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二百六十九章 討債

第二百六十九章 討債

  廬山,為中華十大名山之一。

  此外,人們口中所說的三山五岳,廬山便是三山之一,地位極高。

  最近以來廬山被各方矚目,雖然被諸王爭奪,但是一直無人能入主,都失敗了。

  此際,大雪紛飛,真的宛若鵝毛般,讓這里銀裝素裹,白茫茫。

  如果沒有這場冰雪,廬山壯觀而又秀美,蔥郁中水澤無數,最出名莫過瀑布,山水相依,景色絕佳。

  日照香爐生紫煙,遙看瀑布掛前川。這種景象現在看不到,到處都是白雪,就是瀑布都被冰凍。

  “兒啊二啊而啊,這雪太大了,老驢我活了幾百年,從未見過這么邪門的雪!”驢王呲牙,張嘴間盡是白霧。

  現在它淡定了,因為知道不會被楚魔王吃掉,一顆心徹底徹底從嗓子眼放回去了,專心當黃牛的坐騎。

  進入廬山區域,溫度驟降,冷的嚇人。

  “嘿呦喂,這哪里是鵝毛大雪,這分明是人頭大雪!”大黑牛怪叫,從天空中落下的雪花有些嚇人,有的竟有大半尺長,砸落在他的頭上。

  “嗷吼……”東北虎干脆化出本體,這樣才方便前行,不然的話這里的雪足有一人多高。

  “本王常年生活在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亞,可也沒有見過這么厚的雪啊。”東北虎抱怨。

  “驢王你到底知不知道金雕王在哪里?趕緊找對地方,這冰天雪地的,真不適合出門掏鳥窩。”大黑牛催促。

  只要張嘴,暴風雪就會涌進嘴巴里,風很大,雪沫子到處都是,飛進人的口鼻中,更是讓人睜不開眼。

  “我也只是聽聞這里有它的巢,不知道它是不是躲在這里。”驢王有點不自信。

  廬山的幾個主峰,比如大漢陽峰、五老峰如今都上不去,一直都攻克不了,很危險,但是山腳下、甚至側峰的半山腰等地卻可棲居。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我都快迷路了!”大黑牛凍的直打哆嗦。

  廬山這片區域深處,氣溫零下足有一百二十度,冷的刺骨,如果是一般人的來到這里的話難以活命,就是王級生物也覺得太冷冽。

  東北虎道:“大好廬山原本風景絕美,郁郁蔥蔥,怎么變成這個樣子了,你們說這次天地異變是好還是壞?再這么下去還能有什么造化,那些神圣古樹都得凍住,還怎么開花結果?”

  就是黃牛也不解,它雖然來自另一個世界,很博學,但是對于這方天地的異變征兆也不了解,心中沒底。

  “噤聲。”

  楚風感覺到一股生機,很強,也很濃郁,有一個非常強大的生靈在冰雪中。

  驢王像是想起了什么,道:“在廬山瀑布群附近有一株古樹,結有化形果,它實力高深莫測。”

  楚風幾人都驚異,早就聽說了,化形果最早誕于廬山這里,是一株千年古樹長出的,沒有想到今日將要得見。

  事實上,結有化形果的樹雖然稀有,但也絕不止這一株,只是廬山的老樹最出名。

  因為它第一個長出化形果,而且它自身實力恐怖,就是掙斷六道枷鎖的絕世強者都不愿輕易招惹。

  “繞過去吧,別惹它。”東北虎道,它覺察到,老樹肯定是一位撕裂六道加鎖的高手。

  楚風無所謂,雖然不懼怕,但也不愿節外生枝。

  最終,他們避開這里,在老驢的引路下,來到五老峰下,看到一片石窟地。

  驢王伸出一只驢蹄子指向前方,示意就在那里。

  “避免它展翅騰空而起,我先過去!”楚風說道。

  他速度快,而且可以避過王級生物的神覺,在冰雪中一縱就是兩三地,踏雪無痕,他躍到山壁上,在一座又一座石窟中尋覓。

  很快,傳來驚怒聲,一片金燦燦的光芒爆發,在山壁中綻放,金雕王被尋到,果然就躲在這里。

  它長嘯,竭盡所能對抗。

  但是砰的一聲,還是被楚風一巴掌就給打飛出來,撞塌山壁,在冰雪中翻飛出去。

  “楚風!”金雕王大叫,又驚又怒,還有些害怕,剛才它太不堪了,直接讓人從巢穴中拎了出來,一巴掌甩在后腦上,而后扔到山下。

  它想騰空,直接遁走,因為它知道根本不是這個楚魔王的對手。

  “哪里走,留下吧!”

  東北虎嗷嘮一聲,身為掙斷六道枷鎖的猛人,一聲虎嘯,那真是驚天動地的音波功,震的金雕王氣血翻騰,直接咳血。

  因為東北虎很不厚道,突然竄出,完全可以用大爪子將它抓住,但卻只是對金雕王一聲大吼而已。

  音波震蕩,金雕王頭昏腦漲。

  “大雕,竟敢圍殺我兄弟,還害得我們冒雪來掏鳥窩,你罪過大了,還想跑,下來吧!”

  大黑牛一聲咆哮,騰空而起,將那眼冒金星、剛要沖天而起的金雕王一把抓住,生生扯了下來。

  砰!

  大黑牛順勢砸了一拳,將金雕王打的直翻白眼,橫飛出去,再次落地。

  金雕王知道這次麻煩大了,都沒有辦法沖天而去,完全被壓制,老巢被人端了,現在走脫不了。

  鏘!

  它化成人形,手持一口雪亮的長刀,嗡的一聲,向大黑牛劈去,同為掙斷五道枷鎖的生靈,它想跟大黑牛一戰。

  砰!

  石壁上,楚風隔空給了它一拳,打的它咳血,再次化出本體,金色羽毛紛飛。

  現在沒什么可說的,先打一頓,熬一熬它。因為,哪怕普通人飼養鷹隼也有熬鷹這一說法,得先收拾它,讓它服服帖帖為止。

  金雕王嘶鳴,它憤怒無比,被人這樣壓著打,哪怕這個人是楚魔王也不行,它極力反抗,再次騰空。

  砰!

  東北虎出擊,體形跟小山似的,一巴掌橫空,將它就給拍落下來。

  金雕王翻滾在地上,渾身劇痛,這時又挨了一擊,那是一記驢蹄子,當的一聲踢在它的頭上,讓它翻白眼,險些昏厥過去。

  而也就是在這時,它看到驢王。

  “是你……”金雕王大怒,猛力一翻身,騰躍起來,它實在氣壞了,頓時明白是這頭驢子帶路,楚風他們才尋到這里。

  “大雕兄,俗話說識時務者為俊杰,無上的楚魔王想請你出山,共謀大業!”老驢一本正經。

  “我圍攻過他,險些要了他的性命,他會放過我?”金雕王壓著怒火,沒有再出手,哪怕性子剛烈,也不想死。

  眼下這種情況真要搏殺的話,它必死無疑,不說其他人,一個楚魔王就足以捏死它。

  “當然,楚魔王把我都放過了,更何況是金雕王這種英杰。”老驢說道。

  “實話實說吧,我來降服你為坐騎。”楚風開口,不讓老驢忽悠了,什么共謀大業,沒有必要那樣說。

  “你……欺人太甚!”金雕王大怒。

  “我不想與你廢話,是來討債的!降服與否自己選擇,降的話以后追隨在我身邊,有的是好處,不降的話,那就去死!”

  楚風真不想多說,金雕王在那一晚可是圍攻他的主力,如果不是看在它飛行能力突出的份上,早一拳打爆了。

  “老金,悠著點,別被火氣把自己的命燒掉,我想給楚魔王當坐騎他都不要!”驢王勸道。

  “你這個軟骨頭,有幾個不知道!我真沒有想到,你這個膽小如鼠的家伙,居然知道我的秘密居所,你這個二五仔!”金雕王越說越氣,火氣上涌。

  “你是想選擇死亡嗎?”楚風一記拳頭砸下,金雕王再次橫飛,口中噴血。

  它沒有機會展翅沖天,完全被壓制在這里。

  “大雕,給你活命機會不把握住,別怪我們下殺手。”大黑牛寒聲道,鏘的一聲抽出紫銅長刀,就要劈斬。

  “讓我來吧,一巴掌拍爛!”東北虎道。

  現在也只有黃牛安靜,自始至終沒有出手,其他人都給過金雕王幾下了。

  “各位道友手下留情。”遠方傳來波動,是瀑布群方向的老樹,它居然相隔十幾里通過冰雪傳音。

  “小雕,服個軟吧,我是看著你在廬山長大的,真不忍心你這樣死去。”老樹傳音。

  “樹爺,他想收我當坐騎,我不服!”金雕王有些剛烈。

  “總比死掉好,況且你圍攻他在先,也不算什么光彩的事,說什么服與不服沒意義。”老樹勸解。

  顯然,這株老樹的話語對金雕王有很大的影響,最終它憤憤的低頭,因為它的確不想死。

  楚風也不想讓它太難堪,道:“我也不難為你,不視你為奴仆,除非載著我遠行時,其他時間你很自由。”

  至于金雕王是否要逃,楚風不去考慮,這頭禽王如果真的假意答應,而后遁走,那就是意味著下次再見時,注定要被轟殺。

  最終,金雕王載著楚風他們沖天而起,離開廬山區域。

  原本楚風還想去拜訪那株老樹,但老樹婉拒,它言稱,目前在渡劫,冰雪對它有傷害,后面可能還會有其他災難,不想分心。

  目標,杭城!

  楚風他們踏上討債的路,登門一些大財閥。

  連夜間,他們就到了杭城,這片地帶的西湖區域也在飄雪,且湖面冰封。

  天地異變后,西湖大不相同了,方圓足有百里,非常巨大,跟城區分隔開來。

  通古聯盟這個大財閥就在杭城中。

  晚間,楚風他們在杭城住了下來,準備明日一早登門通古聯盟。

  在云落山俘虜的那個人族王者已經招了,他就是通古聯盟的人,被玉虛宮派出的專業人士撬開嘴巴。

  所以楚風第一站就是這里,要拿這一財閥開刀!

  事實上,江西境內風起云涌,各種事還沒有平息,比如孔雀王、海族等人還在,更有昆侖山的一群大妖也有不少到了。

  而且,玉虛宮之主、武當山的老宗師、金烏王、九命貓王等也都再次現身。

  楚風原本要和那些人去見上一見的,但實在沒有忍住,得悉人類財閥中有哪些謀害他后,第一時間就殺來了。

  “先向財閥討債,然后再去吃海鮮大餐,烤孔雀,燉金烏,感謝武當山的老爺子等人。”楚風說道。

  被同為人類的財閥算計,謀害,讓他怒火洶涌,因為這群人比異類還陰狠,還可怕,要立刻解決掉。

  清晨,西湖方向冰天雪地,方圓百里都是一片銀白。

  而城區這邊,則天氣晴朗,碧空如洗,暖洋洋。

  一棟摩天大樓前,楚風背負雙手,直接登門,這就是通古聯盟的在總部所在地!

  周一求下推薦票啦!

  大家有月票的話,也支持下圣墟吧。

  感謝。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