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楚魔王

第一百四十一章 楚魔王

  這個年輕人聽到后一頭淡金色的長發都蓬松了,或許可以說是炸立,只不過因為太長所以倒豎不起來,他怒了,細長的眼睛中噴火,覺得被羞辱了。

  然而,就在胡生想要發作,呵斥與反駁回去時,他看到楚風平靜下的冷漠目光,他頓時如冷水潑頭,激靈靈打了個冷顫,將到嘴的話生生咽了回去。

  胡生通體發寒,他想到正在面對的是一位“魔王”,曾殺過孔雀族與盤山一脈的準王,不是一個軟柿子。

  他咬牙,握緊拳頭,用力閉上嘴巴,到頭來一句話也沒敢多說,他還真怕這位“楚魔王”腦子一熱,干凈利落的干掉他。

  包廂中的幾個人類都在看著他,沒有任何人打圓場,非常安靜!

  胡生憤懣,但真的沒有敢再說一個字,他覺得十分憋屈,沒有辦法在這個地方呆下去了,轉身就走。

  “回來!”楚風開口,叫住了他。

  身材高挑的胡生聞言身體頓時一僵,背對著房門站在那里,一動不動,他有些害怕也有些惱恨,對方還想做什么?

  “將門關好。”楚風說道,原本他不想為難這個人,但是他對這名異類實在沒有一點好感,居然在他面前出言不遜,拿他是否該逃離順天出去躲避風頭說事。

  胡生身體繃緊,他非常惱怒,臉上火辣辣,堂堂王族嫡系居然被人這么輕視,他覺得被羞辱了。

  然而,下一刻他毛骨悚然,直覺敏銳的捕捉到,身后像是有一頭史前的龐然大物盯上了他,目光冷酷,讓他全身發寒。

  胡生身體僵硬,但最后還是慢慢轉身,將包廂的門關上,而后他邁開大步遠去,一刻也不想停留。

  “啊……”

  等離開足夠遠的距離后,他忍不住一聲嘶吼,胸膛都要氣炸了,他有些痛恨自己剛才太軟弱,居然被人壓的低頭,沒有敢反抗。

  事后他都要抓狂了,恨不得轉身回去跟那個魔頭拼命,對他來說這實在是奇恥大辱。

  餐廳很大,許多人都回頭看向他,露出異色,低聲議論。

  一個服務生走來,面上帶著微笑,道:“先生您好,有什么需要幫忙嗎?”

  他客氣的暗示,很多客人在用餐,請胡生保持安靜。

  “滾!”胡生冷聲道,快速朝著遠處一個大包廂走去。

  砰!

  他推開房門,里面有不少或者英俊或者美貌妖嬈的男女,他們很年輕,都有著非常特別的氣質,十分妖異。

  ……

  胡生離開后,杜懷瑾、歐陽青大笑不已,覺得甚是痛快。

  “老大你簡直就是一股清流啊。”

  “什么意思,找打吧。”

  歐陽青道:“這可不是取笑,最近這段日子實在是烏煙瘴氣,連一些大財閥都派人出跟這些異類接觸,變向示好,哪像老大這般直接呵斥,讓這些年輕的異類強者俯首低頭,太痛快了。”

  他說的是實情,異類崛起的實在太迅猛,短時間內發展飛快,導致許多大勢力都不得不放低姿態,殷勤接待。

  尤其是爭奪天下名山到了關鍵時期,形勢越來越嚴峻,沒有人敢輕易得罪那些異類王族嫡系。

  許多人都看不過眼,但是卻沒有辦法,這就是現實。

  陳洛言開口,道:“還是要小心一些,最近異類很活躍,尤其是那些年輕強者行事頗為高調,據聞可能有老家伙來順天了。”

  另一個大包廂內,胡生發作,滿頭淡金色長發飄舞,憤慨地講述經過,雖然很丟人,但還是全說了。

  一個體格健壯的年輕男子名叫熊坤,滿頭黑發披散,眼中兇光大盛,直接拍桌子,道:“一個準王就這么張揚,欺人太甚,我們一起過去向他討個說法!”

  “別沖動,他連孔雀族與盤山一脈的準王都敢殺,這個人很危險!”有人勸阻。

  這群年輕的異類雖然強勢慣了,但是現在卻也有些發怵,畢竟楚風殺出了兇名,在許多異類看來那就是一個魔王。

  胡生不滿,道:“各位,我實在咽不下這口氣,就這么算了嗎?”他面色難看,細長的眼睛流動著仇恨的光芒。

  一個黃衣女子微笑,道:“他蹦跶不了幾天,膽子不小,居然沒有逃離順天,你們說孔雀族與盤山一脈能放過他嗎?顯然不能,會殺他立威!”她叫陸晴,該族出了一個五色鹿王,實力很強。

  房間中的幾人聞言全都點頭,露出冷笑,他們來順天本就是為了看戲,都知道孔雀族與盤山會有大動作,必然要殺一儆百,立威定下規矩!

  “其實也沒什么。”胡生還是不甘心,他越想越覺得窩火,道:“我們的族中都有王級強者,我們一起過去,我就不信他敢得罪所有王族。”

  他攛掇眾人,想要去出一口氣。

  “好,我贊成!”熊坤直接站了起來。

  “稍等,今日會有一位貴客要來,等他到了的話就無所畏了。”黃衣女子陸晴微笑,她面容姣好,顯然地位不低。

  “誰要來?”有人問道。

  有些人知道今日的貴客是誰,聞言露出笑容,只要那個人來了,便可以無懼楚風。

  “金蝠!”陸晴告知其他人。

  “蝠王的子孫?!”

  一些人露出果然如此的樣子,還有一些人則吃驚,心中凜然。

  金蝠,乃是一頭金色的蝙蝠,道行高深,被老蝠王大力栽培,早已將他推向準王境地,一身實力深不可測。

  平日間他讓人忌憚,喜歡喝有靈性的血液,促進自身進化。

  “金蝠來的話,哪怕楚風再厲害也不敢太霸道,一會兒我們去討個說法。”熊坤哈哈大笑道。

  ……

  時間不長,楚風他們的包廂再次被人推開房門,一行人不請自到,先后走了進來。

  杜懷瑾站起身,提高聲音,道:“你們是什么人,不知道這里被預訂了嗎,為什么要闖進來?!”

  “楚準王的架子果然大,我們這么多人一起來拜會,你都不起身,真是老神在在,鎮定自若啊。”有人陰陽怪氣,在那里挑刺。

  陳洛言看不過眼,道:“你們自以為身份地位很高嗎?非得要讓楚風起身相迎,分明都抱著敵意而來。”

  “還真是霸道,看不起我們幾大王族嗎?不愧是楚魔王!”有人諷刺。

  歐陽青冷笑,道:“你們想挑事?別后悔!”

  “呵,張狂,連身邊的人都敢這么跟我們說話。”有人陰惻惻地說道。

  “都想找死嗎?”楚風開口,聲音不高,甚至很平和,但是卻一下子讓這里安靜了下來。

  他一開口,哪怕沒有發怒,無形中也有一股壓迫感,讓這些人忌憚。

  “我曾說過,你如果再敢多說一個字立刻斬了你,還敢來?”楚風看向胡生。

  被楚風單獨盯上,胡生的冷汗刷的一下子流了出來,他緊閉嘴巴,沒有敢吭聲,事實上自從到了這個包間后他就沒有開口說話。

  “既然不敢說話,還不給我滾!”楚風寒聲道。

  胡生寒毛倒豎,心驚肉跳,他暗罵自己不爭氣,為什么一看到楚風就像是老鼠見到貓?心中發怵,他自己都不明白。

  其實,那是王級的精神威壓,讓他顫栗,生不出反抗的念頭。

  胡生不由自主倒退,直接脫離包廂,站在房門外。

  很快,他無比羞愧,漲紅了臉,又想邁步走回去。

  其他異族年輕人見狀都覺得丟人,他們的氣勢直接就被消弱了,這也太難堪了。

  陸晴開口,道:“楚準王,你行事太霸道了,我們好心來看你,卻被這么喝斥?”

  雖然這個黃衣女子姿色不俗,但楚風頭都沒有抬,跟葉輕柔、陳洛言他們碰杯,喝了一杯酒,將她無視。

  陸晴被晾在那里,頓時頗為尷尬。

  熊坤滿頭黑發飄舞,眼神凌冽,他的脾氣一向很沖,是黑熊王的子孫,這個時候開口,聲音略冷。

  “不就是一個準王嗎,這么張揚,你真當自己天下無敵了嗎,我看你早已自身難保,孔雀族與盤山一脈不會放過你!”

  葉輕柔開口,道:“我勸你們還是趕緊走吧,別為自己惹禍。”

  “真是笑話,憑你們也敢威脅我等。”有人不忿。

  “你們是不是覺得自己都是王族,這樣聯合在一起,我不敢動你們?”楚風問道,沒有發怒的跡象。

  陸晴開口,道:“楚準王,我們沒別的意思,這么多王族過來只是想請你移駕一敘,有位貴客想和你談一談。”

  “黑熊一脈在此!”

  “五色鹿一脈在此!”

  ……

  這些人自報家門,差不多都是王族,最差的族內也有兩個準王,他們聯合在一起。

  如果是其他人還真會被鎮住,最起碼連一些大財閥面對王族時都無比忌憚,不敢得罪。

  楚風笑了,只不過聲音有些冷,道:“你們這是為我報菜名嗎,讓我看一看哪一族更可口?”

  “你大膽,敢褻瀆各大王族?!”熊坤炸了,眼神凌冽。

  “就是你們的老祖宗來了都不敢跟我這么說話,他們要是知道你們為族人樹敵,估計先暴打你們一頓!”

  楚風聲音低沉,眼神熾盛了起來,露出懾人心魄的光芒。

  “你……敢與各族為敵?”陸晴尖叫道,但是這一刻她感覺無比恐懼,像是被史前巨獸盯上了。

  “你敢!”還有人仗著膽子叫道。

  楚風冷聲說道:“讓我替你們的老祖宗管教一下你們,回頭哪天登上你們家山門時,我得向他們要管教費!”

  這些人憤懣,覺得被羞辱了,連族中的王級生物都被奚落了。

  但是,葉輕柔、陳洛言、歐陽青他們卻知道,楚風沒有開玩笑,以他目前的實力來說,真要登上哪家山門的話,估計立刻會讓那一族緊張無比!

  老黃鼠狼可是掙斷兩大枷鎖的獸王,并且會御劍術,可還是被楚風鎮殺,一般的獸王怎么可能會是他的對手?

  “你敢褻瀆王族,到時候……”熊坤還想喊。

  結果,轟的一聲,恐怖的精神能量彌漫開來,讓他當場恐懼,渾身顫抖著,到了最后根本承受不住這種威壓。

  噗通!

  他直接跪在地上,身體不受控制,瑟瑟發抖。

  他震驚了,看著楚風,心中滿是驚濤駭浪。

  “你……”陸晴驚叫。

  同一時間,恐怖的精神能量擴散,這些異類年輕人全都大叫出聲,被嚇住了。

  噗通!噗通!

  ……

  接二連三,這些人承受不住這種精神壓力,面色蒼白,或者軟倒在地上,或者低頭跪伏了下去。

  楚風得到御劍術后,領悟“精神武功”,對于精神能量的運用非常嫻熟,這些人怎么可能擋的住。

  “天啊!”這些人心中顫栗,想要大叫出來,但是卻發現開不了口,被壓制在地上難以動彈,全都嚇的發毛。

  不遠處有人路過這里頓時震驚,發生了什么事,那不是異類中的年輕強者嗎?都跪在了那里!

  消息傳開,餐廳中一陣騷亂,有人直接拍照,但餐廳經理趕來了,急忙阻攔,勸阻人們后退。

  所有人都知道,發生了大事件!

  一些異類年輕強者居然跪伏與癱軟在楚風的包廂外,怎能不讓人產生諸多聯想!(未完待續。)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