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天地再次異變

第二百六十六章 天地再次異變

  一吼之下,山巔顫抖,紫竹林沙沙作響,葉片簌簌墜落,而那名孔雀族高手則在半空解體!

  楚風身上像是披著由太陽光輝編織的衣袍,光華萬縷,直視他的話眼睛都會被刺的生疼。

  “楚風,請你停下!”孔雀族剩下的幾人此際面色蒼白。

  剛才楚風口中的金色漣漪沖向半空,并沒有針對他們,可即便這樣他們也差點一頭栽倒在地上,身體出于本能,輕微發抖。

  楚風停下,平靜地看著他們,但卻依舊讓幾人感覺到難以承受的壓力,像是在面對一尊冷靜的魔神。

  “我族王者并沒有動你的父母,他不過是恰逢其會趕到云落山,并未謀害你的家人。”年輕的孔雀族準王面色蒼白地說道。

  “只是恰逢其會?說的真輕巧,云落山的人以我父母為引子而設下殺局,孔雀王出現在那里,這就足夠了!”楚風抬起右手,散發晶瑩的光澤,就要向前拍去。

  瞬間,山巔輕顫,無比壓抑,讓人要窒息。

  “你如果還是個人物,還算磊落英雄的話,就去跟我族的王戰斗,前提是你有足夠的自信!”

  孔雀族的準王硬著頭皮,保持鎮定,這般說道,他知道根本就逃不走,除非這個魔王自己收手。

  “百善孝為先,我這人很善良,絕不容許有人針對我父母。什么英雄磊落,先靠后。你這么明顯的激將法,找死呢?還是找死!”

  楚風面色淡漠,沒有什么猶豫,抬起那只晶瑩的手掌向前按去,砰的一聲讓那個準王橫飛,嘴里噴血,直接斃命。

  剩下的孔雀族高手,一個個頭皮都要炸了,又驚又怒又害怕,這個人鐵了心要滅他們。

  后方,菩提基因的人都露出異色,這位魔王自言善良,可卻抬手就殺人!

  “神僧,救我們!”孔雀族剩下的幾人沒敢展翅逃走,看向那個皮膚有淡金光澤的枯瘦老僧。

  老僧在百歲開外,號稱釋迦傳人之一,是菩提基因的最強王者。

  “阿彌陀佛。”老僧口誦佛號,身上淡金光芒漸盛。

  楚風回頭,看向老僧,道:“有人妄動我父母,我是為解決后患而來,你如果要阻止,那就是對我宣戰!”

  老僧倒是有慈悲心,但是真要阻止的話,惹得這位魔王發狂,菩提基因所有異人都要跟著陪葬。

  他明白楚風的心意,明知孔雀王難惹,號稱無敵,還是要登門斬殺其族人,以儆效尤!

  老僧知道,這一次楚風如果強勢鎮殺,并承接住孔雀王的怒火,安然渡過這一劫,那以后真的沒有人再敢動他的親人。

  這樣的魔王,一怒之下連無敵的孔雀王的族人都照殺不誤,誰不怵?

  “楚王,你太霸道了。”又一座恢宏的古剎打開,從那院子走出兩人。

  開口的是一個黑發男子,一雙眸子妖異,像是蒙著一層淡淡的黑霧,而他整個人也穿著黑衣。

  在他旁邊有一個女子,淡金色長發,綠寶石般的眼睛,耳朵毛茸茸,像是貓妖。

  楚風見到他們兩人,猜測有可能是金烏王與九命貓王的族人。

  他淡淡的掃視兩人,而后直接對剩下的三名孔雀族高手出手,轟的一聲,這一拳砸過去,神光澎湃,方圓百米都被籠罩。

  砰砰砰!

  那最后三人像是破布口袋般飛出,帶著恨意,還有不甘,結束性命。

  現場一片寂靜。

  楚風冷淡地說道:“什么叫霸道?當初孔雀族曾不斷派高手去順天殺我,而我初到昆侖時,也有孔雀族高手去請啄木鳥王殺我,無緣無故,只因我不對他們卑躬屈膝,就要殺我,這才是霸道。今日我登門,了結一段恩怨,跟孔雀王清算,你如果認為霸道,那也可以。”

  那個黑衣男子的確是金烏王的族人,不過離金烏血脈還遠,只是烏鴉異變化成人形,現在是個準王。

  他目光冷幽幽,道:“楚王,你也算是一方高手,可行事太過肆無忌憚,你要知道,沒有人能真正無敵。”

  楚風開口:“這一次金烏王雖然也從泰山一路南下,想對我動手,但沒有針對我父母,所以我哪怕我今日登臨普陀山,也不針對你們這一族,要殺也去殺你族的王,好自為之。”

  這樣的話語一出,就是菩提基因的老僧都雙手合什,念了一聲佛號,楚風太強勢,金烏王竟也是他的獵殺目標。

  至于那些異人就更不用說了,心中悸動,此生都不想與這個魔神般的男子為敵。

  那黑衣年輕男子目光冷冽,眼看孔雀族的幾人死在眼前,他感覺憋屈,但卻也不敢阻止。

  他直接呼其名,冷聲道:“楚風,你要知道金烏王、孔雀王、九命貓王同氣連枝,今日你敢這樣霸道,他日當心惡果臨頭。”

  楚風的霍的回頭,逼視他,氣勢懾人,道:“我說過這次不針對金烏一族,但這不是承諾什么,也不算給你們護身符,你一個小小的準王也敢語帶威脅,在我面前放肆,找死!”

  砰!

  楚風捏拳印,向前砸去。

  “你,啊!”黑衣男子大叫,想要逃走,剛化成一只烏鴉,才展翅沖天,就又被擊落下來。

  他眼中有恐懼,還有悔意,雙目漸漸失神,烏鴉身體四分五裂。

  部分鮮血落在貓族那名金發女子身上一些,這讓她尖叫,快速倒退,唯恐楚風連她也一并擊殺。

  千年古剎前,鐘聲悠悠,禪唱陣陣,但卻難掩此地肅殺之氣。

  楚風邁步,向著孔雀族聚集地走去,在那成片的古剎后方有靈氣氤氳的紫竹林,適合飛禽棲居。

  然而這里早就空了,就剩下剛才那幾只孔雀而已,其余的早已逃走。

  楚風沒說什么,做到這一步已經足夠,表明自己的態度。

  在斬殺孔雀王前真要徹底覆滅他們這一族,孔雀王必然發狂,不計代價的報復。

  楚風轉身回來,面對菩提基因眾人,又看向那名金身老僧,道:“我想知道,在我被群王圍殺的過程中,菩提基因是否參與在當中?”

  他鋒芒畢露,絕世強者的氣息彌漫,讓周圍的異人全都顫栗,幾乎要軟倒在地上。

  此時,后方的姜洛神也面色發白,陣陣不安,第一次感受到這位熟人的強勢與可怕之處。

  連孔雀王、金烏王的族人說殺就殺,還有什么不敢?姜洛神原本想開口的,但現在紅唇微張,什么都沒有說。

  她懷疑,如果她上前多說什么的話,說不定也會被一拳鎮殺!

  “菩提基因沒有圍獵施主,很遺憾未能去救援。”老僧坦然,目光平和。

  面對這位釋迦傳人,一位超過百歲的金身老僧,楚風覺得自己身上的殺氣散去不少,這讓他訝異。

  “施主如果不信的話,老僧可以放開意識海,讓你判別。”

  王級生物的精神領域不那么好探究,本人如果不愿意的話,別人很難破開。

  老僧這樣坦然,要全面放開意識海,讓楚風動容。

  他伸出一根手指,發出瑩瑩光澤,向著釋迦傳人眉心點去,老僧面色平和,安然微笑,不躲不避。

  即將觸及金身老僧眉心時,楚風倏地收回手指,道:“我相信大師。”

  他可以確定,這是第一次見到老僧,圍殺他的人中沒有這位釋迦傳人,只是不知道菩提基因是否還有隱藏高手。

  楚風對老僧有一定的好感,沒有為難。

  “菩提基因可有高層成員在這里?!”楚風問那些異人。

  他對大財閥的掌權者那可真是沒什么好感,這次在江西境內被人圍獵,那些財閥比異類還要狠。

  “有。”最終有人答道,竟是姜洛神,這有些出乎楚風的預料。

  最終,幾個老者被“請來”,楚風毫不客氣,手指發光,點向他們的眉心。

  這幾名老者臉色十分難看,但卻也配合了。

  楚風催眠,探索他們的潛意識,看是否有人對他不利。

  最終,楚風沒有發現什么,對這幾人表示歉意。

  “我暫時相信菩提基因。”這樣的話語聽在眾人耳中,心情復雜,不過許多異人終于長出一口氣。

  他們還真怕高層曾經針對楚風,萬一被查出來,今日的楚魔王肯定要大開殺戒,血洗菩提基因。

  不過人們也明白,楚風還沒有完全相信菩提基因,他遭遇財閥獵殺,沒什么好感。

  ……

  山頂一座最為古老的廟宇,一磚一瓦都散發古意,鐫刻歲月的痕跡,像是經歷過滄海桑田,上古歲月變遷那么久遠。

  它很陳舊,隨時會倒塌,但卻是整片建筑區的中心。

  楚風站在廟中,凝視那尊神像,站在這里很久了,沒有動一下。

  夕陽下,古寺旁,還有一座銅殿,懸著一口大鐘,悠悠而鳴。

  楚風終于走出,在紅色晚霞中,在古老廟宇間,輕緩的漫步。

  他格外的安寧,心境祥和,無喜無憂,暫時放下一切,在鐘聲與晚霞中,滌凈心中最后一縷煞氣。

  他輕輕一嘆,最近兩日殺氣太重,縱橫上萬里,斬黑螣,斃群王,滅蒼狼族,誅孔雀族,心中像是有一股戾氣,不斷洶涌。

  直到現在,他才靜下來。

  在廟宇中,聽眾僧誦經,聽千年古剎銅鐘轟鳴,滌蕩心神,化盡戾氣。

  他仔細思索,自從練形意拳后,一心想著磨礪拳意,一路大殺四方敵,導致自己殺氣積淀,越來越盛。

  “看來要注意了,敵人照殺,事了拂衣去,但不能讓戾氣長久盤繞于身。”楚風輕語,他意識到這個問題。

  殺伐時,可以氣吞天下,但平日應保持寧靜而祥和的心緒,不然的話真的像是一個魔頭。

  “太極十年不出門,形意一年打死人。真的有些道理啊。”楚風思忖。

  他覺得最近殺氣飆升或許跟所練的拳法也有關系,形意拳就是為殺伐而生。

  晚霞中,金身老僧緩步而來,他發號千迦,是曾經在太行山跟白蛇大戰的那位釋迦門徒千葉的師兄。

  “我有一部金身羅漢呼吸法。”在夕陽中,千迦身體發光,真的宛若一尊金身羅漢,寶相莊嚴,雙手合什。

  楚風詫異,老僧找他說這些作什么?

  很快他明白了,千迦居然邀他加入菩提基因,如果楚風愿意皈依普陀山,便可以得到金身羅漢呼吸法。

  楚風啼笑皆非,這個老和尚看著慈眉善目,怎么生出這種念頭,打起這樣的主意,讓他剃度出家?

  “千迦大師,我還年輕,還想在這花花世界、滾滾紅塵中逍遙自在五百年,不想出家,不愿梯度。”

  “阿彌陀佛。”千迦誦佛號,以神覺掃視四周,而后低語,稱在楚風身上感應到佛韻,問所掌握的絕世呼吸法是否與佛有關?

  千迦直言,天地異變,其他世界的生靈終究會降臨,如果楚風掌握有菩薩級呼吸法,將會有大機緣,或許被帶走,進入另外的世界,在佛門圣地修煉無上妙術。

  前提是,楚風得皈依佛門,千迦愿意接引他,每日幫將講解經,筑下根基。

  楚風聞言,不為所動,其他世界的生靈都在冒死降臨這個世界,他有什么理由離去?

  “地球上有圣樹,有造化,但卻缺少法,目前所流傳的太簡陋,終究需要踏入其他世界求取經文。”千迦說道。

  楚風意動,他也曾聽黃牛說過,其他大界的輝煌,那真是極盡璀璨,神子縱橫,天女橫空,菩薩震世,讓人向往。

  若有機會他一定要去看一看,楚風開口:“等我將這名山大川間的諸般造化都尋上一番后再去考慮。”

  老僧啞然,這位施主真貪心。

  “好了,以后孔雀族的地盤就是我的了,普陀山有我一份!”楚風說道。

  千迦無言,這位怎么跟土匪一樣,還想引他入佛門呢,以這位的性情似乎真的不合適。

  楚風斬去戾氣,還心中一片平和,自然心情大暢。

  接下來,他在整座山巔尋覓,在那株水缸粗的菩提樹下掘土,著實嚇壞菩提基因不少人。

  “楚風,你要挖走這株古樹?!”姜洛神出現,她相當的不自然,昔日還不怎么在意,今天見到他的大開殺戒,不敢調侃了。

  “只是看一看。”楚風起身,他剛才看地下是三色異土,跟泰山的差不多,應該對當下的種子無效。

  需要時間,等普陀山全面復蘇,靈氣更盛時才能栽種石盒中的種子。

  “普陀山不會就這么一點造化吧?”楚風問道。

  無論是封禪之地,還是昆侖山,雖然被諸王占據一部分,但還有更神秘的區域進不去,而那龍虎山則也異常兇險。

  “在那邊。”千迦指向后山。

  “嗯?”楚風驚詫。

  “只有日落與日出時,才能匆匆一瞥。”千迦說道。

  在夕陽中,楚風看到普陀山的后方,隱約間浮現出一座更為宏大的山體,只能看到輪廓,看不真切上面有什么。

  “登不上去嗎?”楚風問道。

  “上不去。”老僧搖頭。

  夕陽消失前,那座神秘的山體先消失了,但卻也在這時有點點金光灑落出來。

  老僧輕叱,吞吐天地精氣,他散發肉身能量,竭盡所能接引那金光。

  楚風見狀,也嘗試接引。

  哧!

  最終,一片金色的菩提樹葉飛來,帶著蓬勃的生命精氣,落在楚風的手中,葉片上染著一縷血!

  “怎么回事?”他大吃一驚。

  千迦也大受觸動,道:“老僧以前也曾接引到幾片金色菩提葉,但是,不曾見到血跡。”

  “還真是有意思。”楚風盯著那片虛空,那座山上有生靈在向外傳遞消息?

  他心中思緒萬千,天地如果再次異變,那樣的佛山如果出世的話,或許難以說清是造化還是其他。

  一剎那,楚風警醒,一直以來所有人都在期盼天地再次異變,希冀早點到來,等待機緣,爭奪更為驚人的神圣果實,從來沒有人向壞的方面想,這當中可能藏著殺機。

  “嗯,雪花,下雪了?!”

  楚風吃驚,霍的抬頭。

  在那天穹上,鵝毛大雪紛飛,灑落下來,這山頂很快被銀白色覆蓋。

  這是怎么回事?自從天地異變后,無論什么季節,各地都溫暖如春,生機勃勃,不再有嚴寒冬天。

  這個傍晚,居然發生這么詭異的事!

  楚風意識到,天地再次開始異變,這一天突兀的到來了!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