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三百四十八章 神騎士

第三百四十八章 神騎士

  這只蛤蟆呼嘯有聲,噴吐金霞,綻放雷光,實力極強,但跟楚風激戰片刻后還是不敵了。

  砰的一聲,它被楚風一巴掌拍中,橫飛出去。

  楚風的手掌帶著濃郁的能量,足以能將山頭拍的崩塌,何其可怕,如果打在血肉之軀的生物身上那肯定更驚人。

  但是,蛤蟆皮糙肉厚,被打的劇烈顫抖,但是沒有負重傷,還能蹦跶。

  “吼!”

  而且,就在這時它不再出呱呱聲,而是出獸吼,相當的驚人,林地炸開,草木成為碎屑,數千斤的石頭都飛向了半空中。

  它再次沖來,跟楚風拼命。

  “再不臣服,就真烤了你。”楚風說道。

  砰砰砰……

  他這次可沒留情,下了重手,手指散熾盛光芒,蘊含著驚人的能量,仿佛帶著輻射,讓周圍巖壁扭曲,塌陷。

  終于,蛤蟆被打的不怎么動彈了,嘴角溢血。

  “服不服?”楚風蹲下問它。

  噗!

  一口口水吐來,他快躲避。

  “還是不服啊,那就再打!”楚風說道,他也不想什么“以德服人”了,這奇葩的蛤蟆,又是吐口水,又是鄙視他是文盲,一看就不是能以正常手段降服。

  還不如干脆點,直接以力服人。

  砰砰砰……

  蛤蟆蔫了,但楚風還在出手,拎著它打。

  “我跟你拼了!”蛤蟆大怒,蹦跶著,掙脫出去后跟楚風再次開戰。

  很可惜,它不是對手,又挨了一頓胖揍。

  就這樣,打一陣停一陣,楚風不斷拾掇它,打的它沒脾氣了。

  “文盲,你有種給我兩年時間,我到時候一只手打你十個!”這頭蛤蟆渾身冒金光,眼睛冒烈焰,對著楚風大叫。

  “我都不用你給我時間,現在就一個打你十個!”楚風不斷下重手。

  蛤蟆嗷嗷直叫:“你太無恥了,就不能表露的英雄一些嗎,放我走,兩年后咱們再決戰,到時候我要是再敗了就臣服于你的腳下。”

  “小屁孩,別跟我廢話,不會放走你,最后給你下通牒,不臣服就烤熟吃掉!”楚風說道。

  砰的一聲,蛤蟆再次被擊飛,這次被楚風拎著來到河邊給它沖洗。

  接著,他的右掌心光,直接冒出火焰來,動用能量火光,開始烤這只蛤蟆。

  “嗷……”蛤蟆大叫,痛的翻白眼,奮力掙扎。

  但是,楚風壓制了它,全身能量沸騰,抓住它不松手,直接火烤。

  “啊,熟了,熟了,快放開我!”蛤蟆慘叫。

  “你服了嗎?”

  “服了。”這只蛤蟆沮喪,因為它看到,楚風真要將它給烤熟,而像它這么滑溜的生物,怎么可能等著遭受皮肉之苦。

  在大戰中狂吐口水的蛤蟆,絕不會為了氣節讓自己成為一塊熟肉。

  最終,楚風坐下來,開始烤魚,嘗了嘗味道十分鮮美,他遞給蛤蟆一條魚,問道:“你的本體到底是什么?”

  提及這個,這頭蛤蟆就垂頭喪氣,相當的苦惱,抓了抓頭,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

  “想被烤熟吧?”楚風覺得,這家伙太不老實了,還是欠修理。

  “真的,沒騙你。我剛出生的時候,渾身鱗片,像是一頭真龍。但是,沒過多久,我就變成了一頭鳥。誰能想到,再過一段時間,我就成了這個樣子。氣死我了,人家都是越變越強,我越變越慘,成蛤蟆了。”

  它憤懣,在那里狠狠的吃烤魚。

  楚風一陣懷疑,還有這種變化?不過,他想到金色鱗片,還有那羽毛,又釋然了,這家伙還的確古怪。

  “現在都這么慘了,你下次還能變什么,蟑螂?”楚風笑道。

  “去死,去死!”這頭蛤蟆怒道,張嘴間,又要向他吐口水。

  “我警告你,以后不許吐口水,惡心死了,尤其是在吃東西的時候你敢這樣的話,我直接把你扔火爐子里面烤熟!”

  蛤蟆唉聲嘆氣,道:“你說,我一次比一次慘,下次該不會真要變成個更離譜的東西吧?”

  它很不安,自己嫌棄自己,覺得現在這身體太差勁了。

  楚風心中有很多疑問,道:“你出生多久了?”

  “我怎么知道,這里不分白天與黑夜,根本沒有時間觀念好不好。”

  “沒人教你,你怎么會寫甲骨文?”楚風問它。

  蛤蟆再次鄙夷,道:“文盲,你不懂了吧,那是能量文字,應該算是進化者的通用文字。”

  “敢說我文盲,不就是會些古字嗎?!”楚風直接揍它,打的這只蛤蟆翻滾,最后求饒,他才罷手。

  “太粗魯了,都說腹有詩書氣自華,你果然欠缺!”它不敢直接說文盲,間接的鄙視。

  砰砰砰……

  “啊啊啊,服了,服了!”

  楚風以力服人,將蛤蟆打的沒脾氣,最終無精打采的低頭,不敢高傲了。

  “你從金色的蛋中孵化出來,誰教你的這些文字,你懂得到不少,還知道進化者?”楚風心頭有各種疑問。

  蛤蟆垂頭喪氣,但還是講出一些事。

  漫長歲月前它就在泰山上,在這封禪之地等待著被孵化。

  那個時候,它就有了一些意識,不過只是偶爾醒來,大多時時間都在沉眠。

  有一段歲月,這里祭天,有些人現它,對它講道,教它各種文字,透過蛋殼,傳到它的頭腦中。

  楚風吃驚,古代進化者祭天,那可是很古老的歲月!

  “有一天,又有不少人現我,他們居然打起來了,說我是一枚被詛咒的神卵,天知道能孵化出來什么,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那一次,它便徹底沉眠了,直到這一世才蘇醒,最終破殼而出。

  楚風吃驚,這頭神卵被詛咒,到底是什么東西?它在古老歲月前,就在泰山上,經歷過古代強者封禪獻祭的年代。

  這實在有點驚人與恐怖!

  楚風問道:“神獸,不是都有血脈傳承嗎,你不能感受一下自身血液記憶嗎?”

  “沒有,我被詛咒了,沒現什么血液烙印。”蛤蟆搖頭。

  它覺得,它是一頭真龍,也有可能是一頭鯤鵬,還有可能是一只鳳凰,更有可能是一只麒麟。

  當然,它完全是自戀,一口氣說了很多,都是頂級的神話生物,沒有低層次的物種。

  “我看你就是只蛤蟆!”楚風說道。

  “兩年后,我將你打成蛤蟆!”它叫囂,因為憤憤不滿。

  “還挺有自信。”楚風笑了。

  “那當然,因為,這里雖然不分白天與黑夜,難以計量時間,但憑著直覺,我覺得孵化出來還沒有到一年呢。出生這么短的時間內,就比你弱一點,真要再過兩年,打的你連你媽都不認識。”

  “死蛤蟆,你欠打!”

  砰砰砰……

  蛤蟆慘叫,又被狠狠的收拾了一頓。

  楚風心中不能平靜,因為,他覺得蛤蟆說的有道理,它可能真的才孵化出來沒多久,或許不到一年。

  因為,這個時間點正好是天地異變始動之際。

  這還有天理嗎?才出生一年就能這么強,越很多王級生物,這血脈強大的有點離譜。

  不過,他想到黃牛的話,有些強大的星辰上的生物恐怖無邊,哪怕是幼年,來到地球也能屹立在食物鏈的頂端。

  楚風懷疑,眼前這頭生物有可能是排名很靠前的生命星辰上的強者留在地球上的血脈。

  “咦,或許是……”

  突然,他又想到另一種可能,地球曾經在宇宙星海中排名第十一,那是一段最為輝煌的歲月。

  難道這顆卵是那個時代的地球強者留下的?那來頭可就大了。

  “你確信被詛咒了?所以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楚風問道。

  蛤蟆的情緒又低落了,道:“是,我還沒有出生前,這里有祭天的人就在說,我出了問題,最終不知道會變成什么。”

  “好了,別傷感,都成蛤蟆了,還能差到哪里去,下次說不定就能時來運轉,蛻變成一只烏龜,一只老鼠,一只螻蟻。”

  “別說了,有你這樣混賬安慰人的嗎,還不如不變,就這個樣子呢!”蛤蟆憤懣。

  “好,好,好,不說了,爭取蛻變成一個仙子。走吧,我們先離開這里。”楚風起身。

  他帶著蛤蟆走出這片區域,沿著鵝卵石小路,橫渡虛空,最終來到外界。

  “這就是那頭神獸?!”老宗師呆,一直等在外面,看到楚風帶出來一只蛤蟆,真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看什么看,臭老頭,沒見過這么帥的蛤蟆嗎?五十萬年前,我是真龍,我是鯤鵬,我是麒麟!”

  蛤蟆理直氣壯,鄙視武當山的老宗師。

  楚風直接給了它一巴掌,道:“這是我師傅,必須得尊重。”

  “尊重個毛,我閃人了,你們倆個一邊玩去吧!”蛤蟆怪叫,哈哈大笑。

  它直立著身子,嗖的一聲沖了出去,兩條腿跑路,渾身出金光,如同一道閃電般,狂奔而去。

  它是在太快了,達到五倍音還多一些,跟以前的楚風不相上下。

  不過,進過小磨盤提純能量后,楚風現在如果拼命,短時間內能接近六倍音,快的駭人。

  “文盲,再見!”

  這只蛤蟆都快跑沒影了,聲音在傳來,它笑的舒暢,有種龍龜大海的感覺。

  然而,它沒高興多長時間,剛沖到太上腳下,肩頭就被人拍了一下。

  “打算去哪?”

  “海底龍宮,你……啊啊啊!”

  蛤蟆下意識的回應,結果驚叫連連,楚風的度太快了,直接追上他,揪住了它。

  砰砰砰……

  又是一頓胖揍。

  等老宗師下山時,楚風坐在蛤蟆身上,將它當成了坐騎,正在竭盡所能讓它低頭呢。

  “打死我我也不會當你的坐騎,我是神獸,是圣獸,是至高無上的存在。等我成長起來,妖圣這種級別的進化者見到我也得客客氣氣,你憑什么讓我給你當坐騎?你現在要是反過來給我當坐騎,等我成圣后,會念及你的好,賜予你長生不老。”

  “打死也不屈服,那我接著打。”楚風說道。

  “別打了,你要以理服人才行,這么暴躁,太粗魯了。”

  “我以力服人。”

  “啊啊啊,我服了!”蛤蟆再次屈服,居然同意當坐騎了,因為真被楚風打怕了,骨頭都要斷了,而且看著架勢,它認為這個魔頭什么事都做的出來,別真把它給烤了。

  “你不是說打死也不服,不給我當坐騎嗎?”楚風問道。

  “這不是沒打死嗎?”蛤蟆毫無節操,一點也不羞愧。

  接下來的路上,楚風試驗蛤蟆的腳程,老宗師也坐上來了,因為它變大身體后,能有一間房那么大。

  它渾身都是金光,流淌金霞,看起來相當的神圣。

  “嗖!”

  楚風無語,因為它也太能跳高了,每次它躍起都跟騰云駕霧似的,不走尋常路,專門躍大山。

  “你這么跳上跳下的,真是不舒服,一般的人這么坐在你身上,身體都得散架。”楚風說道。

  蛤蟆絕對故意的,跳上跳下,不想載著他們,道:“我現在的身體狀態就是這樣,等哪天我變成真凰后,那肯定會展翅翱翔,飛在天穹上。”

  “你跳吧,我不怕。你也算是神獸,以后我就是神騎士了。”楚風說道。

  蛤蟆鼓著腮幫子,又想吐口水了,還真要長期當人坐騎啊?它想吃了楚風,可惜打不過,打定主意,找到就會就逃走。

  楚風和老宗師沒敢回武當山,因為剛下山沒多久就聽說了,有個老道士快被氣瘋了,要找楚風算賬。

  提起老道士,路上的人露出異色,那倒是像是在被狗追著咬,但卻看不到惡狗在那里。

  “他也太記仇了吧?”楚風咕噥。

  老宗師無語,能不記仇嗎,每次運轉能量,屁股上就出狗叫聲,誰受得了,這肯定要報仇啊。

  蛤蟆口是心非,道:“老道士在哪里,我最討厭道士了,我們找他去算賬,打不死他!”它很積極的向路人打聽,想一路追下去。

  楚風坐在它身上,敲打它,道:“你別想借他之手脫困,我告訴你,那老道士更狠,見到你后保準直接扔進藥爐中,熬煉成神獸丹。”

  “這個世界太可怕了,算了,我還是跟你走吧。”蛤蟆蔫了。

  楚風騎著蛤蟆,跟老宗師回到武當山。

  回來后,他直接布下各種場域,將武當山全面武裝起來,因為怕老道士來找他算賬。

  如今,他身上的磁石、玉塊太多了,空間瓶子中有小山般的一大堆。

  在紫金山,還有在泰山時,各路財閥帶來了太多的材料,很多都被他塞進玉凈瓶中了。

  “洛神,你父親說,想招楚風為婿,你自己怎么看?”

  這一日,姜洛神接到母親的通訊,直接傻眼。

  同時,各大財閥,一些頂級的大勢力都有所動作,因為泰山之行,對他們的沖擊太大了。

  一旦掌握楚風,隨著他場域造詣的提升,各做名山對他們等于不設防,以后能獲取恐怖的造化!

  “諾依,給楚風寫一封信吧,請他來天神生物。”

  :。: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