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二百零八章 拐走一個女王

第二百零八章 拐走一個女王

  胡生瞳孔收縮,頭皮麻,絲根部炸立,一頭原本很柔順的淡金色長徹底蓬松,他忍不住想逃走。

  可是,當想到這位的本領,他徹底熄滅念頭。

  至于熊坤都快哭了,因為誰都他沒有他說的過分,剛才可著勁的吹牛,一而再的說楚風是他的小弟。

  現在正主就在眼前,正轉過身來看他,熊坤全身的寒毛嗖嗖倒豎,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整個人都僵在那里。

  “楚……魔王,不,楚神!”熊坤露出比哭還難看的笑容,結結巴巴,對著前方那道年輕的身影小聲喊道。

  怎么會這么慘?熊坤在心中狂吼,為什么每次都能遇到這個家伙,他很想詛咒,也太倒霉了吧?!

  “我剛才好像聽到你在說我是你小弟?!”楚風雙眼清亮,看著熊坤,哪怕有面具遮擋,但幾位熟人也一眼認出就是他。

  熊坤此時很想哭,前兩天他爺爺黑熊王還特意囑咐過他不要惹事,楚魔王從昆侖回來了,管好他這張大嘴巴,不要坑爹坑爺爺。

  結果,這才過去兩天,他就犯事,惹上楚魔王,他欲哭無淚。

  “楚神,我錯了!”熊坤都帶哭腔了。

  不遠處,夏千語目瞪口呆,不久之前她還在打趣說,這次應該不會那么倒霉地遇上楚魔王,結果現在……又撞上了!

  她都有點無言了,怎么會這么巧?感覺太離譜!

  姜洛神同樣目瞪口呆,紅唇微張,露出潔白牙齒,睜大美眸,覺得難以置信!

  “見鬼了!”她在那里小聲咕噥。

  怎么走到哪里都能遇上這個家伙?她實在是有些暈,尤其是想到剛才熊坤的那些話,她有些抓狂的感覺。

  胡生、熊坤那些異類沒少在背后編排她,在這里很離譜的當著她的面說出也就罷了,誰能想到,楚風也在,而且居然在那邊裝死,一聲不吭的全部聽完。

  姜洛神如同凝脂般的肌膚陣青陣白,覺得這也太丟人了!

  尤其是想到楚風在那邊背對著他們,蔫不出溜地裝傻充愣,她就更有氣了,純粹是躲著看她笑話是吧?

  姜洛神瞪向楚風,這家伙太可恥了,忒壞了!

  然而,這時她的好閨蜜夏千語卻對她露出懷疑之色,因為覺得未免太巧合了,小聲咕噥道:“洛神,你跟他該不會是約好在這里相見吧?”

  姜洛神聞言先是愕然,而后氣的臉色一片緋紅,直接掐她腰上的軟肉,這個姐妹居然在懷疑她!

  很快,她知道問題出在哪里,絕對是被族人給“賣了”!

  她的那位小姨今天明顯不正常,非要帶她來這里,肯定是菩提基因得到消息,知道楚魔王要來這里相親。

  最近,菩提基因對楚風格外關注,想拉攏他,甚至她那位叔叔還曾試探,問她和楚風是否真跟傳聞中那般。

  當想到這些,姜洛神咬牙,貝齒閃動晶瑩光澤,道:“楚魔王,你真夠可以的,居然跑這里來相親!”

  她實在被氣到了,覺得都怪這家伙亂折騰,導致菩提基因內的族人胡亂算計她。

  “多新鮮啊,你自己都跑來相親,還好意思說我?還是國民女神呢,居然在這里‘獵艷’,我一大好青年正常來相親怎么了?”楚風這張嘴有時候真的很欠,跟熊坤的大嘴巴有的一拼,不同的是他有實力有底氣。

  姜洛神被氣的不輕,遇上這家伙就沒有心平氣和過,每次都感覺特別倒霉。

  “衰神!”最后,她吐出這兩個字,這是她最直觀的感受,因為跟楚風相遇后就沒有順心如意過。

  盧詩韻在一旁甜笑,顯然在幸災樂禍,但結果直接遭遇姜洛神毀滅性打擊。

  “小白虎,聽說你很貪吃,在太行山時被人誘騙吃幾串不干不凈的羊肉串,結果……”

  盧詩韻甜美的笑容頓時僵在臉上,盯著姜洛神,最后又向下楚風投過去殺人般的目光,那件事太糗了。

  不遠處,熊坤、胡生幾人正在倒退,想要悄悄溜走。

  “站住!”

  楚風神色不善,盯著他他們,雙目神光湛湛。

  “誰讓你們走了?”

  當聽到楚風略有冷意的話語,幾人頓時驚悚,這可是大名鼎鼎的楚魔王,此前他們太得意忘形了!

  就是姜洛神、盧詩韻也心頭一動,略微釋放出王級能量波動的楚風無形中有一種恐怖的大威嚴。

  直到此時,她們才想到這可不是昔日的楚風,而今是一位真正的級王者,讓她們都不禁忌憚。

  而夏千語更是心虛,早先她可以跟楚風對著來,但現在想到這位可是參與過西征,屠過龍,甚至教廷神城覆滅都與他有關,她自然面色僵。

  “你爺爺說讓我關照你,我看,還是烤了算了。”楚風盯著熊坤說道。

  這頭體形健壯、身材高大的黑熊精頓時脊背寒,從頭涼到腳,身體都要顫抖了,胡生幾人也不例外。

  因為,他們想到這位的行事風格,最喜歡對王級生物煎炒烹炸,都在傳那個震動東西方的美食排行榜就是他整出來的。

  “楚神……饒命啊,我再也不敢了,我爺爺說了,他是你的結拜兄弟,論起輩分來,你可是我的長輩!”

  熊坤嗖的一聲沖了過來,一把鼻涕一把淚,頭都要垂到地上去了,給楚風行大禮賠罪,因為他真被嚇壞了。

  據他了解,楚風對熊掌有偏好,格外喜歡。

  在耶路撒冷時,這位可是生生烤了一頭白熊王,清蒸了熊掌,曾在美食排行榜給予極高的評價,贊不絕口。

  胡生幾人也被楚風的王級能量震懾的雙股戰戰,險些一屁股坐在地上,全都臉色白,瑟瑟抖。

  看到熊坤幾乎要癱軟在地上,楚風擺了擺手,道:“算了。”

  他只是嚇唬下這個家伙而已,畢竟跟黑熊王交情不錯,怎么可能真的烤了他的孫子,他做不出來那種事。

  當他收斂那少許的王級氣機后,在場的所有人都長出一口氣,剛才感覺太壓抑了。

  就是姜洛神也有所感,暗自輕嘆,這家伙一旦嚴肅起來,還真是有種壓迫感,比菩提基因中的釋迦門徒似乎還要厲害!

  她知道,楚風已然崛起,讓各大勢力都格外看重,不敢對他怠慢,多方都在想方設法接近與拉攏他。

  就在這時,遠處一道美麗的身影走來,一襲黑色長裙,身段極高,秀飄舞,眼眸中神光湛湛。

  雖然帶著面具,但是所有人都能感覺到她氣場十足,宛若一個女王登場。

  楚風心頭一凜,他知道多半是剛才自己散出一縷王級能量導致的,引起這個狀態不對勁的絕世高手的注意。

  不死鳳王走來,婀娜挺秀,俯視周圍的人。

  楚風則什么話也沒有說,直接轉身向一邊走去。

  “咦,這家伙還挺有女人緣?”夏千語驚訝,因為,連她都覺了,那黑裙女王沖著楚風而去。

  姜洛神與盧詩韻也都驚訝,那女人什么身份,竟讓楚風有些忌憚?

  此時,熊坤與胡生幾人都如釋重負,那個魔王不在近前,他們都覺得輕松不少,有心要離開,但又不敢。

  “咦,小白虎你手腕上這條晶瑩剔透的手串是龍角打磨成的?”

  姜洛神驚訝,雙目出熾熱的光芒,一把抓起盧詩韻白皙的手,想要去仔細觀察。

  “別動,這是我的!”盧詩韻避開她。

  “你怎么會有?”姜洛神露出異色,她的確很眼熱,這世間總共就有兩頭龍,結果都被昆侖的人給殺了。

  別說龍犄角,就是龍骨打磨成的手串,都一串難求,她費了很大的力氣,也才得到一條而已,但卻不是精華部位的額骨。

  說起來也只有額骨還有龍角才蘊含著濃郁的神秘能量,可以讓人青春永駐。

  因為,龍族在神話中可以跟神比肩,將它們最關鍵的部位打磨成手串,自然擁有越凡人想象的功效。

  現在姜洛神現小白虎有龍族身上真正精華部位打磨成的手串十分眼熱。

  很快她就猜到,露出異樣之色,道:“楚風送你的?沒有想到他對你這么好,該不會是他在追你吧,或者你淪陷了?”

  盧詩韻相當淡定,不吃她的激將法,而且還故意仰著下巴,一身白衣如雪,高傲的像只天鵝,道:“本宮人見人愛,花見花開,別人主動送的,不像某人手里只有幾顆破骨頭珠子。”

  說罷,她仰著瑩白的下巴,瀟灑帥氣的離去。

  姜洛神望著她的背影,一陣糾結,真想洗劫小白虎!

  ……

  “你是誰,我為什么對你這樣熟悉?”不死鳳王站在楚風近前,直接詢問,她會說東方的語言。

  這是她今晚第一次說話,聲音很好聽。

  “一會兒我們可以找個地方聊一聊。”楚風開口,在他看來這是一個很危險的絕世強者,很有可能已丟失部分記憶,不能在這里刺激她,需要到無人之地詳談。

  “好!”不死鳳王倒也干脆,點頭過后,又徑自走向不遠處。

  就在這時,相親會的互動環節到了。

  讓楚風驚訝的是,每一次分組時,他都與姜洛神在一起,進行各種互動。

  姜洛神明白了,這是菩提基因的手筆,她今天果然是被族人給“賣了”,來這里的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她又是氣惱,又是渾身不自在,因為她的好姐妹夏千語就在不遠處露出異樣之色看著他們。

  她不用想也知道,好閨蜜的小腦袋瓜子里估計在猜測她可能真的跟楚風“糾纏不清”,關系曖昧復雜。

  “楚風,你被逼相親而來是吧?我想是你父母的意愿強加在你的身上,因為不久前你被外界傳言死去,著實嚇住了他們,兩人迫切希望你能早點成親。”

  姜洛神很聰明,直接猜出楚風來這里的原因。

  “你想說什么?”楚風蹙眉。

  事實上,兩人應該在互動環節中,但現在卻沒有進行所謂的游戲互動,而是在悄然私語。

  “很簡單,我們合作,幫你渡過難關。”姜洛神展顏一笑,讓百花都要失色,紅唇嫵媚,大眼靈動,帶著誘惑。

  “你會這么好心?”楚風詫異,有些不相信,而后露出異色,道:“你該不會真想給我做媳婦吧?”

  “什么做媳婦?難聽死了!”姜洛神想捶他。

  她想了想,道:“你送我一條龍角手串,一條龍額骨手串,我幫你渡過難關!”

  身為女人,對于可以與神骨比肩、能保持青春常駐的龍骨飾品,哪怕是姜女神也不能免俗,無比喜歡,想要得到。

  按照她所說,她可以去“擺平”楚風的父母。

  “你跟我回家?”楚風露出古怪的神色。

  “你少打壞主意,我會想出更有效的辦法。”姜洛神說道。

  楚風稍微思忖,就漸漸摸清她的狡猾打算。

  她這樣做,一是為了應付菩提基因,二是讓其他大勢力產生錯覺,以為楚風已經被菩提基因拉攏,三順便得一些龍角飾品。

  指望她以身飼虎,那是不可能的。

  “你覺得我像是一只傻虎嗎?”楚風斜睨她,也不等她多說什么,轉身就走。

  “可以商量嘛!”姜洛神說道。

  接下來,楚風跟熊坤、胡生坐在一起,讓他們頗為緊張,但時間一長,他們也漸漸放松了。

  楚風從他們嘴里了解到一些事,就在今日晚間,東方又有一些名山有了主人,被攻打下來。

  這讓他心中一動,天地又將劇變,與其跑去昆侖山同那么多王者共同分機緣,還不如嘗試自己打下一座富有盛名的神山!

  但是,他知道,那些地方有古怪,不然的話早就被人攻克了。

  “拉上不死鳳王一起去攻山,成為一座神山之主?!”他在琢磨。

  他一陣出神,結果時間過的很快,相親會馬上就要結束了。

  這時,姜洛神又到來,跟他商量“合作事宜”。

  楚風直接搖頭拒絕。

  “走吧。”不死鳳王來了,她摘下面具,扔在地上,看著楚風,催促他離去,想要一談。

  這引人們驚呼,按照相親會的規則,除非特別有感覺,一見鐘情,一般是不會摘下面具的。

  “黑裙女王居然主動掀開面具,這……”

  “那男人是誰?”

  很快,人們的議論聲又變低了,因為不死鳳王的真容的確漂亮的過分,讓許多人都覺得驚艷,怔怔的看著她的無暇姿容。

  楚風起身,跟不死鳳王一起向外走去。

  姜洛神呆,那黑裙女人是誰,氣場太強大了,讓她都有陣陣壓迫感,那神秘女人不僅異常冷艷,而且像是一個……王級強者!

  “洛神,我怎么覺得,那女人半路截了你的胡?”夏千語湊過來,神秘兮兮的說道。

  “說什么呢。”姜洛神掐她腰肢。

  外面,楚風的母親王靜早就等候多時了,見到自己的兒子領著一位美麗到極致的黑裙女子走出,頓時驚訝。

  “這個臭小子還真行啊!”她高興的合不攏嘴。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