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夢醒時分

第三百一十八章 夢醒時分

  一尊菩薩盤坐菩提樹下,肉身帶著清香,那里有妖圣降臨,這實在詭異了!

  楚風心神皆震,他能感覺到一股驚人的氣息從對面鋪天蓋地而來,讓他都承受不住,若非關鍵時刻,他在地上刻下一個符號,估計都立身不住。

  這是場域的手段,他所承受的莫名氣機沿著他的雙足導入倒下,此時他與這片佛門凈土仿佛凝結在一起,抗住了壓力。

  對面,那株粗大的菩提樹六七個人都合抱不過來,但很可惜,早已枯死,沒有一片葉子,就是枝杈都要腐朽了。

  在過去這多半是一株神樹,但一直以來它承受著莫名的力量,變得脆弱不堪,可以看到,有些枝條都爛掉,折斷下來。

  怎么會如此?

  楚風觀察著,那里的金身菩薩與妖圣一動不動,像是一幅畫面,定格在那里。

  恐怖的氣機,鋪天蓋地,若非他腳下有一枚符號,他多半要承受不住,要被壓制的倒在地上。

  “嗯?!”

  當想到這里,他看向附近,昆侖山的大妖倒了一地,該不會都是這樣被壓制的吧?是否出現生命危險?!

  楚風有些焦急,但卻強迫自己冷靜,因為他知道過去了這么長時間,如果有危險的話,一切都應該已經發生了。

  楚風邁步,每前進一步都會在地上刻寫符號,不然的話,他怕承受不住,被一股莫名的氣息壓制。

  源頭自然是菩薩與妖圣那里!

  沿途,一簇又一簇光明火焰跳動,那是佛光,但卻像是篝火在焚燒。

  很快,楚風大吃一驚,當來到近前后,他看到一簇又一簇佛光究竟是什么,那是晶瑩的小顆粒,微不可見,在燃燒,歷經數千年不滅。

  這不會是舍利子吧?

  曾有舍利子炸開,散落的到處都是,化成佛光,形成光焰,漫長時光過去后,這顆舍利子還有少許殘渣,沒有熄滅。

  這簡直有些恐怖,當年完整的舍利子都有多強,殘余的一絲絲都能形成驚人的能量,這實在駭人聽聞。

  楚風仔細感知,已經覺察到,這片佛門廢墟大半的能量都是這殘留的舍利子提供的,彌漫而出。

  還好它的能量很祥和,沒有伴著殺氣,不然的話,這里可能會化成一處絕地。

  楚風倒吸冷氣,他真正體會到古代進化者中的大能有多么的恐怖,與他們相比,實力差距太大了。

  他盯著那一簇又一簇佛光,火焰中像是有一個金身老僧在盤坐,很模糊。

  “金身羅漢!”

  楚風猜測,這顆舍利子屬于一尊金身羅漢,并非菩薩的,羅漢舍利就能如此,這還真是讓他生出一股無力感。

  他想到黃牛的話,所謂逍遙境的修士,到了能量強度較高的星辰世界也只能算是一個小妖。

  昔年此地一定發生過大戰!

  終于臨近,楚風看到馬王,如今它化成一頭汗血寶馬,通體赤紅,沒有一根雜毛,不過體形不是很夸張,只比普通馬高上兩頭而已。

  同時,他看到一頭晶瑩剔透的蜘蛛,像是玉石般,他知道這是盤王,能有人頭那么大,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接著,他看到一頭黑熊,能有三米高,這應該是熊坤的爺爺,老黑熊王。

  “都化出本體?!”

  楚風皺眉,他到了近前后,蹲下身來,發現他們還有呼吸,并沒有死亡,只是都昏厥過去,陷入沉眠中。

  同時,它們體內空空如也,失去所有能量。

  楚風心中出現一股不好的預感,這些妖王難道被打出原形,削落境界,徹底成為普通的飛禽走獸?

  這讓他心頭一沉,一陣頭大。

  因為,仔細檢查后,他發現諸王體內真的缺少能量,徹底干涸,跟普通的獸類沒什么區別。

  “黃牛!”

  楚風終于看到黃牛,小家伙也如此,不再是人身,一米多長,通體金黃,毛發光滑柔順,像是黃金鑄成。

  黃牛呼吸平穩,怎么搖晃都不醒,而且身體中沒有一絲的能量,精神也很虛弱,跟普通的走獸沒什么區別。

  楚風心都涼了,看著滿地的妖王本體,又看向遠處那株干枯菩提樹下的菩薩與妖圣,他們一動不動。

  隨后,他看到獒王,這是一頭體形健碩的藏獒,皮毛光亮,它的癥狀跟其他人一樣,被打落到普通野獸狀態。

  滿地都是飛禽走獸,橫陳在瓦礫間,躺在廢墟上,全都顯化原形,不能保持住人身狀態。

  只有一個例外,那是老喇嘛,因為他的本體就是人,盤坐在那里,披著袈裟,身體干枯,肌膚松弛,閉著眼睛一動不動。

  老喇嘛身為佛門高僧,在這里也中招了,雖然還有呼吸,但是一身號稱無敵的能量都消退了個干凈。

  他也等于被打回原形,退化了,一身本領消退個徹底!

  在他的旁邊,一頭獅子很威猛,躺在那里,一動不動。

  “這是怎么回事?”楚風心頭沉重,生出一股不祥的感覺,難道威名赫赫的昆侖山諸王都廢掉了?

  這實在糟糕透頂,沒有一人清醒,也無一人還保留著強勁的進化能量。

  “大老黑,虎哥,你們都給我醒一醒!”楚風來到大黑牛近前,搖動它的軀體,而后又拍東北虎的頭。

  隨后,他又踹了驢王幾腳,它現在化成本體,就是一個普通的毛驢。

  可惜,他們都一動不動,哪怕提起來,使勁摔打都沒用,就是不醒。

  同樣,楚風探出精神能量,深入他們的軀體去呼喚,也毫無用處。

  他頭大如斗,這么多妖王,這都是怎么了?

  楚風起身,抬頭看著最前方的的菩提樹下,或許一切都根源都在那里吧,他背著大雷音弓,手持金剛琢,向前邁步。

  轟隆!

  突然,他眼睛睜大,身體發僵,感覺難以置信。

  就在那前方,宛若開天辟地般,那里發生驚人的變化。

  六七人合抱不過來的菩提古樹,原本都腐朽了,枯死了,但現在卻在發芽,生機勃勃,綠霞滔天。

  并且,那菩提樹上,出現佛光,普照十方,青碧葉片間金霞四射。

  怎么回事?!

  楚風心神波動劇烈,他的雙目無法移開了,在那枝葉間,出現一部又一部古書,嘩啦啦的自動翻頁。

  接著,經文聲震耳,讓他精神澎湃,要跟那古樹連接在一起。

  “神秘呼吸法嗎?”他雙目略微是神,盯著那株古樹。

  隨后,他迷惘了,全部的精神要陷入進去,要跟那古樹融合在一起。

  “不對,我的肉身能量,我的精神能量要被抽干了,要沒入那古樹中,這是……”

  楚風在失神時,想到了黃牛、老喇嘛等人的癥狀,他趕緊強迫自己,擺脫那種牽引之力,要掙脫出佛光漩渦。

  “不行!”他大喝。

  然而,一個金色佛光漩渦涌來,還是將他吞噬了。

  “小風,醒一醒!”隱約間,他的耳畔傳來呼喚聲,很焦急,也很傷感。

  也不知道過了多時,楚風睜開眼睛,看到陽光,透過窗照射進來,他正躺在床上,一片潔白,這里像是病房。

  楚風坐了起來,很迷惑,怎么到了這里?腦子有些疼,許多記憶都像是模糊了。

  “啊,小風你終于醒了!”他的母親王靜進入病房,手中提著的東西墜落在地,快速來到近前,臉上帶著淚痕,又哭又笑。

  “媽,你怎么了,別哭啊,我沒事。”楚風相勸。

  “孩子,你讓我們擔心死了,一個人跑到藏區去旅游,結果昏迷在沙漠邊緣,嚇死我們了。”王靜哭著,這樣說道。

  “啊?!”

  楚風吃驚,去旅游,然后昏厥在藏區?

  “是啊,一位老牧民救了你,然后我們趕到西部區域,將你送進醫院,都過去大半年了,你一直在昏睡中度過。”王靜情緒波動劇烈,眼淚不斷落下。

  楚風懵了,這是怎么了?

  他以前的確去藏地旅游過,一些記憶浮現,他最后又去了昆侖山,而后天地異變,發生很多事。

  “媽,不對啊,我最后應該是昏倒在一座古剎中,那里佛光普照,對了,黃牛呢,大黑牛他們怎樣了?”他趕緊詢問。

  “你在說什么,昏迷中,你就一直在夢囈,有時會說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名字,怎么現在蘇醒了還這樣,兒子你怎么了,還認得我嗎?”王靜一臉擔憂之色。

  隨后,醫生來了。

  “病人的頭顱被撞傷,由于受到過劇烈刺激,精神方面有些障礙,不要急,會慢慢回復過來的。”

  醫生來后,為楚風全面檢查,最后悄悄對王靜說了這樣一番話。

  “我體內的能量呢,我的飛劍,還有困擾我的的黑色物質呢?”楚風萬分不解。

  隨后,楚致遠來了。

  接下來的幾天,楚風徹底懵了,他強烈要求出院,了解到這個世界從來沒有異變過,變的只是他自己,曾經在藏地受傷,昏倒在那里。

  半個月后,父母跟他談心。

  “孩子,別多想了,會慢慢恢復的,或許,真有轉世輪回,你昏迷時,失魂的那段時間,去經歷了一個輪回。”

  接下里的幾個月,楚風略有憂郁,無論走到那里都想尋找天地異變過的痕跡,但是最終他失敗了。

  這是一個真實的世界,不是夢境,沒有虛假,他就是一個現代人,黃牛、大黑牛一切都不存在。

  有一次,楚風想用割裂手腕之痛,試探自己是不是陷入莫名狀態中,結果嚇壞王靜,將他送進醫院。

  “孩子,你怎么這么傻,不要想不開啊,割腕這是懦夫的行為!”

  楚風迷茫,他所夢到的黃牛還有進化之路,以及最后的喜馬拉雅山之行,都是假的,現實中根本不存在這些人與事。

  “有平行宇宙,或許,你的精神曾游歷進另一片時空中,最終又回來了。”

  到頭來,一位專業人士跟他交流時這樣說道。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楚風忍不住了,不斷大叫。

  可是,他所記著的呼吸法沒有用處,他身上并未有所謂的能量,也不能在這個世界進化。

  就這樣,他渾渾噩噩了一段時間,最終接受現實,他曾經有過一段莫名的體驗,雖然真實,但只是虛幻。

  不久后,楚風去工作了,接下來一切都如普通人一樣,他結婚,生子,然后慢慢變老。

  數十年過去后,他白發蒼蒼,但是依舊不能忘記,曾經有那么一段真實的經歷,這是他的心結。

  “這就是生活,平淡卻真實。”

  當有一天他走不動路時,還是遺憾,還是不能釋懷,卻也不得不輕嘆,這樣的經歷才是正常的,真實的。

  “不是這樣,不應該這樣!”

  最后的時光,他生命垂危,彌留之際,他還是不甘心,努力大喊著,聲音雖然虛弱,但是精神波動卻劇烈無比。

  “回去,真實的,我要回到真正的現實中,這該死的夢境!”

  最后的關頭,他不管不顧了,哪怕生命盡頭到來,他也堅信,曾經的那些是真實的。

  砰的一聲,楚風身體搖動,他睜開眼睛,發現自己離菩提樹不算很遙遠,他的身體還年輕,遠處橫陳著一些飛禽走獸。

  “菩提樹,又稱悟道樹,可以讓人成道。”

  楚風看著那株古樹,此時,它的葉片在凋零,在腐朽,重新回歸干枯狀態。

  “菩提樹被人逆轉了,悟道樹變成了讓人懷疑自身道緣的樹,我心中始終有疑惑,懷疑自己的進化之路,今天被它無限放大了。”楚風自語。

  因為,他是一個現代人,過去只相信科學。

  那場輪回經歷讓他心悸,讓他慶幸,也讓他驚悚,他心情復雜。

  他可以想象,無論是黃牛還是老喇嘛等人也一定在經歷著各自的輪回,心中對道的懷疑,定會被無限放大,如今也在掙扎中,迷失了。

  他看向大黑牛、東北虎、老獅子等異類,他們最大的懷疑就是,原本為普通野獸,為何能進化,成為高級生命體。

  所以,他們都現原形了,否定了自己?這讓楚風悚然。

  這里看似平和,但是卻極其危險!

  菩提樹下,那金身菩薩已經可見,很年輕,也很慈悲,身體被戰矛刺穿,那妖圣挺拔強大,眉心滴血,被一指擦中,但沒有洞穿。

  他們為何凝固在這里?

  此時,楚風體內黑色物質轉化成銀白色,而后又快速逆轉回去,頻率快的驚人。

  同時,他聽到誦經聲,那是大雷音呼吸法,這里有完整的傳承!?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