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百二十三章 神一樣的高調告白

第四百二十三章 神一樣的高調告白

  饒是楚風臉皮堅韌的能當砧板用,現在也臉色微紅,在上百號來自不同生命星球的降臨者的注視下,神一樣高調的追一位超然在上的圣女,著實特么的尷尬。

  這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出的!

  尷尬的何止是他,折疊空間中,來自仙女座的一群高手都石化,現在不能走出去的生靈都是超級高手,他們什么沒經歷過?但就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人,當眾表白強大星球上的天女,這是有意褻瀆,還是瘋了,或者囂張過分?

  一些人相當不忿,你當我們是空氣不存在嗎?再這樣下去是不是要當面搶人?!

  他們神色不善,盯著楚風。這么多降臨者在此,等以后各自回歸時,這事豈不是要傳到各星系,神一樣的高調!

  便是此前的蓬萊遺族陳家少主,一見胡若仙驚為天人,也只是在這里駐足,委婉表達,以幫忙的名義留下,沒敢真個表白。

  胡若仙饒是一向鎮定,面對什么場合都能淺笑,展現絕世風姿,可現在也臉色微燒,相當的尷尬。

  她還真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男人,當眾這般,想干什么?

  她有傾國之姿,見過各種各樣的人,時常會遇到火熱的眼神,都習以為常,哪怕那些人心中再怎么想,表面上也彬彬有禮,都是謙謙君子。

  身為天之驕女,從來沒有遇到這么肆無忌憚的追求者,這是想名動星海嗎?當著各星系的人追求,這得有多不靠譜!

  楚風很想說,這完全是趕鴨子上架,真不能全怪他。

  在湖北境內時,他曾鼓動眾人,大聲喊道,一起去華山追天女,到了這里后被這群人起哄,擠對他,然后……他就做了。

  沖動之下,他覺得沒什么可怯弱,不食言,不就是張嘴說句話的事嗎?

  只是付諸行動后,那可真是神一樣的尷尬。

  黃通等一群彪悍的降臨者一個個張口結舌,這主還真敢說啊,不管是不是放空炮。

  他們都被鎮住,不知道說什么好,場面一度安靜到落針可聞。

  最終,這種尷尬的寧靜還是楚風自己打破的,說都說了,做都做了,還有什么可后悔的。

  尤其是,看到來自蓬萊的白衣男子還跟死狗似的趴在不遠處的地上,他就更加自信。

  連這階下囚都跑到這里來追仙女座的天女,他這個勝利者自然不能怯場,當即走過去,踩著“蓬萊少主”,并再次開口,越說越溜。

  周圍一群人跟見鬼一樣,剛才沖動也就罷了,現在還敢來?

  太外空中,晴嵐目瞪口呆,就這么看著,連他都沒有想到,那土著小子越說越溜,徹底忘我地進入狀態。

  “哈哈……”楊宣則大笑不已,心情舒暢,根本不是他的圣女族妹,而是那個妖女胡傾城的親妹妹。

  胡傾城先是石化在那里,最后才惱羞成怒,瞪向楊宣,道:“你少幸災樂禍!”

  而后她又盯著地面,大罵騙子,色狼!

  她自然能看出,自己那位親妹妹措手不及,晶瑩俏臉都發紅了。

  她頓時大怒,這小子太可惡,胡家人煙視媚行,顛倒眾生,一向是她們控制別人的情緒,焉能如此?!

  她還真擔心她妹妹胡若仙,本應俯瞰星海諸多天驕,別被那小子鎮住,一時不慎發揮不出自身魅力,最可怕的是被忽悠住。

  華山,銀瀑成片,能量化成白霧,瑞禽在空中盤旋。

  然而,這么祥和的景象也驅散不掉折疊空間這里的的詭異氣氛。

  來自不同星系的生靈跟看神一樣在那里一眨不眨的盯著楚風,他們認為這土著兄弟太猛了,長篇大論,現在還沒說完呢

  這是調戲,還是褻瀆,亦或是真想娶神女當媳婦?

  楚風的確不怵,既然都荒唐行事了,那就多說會兒唄。如果讓仙女座的人知道他這種無所謂的心態,保準想打死他。

  當然,現在就想打死他了,這特么真是個土著,忒不講究,行事風格太“奔放”!

  最后,楚風才總結性發言,踩著腳下的白衣年輕人,說這蓬萊少主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哪里有什么資格追神女,他路見不平一腳踹死。

  仙女座的這群大高手總算明白了,這貨跑這里來搗亂其實癥結在蓬萊陳家那脈的少主身上。

  說了半天,折騰這么長時間,這行事奔放的家伙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為了打擊對手,踩著陳家少主逐其鐘意的神女。

  一群人無語,這不就是打擊報復嗎?

  胡若仙終于開口,第一句話就讓楚風老臉通紅。

  “楚兄,你腳下踩的那個男子不是蓬萊陳家一脈的少主。”她聲音柔和。

  此時,不僅楚風,就是黃通等一群曾經出手的降臨者都尷尬的要死,竟然鬧了個大烏龍,打錯人了?!

  楚風松開地上這個白衣男子,注入一縷蘊含生機的能量,將他喚醒,問道:“你是誰?”

  陳承蘇醒后,聽到這個兇徒的問題,當即就想罵娘,你都不認識我是誰,就這么動手?媽的,冤死了!

  他真是氣壞了,但是面對楚風、黃通等人惡狠狠的目光,他又低頭,形勢比人強,落在別人手里反抗不了。

  “我是陳家少主陳盛的書童。”陳承說道。

  “有這么大個的書童嗎?”黃通揪住他衣領子,就要揮拳。

  陳承氣的想詛咒,這么大個怎么了?但他不得不耐著性子解釋,道:“我自幼跟少主一起長大,一直追隨在他身邊。”

  “陳盛呢?”黃通瞪著銅鈴大眼問道,獅面人身,格外兇猛嚇人。

  “主上得到消息,回去處理一些事。”陳承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處理什么事?”楚風問道。

  “去收拾一個不服管教的人,姓楚,很張狂,他激怒了少主。”陳承答道,而他們幾人留在這里負責相助仙女座的人,這是陳盛在示好胡若仙。

  他說完這些話的下場就是,被楚風懲罰蹲在一邊,連頭都不準抬,沒處說理去。

  而后,楚風看向胡若仙,厚著臉皮套近乎,毫不自覺。

  不得不說,胡若仙的確姿容傾城,臉很小,比瓜子臉還秀氣,暗紅色長發光華柔順,一雙大眼睛撲閃,像是會說話般。

  她身材絕佳,凹凸起伏,小蠻腰盈盈一握,身段修長的過分,宛若一條美女蛇。

  一身藍色金屬戰衣并不能遮住全部軀體,修長的腿、潔白的藕臂等都露出大部分,肌膚晶瑩,

  她如果安靜時的確有仙道氣韻,宛若謫仙子。可是一旦笑起來簡直就是一個狐貍精,大眼瞟動,紅唇性感,魅惑無盡。

  楚風很想問她是不是九尾妖狐一脈的?不過沒敢說,他怕那群人跟他拼命,現在就已經一副要打死他的表情。

  “既然是誤會,那就揭過,剛才那些沒什么。”胡若仙微笑道,高挑修長的身段搖曳,天生帶著誘惑,像個妖精。

  “啊,其實我是認真的。”楚風老臉微紅,他擔心說這是戲言,會讓這群人覺得他輕佻隨意,不尊重他們眼中的天女。

  但是這種回應也實在不靠譜,在一些人看來這是找死呢,還是找死呢?!

  “葉瀾幫我送客,我要和楚風兄單獨一談。”胡若仙竟這般開口,驚掉一地下巴,真要留下這個大膽包天的家伙?而且,單獨密語!

  胡若仙瞟了黃通一眼,頓時讓他身體冰寒刺骨,他立刻表態,馬上帶人退走,不敢對抗,那可是仙女座的天女,一旦走出來不說天下無敵也差不多!

  一群降臨者都不敢拂逆,見到這位天之驕女表態,都不用葉瀾送客,一窩蜂的退出華山。

  “用圣文遮蔽天機。”

  清場后,胡若仙命人取出幾卷經書,為圣人手書,已磨去威能,只留祥和神性,但一樣有非凡之處

  嗡的一聲,幾卷經文發光,遮蔽這里,一片祥和,蒙蔽天機。

  楚風沒敢大意,他祭出四根鎖龍樁,哪怕還沒有邁進折疊空間,也得有所防范。

  然后,他們密談。

  外太空,晴嵐、楊宣都很遺憾,因為什么都看不到了。

  胡傾城的表情跟前些日子的楊宣一般,黑著一張臉,很想下界去拍翻那個冒牌貨。

  她瞪向楊宣,道:“都是你多事,導致這一切!”

  楊宣這些天都在上火,無意之舉竟成全那個土著,讓他越發如魚得水,四處招搖撞騙。

  胡傾城在磨牙,她估摸著,她妹妹也會送楚風秘寶,進行拉攏,這……真是可惡啊!

  華山深處,楚風與胡若仙相談甚歡,談及以后的合作,胡若仙說知道幾處圣地遺址,到時候可以共探險,有些傳承疑似未斷絕,神藥、秘技、兵器等都還有留存。

  楚風自然不會白來一趟,最終得到一件秘寶——銀色盾牌,不大,很精巧,但是注入能量后可瞬間放大,堅不可摧。

  “胡仙子你有場域書籍嗎,我目前在這個領域陷入瓶頸,苦無對策,想尋找其他法來破局。”楚風這個厚臉皮的又一次開始自己索要東西。

  胡若仙相當無言,眼前這人從開始見面就一直沒臉沒皮,讓她心中異樣,從沒見過這樣的人,她接觸的圣子、神子,哪個不光彩萬丈,璀璨奪目。

  她心頭一動,取出一副獸皮卷,道:“說起來,有一處地方稱得上場域圣地。”在她那修長手指間,古卷徐徐展開。

  “在哪里?”楚風自然心驚。

  “不在地球上。”胡若仙淺笑間,千嬌百媚,瓜子臉瑩白,大眼勾魂奪魄,蕩人心旌。

  “這有什么用?”楚風失望。

  “距離很近,在月球上。”胡若仙微笑著指向天空。

  “嗯?!”楚風狐疑。

  “知道月球上為什么有那么多環形坑嗎,有些是隕石撞的,還有更多的是布下場域所致。”

  楚風啞然,還能這么解釋?!

  “昔年,地球上曾有場域圣師,這種人物可以規劃天地,梳理星河,以一己之力困殺多位圣人,恐怖無邊。”胡若仙嘆道。

  無論是在哪里,哪怕是在域外最強盛的星球上,場域研究者也很少,就更不要說場域圣師了,那只是傳說。

  事實上,只要是場域研究者,地位就很高,超過同層次的進化者,因為這條路更難走,比進化還要難十倍不止。

  “場域研究者都很驕傲,就是居住地也要與眾不同,所以當年這顆生命星球上的一批強大的場域研究者搬遷到月球之上。”胡若仙道。

  楚風相當服氣,他跟那群前輩狂人相比還差的遠。

  同時,他心中驚異,這個胡若仙這么了解地球,在來之前一定做足功課,不然的話怎么可能知曉,且有獸皮古卷。

  “喏,送你了,我對場域沒興趣,不想走那條路,你若是運氣足夠好,登上月球便可取之。”

  胡若仙說罷,將獸皮卷送出,霞光一閃,飛到楚風的手里,帶著一股如蘭似麝的味道。

  楚風大喜,不就是登上月球嗎,這根本不是事!

  他跟胡若仙又相談片刻,告辭離去。

  外太空,晴嵐輕咦一聲,道:“那小子出來了。”

  當胡傾城看到楚風正在擺弄銀色小盾牌時,頓時不淡定,額頭冒黑線,道:“這個冒牌貨真是可惡,從我妹妹那里騙走一面寶盾!”

  隨后楊宣也黑下臉,因為聽到楚風正在咕噥,對楊珊與胡若仙品頭論足,對比大長腿,分析小蠻腰,提及身材曲線,相當……專業!

  “哎呦喂,這小子還真想獵艷啊。”晴嵐哈哈大笑。

  楊宣與胡傾城的臉色都黑的不能再黑了。

  “走吧,我們去月球看一看能否突破進去,那上面有很多好東西。”楊宣說道。

  這是他們早就商量好的事,因為胡傾城手中有一張星圖,指向月球,他們想試一試看能否登陸。

  “眼不見心不煩,我再也不想看到那小子,去月球的話應該看不到他了。”楊宣說道。

  “嗯,我也不想再看到他,接下來幾天應該可以清凈了!”胡傾城點頭。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