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三百七十九章 一見鐘情

第三百七十九章 一見鐘情

  顛覆!

  無比強烈的顛覆感!

  這跟楚風印象中的那位,身份非常不相符,如果不是真的認出,他根本不敢相信。

  一位絕代大妖,一位在道教都城被鎮壓漫長歲月而不朽的強大進化者,一個與世隔絕才掙脫封印而出的古典麗人,再次相見完全不同!

  她的發絲如綢緞子般光亮,走動時,發絲整體輕顫,發出很亮的光,完美的身段,非常高挑,去掉水晶高跟鞋,僅雪白玉足著地的話也得有一百七十五公分以上。

  斜肩裙,露出雪白的右肩,還有胸部區域上方一塊區域,白皙而晶瑩,而后突出下方驚心動魄的高聳以及動人的曲線。

  群衣腰部很細,十分合體,突出她驚人的纖細腰肢,曼妙動人。

  裙擺下方,僅到大腿處,跟上方的一側的露肩相呼應,裙擺某一側少了一截,在對稱與不對稱的選擇上恰到好處,露出下方一雙筆直而雪白的大長腿。

  顯然,裸露著的雙腿,吸引了很多人的眼球,如同象牙般的雪白細膩,帶著點點光澤,筆直無暇,看起來富有彈性。

  什么傳說中的九頭身,跟她比起來都遜色太多。

  一雙很美的玉足,像是羊脂玉般細膩,趾甲上涂著晶瑩紅色,如果別人這樣,或許會顯得過于艷,而用在她身上卻完全沒有那種感覺,瑩白與亮紅對比,反差與反襯出一種出塵出世的美。

  在她的腳下是一雙水晶高跟鞋,正好將那很雙很小卻完美無瑕雙足全部清晰的呈現出來,瑩瑩而絕艷。

  很明顯,現場這里稍微有點足控的人都失魂落魄,眼睛直了。

  事實上,無論是那嬌小而柔美的雙足,還是那雙雪白的大長腿,亦或是那小蠻腰,僅這下半身都殺傷力十足,現場一些人都不知道該看哪里好。

  她的面孔美到極致,根本挑不出一點瑕疵,長長的睫毛,靈動而又歸于深邃的雙目,挺直的秀鼻,鮮紅的唇很性感,帶著濕潤的光澤,亦有些炫。

  這跟楚風印象中的大妖,那個神秘而強大的女子截然不同,她現在除卻仙氣與優雅外,還有強烈的個性與時尚感。

  楚風一度嚴重懷疑,是否認錯人,古代進化者搖身一變就成為都市女郎?對他的觀感沖擊太強烈。

  云光大廈二十七層,這家餐廳非常有名,無論是美食還是服務都是頂級的,出入的名人很多。

  這些人現在全都失態,許多人失魂落魄,眼睛發直,都在盯著那個女子,對這種美麗震撼而癡迷。

  在過去,無論是楚風,還是大黑牛他們,聽聞什么美色奪人心神時,都嗤之以鼻,認為那是色狼的說法。

  但是現在,大黑牛難以移開目光,東北虎化成的男子也眼睛發直,就是驢王化成的老頭子都眼睛直勾勾。

  他們是強大的進化者,精神意志力過人,尚且如此,更何況是其他人。

  現場一度安靜,落針可聞。

  這個女子的突然到來,實在是引發人們心頭巨大波瀾。

  對于美麗的事物,不分男女老幼,所有人都共同欣賞,就是黃牛都在張著小嘴,哪怕是蛤蟆也都瞠目結舌。

  來自龍虎山的女子,很恬靜,相當的淡然,被眾人共同凝視,她表現鎮定,哪怕過去千百年,重臨紅塵,她依舊十分適應,像是早已習慣如此。

  毫無疑問,在古代時,她就豐姿絕世,走到哪里都是萬眾矚目的焦點。

  片刻后,一些人才陸續驚醒,有人驚呼,有人匆忙進行拍照,想要將這個美麗到近乎夢幻的麗人拍攝下來,留著欣賞。

  更有一些人上前,想要結識。

  哪怕有人認出楚風,見到他在這里,也不顧忌什么,想舍棄他而去和這個女人先打招呼。

  “這下虎腰子能發揮作用了,沒有白補身體。”蛤蟆開口,那可真是相當的破壞意境。

  大黑牛毫不客氣的捶在它頭上一拳,老驢也捅了捅它,提醒它瞎說什么大實話。

  而東北虎更是將它扒拉到后面去,不讓它冒頭,自身則整理襯衣,向前邁步,他自語道:“什么域外的白虎,俗,今天我像是回到了青蔥年少時,一見鐘情!”

  他化成人形后賣相不錯,身材很高,向前踱步,組織語言,道:“這位美麗的仙子,很榮幸能夠與你相遇,相見……”

  就在這時,身材更魁梧的大黑牛將他擠到一邊去,脫掉黑西服,摘掉黑墨鏡,一副黑道大哥的樣子,將西服與墨鏡硬塞進東北虎手里,像是在對拎包的小弟般,相當的拆臺。

  “這位尊貴的女士,你好,我是關谷涵。”他相當的直接,上來就開始自報姓名。

  這是大黑牛取義函谷關,為自己而起的名字,按照他的話說,意境深遠,妙不可言。

  一句問好后,他小聲感嘆,為自己打氣與找理由。

  “我想到了在青青藏高原的舊憶,數百年前那小雨斜飛的春季,我心顫動,看到那出塵絕世的柔和面龐,想到了我青澀而甜蜜的年少時光,今天這種感覺又重現了。”

  東北虎被擠到一邊,鼻子都氣歪了,很不爽,此時聽他小聲叨咕,真心覺得肉麻,直接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啥意思?”蛤蟆不合時宜的插嘴,小聲問道。

  “在數百年前,老牛的是初戀是青藏高原上的一頭青牛。”老驢告知。

  “我靠,一頭母牛也能這么贊美?我寒毛倒豎!這樣拿來對比,不是褻瀆眼前的神女姐姐嗎?”蛤蟆說道,并且挺著大肚子上前,硬跑到大黑牛前面去了。

  “豆芽菜,屁大丁點,添什么亂!”

  “比黃牛還小,一邊玩泥巴去!”

  大黑牛、東北虎聯手,將它扒拉到后面,當然都是用精神傳音,不好直接開口詆毀。

  而后,這兩貨很肉麻,也很扭捏,在那里賣力的恭維。

  這兩人一個比一個不要臉,連一見鐘情這種話都委婉的表達出來了。

  楚風手撫額頭,不忍目睹,很想叫他們兩個為大爺,咱們能別這么作死嗎?!

  事實上,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不少所謂的名人,強大的進化者,都湊上前,不乏財閥中的公子。

  原本,這些人都很怕楚風,比如幾大財閥的嫡系成員,一直擔心楚風找他們麻煩。

  但是現在,這些人都不管不顧,就是先秦研究院曾被楚風險些打死的齊晟,齊宏林的長孫,都陪著笑臉,在這里恭維女子,而將楚風無視。

  云光大廈二七十層,稱得上是眾星捧月,所有人都圍了過來。

  只有個別人,露出狐疑的神色,因為拍攝過后,他們仔細去看照片,發現一片空白什么都沒有留下。

  當然,也有人拍攝下來,是一道朦朧的身影,不能真切顯示,像是被神秘力量隔絕了。

  他們懷疑,是不是自身的拍攝器材出了問題。

  楚風拉了拉大黑牛、東北虎,想帶著他們后退。

  “別拉我,兄弟,我跟你說,老牛我的春天到了,幾百年沒動凡心,一朝間,我覺得自己青春蓬勃,回到了十八歲那一年。”大黑牛回頭說道,而后他更是狐疑,道:“你拉我什么意思,該不會自己也……我可警告你,咱們熟歸熟,兄弟歸兄弟,但這種事沒法讓,各憑本事!”

  東北虎也很直接,義正言辭的對楚風說道:“我覺得,我的第二春來了,兄弟你別攔我,最好也不要和我競爭!”

  楚風很想給他們一人一個大巴掌,暗中用精神傳音,道:“大哥,兩位大爺,那位姐姐你們惹不起,不想死就趕緊跟我走,千萬不要再多說!”

  然而,毛用都沒有,兩人都一致懷疑,并且不屑。

  “兄弟,我們知道你是坑貨,想支走我們?沒門!”在兩人看來,楚風有前科,經常想坑財閥,讓他們都跟著警覺起來了。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預料,那恬淡而絕世驚艷的女子,蓮步裊裊,分開眾人,直接向楚風走去。

  她什么話也沒說,只是揚了揚瑩白而美麗的下巴,示意楚風跟著,便向前方的一個豪華包廂走去。

  楚風頭大如斗,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這位姐姐到底有多強,道教都城中無上重器青皮葫蘆都封不住她,被她生生擊爆。

  別看她舉止優雅,一副時尚麗人的樣子,天知道她那雪白輕靈的美麗身軀中到底蘊含著多么恐怖的能量。

  楚風估摸著,這位一旦發威,可以在剎那間輕易間就抹平一座巨型城市,這還是最為保守的估計。

  見他不動,女子回首,依舊是那么的寧靜,美眸深邃,看了一眼楚風。

  這時,她長長睫毛一顫,美眸眨動,簡直是不分男女老幼,許多人都被這種風姿秒殺,呆呆出神。

  唯有楚風肌體繃緊,如臨大敵,寒毛都倒豎起來了,他依舊記得當日,這位眸子眨動間,掙斷神金鎖鏈,將道教都城的煉妖地都打崩了,上千里土地全面崩塌,大裂縫極速蔓延。

  一群人都對楚風嫉妒羨慕恨,畢竟那女子在示意他一起走,長長的睫毛顫動,對他眨眼睛,區別于眾人對待。

  “老大肯定淪陷了,你們看,他都走不動道了。”好不不死的,杜懷瑾、歐陽青他們應約趕來,正好看到這一幕。

  “是啊,難道是一見鐘情,激動的路都不會走了?!”老驢聞言點頭。

  蛤蟆歐陽風更直接,道:“楚風你太廢了,上啊,跟進,虎腰子白吃了?!”

  大黑牛、東北虎聞言,都黑著一張臉,想揍蛤蟆。

  至于正主楚風自己,則恨不得直接拍死蛤蟆。

  見鬼的一見鐘情!

  楚風初看她時,的確震撼于她的美麗,異常驚艷,但現在嘛,感覺驚魂,到底是逃,還是跟進?

  他自身清楚,當日這個女子脫困前,曾經誘惑眾人去進攻青皮葫蘆,幫她破解外面的場域符號。

  可是,楚風當時采摘外石頭果實,調頭就跑,什么忙都沒有幫,這位該不會是想跟他算一算賬吧?

  最終,楚風還是跟了過去,進入包廂,看起來很老實,跟他平日的風格不相符!

  而這卻導致外面一群人露出殺人般的目光。

  “楚風淪陷了,你們看到沒有,平日間他的嘴巴又貧又賤,可現在都不會說話了,完全是一副小處男的樣子,典型的心生愛慕之情,年少純真啊。”老驢在那里點評。

  去你大爺的!楚風很想沖出來這么大罵。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