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三百四十三章 祭品

第三百四十三章 祭品

  楚風心動,很想登上祭壇,但是他知道沒那么簡單,這地方的威壓太重了,哪怕以他這種級別的進化者稍微接近也有種沉悶與將窒息的感覺。

  整座祭壇恢宏而龐大,如同一座古代城池矗立在前方,最上方的玉石供桌上各種祭品大放光彩。

  這時有人低吼,貿然向前,臨近祭壇后,直接沿著石階向上闖,結果竟被壓制的嘴角溢血,身體顫栗。

  砰!

  最終,那人滾落下來,身體簌簌顫抖,神魂不穩,面色雪白。

  現在所有強者都眼紅了,看著祭壇上的東西誰能不動心?

  “我來!”

  又有人邁開大步,想要登上祭壇。

  就是菩提基因那個通體帶著淡金光澤的老僧千迦大師,都已意動。

  這種百歲老僧等都如此,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

  這里的誘惑太大!

  那都是什么東西?金印、九鼎、朱果……都太驚人了。

  比如那鮮紅而晶瑩的蟠桃,哪怕過去很多年了,依舊在器皿中流轉赤霞,連老道士都在流口水。

  這種東西對于進化者來說,乃是瑰寶。

  相傳,在上古年間,地球還沒又徹底沒落的時候,每隔一段歲月進化者就會開蟠桃盛會,享用這種天地奇珍。

  這種果實,有一年一開花的,也有十年百年的,甚至還有三千年開一次花的。

  當然那種傳聞中的母樹,干枯很多年了,或許只有地球最繁盛年代,在宇宙星海中排位第十一時,才生機勃勃,碩果累累。

  “蟠桃啊,古代陸地神仙才能享用的東西,民間關于西王母的傳說中都有這種果實。”有人嘆道,滿眼的火熱。

  奈何,只能看著,但卻登不上祭壇。

  “楚風兄弟,你有辦法嗎,你可是地球上目前最強大的場域研究者,也只有你才能帶領我們上去”

  有人開口,看著楚風,露出希冀之色。

  楚風搖頭,耐心解釋,道:“真沒辦法,這地方不僅是場域的問題,最主要是存在一種山河氣勢,古代先民祭天,讓這里有種鎮壓天地的氣韻,壓制諸強。”

  他告訴眾人,嚴格來說,目前這里沒有什么殺傷性的場域,所有人都可以登上祭壇,去享用祭品。

  只是,這里的天地氣勢太恐怖了,祭壇最上方那是冀近神靈之地,存在著某種莊嚴而宏大的“勢”。

  “嗖嗖嗖!”

  就這么片刻間,一些人動了!

  他們并非相信楚風,而是得到命令,不得已向上攀登,負責試探此地。

  各大財閥、頂級的大勢力來的人馬可不少,各自都不止一個王級強者,有些人現在負責探路。

  可惜,這些人接近祭壇后,全部受阻,沿著石階向上時像是背負山岳而行,壓的身體都佝僂了,滿頭汗水。

  最后,他們全都悶哼出聲,有人踉蹌倒退,有人咳血,還有人跟滾地葫蘆似的栽落下來。

  楚風有些話沒有說,這所謂的“勢”可以不算場域,也可以視為場域,它不是在磁石上刻寫符號所致。

  這種勢,直接引導山川之力,凝聚地脈與名山之氣,溝通天地之場,這樣才形成的更為復雜的“場能”。

  這種東西可以破解,但需要場域大師出手。也可以不破解,不當它是場域,硬抗這種“勢”,直接登祭壇。

  它沒有什么變化,很單一,沒什么雷電、風火等,就只是全面壓制接近的生物,讓人如被鎮壓。

  “楚風兄弟,真沒辦法嗎?”有財閥的人問道,太不甘心了,眼看著那些祭品,距離不是很遠,但卻不可得。

  楚風搖頭,道:“我道行低微,現在肯定撼動不了這座祭壇。”

  “各自想辦法,他說的不錯,這里全憑個人實力,誰能得造化,只能看自身的機緣。”老道士說道。

  “都閃開!”

  就在這時,那被燒掉半截身體的老嫗突然動了,凌空而起,撲向祭壇石階處,擺脫軟塌。

  嗖嗖嗖……

  她動作極快,并不是真的凌空而行,而是以雙手觸地,快速向上而去。

  連她都坐不住了,面對祭壇上的祭品,想要冒險出手奪取。

  因為,她看到祭壇上的玉質器皿中的異果人,雪白晶瑩,像極了人參果,心中激動,那是逆天的東西!

  她覺得,如果服食下去可以斷體再生,實力突飛猛進,能不斷進化!

  老嫗實力超凡,誰都沒有想到,她都被燒殘了,居然還能如履平地般,快速向上攀登。

  “哧!”

  最為關鍵時刻,她掌心發光,祭出一件奇異的器物,它是玉質的梯子,不是很大,不足巴掌長。

  可是,這小梯子發光,綻放符文,沿著祭壇的石階路向上蔓延,像是在鋪路,這很詭異。

  “這是什么東西?!”

  眾人都被驚住了,老嫗沿著玉梯發出的光,一路向上,竟然在臺階上飛快前行,她居然能上去?

  一群人眼睛都紅了!

  “通天梯!”老道士怪叫。

  楚風心中一動,他從海底石刻上了解過,有場域大師能夠造出這種東西,能化名山地勢為己用,如履平地。

  達到這個層次的場域研究者,那是非常可怕的。

  “不對,只是低層次的制品,還是雛形。”老道士低語。

  顯然,老嫗也是拼了,動用這種東西要闖名山,實在驚人。

  楚風皺眉,上一次在紫金山時,老嫗肯定沒帶著這件器物,不然的話多半不會那么凄慘。

  他在暗暗觀察,思忖如今自己布下場域后,這老嫗能否藉通天梯跨過去。

  “咔嚓!”

  突然,老嫗手中的玉質梯子龜裂,而后,它發出的光輝潰散,老嫗一聲悶哼,接著,從祭壇上摔落下來。

  像是有一股巨大的力量,砸在她的身上,壓制的她一路墜落,砰的一聲栽倒在祭壇腳下。

  她手中的器物毀掉了,跨越不上去。

  楚風暗自點頭,心中有數,這所謂的通天梯還差的遠,只是最為粗糙的入門制品,他稍微研究下,布下一些場域,就能攔住。

  “該貧道了!”老道士微笑,他向前邁步,嗖的一聲躥上祭壇的石階路,向上闖去。

  他先憑借自身的力量快速奔跑,直到一股宏大的力量壓制下來時,他才祭出一件物品。

  那是一座石拱小橋,只有一尺多長,被他從袍袖中取出,嗖的一聲,光華蔓延,石拱小橋綻放的符文,亦鋪成一條路,如同橋梁,要載著他前行。

  楚風啞然,這依舊是場域研究者的作品,以通靈寶玉、磁晶等為材料,刻制出來,名為跨界橋。

  它的作用跟通天梯差不多!

  可惜,傳說中的成品太難制作,一旦成功,就會被各教視為稀世珍寶。

  無論是老嫗的通天梯,還是老道士的跨界橋,都很粗淺,有嚴重缺陷,離成品差的太遠。

  “域外的人寶物可真不少,就是為名山大川準備的。”一些人驚異。

  “爺爺加油!”問題少女在下方喊道,為老道士打氣。

  不得不說,老道士手段高超,極其非凡,他一口氣沖了上去,險些登臨上祭壇。

  最后,他甩開袍袖,對著祭壇上的貢品遠遠的出手,帶起一股罡風。

  當!

  祭壇上,離他最近的九個銅鼎,其中一個被觸動,發出青銅顫音,接著一股宏大的波紋擴散開來。

  砰的一聲,老道士手中跨界梯破裂,他一聲怪叫,滾落下來,狼狽不堪,但他沒有受傷。

  眾人駭然,就在那銅鼎顫音響起的剎那,許多人的神魂都在悸動,一些王級強者甚至瑟瑟發抖,險些癱在地上。

  “好恐怖!”

  所有人都吃驚,那只是九鼎中的一個而已,就這么的不凡,獻祭的物品太恐怖了。

  “唉,如果是當年,這祭壇上的東西都是我的!”老道士唉聲嘆氣,沒轍了。

  所有人都百爪撓心,眼睜睜的看著,祭壇上有諸多神物,但就是沒有辦法接近,只能眼紅觀看。

  一些人再次找上楚風,讓他想辦法。

  “我來試一試,一會兒你們幫忙。”楚風站在祭壇近前,不斷琢磨,而后開始在磁石上刻寫符號。

  真要是能破解祭壇的“勢”,他絕不會現在動手,沒有義務帶著魚龍混雜的群王登上去,自己來就可以了。

  不久后,他讓一群王級強者相助,將一些刻寫好的磁石,同時拋向高空中,排列有序,在半空中化作場域。

  他是在試驗,小心的試探,而不是真正的動手。

  轟!

  效果驚人,那場域形成后,引發祭壇轟鳴,此地的“勢”因此而爆發開來,兇猛鎮壓。

  天空中,那些磁石全都炸碎,化成齏粉。

  不過,祭壇轟鳴時,玉石桌上的物品不穩了,有的滾落下桌面。

  “哎呦,好辦法,有東西落下來了,繼續撼動!”

  人們先是發呆,而后驚喜,覺得很有可能搖落下一些祭品。

  楚風再試,讓人從不同方位向半空中投擲磁石,瞬間在那里形成場域。

  結果,祭壇上的勢再次爆發,碾壓而下,讓場域符文磨滅,所有磁石爆炸。

  一些人見狀,舉起巨石等拋擲,但是根本無用,還沒有臨近呢,就被封擋回去,而祭壇紋絲不動。

  只有場域能牽引祭壇的“勢”,讓這里轟鳴。

  楚風心頭怦怦直跳,因為在此過程中,他體內原本就不安穩的小磨盤瘋狂轉動起來,像是在呼喚什么東西下來。

  他有點后悔了,覺得不該隨便動手,如果眾目睽睽之下,他真從祭壇上弄下來什么瑰寶,估計會讓所有人眼紅。

  轟!

  然而,怕什么來什么,它體內的小磨盤太古怪了,竟在無覺間,形成一股牽引之力,將祭壇上的某種東西給拉扯下來了。

  就這么片刻間,東西墜落而來!

  “那是……”人們目瞪口呆。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