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二百零五章 女王

第二百零五章 女王

  楚風在這里左轉右轉,心不在焉。

  這要是傳出去堂堂掙斷四道枷鎖的超級王者,剛大鬧西方并推平教廷神城的楚魔王偷偷摸摸來相親,那樂子可就大了。

  上一次跟夏千語相親就鬧出很大的動靜,都過去很長時間了還時常被熟人調侃。

  現在就更不同了,真要是在這里遇到一個熟人,而后一嚷嚷,堂堂的屠龍者剛西征歸來便參加相親會,那還不得驚掉無數下巴。

  “應該沒有熟人會來這里!”楚風自語,他覺得沒那么倒霉,漸漸安心,拿著餐盤開始挑食物吃。

  顯然,他猜錯了,最起碼盧詩韻在這里,只是他一時間沒有仔細關注而已,就在另一邊。

  此外,姜洛神也來了,絕對算是熟識,真要看到他,兩人肯定得大眼瞪小眼兒。

  姜洛神容貌無可挑剔,稱得上傾城傾國,要不然也不會有國民女神之稱。

  此時,她帶上一張白狐面具,將自身襯托的更加妖媚,一雙眼睛水靈靈,四處瞟,陪著她的女子不是夏千語,而是她的小姨,兩人還沒有進去,正站在門口。

  姜洛神覺得有些古怪,這位小姨平日可沒這么熱心,今天竟主動陪她出來瘋玩,尤其是參加這次的所謂的蒙面相親會,真是為了好玩那么簡單?

  姜洛神懷疑,該不會是家人真要給她物色什么目標男吧。

  “洛神你自己進去吧,小姨剛訂婚沒多久,這樣進去有點不合適,還是在外面等你吧。”姜洛神的小姨笑著說道,她的確是帶著目的性而來!

  菩提基因這個龐然大物消息異常靈通,提前得知一則重要消息,有針對性的進行了這種安排,由姜洛神的小姨負責。

  “不行,小姨你帶我來的,必須跟我一塊進去。不過得先等一等,我和千語通話了,她一會兒也會過來。”姜洛神說道。

  她的小姨頓時無語,還要帶一個拖油瓶!

  不久后夏千語來了,帶著一張可愛的蘿莉面具,愈發顯得青春蓬勃有活力,見面就取笑姜洛神。

  “哈哈,洛神你可真是太有意思了,急著出嫁嗎,居然來相親!”

  姜洛神亭亭玉立,以美目斜睨她,相當的鎮定,帶著笑容,紅唇鮮艷性感,道:“你也不來了嗎?走,隨朕進去選男妃,看一看有沒有可入法眼的!”

  她說罷,背負著雙手,如同風流倜儻的公子哥似的,向里瀟灑的走去。

  “好嘞,女皇請!”夏千語嬉笑,最后更是小聲咕噥道:“這次可千萬不要再倒霉的遇上那個家伙。”

  這個相親會有些另類,初時近乎晚宴形式,后面還有各種互動環節,場地很開闊,足夠這些單身男女自由交流。

  華貴的水晶吊燈下,紅色的地毯摻雜著金線,勾勒出精美的圖案,帶著喜慶的色彩,一簇簇年輕男女有說有笑,相親會現場氣氛很濃。

  像楚風這樣一點也不積極主動的也有一些,比如遠處一個角落里一個帶著白虎面具的高大男子正手持酒杯發呆,在他不遠處一個白衣女子則在優雅的消滅食物。

  楚風自顧選了一張無人的臺面,一邊吃東西一邊打量周圍的人。

  由于都帶著面具,彼此間看不到真容,如果真想以貌取人的話,那也只能觀察眼睛與身材。

  從直觀感受來說,來這里相親的男女質量超高。

  有的男人雖然形象不佳,但氣場十足,談吐不凡,也很有女人緣。

  倒是有自恃還算英俊的年輕男子過于張揚,反被鄙視,還不如旁邊一位成熟穩重的中年大叔受歡迎。

  漂亮的女人真不算少,雖然被面具遮擋著面孔,但是超好的身材假不了,再加上象牙般的肌膚,確實賞心悅目。

  “帥哥哥,一個人坐啊。”那個在門口相遇、帶著女王面具的女子轉了一圈,曾被不少人圍繞,但最后又回來了,發現楚風。

  “這是不是在等你嗎?”楚風隨口答道,不怵這種陣仗,相當的厚臉皮。

  戴著女王面具的漂亮女子沒有想到這個獨自坐在角落里吃食物的“悶葫蘆”居然有點油滑,跟她想象的不一樣。

  她還想逗一逗這個家伙呢,誰叫這家人那么自戀,還說什么是他的專場相親會,現在她有點不確定要不要沾惹了。

  “你沒吃晚飯嗎?”漂亮女子看他還在享用食物,都沒有停下的意思,便忍不住暗示與提醒了一下這是什么場合。

  “沒吃,有點餓。”楚風表情相當的自然,沒什么不好意思,并且示意她也來點,可以邊吃邊聊。

  漂亮女子蹙眉,斜睨他一眼。

  一個很儒雅的男子走來,表現得體,帶著笑,風度翩翩地請戴著女王面具的漂亮女子去跳一支舞。

  “好啊。”她直接起身,大眼瞟向楚風,發現他竟然無動于衷,直接留給他一個大大的白眼。

  “我怎么好像又看到那女人了?”楚風注視遠方,匆匆一瞥,那女人一襲黑色長裙,消失在人群中。

  他沒有過去,更沒有釋放精神力去探究,真要是一個掙斷六道枷鎖的絕世強者,他最好還是靜觀其變,自然一些比較好。

  雖然楚風非常不主動,安靜地坐在一旁,但卻也引起個別人的注意,這么淡定,不去把握機會,在一些人看來或許是底氣十足的表現。

  時間不長便有一個嬌小玲瓏的女子過來,大眼睛撲閃,帶著笑意,跟楚風打招呼,更是自然地坐了下來。

  楚風已經解決完食物,帶著笑跟她聊了起來,氣氛還算融洽。

  只是在談到日常之事時,楚風發現自己的回應與這柔和與曖昧的氣氛有些格格不入,讓他自己都覺得不應景。

  “哦,你畢業后一直都沒有工作?這樣不上進可不好,英雄不問出處,男人可以起點低,但真的不能沒有斗志,你很讓人失望。”

  嬌小玲玲的女子起身,禮貌的跟他說了聲失陪,而后就再也沒有回來,只是偶爾在遠處看他一眼。

  “我這不是實話實說嘛,的確沒有工作,不想騙人,結果被嫌棄了。”楚風嘴里咕噥,心中反而輕松下來。

  他心不在焉,站起身來,也不能總是這樣坐著,哪怕是為了完成任務也得去走動一下。

  這里美女成群,他邊走邊看,的確覺得賞心悅目與“陶冶情操”,總之看著舒服!

  當然,如果讓他媽知道,他這么禁不起誘惑,肯定要好好教育他一頓不可,免不了狠狠地數落。

  楚風看到一個大長腿美女,這次相當的主動,過去邀請人家跳了一支舞,還算幸運,沒有被拒絕。

  最起碼,在他前面的那幾位男士都被長腿美女很客氣的婉拒了。

  主要是他站起身來后,光看著身條還算英挺、帥氣,皮膚也白皙晶瑩,給人的第一印象非常好。

  雖然相親最終要看內心是否合拍,但在這最初階段外表加分也很重要。

  長腿美女問楚風,平日主要在順天工作嗎?這又讓楚風糾結了,怎么回答才好!?

  看他一陣遲疑,長腿美女倒也善解人意,道:“你來自其他城市?”

  “不是,就是本地人,但有大半時間都不在家,一直在外面跑。”楚風很誠實的回應。

  “哦,那你主要在哪些地方,介紹一下,我平日工作不忙時也喜歡旅游,四處走走。”長腿美女笑容燦爛。

  現在異類不再暴動,較為安寧了,最起碼不再大規模攻擊人類棲居地,人們已經漸漸適應如今的生活。

  “我經常去的地方有些偏僻,也有些原始,不過真的很壯美,雄偉的大山高聳入云,銀瀑垂落千丈,巨獸咆哮,數十米長的異禽橫空……”

  在楚風還沒說完時,長腿美女就開始翻白眼了,這人說話太沒譜,不著調。

  “我平時除了喜歡美容,還喜歡運動健身,比如騎馬、打網球,你呢?”長腿美女相當直接的試探,言語略帶傲氣。

  楚風看她像個驕傲的小孔雀似的,心中的糾結與愧疚直接就沒有了,很自然地說道:“我喜歡美食,比如燒烤地龍、清蒸白熊,我也喜歡運動,騎在猛獸身上在山林中狂奔,那種感覺很舒暢,自由,不受拘束,其實我一直想坐在一頭禽王身上,周游世界各地。”

  “你什么工作?”長腿美女皺眉問他,相當不滿。

  “還沒有工作。”楚風坦然相告。

  長腿美女瞪著他,甩開他的手,提前結束這支舞,留給他一個高傲的背影,直接走開。

  楚風沒什么脾氣,換位思考,要是他也得這么做,因為像他這樣的相親目標太不靠譜了,說的這些都是什么啊,跟相親氣氛相沖。

  但他過的就是這種生活,現在瞞著,以后問題更多,他注定與普通人的安逸生活軌跡難有交集。

  接下來,再跟目標接觸時,楚風的回應簡單而粗暴,不再那么委婉與美化。

  比如,有人委婉地問他日常生活時,楚風直接彪悍地答道:“在十萬大山,空氣清新,耳畔常伴猿啼虎嘯音。”

  結局早已注定,那位麗人二話不說,轉身就走,留給他一個后腦勺。

  “我喜歡吃法式大餐,你呢?”聊到吃的話題時,有一位栗發女子笑吟吟地問道。

  “龍肉味道最鮮美,黃金獅子肉也算珍肴,熊肉馬馬虎虎。”楚風說道。

  這頓時冷場,栗發美女咬牙,提起包,踩著高跟鞋,蹬蹬蹬而去。

  就這樣,楚風以實話來了一次暴力清場,周圍再無女子靠近,讓旁邊幾位全程目睹經過的男士都目瞪口呆。

  “兄弟,實力雄厚啊,那樣的美女你都一個個打法走,嚴詞拒絕,佩服,眼光真高!”

  “哥,你在那高就啊?太淡定了,接連拒絕那幾位大美女,兄弟我都替你急,太可惜了,你該不會是對那位女王志在必得吧?”

  女人都被楚風的彪悍作風驚跑了,倒是旁邊的幾位男士越發好奇,湊了過來。

  “什么女王?”楚風不解。

  “喏,那邊,一襲黑色拖地長裙的冷艷女王,一大群自認為經驗老道的成功男士湊上前去都碰釘子了,至今她都沒有對一個人笑過,更沒有與人交談過一句。”

  楚風向那邊看去,又見到了那道熟悉的背影,他蹙眉,越看越像,他沒有妄動精神探查,沒有輕舉妄動。

  但那女子已經有所感應,轉過身軀,向這邊走來。

  雖然帶著面具,但還是非常驚艷,她身材絕佳,雪白的肌膚在一襲黑裙的襯托下越發顯得晶瑩,黑發披散,柳眉鳳目,整個人非常的冷艷,裊娜而來。

  “咦,她過來了!”剛才還在介紹黑衣女王的男士略有激動。

  楚風一陣頭大,他確定這就是那位存在,掙斷六道枷鎖的絕世強者,她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參加相親?

  如同冷艷女王般的黑裙女子,發絲飄舞,婀娜挺秀,已經到了近前,圍繞著楚風轉了一圈。

  這讓周圍不少人側目,尤其是男士更是吃驚,他們這些人都被拒絕了,而現在黑衣女王居然主動來接近一位年輕男子。

  一些女人也回頭,詫異的看著那里。

  尤其是剛才跟楚風接觸過的幾名美女,都露出異色,她們有些懷疑,難道這家伙真是非凡人物,剛才是故意輕狂,顯得不靠譜?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