”

  后方,一個四五歲的孩童哭嚎,淚水不斷滾落,使勁掙扎著,想從一個滿身是血的老婦人身邊掙脫出去,他眼睛通紅,早已哭腫。

  此時,他傷心欲絕,放聲大哭:“小叔叔……你不能死啊!我的父親,還有其他叔伯都死了,曾祖父剛才也死了,你們都離開了,我們家只剩下我一個男人了……我不要你們離開我啊!”

  他哭的死去活來,小身軀使勁掙扎著。

  老婦人淚水長流,也在痛哭,但使勁拉住他,快速跟著其他人逃向遠方。

  星路破敗,尸骸累累。

  種族將滅,大逃亡,遠離母星,一幕幕慘劇在上演。

  此時,楚風眼睛都紅了,凝視那片星空,心中有一股怒怨,想要撕裂那蒼穹,沖殺過去跟著戰斗。

  那群追殺者太冷血,連婦孺孩童都不放過,楚風目睹那一幕幕悲劇在上演,有時目眥欲裂,那襁褓中的孩子都被人殘忍對待,被長戟刺穿,而后挑起來,直接甩飛出去。

  “這群畜牲啊!”

  楚風鼻子發酸,眼睛發澀,早已泛紅,恨不得跨過去,參與那一戰。

  “這也太可悲了!”他喃喃道,曾經的舊事,讓人心中發堵,哪怕明知道逝去漫長歲月,還是讓人難以釋懷。

  因為,那些追殺者,那群劊子手,可能都還活著,還在享受他們冷血的榮光,被部族傳頌威名。

  而那些家破人亡逃離母星的老弱病殘,那些孤苦無依的婦孺,他們如今在哪里,有人幸存下來嗎?

  這些舊事讓人為之心中傷痛,那個時期,簡直讓人絕望,看不到出路,族群將滅,不得不大逃亡。

  “看不到出路,敵人遍布星空,都那么強,讓人深深無力。”

  楚風在心中發堵時,也不禁這樣嘆道。

  許多舊事,都是悲劇,讓人看不到希望。

  他就這樣看著,像是正在經歷這一切,在那個絕望年代掙扎,反抗,但是卻找不到出路。

  直到轟的一聲,蒼穹炸開,星空變化,這一切都才結束,或許說是另一種開始。

  幾道身影浮現,頂天立地,壓蓋星辰,他們氣吞天下,矗立在星空中,宛若亙古長存,映照星海。

  此時,就連他們的眸子都比星月還恐怖,張口間就能吞掉星球。

  魁偉的身影,龐大的軀體,半隱在黑暗的宇宙中,唯有目光熾盛,帶著無邊的怒焰還有殺機。

  他們看到老幼婦孺在逃亡,看到鐵騎猙獰地笑著在后追殺。

  砰!

  怒不可遏,忍無可忍,一巴掌向前拍去,那縱橫星路間的追殺者,帶著殘忍笑意的無數鐵騎便被打的崩開,成片的爆碎,連帶著星路蟲洞都炸開!

  “子嗣中的精英還有天驕都被殺了,只剩下老弱婦孺,還不被放過,斬盡殺絕啊!”一人悲語。

  他們來不及援助,因為他們也有敵人,更加強大,動輒就是禁忌秘術!

  就在不久前,他們還在血戰中,還有人死去,艱難殺出來,代價很大。

  這時,一道道偉岸身影邁步,他是場域研究者中的圣師,目光盛烈,手持一根趕星鞭。

  并非尋常意義上的軟鞭,而是如鈍器般,更像是沒有開鋒的劍器,它由很多節組成,圣師持鞭揮動,星光漫天,逆改這片地帶所有蟲洞星路!

  他希望那些老弱病殘,那些婦孺都能逃走,而他們幾人還要進行最后的戰斗。

  “殺我子嗣,滅我族群,我們也去他們的星域大開殺戒,血債血還!”

  幾人看到遠處的敵手,在那星空的盡頭有很多道身影降臨,讓星海顫栗,一個個散發蓋世氣息,無遠不屆!

  大敵來了,幾人直接遠去,圣師手持趕星鞭劃開星空,構建恢宏星路,直接殺向敵人大本營中。

  這是逆天一擊,他手中的趕星鞭一擊,連接彼岸,他們幾人就從這片地帶消失,踏足星空的彼岸。

  “殺!”

  這是一場血戰,在敵人的大本營爆發。

  只是,他們幾人低估了對頭的實力,一剎那,群星顫栗,有些龐大的身影顯化,矗立浩瀚星空中。

  一場血戰,殺伐滔天,到了后來有星球破碎,有圣人殞落,群星暗淡。

  幾人逃走,全都重傷。

  這不是一年兩年的戰斗,而是很多年,他們所過之處星空崩開,不時發生圣殞。

  有一日,圣師帶著幾人停下,他們抬頭看向某一片星海,全都露出悲意,那里不斷大爆炸,星光成片的熄滅。

  那是母星上另外的兩人,屹立在進化領域的最絕巔,可是,在今日他們終究是敗亡了。

  映照諸天!

  那是最強爭霸,是絕代巔峰大對決。

  可惜了,那樣兩個驚才絕艷,傲視古今未來的強者,終究死去了,那里的戰斗已經持續很多年。

  “我們的兩個兄弟,母星上最強的兩人,他們還年輕啊,卻英年早逝,死在了那些人的手里!”圣師悲傷,仰天長嚎,如同受傷的野獸。

  其他幾人也傷感,無聲落淚,到了他們這個層次,早已不知道哭為何物,現在卻黯然神傷,面龐有晶瑩滑落。

  母星上兩名相對來說還算年輕的最強者,就此消逝于世間!

  與此同時,宇宙星海,各方星域皆寂,所有生靈都霍的抬頭!

  映照諸天的強者殞落,諸天萬域有感!

  這一刻,各星球上的祭壇上方,都有星辰投影炸開,有映照諸天的強者崩碎,形神俱滅。

  各地祭壇上,有血液落下。

  這種景象太駭人,震動星空!

  “映照諸天,有無上大人物死去,又一次輝煌的破滅……”

  各地,無數人在震撼,議論紛紛。

  ……

  圣師黯然,他露出真容,竟然也很年輕,正是英姿勃發輕狂時,然而,現在的他,心像是蒼老了一萬年。

  “我們的兩個兄弟死了,在映照諸天的較量中,徹底殞落。接下來,該輪到我們了,或許也將覆滅!”

  他的聲音很低沉,也很感傷,但卻也有種不屈,他猛然抬頭,道:“不過,我還有手段,我是圣師!”

  敵人來的比他們想象的還要快,恐怖無邊。

  “殺!”

  很多身影出現,向前轟來。

  圣師露出他年輕的面孔,手持趕星鞭,連續揮動,這一刻諸天星斗搖顫,竟開始變化,組成浩瀚星辰場域!

  下一刻,星光璀璨,照亮諸天。

  “什么,又一名映照諸天的強者?那顆星球未免太恐怖了,前百強者中,他們要獨占三個名額?!”

  “不是,但勝似映照諸天!”

  一些古老的強者驚嘆,震撼莫名。

  “你……”現場中,有圣殞發生,血染天地,至死都在驚悚,不甘。

  “你怎能有如此偉力?!”另有金身菩薩咆哮。

  “我為圣師,可以為圣人之師,殺!”圣師低吼,滿頭烏黑長發一瞬間雪白,身體像是蒼老無窮年歲。

  他經天緯地,梳理星河,以星球為磁石,布下古來無雙之場域,這一戰最終成為絕響……

  追擊來的人全部覆滅,圣師是否死去很難確定。

  最后關頭,一個滿頭白發的身影,面孔還算英俊,但身體卻已經發出腐朽的氣息,他在笑,時而凄愴,時而燦爛,很復雜,但依舊驕傲,他俯視星空,道:“你們扼殺我們,眼界決定了你們的成就,只盯著一方宇宙池塘,可笑!”

  他揮動趕星鞭,幾具青銅古棺從遙遠之地被召喚而來,浮現在此,他與幾名強者各自躺進一具棺槨,他輕輕揮動場域圣鞭,垂死地他們破開星海,就此消失。

  在很多星域都響起他們的誓言。

  “當有一天,有閃電劃破宇宙星海,那是我的拳光,代表著我已回來!”

  “當星斗列陣,宇宙星海圣花齊綻,那是在為我而笑,我已復蘇,我在歸來!”

  ……

  有人說,他們都死了,最后的誓言也只是為了震懾,想要為逃難的族人,那些婦孺,那些老弱病殘,撐起一片天。

  很多年后,有人按捺不住,開始行動,獵捕那些逃亡的婦孺、殘廢的老兵,更想要擊滅他們的母星。

  那一天,有閃電劃破宇宙星海,有人真的應言歸來,進行一場流血大戰,血染星空,破滅敵方大本營多顆星球。

  不過,他也在這一役中死去,再也沒有站起來。

  那一日后,母星意志又一次復蘇。

  很多年,都沒有人再敢踏足那里,怕遭遇玉石俱焚的攻擊。

  漫長歲月過去,無數的人都已經遺忘那些舊事,而知道昔年至強大戰的人則在懷疑,那幾人還活著嗎,圣師是否還會再出現?他們認為已經死去!

  只是,偶爾有時,個別人在宇宙邊緣,曾看到亙古長存的青銅古棺,漫無目的漂浮,不知始點,不知終點,沿著莫名軌跡迅速遠去,這個時候,世間才再會震顫。

  ……

  楚風站在星空下,他眼睛泛紅,心頭發酸,他知道,那些人多半再也不可能活著出現。

  他在這里,看到他們的落寞,心有無敵身已寂。

  “地球上什么都沒用了,再無庇護,我……要從這里開始,在破敗中崛起,在寂滅中復蘇,我要從地球上打出去!”這是楚風的低語,是他的誓言。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