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二百一十九章 花心大蘿卜

第二百一十九章 花心大蘿卜

  盧詩韻朝氣十足,原本還在甜笑,可是當聽到這樣的話后,笑容頓時發僵。

  大黑牛這貨還在自顧自說呢,道:“弟妹真是俊俏,比那些女妖精青春靚麗多了,我兄弟好福氣。”

  這叫什么話?拿一個美少女跟女妖精比較,有些不妥。

  盧詩韻長相非常甜美,哪怕現在鼓著腮幫子,瞪大眼睛,也沒什么殺傷力。

  英俊的白虎就在旁邊,身為哥哥聽到這種話臉色頓時黑了,瞪向這個梳著大背頭、戴著黑墨鏡的大塊頭。

  大黑牛略有詫異,瞥了一眼白虎,道:“你誰啊,離我弟妹這么近干啥,站遠一點!”

  他對盧詩韻完全是另一副態度,自來熟的樣子,勸道:“弟妹,離這貨遠點,一看就不像是好人!”

  誰不像好人?別說白虎兄妹了,就是玉虛宮中的人都無語,怎么看你都像是個大地痞,也好意思說出這種話。

  白虎怒視,氣的想捶他,這家伙太欠收拾了!

  他知道大黑牛,可卻沒有見到過他化成人形的樣子,所以現在不知道眼前這大塊頭是誰。

  楚風趕緊來到他們之間,分開兩人,不然的話這兩位非掐起來不可。

  “黑老大,別亂說話!”楚風為他們介紹。

  “原來你們是兄妹。不過,你為啥站在你妹妹旁邊,那不是我兄弟應該站的地方嗎,你不會戀妹吧?”

  大黑牛與時俱進,天天用通訊器看新聞與咨詢,什么戀妹等都門清。

  白虎想揍他,但知道打不過!

  此時,盧詩韻漂亮有神的大眼中都快發出噼里啪啦的電火花了。

  但最后,她克制了,并淺笑起來,甜美動人,道:“你就是牛大哥,久仰大名,我身邊的很多女性朋友都特別喜歡你。”

  大黑牛聽到后心中那叫一個舒坦,哈哈笑道:“有眼光,本王相當欣慰,她們都是怎么說的?”

  白虎無語,扭過頭去。

  盧詩韻白衣清爽,干凈利落,有種清新脫俗的美,整齊而光滑的柔順發絲披散到雪白頸項那里,笑容燦爛,道:“她們說,那頭老牛戀上青春貌美的白蛇仙子,難度好大,這可是跨越種族的癡情苦戀,希望你們能有一個好結局,有情人終成眷屬。”

  大黑牛氣的想瞪眼,他哪里老了?正值壯年,倒是那頭白蛇,有上千年的道行了。

  再者,他什么時候癡情苦戀了?每次聽到這個說法,他都想抓狂。

  “牛大哥,你鼻子冒煙了!”盧詩韻笑吟吟地提醒。

  大黑牛是氣的,他想到了周倚天,就是這個混賬王八蛋胡編亂造,讓他成為一個家喻戶曉的苦戀者。

  “弟妹,你不說我還差點忘記了,謝謝提醒,我去找周倚天那王八蛋算賬,可恥啊,我的一世英名都被他敗壞了!”

  大黑牛嗷嗷叫著,一轉眼就跑出去了,他要跟那個破導演清算。

  周倚天很不幸,將成為出氣筒。

  “別亂來!”楚風喊道,并追了出去,怕大黑牛憋了這么久的怨念爆發,將周倚天廢掉。

  “放心,我不傷他性命。”大黑牛嗖嗖幾下沒影了。

  等楚風回來時,正好看到盧詩韻在逗弄精致漂亮的小男孩狀態的黃牛,捏著他的小臉,道:“叫姐姐。”

  黃牛水靈靈的大眼瞪著盧詩韻,他雖然年歲不大,但一向老氣橫秋,現在被這么調戲,有點下不來臺。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誰,在太行山時,就是你在背后打我悶棍的吧?”盧詩韻捏著他的小臉不松手,她在磨牙。

  當初黃牛在背后偷襲,一蹄子將她撂倒,導致后面發生那么悲慘的事,現在一看到烤串她就有心理陰影。

  盧詩韻笑盈盈,盯著他看,道:“你其實是小女孩吧?這么漂亮是小男孩的話就可惜了。”

  黃牛有點想捶她,伸開小手,將她白皙的纖手撥開,瞪著大眼,道:“把你扔楚風的床上去這件事……”

  “什么?!”白虎一聽就急了,他壓根都不知道這個情況,從來沒有聽到他妹妹說起過,當初到底發生了什么可怕的事?

  作為哥哥,他很寶貝這個妹妹,怕她受到傷害,頓時劍眉倒豎,雙目怒睜,看到楚風回來后直接撲了過去。

  “楚魔王,你對我妹妹怎么樣了?”

  “沒怎么樣。”楚風感覺太冤,雖說當初莫名其妙地躺在小白虎身上了,一片柔軟,但他開始時完全不知道。

  “哥!”盧詩韻叫道。

  她剛才還笑吟吟,氣走大黑牛,調戲黃牛,現在卻有點羞惱不自在了,她感覺最倒霉莫過于那次太行山之行。

  “還說沒什么,我告訴你,這件事沒完!”白虎真的被氣到了,抓著楚風的雙肩,哪管是否為王級生物,保護妹妹的心念無比強烈,要跟他清算。

  “多簡單的事,你當他大舅哥唄。”黃牛抱著雙肩,揚著小臉,相當淡定地說道。

  “砰!”

  盧詩韻直接敲了他一記。

  “誒,什么情況?”老頭子陸通來了,左看右看。

  “哥,別鬧了!”盧詩韻趕緊跑過去,覺得好丟人。

  此時,王靜一臉異色,也出現在這里,因為聽到楚風又要走了,過來送行,正好看到這樣一幕,該聽到的差不多都聽到了。

  “孩子別怕,有我在,保證讓他負責,不然的話我打斷他的腿,不讓他登家門!”

  關鍵時刻,王靜走來,相當霸氣地說道,而且拉住盧詩韻的手,仔細打量,那叫一個滿意。

  楚風想轉過身去,背對他們,真是覺得頭疼,他媽居然來了,而且聽到也看到了,這叫什么事。

  “阿姨你誤會了,沒有的事情……”盧詩韻被這些人鬧的絕美面孔空上紅撲撲,雖然平日很機靈,但現在卻束手束腳,完全沒經歷過這種陣仗。

  “多好的孩子啊。”王靜嘆道,在她看來這女孩太明事理了,受了委屈都不鬧,還站在楚風的立場考慮。

  楚致遠也來了,在旁看著,雖然沒有說什么,但是看向盧詩韻時,卻也覺得很滿意。

  王靜越看越是喜歡,不僅人美麗的到無可挑剔,性子還這么好,簡直就是她心目中的理想兒媳。

  她直接將手腕上的龍骨手串摘了下來,往盧詩韻手腕上戴,道:“孩子,收好,這能美容養顏。”

  “咦?”很快,她注意到盧詩韻手上有一條晶瑩的龍角手串,太眼熟了,這不是楚風帶回來的其中一條嗎?

  王靜頓時露出笑意,沖著楚風說道:“算你這小子還有良心,別辜負人家姑娘!”

  在這個過程中,楚風完全插不上話,只能在那里干瞪眼,這誤會得有多深啊?!

  至于白虎,眼中噴火,瞪著楚風,又看向她妹妹手上的兩條手串,他完全沒脾氣了,想發作又發作不出來。

  上一次,他就曾看到,這小子鬼鬼祟祟,跟他妹妹在一起叨咕,并送上那條龍角手串,現在自認為了解“隱情”后,他仰頭望天,不斷嘆氣!

  “唉!”

  “嘆什么氣,這是喜事!”陸通給了他一巴掌。

  “阿姨,你們真的誤會了。”盧詩韻極力想解釋。

  但是,王靜熱情無比,道:“沒事,孩子什么都別說了,阿姨理解,以后你就是我親女兒,那臭小子敢欺負你,告訴我!”

  盧詩韻揉太陽穴,有點沒轍,直到最后,她忽然淺笑,道:“阿姨,既然你都這樣說了,能不能現在打他一頓啊?”她看向楚風。

  王靜二話沒說,過去就警告楚風,并且真要收拾他。

  她壓低聲音,道:“你上次相親時遇到的那個黑衣女人怎么辦,那個也很有氣質,你要怎么收場?”

  楚風感覺太冤了,解釋不通。

  王靜擰楚風,幫盧詩韻出氣,小聲道:“你這小子一點也不像我和你爸,怎么要變成花心大蘿卜了?早知道怎樣,我還催你相什么親啊,我警告你,別傷害任何一個,我看都是好姑娘,要圓滿解決好!”

  陸通也過來了,教育楚風,說年輕身體雖好,但也要克制,不要辜負與傷害別人。

  黃牛在一旁偷著樂,覺得有意思。

  白虎則在磨牙,一副不甘心的樣子,在他看來,楚魔王雖然各方面都沒的說,但卻是個花心蘿卜,他曾親眼看到這家伙去相親,領走黑衣女王。

  “媽,你放心吧!大舅哥,你也別對我磨牙了。我全認了!”最后,楚風這么說道。

  因為他看到盧詩韻在遠處笑嘻嘻,置身事外,很明顯想等風頭過去后再跟她哥解釋,可卻讓楚風現在處在水深火熱之中,因此他熬嘮一嗓子,全認了!

  “好事!”陸通拍腿,哈哈大笑,張羅酒宴,不僅是為了給楚風他們南下送行,還算是一種慶祝。

  最終,小白虎暈暈乎乎,直接跑了。

  楚風被數落一頓,很自覺的一聲不吭,虛心接受。

  直到大黑牛回來,他才算被解圍,不再水深火熱。

  周倚天來了,鼻青臉腫,被胖揍過不知道一頓。但是他也很邪性,正在跟大黑牛勾肩搭背,有說有笑,一路走來,感情很好的樣子。

  一群人都驚詫!

  “小周說了,要專門為我拍一部劃時代的大戲,名字就叫絕代無雙牛魔王!”大黑牛哈哈大笑。

  這個厚臉皮,將人給揍了一頓,還逼著周倚天給他拍一部大戲,為他正名,也沒誰了!

  “走了,出發!”

  最終,他們上路。

  到頭來白虎兄妹還是隨行了,要去龍虎山,此外,葉輕柔、順風耳他們,以及熊坤、胡生等人,也都要啟程,不過坐了另一架飛機。

  第二日晚間,他們抵達江寧城。

  我是該揚長避短,少寫感情戲,還是要繼續多寫發揮呢?一寫這些就速度超慢。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