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三百一十一章 不歡

第三百一十一章 不歡

  誰能不驚?哪個不顫栗!

  楚風屹立在場中,從毛孔中向外溢出刺目的銀光,連滿頭發絲都是如此,像是熾盛的白銀鑄成,整個人銀色能量蓬勃。

  空中,染著血的金色羽毛凋零而下,這些黃金神羽很鋒銳,落地時插入土石中,如一柄又一柄利劍錚錚作響。

  楚風將手中的兩片身體扔在地上,一位撕裂六道枷鎖的頂級禽王斃命,伏尸在他的腳下,鮮血染紅玉虛宮。

  開戰沒多長時間,他便徒手擊斃三足金烏王!

  現場鴉雀無聲,所有人都被鎮住,這還是一個身體出現問題的人嗎?這個結局簡直要嚇死人。

  這個世間有幾人能獨自擊殺一頭絕頂禽王?駭人聽聞,就是玉虛宮之主剛才交戰多時都無法得手。

  現在所有人都懵了,楚風的身體究竟是否出現狀況?只身鎮殺頂級王者,這根本與傳聞不相符!

  在楚風不遠處,幾名少年男女都閉上嘴巴,有些不知所措,十分緊張。

  剛才他們還在有意無意的提及,請楚風傳給玉虛宮之主呼吸法,壓制異類王級強者,不然危矣。

  可現在一切都被逆轉,楚風沒有用人保護,只身就斬殺來犯的強敵。

  玉虛宮內,早先有其他念頭,想要讓楚風傳法,或者讓他贈送兵器的異人,也一陣不安,甚至恐懼。

  這里不僅有玉虛宮的異人,還有聞到動靜后趕來的外界人,此時無不心驚肉跳。

  楚風的表現太驚人,即便不依靠玉虛宮,他也可以活著,拖著有問題的身體,獨自殺敵,看不出虛弱的跡象。

  顯然,這個結果讓不少異人都受到沖擊,一些人看向遠處的玉虛宮之主,又看向楚風。

  這個對比有點明顯,全盛的玉虛宮之主說要保住楚風,可卻拿不下金烏王,交戰多時都無果。

  而當楚風生命受到威脅時,他自己出手,卻迅猛的斃掉兩大強者,非常震撼人心。

  這不得不讓一些異人暗自琢磨,是楚風太強大還是玉虛宮之主還沒有盡力?細思起來有些復雜。

  從頭到腳都是璀璨銀輝的楚風,猶若一尊戰神,踏著金色羽毛,越過龐大的禽王尸身,面向半空中的孔雀王。

  空氣爆炸,一頭紫色長發披散、面孔俊美而妖異的孔雀王十分果斷,展翅而去,突破音障,第一時間遁走,離開順天。

  接著,另一位阻擋碧游宮之主的王者,也化出本體,那是一頭金絲雀,倉皇而逃,從順天城消失。

  兩大王者,不戰而遁。

  這一結局,驚的四方無人發聲,好長時間都沒有人說話,但凡見到這一幕的進化者都十分震撼。

  沒有不透風的墻,尤其是許多外人趕到玉虛宮,親眼目睹這一切,將消息傳出,頓時引發大波瀾。

  “超神了,這是要逆天嗎?!”

  這個清晨哪怕冰雪紛飛,外界也一片火熱,各方人馬都在熱議,一代金烏王的實力究竟如何,很多人心中有數,號稱絕世高手,可卻這樣被楚風用雙手撕裂,驚懾天下!

  一些人在猜測,楚風的身體或許根本沒有問題,一切都是佯裝,故意引敵人來犯,最后擊殺。

  但是,很快有人駁斥,確信楚風身體出了大問題,因為他們曾赴宴玉虛宮,了解過真相,這不會有假。

  “楚風說,這是他最后一戰,將揮霍盡最后的力量,或許這就是真相!”

  許多人認可這個說法,這應該就是真相,他的確出了問題,但拼命后,能進行最后一戰,結果驚世駭俗。

  外界很多人都在談論一個問題,他到底有多強?竟然那么迅猛的鎮殺金烏王,實在有些恐怖。

  同時也有小部分人質疑,玉虛宮之主說要保護楚風,真的盡力了嗎?最后關頭卻是靠他自己去殺敵。

  這個說法一出,讓玉虛宮很被動。

  此時,玉虛宮內,那幾個少年男女內心最忐忑,也最為不安,不過楚風沒有多說少什么,像是什么也沒有發生一般。

  砰!

  楚風邁步時身體不受控制了,腳下的地面四裂,他身上的銀輝消失,烏光從毛孔中沖出,能量失控,他在迅速衰弱。

  這是大戰過去一段時間后發生的事,玉虛宮內許多人驚疑。

  “你怎么樣?”碧游宮之主走來,他身材很高,黑發濃密,眼睛炯炯有神。

  “剛才應該是我最后一戰了。”楚風說道。

  獨臂的八景宮之主還有面色平淡的玉虛宮之主也走來,都將手搭在楚風的身上,仔細檢查。

  最后,他們確信,楚風現在的狀態糟糕之極,因為黑色物質混合著能量,讓他實力銳減,境界隨之跌落。

  “以能量層次來劃分的話,直接墜落到王級以下了。”這是他們做出的診斷,確信不會有誤。

  實力到了他們這個層次,只要觸摸對方的身體,瞬間就可以洞悉虛實,掩藏不住。

  “楚大哥的身體真的出了問題,看來剛才只能算是回光返照,他以后再也施展不出那樣的力量了。”

  “我想他會留下自己的傳承,讓人接替他。”

  幾名少年男女在議論,不時向這邊看上一眼。

  “現在怎樣了?”

  玉虛宮之主等人離去,這里安靜下來,陸通出現,帶著憂色,隨后他請來實驗室的人幫楚風檢查身體狀況。

  這次沒有抽血,那些人不敢了,只是用一些儀器測量,發現楚風的各種生命數值指標銳減,大不如從前。

  “真的跌落下王者境界了,這……唉!”陸通輕嘆,他現在沒有一點辦法。

  “都說了,我要歸隱,已經厭倦這種生活,換上幾種多姿多彩的活法,你也不用太擔心。”楚風說道。

  他自然要離開了,跟陸通說的明白,從現在開始就退出玉虛宮,不管以后能不能恢復。

  陸通聞言,張了張嘴,卻也不知道如何挽留,因為他也覺得宮內有些人過分,現在拿什么來勸楚風留下?

  他轉身離去,有些蕭索,背影略顯佝僂與蒼老之態,他覺得心累,十分疲倦。

  消息自然瞞不住,楚風要離去了,在玉虛宮內引發一片波瀾,幾名少年男女都在第一時間趕到。

  他們有些忐忑,也有些急切,紛紛開口挽留,不希望他遠行。

  “楚大哥,外面冰天雪地,異類橫行,你現在身體出了問題,一個人在外面很危險,還是留下吧。”

  楚風神色平和,道:“我在外面也有不少朋友,四處走一走轉一轉,應該沒什么問題。”

  一個漂亮的少女略顯緊張,道:“楚大哥,你能教我們呼吸法嗎,我們想拜你為師,如果我們成為強者,就可以震懾那些異類,追隨與保護你。”

  “是的,楚大哥我們跟你練拳,學你的呼吸法,以后如果海族登岸,我們要替你跟他們戰斗!”

  幾個少年男女都開口。

  楚風啞然,心情有些復雜,最終只是摸了摸一個少年的頭,什么都沒有說,走到窗邊看著風雪,算一算時間大黑牛他們也快要到了吧。

  隨后,又一批人出現,來到楚風的居所,都是玉虛宮與八景宮的異人,竟想跟他學御劍術。

  “楚兄,我們知道很冒昧,臉皮發燒,但是卻不得不硬著頭皮來,你畢竟也是玉虛宮的人,總不能看著異類崛起,我們這邊積弱吧。”

  此時,他們已經得到確切消息,楚風最后一戰過后,實力跌落下王級領域,被證實要退出強者之林。

  這讓一些人心情復雜,畢竟楚風曾經那么強大,讓他們外出時都倍受各方重視,不敢輕易得罪。

  同時也有一些人心頭波瀾起伏,覺得楚風衰弱,或許就是他們的機會,如果能從他這里得到呼吸法,學到御劍術等,未必不能成為楚風第二。

  楚風看著這些人,也很有感觸,原本的確想傳下一些東西,但是后來有些人太過分了,讓他改變念頭。

  玉虛宮之主的那個遠方侄兒元洪再次來了,這一次不是索要紫金雷電錘,而是直接要借他手腕上的金剛琢!

  誰都知道這是楚風最重要的兵器,對他有非同一般的意義。

  “楚兄,你安心休養吧,反正你以后也用不到金剛琢,不如借給我們,放在玉虛宮,震懾異類。畢竟你也算是玉虛宮中的一員,這里培養了你,到頭來你也應該回報一下玉虛宮,我們會非常感謝。”

  在元洪的身邊還有一些人,都是追隨他過來的,那些人的口氣倒是很溫和,也很客氣,但意思一樣,想讓楚風留下金剛琢。

  “你們的胃口太大了,越過紫金雷電錘,直接想要我最重要的兵器?”楚風沉下臉。

  別說他狀態不明,體內的物質在黑色與銀色之間轉換,有危險,但也有機遇,即便他真的前路灰暗,這些東西也并非一定要留在這里,他要送給黃牛、大黑牛他們。

  “楚兄,你加入玉虛宮時才多大的成就?得玉虛宮相助,庇護,你才能迅速成長,要懂得感恩啊。”

  玉虛宮之主的遠方侄兒元洪很嚴肅,略帶責備之意,在那里勸告。

  “索要金剛琢后,你們是不是也想讓我交出拳法、呼吸法?”楚風冷淡地問道。

  “楚兄,玉虛宮是你的家,也是你的大后院,留下一些法又何妨?又不是落在外人手里,你跟這里分什么彼此,一損俱損一榮俱榮,玉虛宮強大起來后,你哪怕不再是異人,實力大降,這里也可以護你周全。”

  “這是你的意思,還是玉虛宮決策者的意思?”楚風問道。

  “跟宮中其他人無關,只是我們一些熱血年輕人的建議。楚風兄弟,這里是你的根基所在,我們這邊如果強大起來,你以后就是衰退為普通人,也會有保障啊。”元洪言辭鏘鏘有聲的說道。

  “你給我滾!”

  就在這時,窗外探進一個大腦袋,頂著黑色的犄角,突兀的出現,探出一只大手,一把將元洪給拎出窗外。

  砰砰砰……

  就這么一瞬間,元洪挨了一頓暴揍。

  大黑牛、東北虎、老驢、金雕王他們到了,滿身都是雪沫子,冒著冰雪,連夜趕路,在這個上午趕到玉虛宮,直接闖了進來。

  “你個王八蛋,也敢對我兄弟不敬,你算你什么東西,我兄弟的崛起跟玉虛宮有個毛的關系?他踏出的哪一步不是靠自己,相反給了你們玉虛宮多少好處,幫你們平山滅寨,送上大量王級生物的血肉供你們研究,淬煉王級血藥。你這一身修為是怎么來的,肯定吃過王級血藥吧?”

  大黑牛越說越氣,猛踹地上的元洪,讓他慘叫,渾身皮開肉綻,有些骨頭都斷了。

  當然,大黑牛很好的控制著力道,沒有鬧出人命。

  東北虎也逼了過去,一聲咆哮,差點將元洪的精神能量震散,道:“我兄弟即便歸隱,也用不到你們玉虛宮假仁假義,有我們照顧就足夠了,用的著你們?太把自己當一回事了,其實狗屁不是!”

  驢王也上前,直接給了元洪一蹄子,道:“要說恩情,不久前楚風救下玉虛宮之主,這不是大恩情嗎,可他向玉虛宮索恩了嗎?你們拿一點皮毛般的舊事當大恩,也有臉提?挾小恩惠圖大報答,還要臉嗎?!”

  大黑牛、東北虎、老驢上去一頓胖揍,打的元洪慘嚎,骨斷筋折,嚇得跟著他一起來的那些人面無血色,膽戰心驚。

  “走,兄弟,我們離開這里去昆侖,去逍遙自在,什么狗屁玉虛宮,見鬼去吧!”

  幾人說著,要帶走楚風,離開順天。

  這么大的動靜,怎么會驚動不了其他人,片刻間不少人出現,都跑來觀看。

  陸通也來了,老頭子急的直搓手,了解情況后,對元洪不滿到極致。

  玉虛宮之主也到了,看了一眼元洪,對東北虎等人拱了拱手,道:“打的好,這個不成器的東西,只想著走捷徑,這輩子都成不了氣候!”

  對于玉虛宮之主這種絕頂王者,東北虎他們并不想翻臉,好聚好散,因此倒也客氣,也對他拱了拱手,表示剛才很生氣,見不得他們的兄弟受委屈,所以才一時憤怒出手。

  大黑牛很直接,道:“我們要帶走楚風,讓他去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靜養。”

  玉虛宮之主輕嘆,搖了搖頭,并不放行,道:“楚風立下那么多大功,關鍵時刻,我們怎能放棄他,一定要盡心盡力幫他恢復過來,我們正在從道藏以及各種古代孤本文獻中尋找辦法,現在有些眉目了,必然要治療好他。”

  “好意心領了,用不到,我們自然會照顧好他,想辦法幫他恢復!”大黑牛拒絕。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