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百零六章 狩獵嶗山

第四百零六章 狩獵嶗山

  晚霞中,林諾依登山,一身白裙將她襯托出一種純凈與出塵的美,平日冷艷的人一旦露出笑容分外嬌艷。

  落日的余暉灑落在她的身上,讓她整個人都帶上淡金光暈,青絲隨風輕揚,美麗面孔染上圣潔的光彩。

  楚風在遠處看著,寂靜無聲。

  靈峰上,穆青雖然身上有傷,而且頗重,但依舊認真而正式地向林諾依行禮,很本分的將自己定位為侍女,她很高興,帶著笑迎接林諾依。

  林諾依關心地問及她的傷勢,送上天神生物最新研制的藥劑,告訴她以當下最頂級異果提取活性物質制成,療效極佳。

  穆青得悉,被裝在水晶瓶中的藍色藥劑目前只提煉成功三瓶,非常稀珍,她露出訝色,她涂抹在傷口上一些后感覺陣陣清涼,效果竟出奇的好。

  楚風看著山上的兩人,他運轉呼吸法后,感知敏銳,能清晰的捕捉到那里的一切,他沉默無聲。

  山上,穆青揚起手,一張碧紗帳遮攏那里,掩去一切,然后她請林諾依入內,那里頓時模糊,兩人消失,就是那碧紗帳也不見了。

  楚風頓時明白,早先麒麟舊巢的人必然隱在這碧紗帳內,那是一件秘寶,屏蔽氣機,所有外人感知不到。

  傍晚,晚霞將盡,殷紅似血,這片地帶很寧靜。

  就是嶗山下那片碧海此時也很平靜,無風無浪,映照著最后的夕陽,帶著暮氣。

  楚風看著那座山,究極呼吸法讓他感知超強,可惜卻被那碧紗帳隔絕。

  此時,他想到昔日的林諾依,印象最深的就是理性,不切實際與沖動等跟她不沾邊,一向很冷靜。

  自然也就見不到她熱烈的一面,至于印象中的美麗以及清冷的氣質反倒排在實際的理性之后。

  楚風回思,自從認識林諾依到現在,她似乎從來沒有失態過,自始至終都那么理性,可以冷靜地做出選擇。

  很久后,已是夜晚,繁星點點,圓月高掛。

  山峰上終于有了動靜,碧紗帳浮現,已然打開,林諾依走出,在月光下周身覆蓋著清輝,看起來出塵而圣潔。

  穆青滿面笑容,哪怕身上有傷,笑起來牽動傷口,她也在表達喜悅,送林諾依下山,一直到山腳下。

  在穆青上山時,楚風如同幽靈一般想要接近,可是最后又止步,麒麟舊巢的今人簡直是陰魂不散,依舊在那里,浮現在叢林中。

  楚風繼續蟄伏,等待獵殺機會!

  獒王曾被那樣羞辱,而劉伯與趙三爺也被這個女人走訪過,楚風不想再讓這個陰柔的女人成為威脅。

  一直到子夜,穆青睜開眼睛,她的傷勢又恢復幾分,但她卻在皺眉。

  現在,她一陣無語,有種表錯感情的錯覺,準備人手靜等魚兒上鉤,結果什么事都沒有發生。

  按照她的猜測,羞辱獒王以后,又故意泄露自身行蹤,必然會被楚風等人惦記上,尤其是她還意外遭遇重創,這種機會那些人怎能錯過?

  結果,無論是大魚還是小魚,一條都沒有來。

  這讓她實在有些不爽。

  就像是收攏拳頭,時刻準備揮出,給敵人重創,結果所見到的只有空氣,白白浪費了力氣與表情。

  穆青很郁悶,她覺得自己多此一舉。

  事實上,來自麒麟舊巢的幾個高手也很不耐,這女人請他們過來相助,信誓旦旦地說要張網捕大魚,結果人呢?!

  如果不是那位天縱皇子的侍女,他們早就發火了,總覺得這這么做是吃飽了撐的,沒事躲在這里數星星,也忒無聊。

  “別放松,說不定有大魚來了,在暗中靜等機會。”

  穆青平淡地說道,事實上,她覺得這樣也不錯,最起碼她可以很安心的養傷,不怕別人來襲擊與干擾。

  想來再有一兩天她就能痊愈,徹底恢復,那個時候就無所謂了,敵人真要來了她自己直接拍死就是!

  黎明前,天地間十分黑暗,穆青再次睜開眸子,雙目燦燦,這一夜就要過去了,這個時候應該是戒備的人較為放松的時刻,如果真有敵襲的話該出現了。

  然而,依舊什么事都沒有,直到天光方亮,東方泛起魚肚白。

  “呵,我真是高估他了,終究是個沒有勇氣的土著,連來這里襲殺都不敢,缺少膽魄,不過是個雜魚而已。”

  穆青淡笑,其實心情很不爽。

  此時,朝霞映照,山中的白霧都被紅日染上光彩,一片暖洋洋。

  她嘆息,這次失算,根本就不會有人來。

  至于來自麒麟舊巢的五人,也都無語,這叫什么事?就這么干守了一晚上!

  他們腹誹,這女人看起來心思不少,但終究是小家子氣,興師動眾設下殺局有什么用?一切都是自作多情,多想了。

  “我要去見皇子殿下,你們也隨我去吧。”穆青開口。

  “好!”

  五名強者點頭,直到這時他們才提起精神,之所以來此就是想跟進化皇朝的人搭上關系,無論在哪里,被稱作進化皇朝的道統都是可怕的大勢力。

  來到靈峰下,向著山脈深處走去,穆青看到不遠處的清泉突然停下,回頭看向幾人,道:“請各位暫且止步,我去梳洗一下。”

  五人露出異色,但還是后退了。

  穆青是女人,而且是皇子身邊的人,現在有重要的事不得不去相見,自然想展現自己較為美好的一面。

  可是,她被燒傷了,美麗的身段上有些部位焦黑,實在有損她的形象,所以她想對著清澈的水澤化妝,補救一番。

  直到這時,楚風才真正動了,靜靜守候一夜,他非常有耐心,終于尋到出手的機會。

  他以超越常人難以想象的靈覺避開所有人,無聲無息在灌木叢中邁步,精神與血肉交融,形神合一。

  他以究極呼吸法,將自深調整到空明的境地。

  朝霞金燦燦,沐浴在身上暖洋洋,穆青來到泉池般,這里很安靜,她開始補妝,希望讓自己足夠的美麗。

  太陽都升起來了,她早已放松警惕。

  這時,楚風突然發難,左掌心一枚雷電符號發光,而且此時他左手還抓著紫金雷電錘,用以增幅閃電的威能!

  什么能快過閃電?

  楚風為了獵殺她,足足等了一晚上,到了這一刻怎能錯過機會,務求一擊必中,擊斷她的軀體。

  第一擊必須要重創她,若是不小心殺死,那也算她倒霉。

  從本心上來說,楚風恨不得直接宰掉她,但曾答應獒王,將機會留給他,讓他去解心結。

  事實上,也正如楚風與獒王所說的那般,這個女人直接殺掉的話,還真有點便宜她,暫時留她殘命最好。

  轟!

  這一刻閃電爆發,雷霆從楚風的掌心噴薄,沿著紫金雷電錘蔓延,傾瀉而出,能量濃郁度高的駭人。

  一道光束,刺目而粗大,轟向穆青的后心。

  清晨她缺少警惕,神經繃緊一夜,現在完全處在放松狀態,怎么也沒有料到會在朝霞燦爛中被人偷襲。

  砰!

  雷霆光柱正好打在她的后心上,讓她大口咳血,身子橫飛而起,遭受劇烈的重創。

  “嗯?!”楚風吃驚,按照他的預測,這個女人應該會被擊斷身體,從胸部炸開才可,可結果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該死,有護心秘寶!”他明白怎么回事了,這個女人的前后胸有莫名寶甲,保住了她。

  早知如此,還不如直接轟擊她的腹部呢,那里本就被燒傷過,肯定能直接擊穿,截斷她的軀體。

  楚風反應迅速,沒有猶豫,整個人撲殺上前,再次出手,揮動紫金雷電錘,轟出一道雷光。

  不過,這女人驚醒過來,不再沒有防備了,強大的神覺開始避險,提前做出反應。

  與此同時,遠處那五名來自麒麟舊巢的高手也聽到動靜,第一時間殺來,一個個如同雷霆,帶著罡風,飛沙走石。

  五人奔行時,山林炸開,整片的森林都被毀掉。

  轟轟轟……

  驚雷震耳,泉池與溪水都被蒸干,楚風狂暴,揮動紫金雷電錘,瞬息間打出多次。

  穆青很強,反應也很迅速,但是自身被太陽火精這種高等能量重創后,還沒有恢復,現在交手吃了大虧。

  尤其是,早先第一擊雖然沒有能洞穿她后心,但畢竟被擊中,讓她身體劇痛、發麻,行動不自然。

  而現在依舊是閃電,攻擊太快了,防不勝防。

  砰!

  她的身上遭遇重擊,爆發雷光,腹部那里險些炸開,熾盛光芒蔓延。

  楚風吃驚,這個女人居然這么強大,又抗住一道雷霆,沒有被擊的爆碎。

  后方,五道身影橫空而來,即將趕到。

  哧!

  楚風除卻揮動紫金雷電錘,爆發雷光外,張口吐出一道劍光,那是肺部養的庚金劍氣,無堅不摧,飛了出去,等同于飛劍。

  噗!

  這一擊終于湊功,削掉穆青的一條手臂,庚金劍氣雪亮,如神虹縱橫,將墜落的手臂絞碎,血光四濺。

  “啊……”

  穆青尖叫,聲音凄厲無比,她驚怒而又恐懼,她是一個美麗的女人,居然丟掉一臂,這根本不能承受。

  “殺了他!”

  穆青披頭散發,大聲尖叫著,沖著那奔來的五人喊道。

  而她自身也在發光,不顧一切的散發能量,要跟楚風拼命。

  楚風眼神冷冽,雙目射出兩道刺目的金虹,那是火焰金睛的妙用,噗噗兩聲,兩道金色光束飛出去,打在穆青身上,讓她鮮血淋淋,身子橫飛。

  轟!

  與此同時,楚風一沖而過,手中紫金雷電錘砸落,轟在她的腹部上,巨大雷光再次綻放。

  噗!

  這一次沒什么懸念,穆青的腹部那里炸開,身子斷為兩截,她凄慘大叫。

  同一時間,庚金劍氣旋轉,將她的下半截軀體絞碎。

  嗖的一聲,楚風消失,沖進山林中。

  “留你殘命,等著看進化皇朝覆滅!”楚風冷幽幽地說道。

  喀嚓一聲,臨去前,他還是忍不住殺機,揮手又是一道閃電,劈中穆青,繚繞她的頭部,直接讓她栽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她的體質強的驚人,因為換作任何一人,經歷楚風這種攻擊,整具身體都要炸開,化成肉泥。

  楚風狂奔,暗自慶幸全力出手,真要是為了留她殘命而有所保留,那說不定就難以重創她了。

  后方,五大高手追殺而至,足有三人掙斷十道枷鎖,另外兩人則是枷鎖九段的高手,這個組合實力驚人。

  然而,楚風遁入山林中時,沒有一路狂逃,關鍵時刻依舊反擊,而且是絕殺。

  在他回身低頭的剎那,脊椎骨發光,一條龍蛇騰起,化成一道金色長矛,能量駭人,向著那幾人飛去。

  砰!

  其中一人掙斷九道枷鎖,此際竟直接被戰矛洞穿,而后整個人炸開。

  “你敢!”

  另外四人大怒,尤其是枷鎖十段的三大高手更是橫空,撲殺而來,其中兩人居然都各自背負雙翼,可以飛行。

  楚風沒有停留,一路狂奔,可是有山體阻擋,他速度受限,最后猛然從海邊一座山上俯沖下去,投入嶗山前方的碧海中!

  “上天入地也要殺你!”

  背負雙翼的兩個強者跟著俯沖進汪洋中,追殺了下去。

  海底,楚風沒有逃,手持金剛琢,靜等他們臨近。

  “死!”

  那兩大高手在海中以精神咆哮,極速逼近楚風。

  轟!

  見到他們臨近,楚風毫無猶豫的祭出金剛琢,這個時候不是為了砸碎兩人,而是牽引出太陽火精。

  轟!

  熾盛的金光騰起,淹沒這片海水。

  而楚風自己則進入玉凈瓶中,駕馭它沖向遠處。

  “啊……”

  兩名生物慘叫,這片海水沸騰。

  海岸的山上,另外兩名高手追到這里后,面面相覷,看到海中能量劇烈波動,沒敢下去。

  很快,楚風極速返回,那里太陽火精散開,一人已經被燒成灰燼,哪怕有海水也不行,還有一人則被燒的只剩下半截身子。

  楚風到了近前,隔著海水一掌拍出,將那茍延殘喘的人打的四分五裂,直接斃命。

  嗖!

  他將金剛琢尋到,收了起來。

  楚風暗暗咋舌,上一次吸收的太陽火精太多了,整片海底到處都是高等階的能量,很長時間都沒有散盡。

  直到半個小時后,這里才寧靜。

  海岸上,剩下那兩名來自麒麟舊巢的高手面面相覷,覺得渾身發冷,因為他們的同伴沒有上來,就此消失。

  兩人略作猶豫,而后轉身就走,再也不肯停留。

  許久后楚風浮出海面,蒸干衣服,他快速上岸。

  他望了一眼嶗山,再次走到山脈中。

  他以超凡的感知能力,躲避過所有人,最終登山,臨近一處安靜的靈峰,崖壁上長有一株銀色古松,旁邊坐落著一座小道觀,林諾依在這里,楚風要與之一見。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