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三百一十九章 歸去

第三百一十九章 歸去

  經文聲觸動楚風的靈魂,在當下的進化之路上他最希冀的是什么?毫無疑問,是一門頂級呼吸法!

  這關乎著他未來的路,因為地球衰敗,傳承太少,與眾多能量強度驚人的世界相比,這里只能算是一片廢土。?網?  

  想要和域外的生靈競爭,目前地球上的法根本不行!

  前方,近乎腐爛的的菩提樹上浮現一些經筒,在里面放著一些經卷,輕輕搖動,陣陣禪唱傳來。

  楚風排出雜念,不去聆聽其他經文,只專注一種聲音,那可能真的是大雷音呼吸法!

  他心中悸動,身體崩的筆直,捕捉那經文,四肢百骸都在跟著共鳴,出雷音。

  那菩提樹很神秘,昔年是悟道樹,死掉后,被人逆轉,能壞人道行,可現在依舊掛著經筒,能傳下法門。

  這有點詭異。

  楚風不管不顧,用心去銘記,起初的法跟大雷音弓中獲取的相近,應該就是那種無上傳承!

  現在,楚風身體呼***神亦如此,兩者交融。

  他修習過大雷音呼吸法殘篇,現在運轉起來毫無滯澀,體內血液隨經文聲而起伏。

  但是,他也注意到一個問題,在枯敗的菩提樹上,出大雷音呼吸法的經筒是破爛的,露出內景,經卷曾被人撕下一半。

  這讓他心頭一沉,不過現在也管不了那么多,只能先記下眼前這些。

  如今地球上只有一些粗陋的法,而且少的可憐。

  在高層次的世界,每個道統掌握的呼吸法都不止一種,兼并修行,好處巨大,核心弟子都會數種法,可以增強進化效率。

  傳說中的大雷音呼吸法響起,怎不讓楚風的心中激動,這種法在哪怕在域外都來頭大的嚇死人。

  他如果掌握這種法,跟黃牛教給他的法配合修行,好處實在太多了!

  不過,在運轉呼吸法時,身體中的那種物質也越的瘋狂了,黑與白不斷閃爍,頻率高的嚇人。

  楚風自己都心驚,感覺情況不太對勁。

  黑色物質出現時,他的能量被壓低到極點,早已跌落下王境,直接沖著進化者最底層而去,讓他擔憂。

  而當銀白物質浮現時,他體內的能量達到最強,簡直要撕裂第六道枷鎖,要再次進化,血液如奔雷,心臟跳動如打鼓,沉悶而驚人。

  黑色物質像是在砸夯他體內的能量,恨不得壓制到最低,就此磨滅個干凈,白色物質則幫他恢復。

  時間不長,經文聲變弱,破爛的經筒中那經卷被翻到最后一頁。

  楚風意猶未盡,總覺得欠些火候,恨不得攀登到樹上去摘下經筒看個仔細。

  他在原地站了片刻,回頭看向黃牛、老喇嘛等人,依舊沒有醒,這讓他蹙眉,怎么能救醒他們?

  他抬頭看向菩提樹,一切都應該跟它有關,怎么才能破解?

  楚風確信,如果不是因為他來到此地后看到黃牛、老喇嘛等人的狀況,心中警醒,或許他也會沉眠,至今都醒不來。

  因為,提前預警,有了戒備之心,他才能快擺脫困局。

  “既然跟菩提樹有關,我去撼動它,說不定就能改變眼下的狀態!”

  楚風決定冒險,向前走去,每一步邁出身體都劇烈搖動,他在地上不斷刻蝌蚪符號,都跟場域有關,用以化解壓力。

  因為,在那菩提樹下,有兩道身影,他們散的氣息太恐怖,壓的虛空都裂開,無法閉合,那景象很恐怖。

  在此過程中,楚風體內黑白物質的運轉更驚人了。

  到了最后,黑白交織,他的身體漸漸化成灰色,像是從未改變,灰蒙蒙,從毛孔中彌漫出古怪的霧靄。

  轟!

  楚風到了近前,但是,他也遭受重創,周身都是裂痕,差點當場炸開。

  因為,在那樹下,兩道身影太強了,溢出的絲絲縷縷氣機簡直要崩開十里佛門凈土,讓人窒息。

  楚風在地上劃刻密密麻麻的符號,用以化解那種威壓,但他還是負傷,大口的喘氣,鮮血從體表的裂痕淌出。

  他從來沒有遇上過這種事,不是在戰斗中負傷,被某些生靈的氣機壓制到這個程度,駭人聽聞。

  “掙斷枷鎖,看來根本不夠看啊。”他嘆息。

  很快,他周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因為那菩薩與妖圣變化了。

  兩大強者原本栩栩如生,可是最后他們融化,瓦解,最后不具人形,徹底消失了。

  就是那锃亮的甲胄,鋒銳的戰矛也如此,都成為點點碎光,化作虛無。

  在那原地,菩提樹下只有兩滴血,不是很鮮艷,缺少光澤,呈現在土石間,雖然沒有干涸,但缺少生機。

  楚風真的被震撼了,一切都是兩滴血造成的?

  他抬頭,剛才所見的菩薩與妖圣都是兩滴血顯化所致?

  那個層次的生靈到底有多強?楚風心中悸動,兩滴暗淡無光的血而已,還能有這種威能,實在驚駭世間。

  兩滴殘血,壓制的他的周身裂痕密布,如果真身降臨,簡直不敢想象。

  哧!

  楚風動了,輕輕搖動垂落到近前的菩提枯枝,他沒敢動用飛劍,也未使用金剛琢,因為他不知道損毀菩提樹是否會帶來不可預料的后果。

  要知道,早先他的意識曾被菩提樹上的佛光漩渦吞噬進去,他擔心黃牛等人的意識也在這株枯樹中。

  然而,哪怕如此,他輕輕搖動枯枝時,還是傳來腐朽的聲響,有枝杈斷裂,太脆弱了。

  而這時,古樹上的經書都消失了。

  楚風回頭,觀看昆侖大妖的反應,依舊沒有什么動靜。

  他咬牙前進,周身裂痕更多了,繞過兩滴血,到了主干另一側,開始捶打那六七人都合抱不過來的樹干。

  砰砰砰……

  老樹皮脫落,巨樹輕輕顫動。

  楚風身體劇痛,在這里被壓制的身體受創時,那黑白物質運轉的越瘋狂,讓他修為上下波動的嚇人,一會兒要撕裂第六道枷鎖,一會兒又要化為普通人。

  “父親,祖父,你們都不要死啊!”

  忽然,楚風聽到黃牛的叫聲,它在夢囈,在做噩夢!

  “我不想踏上那條路,不要那樣的機會,我只要你們活著,我在這個世界也能成圣作祖,為族人找到活路!”

  黃牛滿臉淚水,他已經化成小男孩的樣子,半蘇醒,閉著眼睛,在傷心哭泣。

  楚風一怔,看似純真的黃牛心中竟然藏著這些秘密,他的族人怎么了,似有滅族之禍,需要它尋找活下去的路。

  楚風明白,黃牛陷入傷感中,失落想夢境內,它有著外人不知道的秘密,那是它的“軟肋”。

  最后,黃牛一骨碌坐起來,睜開眼睛,快擦去淚水,向左右看了又看。

  “楚風?!”他的小臉上寫滿驚容。

  楚風對他笑了笑,沒有提黃牛落淚的事,他知道它可能不愿意被人知曉,最起現階段當作不知吧,以后如果能相助,他會竭盡所能。

  他繼續捶打菩提樹,很快老喇嘛坐了起來,他也蘇醒了,他的雙目雖然暗淡,體內沒有能量,但是可以感覺到,老喇嘛的像是堅定了某種信念,整個人的氣質完全不同了。

  楚風雙手間,虎口等早已全部崩裂,就是身上也如此,傷痕太多,被那兩滴血壓制,形體都要徹底瓦解了。

  “楚風快回來,不要繼續了!”黃牛呼喚。

  老喇嘛也口誦佛號,讓楚風回來,以他現在這種狀態肯定是不行了,再繼續下去的話自身必死無疑。

  楚風搖搖晃晃地起身,踉踉蹌蹌沿著原路向回走,他想救人,但也不想死在這里,已經盡力了。

  現在他的身上,那裂痕太恐怖,從縫隙中都見到了骨頭,整具軀體即將四分五裂。

  這里太可怕,連獒王都沒有醒來,連號稱無敵的老獅子依舊如故,一動不動,到頭來只有黃牛與老喇嘛復蘇。

  楚風回來的剎那,他就堅持不住了,一頭栽倒在地上,血流如注,染紅地表。

  “這株樹不能妄動,他們也不能帶走,只盼有一日他們能自己醒來,或者下一次我們更強時,再來此地喚醒。”老喇嘛說道。

  黃牛點頭,他同意這個選擇,現在這地方對他們來說太危險了。

  因此,此時的黃牛與老喇嘛一身能量消退個干凈,現在空空如也,宛若一介凡人。

  這里壞人道行!

  菩提樹被人逆轉,起到了相反的效果,不助人成道,反倒斬人根基。

  “下次,我再來救你們。”楚風虛弱的說道,他現在的狀態非常糟糕。

  “怎么回事,一座寺廟浮現。”黃牛驚詫,在那菩提樹后面,竟出現一座恢宏廟宇,散無量佛光。

  它是無聲無息出現的,在廟宇前,有一個又一個經筒,并列這,放置著一卷又一卷經書。

  楚風瞳孔收縮,他看到了一個與眾不同的經筒,目光難以難移開,那是以石頭挖刻而成,十分特殊。

  “走吧!”老喇嘛意志堅定,他看了一眼就低下頭,不再去凝視。

  黃牛也輕嘆,這是巨大的誘惑,但卻是致命的,憑他們現在的狀態如果前去,必死無疑。

  楚風沒有說什么,只是看了又看。

  最終,老喇嘛與黃牛在地上刻字留言,而后扶著楚風沿著原路向回走。

  他們身上都有佛門器物,有驚無險,脫離這片十里凈土,推開那包著青銅皮的斑駁菩提木門,走出古剎。

  “終于出來了!”

  雪豹王急壞了,在這里坐臥不寧。

  “過去多久了?”楚風問他,因為他看到陽光都出來了,冰雪已經止住,顯然時日不短了。

  “已經九天了。”雪豹王告知。

  在這九天中,外界生各種大事件。

  “海族要召開盛會,給6地上的強者都送了請帖。”

  第一件事讓就楚風他們深感詫異,他也是被邀請的人。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