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三百六十五章 貪婪

第三百六十五章 貪婪

  楚風心情復雜,這當中就究竟有什么隱情?

  銀盒不大,二十公分長,落在他的手中后光澤內斂,不再熠熠生輝,都說寶物自晦,或許的確如此。

  蛤蟆直接就竄了過來,它對這銀盒更為好奇,因為它是一頭血統至強的神獸,可卻被能量塔拒絕,被告知不符合標準。

  而楚風卻能夠得到銀盒,這讓蛤蟆不忿的同時也深感心驚,迫切想知道銀盒中究竟有什么東西。

  驀地,楚風回頭,看向來路方向。

  那里人影一閃,李蒼河出現,原本老家伙臉上寫滿震驚,但很快又斂去,恢復平靜,眼神異樣。

  楚風著實一驚,李蒼河居然能進來,他是如何做到的?

  “楚兄弟果然是非常人,居然真的開辟出一條安全路徑進來。”李蒼河帶著笑,很有親和力。

  楚風剛完成一次超級進化,神覺異常強悍,感應敏銳,察覺他那一閃而過的貪婪之色。

  “僥幸來到這里,沒有丟掉性命。”楚風說道,他暗自觀察,想知道李蒼河是如何進來的。

  “那是什么?”楚風注意到,一只蟻蟲正在李蒼河手掌上爬動,他恍然,知道問題出現在哪里。

  “我們在外面擔心楚風兄弟有危險,老夫便冒險進來了。”李蒼河說道,大方的取出一個玉盒收起那蟻蟲。

  “能量蟻!”楚風心頭一跳,他心中浮現這三個字,對于場域研究者來說,對一些奇異物種必須得有所涉獵。

  能量蟻,能跟蹤特殊的能量,嗅覺特殊,它早先聞過某種能量氣味后,便可以就此一路追蹤。

  早期,有些場域大師聯手探究妖圣墓,在破解常異常復雜的地勢,嘗試瓦解妖圣葬穴的場域時,彼此間有時依靠能量蟻聯系。

  它有不少妙用,但也很容易被限制住。

  楚風知道自己大意了,沒有想到對方竟帶著能量蟻,若是知道,他可以提前布置一些場域符號,攔截這種生物。

  顯然,李蒼河正是利用能量蟻追尋他走過的路徑,所以才能一路安全進來。

  “這座能量塔還算完整,它當中應該蘊含著進化皇朝的各種秘典,真是一場大造化啊。”李蒼河感嘆,雙目火熱,接著他又看向楚風,道:“楚小兄弟,你是否獲得傳承?”

  “沒有。”楚風搖頭。

  “你手中是何物,能給我看一看嗎?”李蒼河帶著溫和的笑容。

  楚風曾經嘗試打開銀盒,但卻失敗了,這讓他十分詫異,努力多次后他一陣無奈。

  他知道這必然是無價之寶,一個進化皇朝負責保存的東西,根本無需多想,絕對來頭駭人!

  楚風絕不可能將銀盒送給李蒼河,不過他現在確信自己足夠強大,能夠保護好這件神秘器物。

  迅猛進化后,他能看透李蒼河的實力,果然是掙斷第七道枷鎖的強大生物。

  他大方的遞了過去,不怕他貪下。

  “好東西啊,這材質很特殊,像是某種秘金鑄造而成,銀光點點,帶著神圣之力。”李蒼河接到手中贊嘆道。

  很快,他神色一震,道:“這像是某種秘金之母,這簡直……讓人難以置信!”

  李蒼河震撼,手撫銀盒,一遍又一遍摩挲,催動身體中的能量注入進去,頓時讓它璀璨如驕陽。

  “這種材質能鑄造……究極兵器啊!”他的的手都在哆嗦,像是在撫摸無上瑰寶,聲音都在打顫。

  究極兵器,唯有傳承數十上百萬年的無敵道統中才可能養蘊出一件,放眼諸多星球也難覓蹤跡。

  這種東西一出,直接就能打爆一切,毀滅山川萬物,焚海成塵,輕而易舉,擊潰頂級大教,覆滅一域,沒什么難度。

  那種兵器一出誰都攔不住,有些底蘊深厚、積累數十萬年的輝煌門派都可以在一夕間被滅個干凈。

  李蒼河怎能不顫栗?銀盒的材質居然是某種秘金之母,能鑄造究極兵器!

  這盒子當中會是什么?他感覺靈魂都在發抖,這是激動的,更有亢奮與野望,因為在他看來這都將屬于他。

  他嘗試開啟,但也沒有成功。

  很快,李蒼河平靜下來,看向楚風,道:“我進來時,正好看到這個盒子飛到你的手中,還真是奇異。”

  “是,我也覺得古怪。”楚風點頭。

  “你不想告訴我一些事嗎?”李蒼河說道。

  “什么事?”楚風問道。

  李蒼河想了想,確信楚風也不見得知道銀盒的來歷,因為,進來時正好看到他才得手。

  “楚風,你人不錯,很有天賦,加以培養的話未嘗不能成為一代場域大師,但是,時間不允許啊。”李蒼河感慨。

  “你這是什么意思?”楚風問道。

  李蒼河神色淡漠,道:“我的意思是,你這次立大功了,為我獲取到一件神圣古器,我會記住你的好,你就安心的去吧。”

  “你要除掉我?”楚風盯著他,道:“我幫你破解場域,開啟進化皇朝遺跡,你卻想殺我?”

  “你覺得這種逆天瑰寶出世,你還能活著嗎?自己選擇一種死法吧。”李蒼河淡淡地笑道。

  “我不想死!”楚風說道。

  李蒼河翻臉,再也沒有好顏色,道:“蠢貨,如果是開掘到簡單的遺跡也就罷了,這種神藏出世,你還想活?必然殺你滅口!”

  事實上,關于銀盒他要自己留下,根本不會告知元磁仙窟的那批人,這種東西將被他獨占。

  李蒼河眼神冷冽,盯著楚風,在他的心中,這就是一個死人,絕不允許他的出去亂說話。

  “你這忘恩負義的白眼狼!”楚風盯著他,雖然早就知道這個人不是什么善類,不可能共富貴,但這么赤裸裸,還是讓他心中惱怒。

  “年輕人你想多了,你覺得幫我們開啟場域,探索路徑,就是對我等有恩?呵,天真,在我們眼中你就是個仆從,敢不聽從吩咐,立刻斃掉你,早先對你和顏悅色,客客氣氣,不過是為了讓你更聽話,更好的為我們做事!”

  李蒼河撕破臉皮,說話難聽,惡意滿滿。

  “你這只老狗,還真是翻臉就咬人啊。”楚風感嘆。

  “你找死!”李蒼河沉下臉,現在他不需要楚風了,為避免夜長夢多,還是盡早殺人滅口為好。

  他帶著淡笑,略顯冷酷,向前一步一步逼來,道:“原本還想給你一個痛快,你卻一而再的冒犯我,想被恥辱地折磨死嗎?”

  蛤蟆退到一邊,一直都是看戲的姿態。

  李蒼河瞥了它一眼,道:“你這種惡心的爬蟲,也得給我去死,躲到哪里都沒用!”

  蛤蟆被氣的不輕,怒道:“去你親娘二舅他母親的,爺本原本不想罵你,結果你敢招惹我,不知死活的老狗,你一會兒死定了!”

  李蒼河雙目森寒,逼視著它,但最終還是先向楚風出手,身為掙斷第七道枷鎖的生物,他有足夠的信心俯瞰陸地上的所有原住民。

  “一個土著而已,也敢對我不敬!”

  他探出大手,想一把捏爆楚風,眼中盡是冷酷,手段殘暴。

  哧!

  一剎那,楚風的身前沖起一口鮮紅的飛劍,絢爛奪目,狗叫聲不絕于耳,撲向那只大手。

  “汪!汪!汪……”

  就這么片刻間,李蒼河感覺手指頭劇痛,他低頭的剎那,看到五根手指頭都斷掉,墜落在地上,鮮血流淌。

  “啊……”他像是后知后覺,這時才大叫出聲。

  “汪!汪!汪……”狗叫聲密集,那只鮮紅的飛劍亂顫,撲向他的手臂,霞光一閃,將他的小臂截斷,墜落在地。

  “怎么可能?!”李蒼河爆退。

  他真懷疑被狗咬了,有一只恐怖的惡狗撲到近前,撕裂他的手臂,不然怎能如此?

  要知道,那可是一個廢人,在他眼中失去進化能力的楚風,跟廢物沒什么區別。

  李蒼河極速倒退,但是卻快不過飛劍,噗的一聲,再次斬來,在犬吠聲中,他整條右臂齊肩而斷,徹底消失。

  “啊……”

  他痛苦慘叫,劇痛難忍,最為重要的是,心中的挫敗感與震撼,這是一個廢物做的?!

  “你沒有廢,而且實力堪比掙斷七道枷鎖的高手!”李蒼河震驚,面色蒼白,踉蹌倒退,簡直難以相信這個事實,不愿接受。

  “你以為呢?”楚風帶著輕蔑之色,俯視這個對手,他毫不掩飾,強大的氣機外放而出。

  李蒼河如同受傷的野獸般,發出一聲嘶吼,他震怒,太不甘心了,到頭來他殺人滅口不成,要反被人玩死?

  “你給我去死!”他怒吼,竭盡所能祭出一面鏡子,看得出是這一件法兵,有放射性能量物質溢出,就要鎮壓楚風。

  轟!

  就在這時,楚風雙目神光大盛,火眼金睛,射出的兩道光束,全部轟在那面古鏡上,讓它劇烈顫抖。

  噗!

  同時,楚風雙目中飛出的可怕光束,還洞穿李蒼河的身體,讓他血流如注。

  “我宰了你!”李蒼河太不甘心了,手段盡出,拼命催動那面古鏡,而且自身在發光,如同焚燒般,周身能量沸騰,想要玉石俱焚。

  但是,楚風的雙目太奇詭,嗖嗖飛出幾道光束,神能駭人!

  李蒼河那面古鏡,居然不受控制被打飛出去,墜落到一邊。

  一剎那,李蒼河身上又多了一些血洞,能量外泄,他瞬間虛弱,但他還是在拼命焚燒自身,想拉上楚風同歸于盡。

  “七道枷鎖,不過如此。”

  楚風說道,雙目發光,射出的可怕神芒,刺透李蒼河的面部,都快接近他的眉心了。

  “啊……”李蒼河慘叫,徹底絕望。

  嗖的一聲,楚風到了近前,一把拎起,低頭俯視,道:“你太弱了!”

  “你……”李蒼河感覺屈辱,他掙斷七道枷鎖,本應可以俯視地球上的土著,今天卻被人強勢鎮壓。

  咔吧一聲,楚風猛然扭斷他的脖子,讓他雙目中的光彩迅速暗淡下去。

  楚風收回銀盒,而后將李蒼河扔進那沒有被破解的場域地帶,噗的一聲,其尸體被絞殺成一團血霧,形神俱滅。

  楚風看了一眼地上的古鏡,這是一非凡的法兵,但他沒有留下,也直接扔進場域地帶,使之毀掉。

  因為,他擔心留下的話,元磁仙窟的人有特殊的手段追蹤與感應到。

  楚風吩咐蛤蟆,道:“將地上的斷指還有血跡等處理好,布置出李蒼河誤闖絕地而死的現場。”

  他還不想跟元磁仙窟翻臉,還想好好合作,利用他們,共探各處遺跡,所有現在不宜泄露擊殺李蒼河的真相。

  蛤蟆不爽,這種臟活每次都輪到它,但也沒有辦法,它磨磨蹭蹭處理干凈。

  楚風在這里研究銀盒足夠長時間后,發現唯有運轉黃牛傳給他的的特殊呼吸法時,這個盒子才輕微顫抖,但最終還是沒有能開啟。

  “我實力還不夠?!”他吃驚的同時,內心火熱,無比向往。

  需要的特殊的呼吸法,還要實力足夠高深,才能開啟此盒,這是他做出的判斷,這是專屬某一脈的東西,他越發的期待。

  楚風根本不急,等他實力到了一定層次,銀盒中的東西跑不了。

  他嚴重懷疑,里面的東西跟神秘呼吸法有關,有可能是技法、妙術等,當然這只是他的猜測,真實情況不得而知。

  在這里耽擱足夠長的時間后,楚風跟蛤蟆沿原路返回,不久后將眾人帶到能量塔附近,把“機緣”送給他們。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