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二百五十章 形意

第二百五十章 形意

  午時,太陽火辣辣,炙烤著大地,樹上的葉子都無精打采,全都蔫了。

  徐清頭昏腦漲,感覺胸腔憋悶,幾乎要窒息,近前傳來刺鼻的腥味,讓他實在受不了,幾乎要嘔吐。

  稍微一動,他感覺后腦鉆心的疼,頭骨仿佛碎掉了,這讓他雙耳嗡嗡作響,幾乎又要昏死過去。

  徐清艱難地睜開眼睛,先是不解,而后寒毛直接炸立,簡直不敢相信自身所處的環境,他險些要咆哮出聲。

  在他的周圍骯臟不堪,各種腐爛物質,豬骨、魚頭、還有白色塑料袋等,污濁臟亂,腥臭撲鼻。

  對于一個有潔癖的人來說,這簡直是一場噩夢,他頭皮麻,眼神可怕的嚇人。

  身為最年輕的形意宗師,在這天地異變后的年代,如驕陽橫空,高高在上,俯瞰四方,哪里經歷過這些?

  “啊……”徐清大叫,實在受不了,哪怕他平日沉穩而儒雅,現在也要瘋了,這是一種什么樣的體驗?

  他身在一個大垃圾桶內,而且是頭朝下腳朝上,半張臉貼著骯臟的腐爛物,呼吸著最污濁的空氣,險些窒息。

  轟!

  大垃圾桶直接炸開,四分五裂,徐清躍起,舒展四肢百骸,在半空中猛力的抖動,恨不得要甩掉一身皮肉。

  他雙眉倒豎,眼睛中寒光可怕的嚇人,這種經歷對他來說跟天塌地陷沒什么區別。

  砰!

  他墜落在地上,后腦又是一陣劇痛,身體踉踉蹌蹌,他低頭俯視,白衣上花花綠綠,臟的讓他自己都想吐。

  這是誰做的?他出離憤怒,簡直要狂。

  不過,徐清終究是非常人,他沒有失去理智,并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雙目冰寒刺骨,釋放神覺,掃視四方。

  同時他在檢查自身狀態,后腦與背部負傷,并無大礙,運轉形意呼吸法,他的頭部光,療治傷勢。

  不久后他確信自身沒有大問題,這才目光冷冽地尋覓起來,方圓數里內的生物呼吸都在他的感知范圍內。

  嗖的一聲,他沖進那棟氣派的別墅內,回到客廳后他如遭雷擊,握緊雙拳,身軀忍不住顫抖,手指節都捏的白,牙齒間傳出咯吱咯吱的響聲。

  徐清雙眼如同雪亮的刀子,鋒芒畢露,殺氣滔滔,自從他出道以來,從來沒有吃過這么大的虧!

  一向是他算計別人,很少親自出手,那些王級生物不是死掉,就是低頭臣服,今天居然被人暴打后腦,搶走絕世拳法,并將他扔進垃圾桶內。

  這是何等的荒謬,連他自己都難以相信自身的經歷!

  徐清一語不,沖出別墅,躍上最高的一座建筑,眺望四方,眼神像是兩道閃電,伴著神覺沖出,尋覓敵蹤。

  最后,他選一個方向追了下去,結果不久后又回來,再次換一個方位,疾奔而去。

  徐清散開最強神覺,接連換了幾個方位追趕,結果都一無所獲。

  “啊……”

  最終,他回到別墅區,一聲大吼,代表了他的憤怒,像是滔天的巖漿,沖天而上,這片地帶不少建筑都搖動,要崩塌了。

  是誰?白衣徐清簡直要瘋了,這個人專為拳譜而來嗎?居然沒有殺他,而只是將他扔進垃圾桶。

  但是,這種羞辱讓他更恨!

  他知道,出手的人非常可怕,居然可以臨近他身邊不被提前察覺,這未免有些恐怖,他可是掙斷六道枷鎖的形意宗師!

  十幾里外,楚風正在觀看那張很薄也非常柔軟的獸皮,上面有十二真形,他看的非常投入。

  他并沒有走遠,在另一片廢棄的別墅區內,這時聽到那怒極而狂的吼聲,他不禁抬頭,望向窗外,露出一縷笑容。

  楚風曾經精研過形意拳,現在觀看古代珍本,上手非常快,他站在客廳中,不斷演化十二真形,很快就有感覺。

  甚至到了后來,他摸索出隱藏著的部分呼吸法。

  楚風著迷,一邊演練一邊觀看獸皮圖,一遍又一遍地練,并且口鼻間噴吐光霧,體內熱烘烘。

  他廢寢忘食,現在簡直就是個武癡,全部心神都投入進來,揣摩形意十二真形。

  他弓著著身子,如同一條真龍,電射而去,這是龍形,噗的一聲,穿透墻壁,凌空而渡八百米遠,始終保持這一姿勢,隨時能爆至強力量。

  這一刻,他感覺體內神秘能量涌動,穿透脊椎骨,宛若一條大龍復活。

  落地后,他一聲低吼,俯下身子,而后躍起,宛若絕世神虎出世,帶著慘烈的煞氣,從尸山血海中殺出,這是形意虎形。

  接著,他翩然而起,如同飛燕翔空,姿勢優美而靈動,這是形意燕形。

  ……

  楚風反復推演,不斷練習,口鼻間的白霧越的濃郁,那是靈性物質,也是生命氣機,他對形意呼吸法漸漸掌握,了解越的透徹。

  早先打的底子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他在玉虛宮練過形意拳,有幾種真形更是早已琢磨明白,現在拿到正宗古法,自然水到渠成。

  紅日西偏,楚風的通訊器響了,打斷他的修行,是老頭子6通找他。

  “小子,你打聽的那個人終于查出來了,武當山那位老宗師以前叫吳起峰,但那是他的俗家名字,很多年前就不用了。”

  楚風奪走形意拳譜后,曾跟6通聯系,順帶提了一句讓他去查試試看,王級強者中是否有個叫吳起峰的,沒有想到還真有,竟是武當山的老宗師!

  他頓時放下拳譜,驚的嚴肅起來,目光冷冽,這個白衣人要殺那位百歲老宗師?

  楚風可沒忘記恩情,異類針對他時,這位老宗師先后兩次站出來,隔空跟孔雀王等針鋒相對,尤其是這次,已經來到江西,曾跟海族戰過。

  “老頭子,你必須想辦法聯系上這位老宗師,告訴他,有一個白衣年輕人是形意宗師,想要殺他,同時你查一查這個年輕的形意宗師的根底!”楚風非常嚴肅。

  而后,他收起拳譜,沖出別墅,他要去殺白衣人!

  他有些后悔了,這個人果然不是善類,跟海族勾結,要殺武當山的老宗師。

  空氣大爆炸,楚風橫空而去,一縱就是一千多米遠,五倍半音,十幾里地對他來說,彈指即到!

  轟!

  楚風落在金海別墅區內,雙足踏裂地面,土石翻滾,他不加掩飾自己的氣息,就是為殺人而來!

  隔著很遠,他一拳砸出,右手光焰沸騰,這是他開啟第一道枷鎖時獲得的能力,爆而出,將那棟別墅擊穿,爆碎成灰燼。

  可惜,人早已不在,這片地帶靜悄悄。

  以楚風的神覺來說,方圓數里內有生物活動的話都逃不過他的感知,他確信那個白衣年輕人不在了。

  “可惜啊。”他眼中冷光閃動。

  不過,他也不是多擔心,得到6通的提醒,武當山的老宗師應該不會被襲殺。

  如果老宗師不知底細,覺得同為人族,跟那白衣人親近,那真有可能遭毒手。

  現在有了防備,身為掙斷六道枷鎖的絕世高手,想殺他那就真的太難了。

  “沒想到還真是個禍胎,早知道我直接掐死你!”楚風自語。

  不過,他又笑了,將那么一個天縱人物扔進垃圾桶,估計這個形意宗師抓狂后,一輩子都忘不了。

  “早晚會見面,就用形意拳斃你!”楚風說道,轉身離去,消失在夕陽中。

  他猜測,形意宗師殺吳起峰是為了得太極拳譜。

  晚間,他進入江西最大的城市洪都,看著霓虹閃爍,摩天大樓一幢幢,他搖了搖頭,自己都快成野人了,脫離都市。

  他填飽肚子,喝了幾杯酒,再次離開,現在還不是回歸都市的時候,還有事要去做。

  “楚風,已經確定,黑螣還在三清山,而且你得小心點,東北虎從海族那里打探到,南海有人給他送武器來了,謹慎點!”

  “好,明天一早我就去殺他!”楚風點頭,該解決掉一個大敵了。

  他知道,自己回歸的事隱瞞不了多長時間,哪怕躲在暗中,也會漸漸被人覺察,尤其是他出手后。

  到時候,必然會有大波瀾,要爆絕世大戰!

  晚間,楚風在別墅中全身心地研究形意十二真形,越覺得精妙,臉上露出喜悅的笑容。

  到最后他施展一個又一個真形,呼吸時漸漸晉入一種奇妙狀態,周身光,通體繚繞寶輝,瑩瑩燦燦。

  此時,隨著他呼吸,口鼻間,仿佛有龍吟、虎嘯、鷹鳴、燕子呢喃聲,周身如神金鑄成,堅固不朽!

  楚風知道,自身摸索對了,邁進形意殿堂中,逐漸掌握十二真形暗藏的呼吸法!

  這對他的好處太大了,多一種呼吸法,便等于平白多出一段進化時間,提升體質,促進己身蛻變。

  對著星輝,迎著月光,他身上有飄渺霧絲繚繞,在朦朧中光,體內血氣旺盛如海,他越的強大!

  在這個夜晚,黑螣在三清山上的一座道觀中招待三眼男子,兩人一邊飲酒一邊交談,都帶著滿足的笑意。

  因為,他們在合謀殺楚風,黑螣也認為徐清那個主意不錯,與其去尋找楚風,不如讓他自己主動登門送死!

  “聽聞南海來了幾個高手,要幫你收拾楚風?”三眼男子問道。

  黑螣點頭,道:“嗯,是我二哥的手下的四位海將軍,帶來鎖龍樁,可以布下一片場域,楚魔王如果來了插翅難逃!”

  三眼男子笑道:“那我就放心了,明早我就離開,去找一個合適的獸王當‘主使者’,作冤大頭。”

  同樣是深夜,形意拳年輕宗師徐清走在山地中,眼神冰冷,他暫時沒有聯系三眼男子,因為他心中有各種想法,甚至懷疑到海族頭上!

  早上,天還沒有亮,楚風就啟程,趕往三清山!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