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地獄

第一百四十九章 地獄

  巍峨昆侖,銀瀑垂掛,非常壯闊。山體雄渾,如同一條又一條蟄伏與沉眠的遠古巨龍。

  不過,山中也有各種秀麗的景色,盡顯柔和。

  楚風走在山間的小路上,呼吸間都有種甜香,那是各種不知名的草木與花朵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他腳步輕盈,馬上就要和兩頭牛相見了,頗為期待。

  這條路越走越遠,通向一片巨大的山谷中,遠遠望去那里景色不錯,草葉如同玉石雕刻,碧綠剔透,散發精氣。

  這里很安靜,像是與世隔絕。

  楚風走了進來,山谷中的景色很好。

  紫金啄木鳥出現在山谷外,看著他消失的背影,露出一縷冷冽的笑容,那完全是看死人的目光。

  “禽王大人,他是王級生物,神覺應該非常敏銳,是否會有所覺察?”那頭孔雀不放心,在一旁小聲問道。

  “正是因為神覺超常,過于自信,他才會死的很慘。”紫金啄木鳥冷淡地說道道:“昆侖,古時號稱萬神之鄉,在這里神覺沒用。”

  谷中的景色真的很美,有許多古樹,葉片帶著霞光,至于滿樹花朵都很晶瑩,種類不同,姹紫嫣紅,柔和的風拂來時,落英繽紛,花雨非常的漂亮。

  楚風站在這里,感覺是一種享受,芬芳沁人心脾,讓人精神奕奕。

  但是,這里未免太安靜了,只有植物,沒有看到什么異類在這里修行,這樣如同世外凈土的地方都沒有被占據嗎?

  楚風向前走去,露出驚容,因為在這片山地間看到一些尸體,死狀都很慘,不少都四分五裂了。

  這么安靜的世外桃源,怎么會有遺骸?很破壞意境。

  他戒備起來,可神覺散開后并沒有感受到什么危機,這讓他略感詫異。

  隨著向前走去,看到的生物遺體越來越多,有野狼留下的皮毛、熊的骸骨,甚至還有獵槍以及不少人類骨架。

  前方更是有墳頭,一座又一座,有些墳裂開了,在當中埋著黑狐、藏獒等,都是異類。

  楚風警醒,究竟來到了什么地方?這片像是仙家府邸的山谷怎么會有這么多的尸體還有異類的墳頭?

  向前走去,綠草如茵,花樹晶瑩,越發的絢爛與柔和,但是尸骸也增多了,有些存在歲月非常久遠,都被花草遮住了。

  甚至,楚風還看到一隊軍人的遺骸,應該死去漫長歲月了,身邊還有各種生銹的槍炮等,不像是后文明時代的人。

  “怪了!”楚風狐疑。

  這里的尸體有些是很早以前死去的,看樣子都風化了,存在最少數百上千年,而有的則是近期死去的。

  “這是昆侖山對外來者的考驗?”楚風向里走,發現花樹少了,隨后看不到任何樹木,只有青草。

  到了最后,草類都稀疏了,露出赤紅色的山地。

  “呵,所謂的楚魔王就是個笑話,殺他太容易了!”山谷外,紫金啄木鳥冷笑道,帶著非常不屑的神色。

  金鷹恭維道:“禽王大人手段通天,對付這個人自然輕而易舉,不過對我等來說他的確是個魔頭,兇殘而可怖!”

  嗖的一聲,紫金啄木鳥飛到一座山峰的腳下,就在楚風所在的山谷畔,山體氣勢磅礴,但缺少植被,以巖石為主。

  山腳下這里有一些異類守著。

  “拜見王者!”牦牛、雪豹等各種異類足有十幾頭,一起行大禮,它們都能口吐人言。

  “行了,你們退下吧。”紫金啄木鳥開口,神色冷漠。

  “是!”

  這些異類退開,山腳這里有一根青銅柱子,直徑足有兩尺,被粗大的鐵鏈吊著,懸在一口黑洞洞的枯井中。

  紫金啄木鳥來到近前后,松開鐵鏈子,那根青銅柱子轟的一聲墜落向深不見底的井下,那些鐵鏈嘩啦啦作響,跟著下沉。

  就這么一瞬間而已,旁邊的山谷完全不同了,散發出可怕的氣息。

  楚風寒毛倒豎,他一躍而起,從剛才站著的地方橫渡出去數十米,結果身后那里出現一道熾盛的光束,轟的一聲炸開了。

  他才落在地上,電弧游動,刺啦刺啦作響,在空中冒出一串又一串火花,像是一條銀蛇盤繞而來。

  他急忙撲了出去,身后那片地帶再次炸開。

  咔嚓!

  接著,一道閃電橫空,劈在近前,他慢上一步的話就被擊中了,這是天威,很難抗衡!

  后方,土石崩開,地上橫陳了數十年的骸骨等被打爛。

  楚風極速移動,心中非常震驚,這是怎么回事,為什么突然有驚雷降下,在這里炸開,太突兀了。

  他仰頭看天,原本稀薄的云,現在居然變多了,有雷光落下,打在山谷中。

  楚風第一時間將身上的黑色短劍、大雷音弓與鐵箭等拋棄,而自身也快速動作,沖向一片低洼之處。

  他終于知道山谷中為何有那么多尸骸,甚至還有軍人的尸骨了,都是被雷電劈死的。

  這本是一片神圣之地,如同世外桃源般,怎么說變就變了,成為雷區?

  楚風快速思索,驀地,他想到了,頓時驚悚,他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了!

  “地獄之門!”

  他毛骨悚然,了解到隱情。

  這并非神話,也不是故事傳說,現實的昆侖中真的有這樣一處地方,名字就叫地獄之門。

  在天地不曾異變前,它就早已存在,各種文獻中都有記載。

  它在當地名氣很大,這片山谷中草被豐茂,但是牧民卻從來不敢踏足,寧可讓牲畜挨餓,也不敢進來放牧。

  因為這里極度危險,一個弄不好就會被雷擊致死。

  早期,地質考察者不相信,結果很多人先后遇難,被雷電莫名劈死。

  但凡有動物進來,就很容易遭遇雷擊,少有幸存下來的。

  后來,一些科研人員來這里勘測,終于探查出真相,這片地下非常奇特,磁場異常值高的離譜。

  在電磁場效應下,地磁場與云層中電荷作用,導致放電,使這里成為多雷區,奔跑的生物在這里非常容易成為襲擊對象。

  雖然弄清真相,但是楚風卻沒有什么辦法。

  在天地異變前,這里就真實存在,被當地人稱作地獄之門。

  鬼才道如今又有了什么樣的變化,楚風伏在最低洼的地帶運轉特別的呼吸法對抗。

  轟隆!

  落雷一道接著一道,劈在山谷中,景象非常瘆人。

  楚風沒敢奔跑,那樣更容易遭雷擊。

  他在蟄伏,因為這可不是神話中的故事,而是真實可怕的天災,自然界的閃電動輒就上億伏,一般的血肉之軀哪里經受的住?

  山谷外,金鷹與孔雀看的發毛,渾身羽毛炸立,那種天威讓他們恐懼與害怕,九天落雷,這是怎么形成的?

  無論怎么看,這都是絕殺之局!

  它們相信,血肉之軀根本擋不住,哪怕是王級生物被雷光淹沒后也堅持不了多長時間,必死無疑。

  “大人,這是怎么回事,比神話還恐怖啊,您怎么召喚來了雷電?”金鷹顫抖著問道。

  “這是‘陣’的力量,它虛無難以解釋,但或許真的存在。”紫金啄木鳥淡淡地說道。

  當年,昆侖的王者發現此地時都很震驚,甚至有一位王者死在里面,慘不忍睹,被劈的渾身焦黑,四分五裂。

  他們曾詳細研究過,甚至請來了人類中的一些學者,最后才知道是這里的磁場異常值超高導致的。

  這片山谷可以用人類的科學闡釋,但實地挖掘時,他們卻發現了古人改造過這片山谷的一些痕跡。

  這些獸王震驚,古人改動地勢,加以利用,放大了這里的磁場異常值。

  按照他們共同的推測,這就是——陣。

  這種虛幻的東西,可以用人類的文化闡釋,借地磁與云層作用放電,成為雷區。

  紫金啄木鳥稍微說了幾句,就震的孔雀與金鷹目瞪口呆,跟見了鬼一樣,特殊的地勢經過改造,可以引雷?

  “尤其是我們發現那口枯井,通過升降那根青銅柱子,可以讓這里的磁場被有效觸動,激活雷區。”紫金啄木鳥露出淡笑。

  這時,一些異類神情緊張,來到近前開口。

  “大人,這樣不好吧,其他王者恐怕會有意見。”

  除非懲罰一些罪大惡極的異類,不然的話,根本不會放下那根青銅柱進入地下深處開啟雷區,這是王者共同商議的。

  “我自有分寸,你們無需多說,退在一旁。”紫金啄木鳥淡淡地說道。

  山谷中,楚風遭遇大危機,他沒有想到來到昆侖山找大黑牛它們居然會遇到這樣的危險,這不是兩頭牛的地盤嗎?竟有人要害他!

  而且,在此之前,心中沒有一絲警兆,神覺在昆侖山失效。

  “該死!”

  這個時候,他很狼狽,被劈的衣服破碎,身上焦黑,那可是足以將普通人擊穿的閃電,他挨了幾道!

  “一般的人被雷擊也有幸存下來的可能,我的身體進化到這個層次,應該能扛上一陣,但時間一長必死無疑。”

  楚風嘴角有血跡,他負傷了,而且很重,那種雷光,溫度熾盛,常人的話直接就烤熟了,只留白骨。

  他沒有敢奔跑,那樣的話算是找死,雷光會非常密集的打在身上,伏在洼地不動相對會好上一些。

  楚風在硬抗,時間長了,昆侖山上的王者肯定會被驚動,到時候黃牛與大黑牛必然要趕來,那時候他就能脫困了。

  前提是,他能堅持到那一刻!

  轟!

  又是一道落雷,電光呈湛藍色,打在楚風的身上,讓他橫飛了起來,他的身體顫抖著,大口咳血。

  如果不是體外有一層神秘能量保護,他肯定被擊穿了身體。

  砰的一聲摔落在地上,楚風感覺身體劇痛,這種滋味太難受了,這是他出道以來遇到的最大危機。

  今天一個弄不好就會死這里,這可不是一般的強敵,而是天威!

  從上億伏到十億伏不等,雷光太恐怖了,尤其這么密集,王級生物也受不了,這可不是神話故事。

  什么硬抗天劫,那都是胡扯。

  真正的雷光落下,數十上百道,血肉之軀怎么抗的住。

  轟!

  楚風感覺糟糕,他又接連被劈中幾次,被動遭襲,根本躲不開,實在難受與憋屈,他知道被人算計了。

  山谷外,那頭孔雀驚喜,道:“大人,他要不行了,請看,他渾身焦黑,像是死魚一樣,每一次都被劈飛,都不怎么動彈了。”

  紫金啄木鳥瞇縫著眼睛,道:“這個人的確不俗,居然還沒有解體,很難得,當初誤闖進去的王者比他殞落的快多了。”

  隨后,它的面色變了,道:“不行,耽擱時間太長了,其他王者快被驚動了,得趕緊解決他,不然的話會出事!”

  紫金琢磨鳥騰空而起,道:“你們等在這里,我去廢了他,然后帶走逼問御劍術!”

  它竟然沖向山谷中。

  “大人,小心啊,那可是天威!”孔雀震撼,在后喊道。

  “無妨,這里有盲區,我們都摸索透徹了。”琢磨鳥說道,它不敢拖延時間,怕其他王者趕來阻止。

  它的身軀能有五六尺長,如同一道紫色的閃電橫空,正如它所說的那般,這片山谷中有些雷電盲區。

  它極速移動,很快就沖了過去。

  楚風身受重創,渾身骨頭像是斷掉了一般,哪怕運轉特別的呼吸法,體表密布著一層神秘能量防御,可還是有一道又一道電光沖進體內。

  再這么下去,他非要死在這里不可,剛才又被接連被劈了四下。

  他數次想挖開土層,躲到地下去,結果發現只要一動,閃電就會密集落下,像是專門追擊活物。

  “呼!”

  后來,他嘗試用大雷應呼吸法,死馬當活馬醫,吃驚的發現,有一些效果,化解雷電,淬煉體魄。

  不過還是不行,這是殘法,而且現在的狀態根本不適合淬煉身體,最終他又換回那種完整而特別的呼吸法,進行防御。

  “嗯?!”

  突然,楚風發現紫金啄木鳥,立身在不遠處的一處虛空中,那里居然沒有雷電落下!

  “是你害我?”他目光寒冷。

  “所謂的楚魔王不過如此,我談笑間就就可以滅你十次!”紫金琢磨鳥很輕蔑地說道,帶著不屑之色。

  楚風知道自己大意了,昆侖山蒙蔽他的神覺,而他也誤以為在兩頭牛的地盤上沒有危險,其實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他意識到,無論在何地都不能放松警惕,這是一次可怕的教訓!

  昆侖山深處,兩頭牛從地宮中出來,嚷著晦氣,因為什么都沒有爭奪到,這地宮是空的。

  “參見牛王!”

  有異類稟報,告訴他們一個叫楚風的人進昆侖了。

  “他這么快就來了?”黃牛驚訝,而后非常高興,招呼大黑牛,道:“我們一起去接他。”

  “禽王跟他見過了。”一頭牦牛小聲告知。

  “算它有心,這頭啄木鳥還是很會做人的,這一次我打算讓它跟我們一起去梵蒂岡。”大黑牛說道。

  最近以來,它們兩個跟紫金啄木鳥關系不錯,大黑牛曾跟楚風說過,又找了一個幫手,就是它。

  因為,覺得它能飛天遁地,到時候會派上大用場。

  事實上,紫金啄木鳥最近對它們曲意逢迎,很是恭謹與熱絡,一副交心的樣子,的確非常容易讓人產生好感。

  “哈哈,那頭啄木鳥去替我們迎接,也算不錯,走吧,我們也去。”大黑牛笑道。

  “大人,我剛剛得悉,禽王將那個楚風引進地獄之門,而且,那里雷光閃爍,有些不妙!”牦牛壓低聲音說道。

  它發現后,第一時間就趕過來了,告知兩頭牛。

  “什么?”大黑牛震驚,勃然變色,它意識到不對勁兒,忍不住一聲咆哮,震動群山。

  它吼嘯著:“該死,這頭啄木鳥包藏禍心,這段時間接近我們,是有意的!”

  黃牛也怒了,道:“快走,去救楚風!”

  它們兩個剛從地宮中出來,抬頭時,果然看到遙遠的天邊有雷光若隱若現,那里出大事了。

  它們沒有沒有想到,相距八千里路,楚風還能這么快趕來,而且遇上這種不該發生的意外,紫金啄木鳥居然敢做出這種禍事。

  “殺,我一定要活剝了它的皮!”大黑牛嘶吼,快速奔騰而去,它覺得被欺騙了,很丟人,被這頭藏有禍心的禽王蒙蔽了。

  山谷中,紫金琢磨鳥傲然,懸在半空,諷刺道:“如何,我都不用動手就解決了你。太容易了,沒有一點挑戰,在我看來你不過是土雞瓦狗,可以輕松抹殺。”

  楚風冷冷地看著它,道:“不過是一頭卑鄙的扁毛畜生而已,利用信息不對稱對我耍了一些小聰明,不過你放心,我還熬的住,今天死不了!”

  今日失利,最主要的還是他太相信自己的神覺,但昆侖極其特殊,在這里感知誤導了他。

  “呵,你不是很強嗎,號稱楚魔王,擊殺盤山的老牌王者,怎么現在這么虛弱,有本事對我動用飛劍啊,哈哈……”

  紫金琢磨鳥放肆的大笑,在那里奚落楚風。

  事實上,時間緊迫,而它一向陰險狡詐,不愿輕易涉險去殺楚風,而是想激怒他,逼他動用飛劍。

  在這片雷區一旦動用金屬武器,那后果不堪設想。

  “來啊,用飛劍斬殺我啊,哈哈,看你都快成為一條死狗了,難以動彈一下,真是缺乏成就感。”

  它叫囂,進一步刺激楚風,想逼得他發瘋,對它動用飛劍。

  “好,我滿足你。”楚風平靜地說道。

  事實上,他一直想動用飛劍,對紫金啄木鳥發動雷霆一擊,將它擊殺在半空中!

  但是,楚風怕它警覺,躲避過去,并徹底逃走。

  現在這頭紫金啄木鳥這樣有恃無恐,正合楚風的心意,要知道,他的這柄赤紅色飛劍可不是金屬材質,非常輕靈,根本不受雷電影響。

  “楚魔王你太讓我失望了,來啊,放出飛劍,劈殺我試試看,我都懶得躲避,硬抗你十劍八劍又如何?!”

  紫金啄木鳥狂妄地說道,一半是裝的,一半的確自負,早已視楚風為死人,就等他徹底失去戰力,而后擄走,逼他交出御劍術。

  “哧!”

  就在這時,一道璀璨的劍光沖起,赤紅劍體如閃電般飛射向半空。

  “不!”

  紫金啄木鳥徹底驚悚了,這一刻它渾身羽毛炸立,因為發現密集的雷光居然沒有被飛劍吸引過去。

  “怎么回事?!”這是它心底深處的疑問,同時身體飛快橫移,要避開這恐怖一擊。

  不過晚了,噗的一聲,它的一只翅膀被斬中,血光迸濺,它慘叫著,一只翅膀被劈落,它無法懸在半空了,一頭栽落下去!

  現實中,昆侖確實有地獄之門這個地方。(未完待續。)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