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三百三十八章 一把捏死

第三百三十八章 一把捏死

  泰山腳下,一座酒店中。

  楚風渾身烏漆墨黑,現在還一副燒傷的樣子,他沒有急于處理傷勢,以他現在的實力來說,掌握究極呼吸法,身上根本不可能留下傷痕。

  早在他還在覺醒境界時,就曾有過體驗,負傷后不會留疤痕,會迅好轉。

  就更不要說,他撕裂心臟枷鎖后所獲取的本領了,恢復力驚人!

  他已在泰山腳下,靜等各方人馬趕來。

  進軍封禪之地是大事,誰都不會妄動,現在達成的意向后,各方人馬便都回去做準備了。

  “會不會太冒險,你跟他他們合作,無異于與虎謀皮。”武當老宗師皺眉,他還真是有點擔心楚風。

  因為,到了現在,他現楚風越玩越大,在紫金山弄出那么的聲勢已經夠驚人,現在還要去封禪之地?

  “有件事我還沒有告訴前輩。”楚風微笑,露出一縷能量波動,很隱晦,但是在這么近的劇烈內,老宗師還是感應到了。

  “你……”他騰的站起身來,分明感覺到楚風恢復了,那蟄伏的血氣很恐怖,堪稱絕世高手!

  老宗師真的被驚呆了,楚風下山,要來世俗尋找出路,想借財閥之力恢復,他當時還有各種擔心呢。

  事實上也是如此,在紫金山時,多少強者要殺楚風?若非那八卦火光焚燒,誰當抵擋?!

  可是,楚風竟然成功了,如今實力更是復原!

  到了現在,那可真是龍歸大海,虎嘯山林,楚風的戰力早已得到過檢驗,一個人就能橫掃一群頂級王者。

  現在,他恢復過來后,哪怕立身在財閥間,身邊都是有敵意的人,也沒有什么可擔心的了!

  老宗師啞然,他知道楚風要坑人啊!

  楚風在房間中,演繹太極拳,現在完全不同了,一手雪白如玉,一手漆黑如墨,畫圓又畫弧,飄逸而輕靈,舒緩而有道韻。

  隨后,那里光,不過能量被很好的控制住了。

  “果然,你練拳有成,造詣驚人。”老宗師欣慰,楚風在體內沒有能量時就開始練太極拳,如今恢復后,不可同日而語。

  他剛才看到,楚風練拳生出神通,黑白光噴薄,絕對恐怖,這要是跟人交手,太極拳擊出,所向披靡!

  因為,他自身早就練拳出神通,深刻知道,到了這一步后會多么強大。

  老宗師放心了。

  楚風演繹拳法完畢,開始內視自身,研究火眼金睛,平日不用時怎么才能隱去?不然的話也太苦惱了,看什么都能直視本質。

  天地間,那些美好的“景物”確賞心悅目,但是還有許多不是那么美好的事物,實在太污眼睛了。

  “嗯,減弱能量就行,就這么簡單!?”楚風神色古怪。

  他現,眼部附近有非常旺盛的能量,高的離譜,他只要壓制,火眼金睛就會消失。

  紫金山事了后,他們便直接動身,坐在一頭禽王身上趕到泰山腳下,現在他才有時間體悟。

  火眼金睛這種特殊的本領,在那些傳說中很強大的星辰世界,也古來罕見,這種能力的開啟很神秘,難以說清。

  接下里,楚風開始研究場域。

  經過龍女同意,他已將海底石刻毀掉,都記在了腦海中,主要是怕里面記載太上八卦爐的事曝光。

  他沉思著,回想那些石刻。

  在他身邊,還有一本又一本枯黃的書冊,都是殘篇,多的二十幾頁,少的只有數頁,皆是各大勢力送來的,共他研讀。

  在紫金山經歷過太上八卦爐這種地勢后,看到那些古代場域復蘇,楚風收獲巨大,現在在研究這些殘篇,領悟的很透徹。

  接下來的幾日,他的場域造詣有明顯精進。

  幾日間而已,各大勢力準備的差不多了,不少人馬已經到了泰山腳下。

  玉虛宮之主、八景宮之主很不高興,因為這是他們內定的道場,想全力以赴的拿下,結果要被群王共同瓜分?

  數天過去,楚風的燒傷好的差不多了,倒也合理。

  此時,他正在吃一枚鮮紅的果實,噴香,入口即化,滿嘴香甜的汁液帶著沁人心脾的芬芳,太誘人了。

  “這就是異果?”作為一個吃貨,楚風到現在才吃到過異果,他深感羞愧。

  這是財閥送上的心意,足足一箱子,被他當作普通水果吃,為了跟他合作,那些人送了不少珍貴的禮物。

  此前,他以花粉進化,不敢服食異果,因為黃牛說有副作用,他擔心會影響以后的成就。

  但現在不同了,黑白小磨盤成型,以后這一切都不成問題,服食異果也不會阻礙他的進化之路。

  美中不足的是,小磨盤還在蛻變中,為了保持體內靜靜,他沒敢去妄自撕裂后面的枷鎖,想安然度過這個時期。

  “泰山上那些無法踏足的地帶肯定有很多異果,到時候采摘個干凈,帶到太上八卦爐中去煉丹藥。”

  楚風靜極思動,來到外面,他研讀場域書冊,現在想去實地演繹。

  封禪,封為祭天,禪為祭地。

  顯然,祭天之地是在泰山之頂,而祭地的地方就在山腳下。

  楚風讓人搬運磁石、玉塊等來到山腳下的祭地之地,他準備在這里研究。

  天地異變后,祭地的地方也不同了,浩大很多。

  很快,這里成為他試驗之地,在真正登山前,這片地帶被他不斷布置,一般的人不允許接近。

  各大財閥,不少大勢力都到了,眼下都在滿足他的要求,盡量配合,讓他安靜地研究,提高場域造詣。

  兩日間而已,這片地帶煙霧迷蒙,外人看不透了,楚風布下一層場域,覆蓋在此地,他在里面安靜的刻寫符號。

  “呵,不錯,本領不凡。”

  就在這時,楚風布下的場域中,傳來平淡的聲音,有人硬闖進來了,夸贊他的場域造詣。

  原本,這片區域迷霧遮掩,讓這里與外界仿佛隔絕,可現在竟有頂級王者進入,不是多么的友善。

  “你是誰,怎么闖進來的?”楚風問道。

  “你太迷信自己的本領了,這又不是什么高難度的場域,不就是刻了一些云霧符號嗎,真以為可以讓所有人都迷失,都進不來?”那人嗤笑。

  顯然,他懂得一些場域符號,雖然談不上精通,但是這種云霧還是無法讓他迷失的。

  “你想做什么?”楚風問道。

  這是一個中年人,四十幾歲的樣子,是一個強橫的王者,并且懂得場域。

  “我來這里想見識一下你的場域實力,現場看一看,更想知道紫金山那里的災禍是你有意造成的嗎?”這個中年男子問道。

  顯然,他很懷疑,認為那里的火光焚燒諸多高手,跟楚風有密切關系。

  “你覺得呢?”楚風問道。

  “現在看來,你沒有那么大的手筆,憑你的造詣還差的遠。”中年男子說道,帶著自信的神色。

  接著,他補充道:“不過,你的場域本領也算不錯了,重要的是非常有天分,我來這里是特異接走你。”

  楚風詫異,這個人來此是為了探究,更是為了擄走他?

  “我雖然廢掉了,但是,場域本領還是有一些的,你也是場域研究者,要跟我動手嗎?”楚風問道。

  “我是進化者,場域多少懂一些,這么近的距離內,我要擄走你,還需要什么場域之法嗎?你沒什么機會!”中年男子淡笑道。

  “你恐怕帶不走我。”楚風說道。

  “你是想等武當那位老宗師保護嗎?他被人引走了。”來人說道。

  “這不公平。”楚風說道,并且自語:“若非我廢掉了,根本無懼。”

  就在這時,另一道聲音響起,道:“看來是我多想了,你身體的確出了問題,紫金山的事是個意外,不過,這樣更好,我帶你回山。”

  楚風見過這個人,來自天神生物,曾跟那個老嫗走在一起,眉心有一道殷紅印記,是一個容貌十分英劇的年輕男子。

  “你是域外的人?”楚風皺眉。

  “看來你知道的不少啊,該不會是諾依告訴你的吧?唔,不過我勸你,不要癡心妄想,你配不上諾依。”眉心生有殷紅印記的男子微笑道。

  楚風很平靜,道:“二十一年前你還小,不可能是那批降臨者,你應該是他們的后代吧,是那個老嫗的后人?”

  “她只是我父親的侍女,當年有幸跟著成功降臨。”眉心有紅色印記的男子帶著笑意說道。

  楚風揶揄,道:“那個老嫗年歲不小了,這么說,你父親也是個老怪物,你是他與這個世界的女人生下的,老來得子?”

  眉心有紅色印記的年輕男子露出一絲惱意,道:“我們憐你是人才,希望你不要激怒我等。”

  “諾依被你們那個道統很看重嗎?”楚風問道。

  “你現在還沒有資格知道,加入我們,以后會慢慢了解。”眉心有紅色印記的男子平淡的說道。

  同時,他舊事重提,說他們有場域書籍,比如他身邊的中年人,就是研讀不少著作,才領略一些皮毛。

  “跟我走吧。”眉心有殷紅印記的男子說道。

  “看來,你的地位不高啊,算是你父親留在外面的私生子,對很多事不是很了解,你不愿多說,只不過是在掩飾自己懂得不多的事實。”楚風說道。

  “你放肆!”

  “我想知道,你父親出世了嗎,知道你來這里嗎?”楚風問道。

  “告訴你也無妨,他還不到出世的時候,來這里請你,還不用驚動他老人家。”

  楚風笑了,道:“這我就放心了。”

  下一刻,他直接抬手,向前抓去,砰的一聲抓住那個也懂得場域的人,咔吧一聲,直接扭斷脖子。

  “你……”這個人臨死都在震驚,他可是掙斷六道枷鎖的王者,怎么會這樣不堪一擊,被一個廢人殺了?

  “真當我可欺啊?相對于場域來說,我更喜歡直接動手!”楚風微笑。

  那個眉心生有殷紅印記的男子,神色變了,他知道遭了,這個人哪里廢了?分明是在故意等人上門,他果斷倒退,就要逃走。

  但是已經晚了,砰的一聲,他被楚風迅疾如鬼魅般的身影追上,一把攥住他的脖子,直接拎起,抓了過去。

  “怎么可能?!”眉心生有殷紅印記的男子驚怒而又羞惱,他就這么不堪嗎?

  “嗯,我跟說說域外的事吧,不然,我不介意一把捏死你!”楚風冷聲道。

  此刻,年輕男子萬念俱灰,他覺得太可笑了,一個廢人,將他這個降臨者的子嗣輕易拿下,看樣子還真能一把就捏死,這是什么妖孽?太恐怖了,這是能跟域外天驕爭鋒的土著!

  他怎會料到,楚風體內多了一個黑白磨盤后,實力飆升,肉身中的能量精純一大截,讓他戰力暴漲。

  域外,也只有無上道統的傳人體內才可能有這種東西,而且都是前人所留。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