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一百四十六章 魔威

第一百四十六章 魔威

  胡生頓時露出笑意,牙齒潔白,淡金色長發燦爛,整個人看起來越發陽光,道:“那再好不過了。”

  隨后他看向包廂中另外幾人,都是早先慕名而來的人,跟穆卓一樣,自恃背景不俗,一直沒有走。

  “幾位,還是早些離開啊,不要再糾纏姜小姐。”胡生說道,細長的眼睛中綻放神光,警告他們。

  這幾人還能說什么?已經知道這是異類,根本惹不起,連穆家的人都被踹出去了,他們自然不敢對抗。

  門外,穆卓被熊坤一頓猛踹,又氣又痛,眼前一黑,直接昏厥過去。

  “誒,姜女神你在這里啊。”就在這時,又有人過來,非常熱情地跟姜洛神打招呼,一副很熟稔的樣子。

  “周倚天?!”姜洛神咬牙切齒,盯著前方這個人,簡直要恨死這個人了,就是他在太行山各種亂拍攝,最終導致她被動演出。

  周倚天像是沒有聽出她聲音顫抖,一副無比熱情的樣子,道:“姜女神你記性真好,我們只見過一次面,我在你心中還這么印象深刻,倍感榮幸。”

  榮幸你個頭!姜洛神很想爆粗口,想將眼前的男子大卸八塊!

  就是這個周倚天為了宣傳牛魔大圣而在背后推動各種八卦消息,什么金剛騎豬、姜洛神與牛神王不得不說的三兩天夜……

  他頻頻放出各種“王炸”,讓姜洛神成為熱詞搜索榜上的霸榜女皇。

  如果是正面消息也就罷了,結果全都是負面的,她跟楚風吃飯以及被楚風反擒拿的照片都是周倚天放出來的。

  最終導致各種流言蜚語,說她在安胎。

  見到正主后,姜洛神能不激動嗎?聲音都打顫,有殺人的沖動了。

  “姜女神,這是我的名片。”周倚天遞了過去。

  姜洛神一雙蛾眉倒豎,猶豫著要不要將茶壺扣在他的頭上。

  夏千語在旁看的挺無語,這個破導演還真是沒自覺性,不趕緊消失,還在這里礙眼,結果到最后她也得到一張名片。

  周倚天扭頭看到了胡生、熊坤等人,眼中頓時一亮,恭維道:“幾位真是太有氣質了,怎么看都不像是平凡之輩。”

  這話熊坤愛聽,對他點了點頭。

  結果,周倚天挨個發名片,一人一張,非常嫻熟,并自我介紹,道:“我叫周倚天,是一個導演,我感覺各位氣宇非凡,以后說不定有合作的機會。”

  姜洛神太生氣了,看到眼前這情景頓時讓她想到在太行山時周倚天就是這樣見人就發名片,賤氣十足。

  “牛魔大圣是你拍的?!”胡生忽然問道,因為他了解過這部片子的由來,看到過周倚天的照片,其他幾人都驚訝,都露出感興趣的神色。

  “對!”周倚天點頭,并看著胡生,道:“這位先生,我覺得你演狐貍精保準合適。”

  胡生聽到這里后一張白皙的臉頓時黑了,笑容凝固。

  接著周倚天又看到熊坤,很熱情,道:“兄臺很健壯,非常威武,我覺得你的氣質很符合我正在籌拍的新戲中的黑熊精。”

  熊坤的一張臉頓時也黑了下來,神色不善地盯著他。

  “周圍兄弟,很適合演剛化形的精怪。”周倚天這章破嘴,沒完沒了,又得罪了一個人。

  “你是不是活膩了!?”有人發難。

  幾個人都沉下臉,盯著周倚天。

  胡生陰惻惻地開口,道:“我很討厭你那部片子以及里面相關的人!”

  熊坤點頭,體格健壯,哪怕渾身都纏著繃帶也給人一種種壓迫感,道:“那個主演太討厭了,我恨他!”

  胡生示意其他異類,讓他們拾掇周倚天,自己則拂了拂淡金色的長發,對姜洛神露出微笑,道:“姜小姐,我們走吧,你那個客人要是來了,回頭讓他自己去找我們,居然讓你這樣久等,真不知道他有什么資格擺這種架子。”

  突然,一瞬間而已,他感覺寒毛炸立,像是被什么恐怖的猛獸盯上了,渾身不自在,這種感覺似曾相識。

  胡生用眼角的余光向門外看了一看,結果毛骨悚然,正好看到楚風在對他笑,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齒,嚇的他差點大叫出來。

  僅這么一剎那,胡生什么都知道了,姜洛神等的人是楚風,他險些嚇死過去。

  楚風的目光就落在他的身上,沒看別人,所以他這么敏感。

  其他人都不知道,尤其是熊坤,用他跟比胡蘿卜還粗的手指戳周倚天的胸口,道:“你這破導演會選演員嗎,就牛魔大圣那主演,你選對人了嗎?換我去都比他強,懂嗎?你看人的眼光太差!”

  他越說越氣,被楚風逼的下跪,還被他爺爺黑熊王一頓毒打,真是窩了一肚子火。

  他摞胳膊挽袖子,就要修理周倚天,想將他當成楚風,一頓胖揍,因為看著這個導演想到楚風就來氣!

  早先還是有些好感的,但這個破導演千不該萬不該讓他們想到那個人。

  這時胡生很安靜,一句話也不說了!

  熊坤狐疑,看向胡生,道:“你怎么不說話了,嘴巴閉那么緊干嗎?你這樣就跟上次一樣,讓我回憶起某些不愉快的事。”

  他自然想到了上次,胡生被楚風警告敢多說一個字就斬殺,結果胡生硬是憋住了,一個字都沒吐。

  此時,胡生聽到他的話嘴巴閉的更緊了。

  “我說,你別這樣行不行,我都被你整毛了,練什么閉口禪啊!”熊坤瞪眼。

  這一刻,其他人也都有所覺,有人悄然回頭,結果嚇得亡魂皆冒,險些大叫出來,那個煞星又來了,就在他們的身后。

  熊坤瞪胡生,道:“瞧你這點出息,不久是楚魔王嗎,等以后咱們弟兄成王了,好好去收拾他一頓!”

  這一刻,所有人都發毛了,因為都看到了楚風,他已經踏足包廂內,唯有熊坤還不知。

  周倚天看到楚風后,臉上都快笑開花了,大步沖了過去,當初在太行山跟拍楚風時,他也沒有想到牛魔大圣會火爆起來。

  “你給我站住,我讓你走了嗎?”熊坤瞪眼。

  其他人則拼命眨眼,對他暗示。

  “兄弟,又見到你了,我真是太高興了!”周倚天不理會他,沖過去跟楚風來了個熱情擁抱,一點也不見外,完全是自來熟。

  “楚……魔王?!”熊坤終于發現正主,嚇的一個踉蹌,險些栽倒在地上,并且蹬蹬蹬向后倒退,擠到門口那里去了。

  砰!

  他一腳踩在穆卓的身上,腳下頓時發出一聲慘叫,穆卓痛醒了。

  什么情況?穆卓一臉發懵之相,感覺渾身劇痛,而后看到楚風立在場中,又看到一群異類在那里低著頭,都在害怕。

  這個場面,讓他覺得自己太丟人了。

  “你們可以啊,在背后議論我,還想跟我一戰?”楚風開口。

  “沒有,楚王別誤會,我們哪敢啊,都在做護花使者,幫您保護姜小姐呢。”一位異類賠笑說道。

  “黑熊,你穿的衣服挺新潮啊,跟纏了一身繃帶似的。”楚風盯著熊坤。

  熊坤險些罵娘,但是不敢,老實的解釋,道:“這是我爺爺打的,怪我多嘴,藉此向牛魔王賠禮。”

  “當然,也向楚王賠罪。”熊坤昧著良心說話,他不敢硬來了,上一次吃足苦頭,現在陪著笑面對楚風。

  “行了,既然都趕上了,你們也都坐下吧,一塊吃個飯,我們彼此也好認識一下。”楚風微笑著招呼眾人。

  周倚天頓時高興,要不是姜洛神在瞪著他,目光都要殺人了,他非緊鄰她與楚風坐下不可,最后跑到對面去了。

  一群異類頭皮發麻,真是要多不自在有多不自在,真后悔來這里,怎么又撞上他了?

  要知道,他們特異避開青云大廈,這輩子都不想去那個地方了,因為知道楚風曾幾次在那里出現,被人報道出來過。

  誰能想到,跑到這里來還是沒能躲過,實在太巧了。

  陸晴、胡生、熊坤等人都皮笑肉不笑,比哭還難看,如坐針氈,真想立刻逃走,在這里太難受了。

  同時,他們都很幽怨,看著姜洛神,這就是你要等的人?還說什么不重要的客人,沒有這樣坑人的!

  “來,都自我介紹一下吧。”楚風開口,讓這些異類自報家門,族群都在哪里。

  楚風對熊坤很感興趣,詳細向它詢問了西部地域的一些情況,這讓熊坤非常緊張,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就是其他異類也都在懷疑,楚風是不是要去登門找黑熊王算賬。

  楚風微笑,道:“放松,別緊張,所謂不打不相識,都是老熟人了,如果能放下成見以后還是朋友,說不定哪天我就去你們族中做客呢。”

  這讓一群異類都坐不住了,寒毛倒豎,楚魔王登門會有好事嗎?該不會又想平山滅寨吧,太兇殘了!

  “楚王,我們間以前有誤會,但是以后再也不會有了,我發誓今生都不會對你有敵意!”胡生第一個表態。

  渾身都打著繃帶的熊坤更是激動的站起來,差點淚眼汪汪,因為楚風可是重點問他西部地域的情況了,真要是去打下一座名山也是從他們族開始。

  “楚哥,楚神,楚爺,以前都是誤會!咱絕對不敢在背后說你壞話了,萬事和為貴,千萬不要動怒啊。”

  熊坤壯碩如同鐵塔般,現在哭喪著臉,拼命表態,生怕楚風去滅他們黑熊一脈的老巢。

  旁邊,夏千語目瞪口呆,剛才她可是看到了這些異類多么的張揚,一巴掌下去將穆家的人都給扇飛了,根本不在乎。

  現在看到楚風,這頭黑熊變成了一只小貓,野性全消,太委曲求全了,對楚風簡直怕的要死。

  姜洛神也是輕嘆,雖然早已知道楚魔王對異類的威懾性很恐怖,但是沒有想到這么離譜,光是坐在一起,就讓這些飛揚跋扈的異族強者戰戰兢兢,大氣都不敢出。

  她終于明白,菩提基因為什么想不惜代價拉攏楚風了,這就是一個大殺器,楚魔王威勢太可怕。

  “行了,你們都走吧,看你們這個樣子吃飯的心情都沒有了,對了,別忘記把門口那個人帶走。”楚風說道。

  他還記得穆卓,雖然不知道他叫什么,但是上次在酒會上看到過他跟穆天站在一起,是穆家的人。

  “好!”

  一群人如逢大赦,一溜煙就逃光了,片刻也不肯多停留。

  “夏美女,又見面了,我覺得咱倆也挺有緣的。”楚風對夏千語打招呼。

  夏千語的臉頓時紅了,哪壺不開提哪壺啊,每次見面都尷尬的要死,這個楚魔王也好意思提?!

  尤其是,回想第一次相親時,原以為楚風滿嘴“胡說八道”,結果最后都成真了,有些事還真不能怪他。

  到頭來,她雖然也成為了小明星,但是怎么也沒有想到這頭大黑馬憑借牛魔大圣家喻戶曉了。

  每當想起,她都覺得尷尬的要死。

  至于姜洛神想到那些舊事,也一樣在磨牙,總覺得這個楚風太可惡,故意隱瞞身份,導致她各種判斷錯誤。

  “一斤準王血肉兌換一百斤異土,就是這個數,我不會讓價。”

  最后,談到正事,楚風一口咬定就這是這個價格,沒有讓步的可能。

  周倚天不知死活,看他們爭的激烈,姜洛神都面紅耳赤了,結果咔嚓一聲給他們拍了一張合影。

  “周倚天你再敢發我照片,我跟你急,找人把你丟進海里去喂變異的鯊魚!”

  周倚天干笑,連忙解釋,這只是拍照留念,再也不會亂發了。

  “既然如此,談不攏那就算了,這里有我們家族老爺子給你的一封信。”姜洛神遞給楚風一個金色的信封。

  楚風所說的條件她沒法答應,太苛刻了,菩提基因雖然是大財閥,但是也沒有辦法提供那么多的異土,除非打下一座名山,即便如此,誰舍得?還留著栽種異樹呢!

  楚風撕開信封,仔細閱讀,很快露出古怪之色,道“你們家老爺子希望我娶你,他舉雙手贊成。”

  姜洛神滿臉通紅,騰的一聲站了起來,氣道:“不可能!”

  而后,她轉身就走,這也太尷尬了,那個老家伙怎么想的,都沒有跟她說一聲,讓她這么丟人!

  要知道,這信可是她親自遞給楚風的,居然是這樣的內容,姜洛神都要抓狂了。

  “誒,不信你自己看一看啊。”楚風在后面喊道,一副很熱心的樣子,讓她自己來看。

  姜洛神恨不得生出翅膀,眨眼沒影了,夏千語狠狠地瞪了楚風一眼,趕緊追了出去。

  “真的假的?”這時,周倚天湊過來看。

  “我感覺這信中在暗示我,所以,我將隱藏中心點給歸納了出來,告訴了她。”楚風說道。

  “這樣也行?!”周倚天目瞪口呆,都有點快無語了,道“估計姜女神被嚇壞了,連夜就得跑路回家族!”

  “管她呢,我們喝酒。這次時間太匆匆,我沒時間跟她們周旋,不然的話豁出去了!”楚風說道。

  周倚天雙眼頓時冒綠光,道:“兄弟你要豁出去什么?”

  “吃你的菜!”

  第二日,天剛蒙蒙亮,楚風就準時趕到機場,背著大雷音弓,帶著兩口劍,登上一架大型客機。

  足足飛了將近兩天的時間,在途中還曾換了兩架飛機,楚風這才趕到西部地域。

  “黃牛,我到藏區了!”他第一時間跟昆侖上的兩頭牛聯系。(未完待續。)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