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三百五十三章 溫柔的跋扈

第三百五十三章 溫柔的跋扈

  楚風點頭答應,他還真想去北極,見識一下元磁仙窟。ranw?enw?w?w?.?

  “大師,請吧。”李星河笑著對千迦高僧開口,讓他自己返回普陀山。

  老和尚雙手合什,念了一聲佛號,沒有理會李星河,聲音在楚風心中響起:“我將你送回武當山。”

  楚風一怔,他從千迦老僧的聲音中聽到無奈,老和尚早先多半是因為承受威脅,才沉默一段時間,但最終他不愿妥協。

  幾名年輕人看著和善,但其實很凌厲。

  看得出,老和尚很正派,不愿丟下楚風一個人離去,在他看來那幾人想擄走楚風,是種溫和的跋扈。

  有些人帶著笑容,看著和氣,但其實他卻更霸道,委婉的要求,卻一定要求你遵循他的主張。

  毫無疑問,這四人就是如此,溫和中藏著霸道,那種飛揚跋扈是內斂的。

  楚風想了想,用精神傳音,道:“無妨,大師盡管離去。”

  他的精神波動“很弱”,符合他跌落下王級領域的實力。

  千迦大師活了一百多歲,被稱作釋迦門徒,一身功夫強的離奇,當初只是運氣不夠好沒有能成為絕世高手。

  冰雪融化,天地迅勐異變后,他得到強大的異果,撕裂第六道枷鎖,一身本領超絕,已具備佛門神通!

  他現在很強,無懼挑戰,但是,他卻忌憚元磁仙窟的那些人,降臨者是地球本土任何一位高手都繞不過去的坎。

  毫無疑問,那些外星人深不可測,非常的恐怖。

  這幾位年輕人是他們的后代,來頭甚大。

  “我可以保證,能安全送你回去。”老僧的聲音在楚風心中響起,目光堅毅,哪怕知道會得罪降臨者的后人,也還是在堅持。

  “大師,你該上路了。”李星河淡淡地笑道,在那里催促。

  楚風已經知道老和尚被威脅,現在自然體會到這種笑容下的霸道,替老僧不忿。

  同時,他覺得,自己被溫柔的羞辱了,這的確等于在強擄他。

  不過,楚風沒有發作,他覺得沒必要現在撕破臉皮,一路上可以慢慢地陪他們玩。

  他的確想去北極,造訪元磁仙窟,如果那里的地勢條件允許,他還真準備找機會將一窩外星人都給端掉呢。

  最終,楚風依舊用精神傳音,只針對千迦大師,道:“大師,你請回吧,你的心意我領了,我不會有事。”

  他說的很直接,告訴老僧不用擔心,他是場域研究者,的確想去北極走上一遭,看個究竟。

  到底是何種地勢,什么樣的地帶,居然可以稱之為仙窟,讓那些人沉眠,他覺得除卻神妙的磁場外,還有其他原因。

  老僧無奈,最終一嘆,默默轉身,就這樣離去。

  “大師,一路走好,我們就不送了。”余菡芝微笑著說道。

  如果不了解內情,楚風一定會覺得幾人風采不錯,身為降臨者的后人,卻沒有架子,這么的平易近人。

  但是,自從知道老僧被暗中威脅后,再看到他們這種姿態,那絕對的囂張,非常的張揚與跋扈!

  楚風裝作不知道,欣然上路。

  李星河、余菡芝、劉武成、徐玫彼此相互看了一眼,都露出滿意的笑容。

  楚風接近那頭禽王時,這只本領很強、位列頂級王者之列的勐禽露出桀驁之色,瞪著眼睛,冷冷俯視著他。

  楚風神色不快,連頭禽王都看這樣審視他,露出冷冽之色,盡是傲氣,他頓時來氣。

  “過來!”楚風招手,將蛤蟆喊了過來。

  蛤蟆蹦,來到近前,依舊是老樣子,斜著眼睛看這頭滿身羽毛鮮艷的強大禽王,竟帶著不屑之色。

  禽王很高傲,對楚風隱隱有種蔑視,現在突然來一只蛤蟆斜著眼睛看它,頓時大怒。

  它抬起一只爪子就向前踩去,要直接抓死蛤蟆,甚至罡風唿嘯間,將楚風都要擦中,將他都籠罩在內。

  “這是我的坐騎,不要傷它,不然我立刻就走。”楚風快速說道。

  “停!”李星河喊道,讓禽王住手,不要亂開殺戒。

  禽王冷冷的瞥了一眼楚風與蛤蟆,高傲的揚起脖子,清脆的開口,道:“你給我小心點,再對我不敬,立刻殺你。”

  這是一頭女性禽王,雖然在威脅蛤蟆,但也略帶針對楚風。

  “楚兄別介意,彩英跟我們以兄弟姐妹相稱,脾氣不是多好。”余菡芝笑道。

  同時,她看了一眼蛤蟆,略微皺眉,露出一縷厭惡之色,女性對這種東西肯定沒有什么好感。

  結果,蛤蟆也回敬,看了她一眼,自然是斜著眼睛。

  幾人頓時無語,面容姣好、帶著笑容的余菡芝神色略微一僵,如果不是有求于楚風,她直接一腳就踩死這頭蛤蟆。

  “那我們上路吧。”徐玫笑道,穿著清涼,身材極佳,露出一段雪白的小腹,腰肢纖若柔柳,十分迷人。

  “好。”楚風點頭。

  然后,他看了一眼蛤蟆,道:“上去。”

  蛤蟆還真不含煳,二話沒說,蹭的一聲就竄上去,想落在禽王的背上。

  “你……大膽!”禽王尖叫,依舊是女子的聲音,像是氣急敗壞,聲音尖銳,奮力撲棱翅膀,蕩起狂風,自身則在快速倒退。

  李星河開口,道:“楚兄,我看你就沒有必要帶著你的坐騎了,有彩英在,萬里之遙瞬間即至,你讓它留下好了。”

  蛤蟆墜落在地上,一臉委屈之色,覺得被羞辱了,看著楚風,這家伙也很會作態。

  余菡芝娥眉略皺,她是真的很厭惡這只蛤蟆,不想它污了坐騎,也開口請楚風留下這頭坐騎。

  楚風搖頭,道:“不行,自從我廢掉后,遇到諸多兇險,這只異種蛤蟆曾經救過我的性命,還當了我的坐騎,我成為場域研究者后,曾經發誓,無論何時都要帶著它,不離不棄。”

  蛤蟆愕然,很想翻白眼說,還要臉嗎?是你強行捉住我,天天狠命地胖揍,屈打降服的好不好?

  還不離不棄,蛤蟆很想罵三字經,有多遠滾多遠好,肉麻,太無恥!

  當然,楚風相當的自然,此時用手撫摸它的頭,看著很溫和,其實是在用力按它那的斜眼,它正想對楚風斜睨。

  李星河臉與劉武成還好,而余菡芝與徐玫則面色僵硬,捏著鼻子,強忍著不快,答應帶上蛤蟆。

  嗖!

  蛤蟆直接跳到禽王彩英的背上,讓這頭禽王憤怒,但是卻不得不接受,身體頓時顫抖不已。

  “惡心的蛤蟆。”它低語。

  其實,這也是余菡芝的心里話,眼中滿是厭惡之色,都有點不加掩飾了,但是強忍著爆發的沖動。

  “哌哌哌……”

  蛤蟆開叫,像是在回應著什么,非常招恨。

  “別嫌棄,你們看,它的表皮如玉石般晶瑩,帶著淡金光澤,我感覺它是一頭神獸,不過被詛咒了,我雖然廢掉了,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現在是神騎士。”

  楚風在那里沒話找話說,讓余菡芝的臉色越發難看。

  李星河笑道:“楚風兄弟還真是風趣。”

  他自然是捏著鼻子說的,什么神獸,見鬼去吧,要是一只三足金蟾還情有可原,這不就是一只蛤蟆嗎?

  徐玫嬌笑,大眼水靈靈,小腹雪白,腰肢晶瑩而性感,笑道:“或許真是神獸。”

  蛤蟆傲然,昂著頭,一副睥睨天下的樣子,那樣子像是在說,你才發現,我就是神獸。

  事實上,余菡芝想一腳踢死這只蛤蟆,那種姿態簡直就是在找死。

  一路上,他們風馳電掣,向北而去,禽王滿心憤怒,不斷加速,迅勐的駭人。

  它的確擁有極速,各種超音速轟炸機、飛行器等,都遠比不上它,最重要的是,它一路咬牙,速度降下后,休息時間不長便又能提速。

  兩三個小時后,他們進入北方的大草原,到了內蒙與外蒙交界處。

  “停,我們在草原降落。”余菡芝說道。

  “不是要去北極嗎?”楚風問道。

  就是李星河、劉武成也露出異色,看向她。

  “因為,這里也疑似有一處入口,可以從這里試試看。”余菡芝說道。

  李星河點頭,看向楚風,道:“楚兄,我們也不瞞你,要探一座洞府,曾經一個輝煌到無法想象的圣地。”

  但是,他暗中卻在問余菡芝,道:“不是要從北極的入口著手嗎,這里不見得是真正的路徑。”

  “不著急,我想先掂量一下他的場域造詣,如果遠達不到我們的要求,帶去北極也無用,此外這個地方的確可能有個入口,值得一試。”余菡芝暗中說道。

  李星河、余菡芝、劉武成、徐玫用精神力短暫交流,不讓楚風感知到,最后達成一致意見,可以從這里入手。

  “什么道統?”楚風好奇地問道。

  “一個曾經照亮整片宇宙星海的道統,諸天同尊,萬域共祭,強到無法想象。”徐玫舔了舔鮮艷的紅唇說道。

  “是的,一個曾經震懾大宇宙星空,讓地球排名極其恐怖的道統,他們留下的遺跡值得挖掘。”穿著運動裝、一直沒怎么說話的劉成武也點頭。

  余菡芝補充,誘惑道:“楚兄,這樣的遺跡中說不定就會有逆天圣藥,讓你恢復過來,重新踏上進化之路!”

  最終,他們降落在大草原中,來到一座石山前。

  放眼望去,綠油油一片,無邊無垠,到處都是草被,只有這里有一座石頭山。

  李星河告訴楚風,入口就在這里,這是遠古一位神可汗的墓,鎮壓著更古老歲月前的一條通道。

  顯然,他們不止一次來過,但最終都鎩羽而歸,這里有場域,有莫名的力量阻擋他們進入地下。

  楚風來到這里以后,皺了皺眉頭,他現在對場域的研究涉足很廣,不僅有從地外文明所得到的場域天書,還研讀了龍女從東海真龍巢穴外帶來的大量石刻圖,而今菩提基因更是送他一本銀色紙張的場域秘典。

  可以說,這都算是罕見的秘笈,涉足不同的領域,他雖然談不生精深,還未研究透徹,但是讓他見識上已經十分超凡。

  所以來到這里后,楚風一眼就看出此地不凡,這是一處了不得的地勢。

  萬里草原,茫茫無盡,唯有這里一座孤山,石質堅硬,勾連著天宇。

  “其實,這是一座大墓之碑。”劉武成說道。

  按照他們所講,在遠古時代,有一位神可汗,那個時候地球還沒有徹底沒落,那位草原霸主是進化領域中的恐怖強者,本領通天徹地。

  不然的話,也不會被尊為神可汗

  楚風詫異,這種軼聞,他根本不知道,這幾個外星人后裔居然能查到這種記載,他們所掌握的人脈、資源等實在恐怖。

  他只能一聲嘆息,想來先秦研究院、通古聯盟這樣的組織,擅長挖掘地下,進行考古等,也都是跟降臨者有合作的。

  李星河道:“我們猜測,那位神可汗之所以那么強大,可能是得到了地球上最強道統的一鱗半爪,他的大墓修建在入口之一的上方,絕對有其道理。”

  楚風警醒,他知道,這些人敢告訴他這些,絕對不會任他回到人類社會中四處走動。

  這是吃定他了,要強行逼著他為元磁仙窟服務,一旦真的找到那處圣地,開啟傳承,估計他們會第一時間滅口。

  楚風露出異樣之色,他自然無懼。

  在他看來,跟外星人后裔合作也不錯,有他們探路,尋到這種遺跡,真要開掘出來那好處不可想象。

  楚風圍繞著這座數千米高的石山轉悠,露出驚容,這哪里是什么墓碑,這是可以勾動太陽的器物。

  這是一片至陽之地,絕對的恐怖!

  一旦引爆,估計這里會有九陽橫空,金烏啼鳴,景象駭人。

  不過,他很欣喜,并未害怕,因為他覺得自己可以嘗試,或許真的能夠開啟。

  因為,他所研究的場域秘典中,記載過這種地勢。

  看著楚風在這里轉悠,認真的丈量每一寸土地,那幾人都露出異色。

  “他倒也聽話,用的還算順手。”李星河說道,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他現在可不是什么禮賢下士的姿態,而是有種傲色。

  這里距離足夠遠,他們認為楚風早已廢掉,根本聽不到他們的話語。

  “算他識趣,不然的話,我不介意動用非常手段,讓他跪著勘測場域。”劉武成說道,話語一直不多,但很有殺傷力。

  “我想殺了那只蛤蟆,還有那個楚風也要吃足苦頭!”禽王彩英化作人形,成為一個姿容不俗的少女。

  “放心,一會兒為你出氣,先將那只蛤蟆扔進神可汗的大墓中,讓它慘死。”余菡芝笑道,而后又瞥了一眼遠處的楚風,道:“這個人還得利用,很有價值,暫時不能動,讓他發光發熱完畢,才會考慮滅口。”

  她說的輕描淡寫,早已安排好楚風的命運,帶著冷傲之色,跟以前的溫和姿態相比,完全不一樣。

  楚風在遠處聽的清楚,他的神覺太敏銳,遠超這幾人,只是佯裝聽不到而已,嘴角露出譏誚之色。

  既然幾人都這樣說了,他一會兒也不會客氣,得好好感謝他們帶他來這里,幫他找到一座遠古神墓。

  晚了,但是今天這個章節長。(未完待續。。)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