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七十五章 驚怒

第七十五章 驚怒

  楚風心中激動,原以為短時間內三顆種子不會有變化了,沒有料到,臨離開時會有這樣的驚喜。

  他小心翼翼,將石盒放在書桌上,仔細觀看。

  在里面,三顆種子埋在異土中,大致可以看到它們。因為,異土像是許多玉石顆粒黏在一起,非常通透。

  楚風看的真切,是那顆最飽滿的種子出現異常,漾起綠瑩瑩的光,就像是水滿自溢,從石盒的邊緣流淌下來。

  一切異象都是它導致的!

  “要芽了嗎?”楚風希冀,終于等到了這一天,總算沒有辜負期望。

  只是他沒有想到,會是在石盒中出現轉機。

  石盒,三寸高,呈正方體狀,但棱角部位像是打磨過,略微圓潤。

  它十分古樸,有些模糊的紋絡,不細看的話很難察覺。

  “難道石盒另有玄機,能讓種子芽?”

  他不敢取出種子試驗,好不容易等到這一天,如果現在將種子取出來,重新栽種在地上,那就太魯莽了。

  楚風很開心,有種收獲的喜悅感。

  石盒內綠光跳動片刻,便不再漾出,但異土中則更為晶瑩了,那顆種子在流動蒙蒙光輝。

  它的生機在壯大,不過被石盒所遮掩,將那股蓬勃之力都封在盒內,使之不能外泄。

  “果然有古怪,石盒很不凡!”

  楚風確信,這古樸的石盒有來頭,過去竟將它忽略了,如果知道它這么非凡,早就使用了。

  很快,他想到了黃牛,它才剛走,就有了這種變化。

  黃牛要是知道現在什么情況的話,估計會氣的尥蹶子。

  白蛇嶺一戰過后,它在這里等了將近二十天,卻一無所獲。

  石盒這么神異,是出預料的事。

  “可是,我也該走了!”

  楚風皺眉,父母已經多次催促,每天都在跟他通話,非常擔心他的安危。

  而且,大黑牛離開時也曾警告,天地會有劇變,最好早作打算,連它都要提前返回火焰山了。

  “反正有石盒在手,就這么帶著上路吧!”楚風決定啟程。

  臨行前,楚風去冷兵器作坊跟趙三爺告別。

  “三爺,這里不寧靜了,或許會有危險,要不你跟我一起走吧。”他建議道。

  老頭搖頭,不愿意離開,他如今身子骨太健壯了,力大無窮,遠常人。

  楚風想把大雷音弓留下,給他防身,擔心青陽鎮出事。

  “小楚你帶上吧,你想去順天城,路途太遙遠,兩千多里地啊,這世道不太平,很難說路上會生什么。”

  其實,趙三爺不贊成他回去,兩千多里地,太遙遠了,現在各地多兇禽異獸,一個人遠行,很危險。

  但楚風心意已決,想立刻趕到順天城去。

  因為,楚風曾告訴父母,他如今距離順天城很近,再不出現的話,以前的善良謊言就要被戳破了。

  “小楚,保重!”趙三爺送他出門。

  楚風又去了一趟舊貨鋪,將自家鑰匙給了劉伯,告訴他,自己家中的冷柜里全是獸肉,別浪費掉。

  這段日子,他沒少送趙三爺與劉伯野味,但終究該離開了。

  “小楚你一個人上路不行啊,太危險!”劉伯滿是憂慮。

  “有位異人跟我一起走!”楚風告別。

  他離開青陽鎮,一路向北。

  現在,他百米距離只需要一秒一,可謂風馳電掣,他邁開雙腿,時間不長就在數十里外了。

  但這種度無法持久,太快了,運動劇烈,他渾身熱,長時間的保持下去的話會出問題。

  不過楚風沒有立刻停下,依舊在狂奔,想看一看極限在哪里,路上,他如同一道狂風沖過,飛沙走石。

  隨著時間推移,他開始減,逐漸變慢,他頭頂上蒸騰起陣陣白霧,體表滾燙。

  一個小時后,楚風停了下來。

  “差不多跑了兩百里地。”

  這是驚人的度,如果傳出去,會引軒然大波,人體居然這么強悍,不比車輛慢多少。

  “百米距離一秒一,但只能維持片刻,很難保持。”楚風搖頭。

  如果全程都是那種度,簡直要嚇死人。

  他身上有很多汗,那種劇烈運動消耗非常大。

  緩慢邁步,走了一個多小時后,他覺得恢復不少,再次開始狂奔,依舊快,耳畔風聲呼呼。

  沿途,各種景物倒退!

  在過去這絕對算是人,人體怎么能迅猛到這一步?

  道路還在,哪怕有些地方不是馬路,也有黃土路接續,不然的話,在山林中這么疾馳,肯定不行。

  度太快,很容易撞上山石、巨樹等。

  這一次楚風奔行四十幾分鐘就停下了,肌膚很燙,體表都變得鮮紅,并有大量白霧冒出,消耗過巨。

  “不能這么趕路了!”楚風覺得,這樣負荷過重,萬一遇上什么兇禽猛獸,自身體力不佳會出問題。

  以他的體質來說,一天走上數百里很輕松,不會有一點疲累。

  如果耗盡體力狂奔,所走的路程肯定會非常恐怖,但是或許會有意外生。

  路上十分荒涼,數十上百里難見人煙。

  這在過去來說,完全不可想象,天地未變前哪有這么空曠的無人區。

  有些地方林木很多,山中不時傳來獸吼。

  一個小時后,楚風正在勻行走,突然間,感覺狂風撲來,有大片的陰影遮蓋半空。

  嗖的一聲,他一閃身就沖出去十幾米遠,充分揮自己人般的體質,離開剛才的那個地方。

  砰!

  一頭黑白相間的大鳥落下,爪子擊在地上,土石迸濺,蕩起一陣大風。

  “喜鵲?!”

  楚風愕然,這只大鳥有五米多長,如果忽略個頭的話,跟以前所見過的喜鵲一模一樣。

  很顯然,這是一頭異變的喜鵲,有了非凡的力量。

  趙三爺和劉伯的擔心是有道理的,沿途太危險,有各種異獸與兇禽,如果一般人上路,必死無疑。

  這頭喜鵲很彪悍,騰空而起后,再出俯沖,比鷹隼等還要兇悍,探出大爪子,抓向楚風的頭骨。

  真要被它抓中的話,肯定會出現幾個血窟窿,那寒光閃閃的爪子太鋒利,并且力道極大。

  嗖!

  楚風避開,身影一晃又在十米開外了。

  喀嚓!

  一棵水桶粗的樹被喜鵲撞斷,它現在宛若銅筋鐵骨,力量大的駭人。

  “兇禽異獸都這么強嗎?”楚風皺眉,在觀察這頭喜鵲的手段,到底多么厲害。

  結果現,它比一般的異人難對付,正面相抗的話,這頭喜鵲多半可以殺死數名異人。

  顯然,這頭喜鵲有不次于人的智慧,幾次攻擊未果,它果斷放棄,就要沖天而去,怕遭遇危機。

  “我餓了,還沒吃中飯,你就別走了。”楚風抖手一甩,黑色短劍飛出,噗的一聲,將喜鵲洞穿,令它墜落下來。

  不久后,這里冒起煙火,楚風將變異的喜鵲給烤了,當然只是部分肉翅而已,這頭鳥太大,吃不了那么多。

  肉香撲鼻,剛好熟透,不過還沒等楚風享用,腥臭撲鼻,山地中闖來一頭怪物。

  它足有一輛卡車那么大,通體烏黑,滿身是刺,看起來十分猙獰,這是一個大塊頭。

  “刺猬?!”

  楚風呆,這種異變也太離譜了,刺猬居然長到這么大,它露出雪白的獠牙,向前猛沖

  隔著還有十幾米遠,這頭巨型刺猬突然停下,而后猛的一聲嚎叫。

  咻咻咻……

  在它的身上,一根又一根烏黑的長刺飛出,像是箭羽,又像是鐵矛,密密麻麻,向著楚風飛去。

  砰砰砰……

  當楚風拎著烤肉,極避開后,那塊地方山石被洞穿,大樹被刺透,烏黑的長刺威力驚人。

  “連刺猬都這么厲害?”

  楚風驚異,這家伙居然可以讓滿身堅硬的刺飛出,這般射殺敵人。

  一般的異人肯定防不住!

  他沒有近戰,也不想浪費力氣,取出大雷音弓,一箭穿透刺猬的頭顱,讓它龐大的軀體轟隆一聲倒在地上,鮮血流淌。

  楚風神色凝重,他意識到,這個世界完全變了,越來越危險,普通人在野外寸步難行。

  他飽餐后,立刻離開了這塊區域,結果走出去沒多遠就聽到身后那里有陣陣低沉的獸吼。

  有幾頭怪物出現,沖了上去,啃食喜鵲還有刺猬的尸體,很血腥。

  “異獸越來越多!”楚風皺眉,心情有些沉重,這已經不是他所熟悉的天地,野外越來越危險,有各種異獸與兇禽出沒。

  ……

  江寧,地處江南,非常繁華,是國內最大的城市之一,天神生物的總部就在這里。

  碧湖灣別墅區,環境極佳,有很多成人合抱不過來的大樹,更有湖泊點綴,奇石羅列,景致過不少風景區。

  一座獨棟別墅內,富麗堂皇,裝修講究,如同宮殿般。

  許婉怡坐在沙上生悶氣,隨后更是砰的一聲將靠枕重重的摔在地上,原本性感的面孔浮現冷意。

  林夜羽走來,問道:“怎么了?”

  許婉怡稍微收斂,咬著紅唇,帶著不愉之色,道:“再怎么說,我也是諾依的小嬸,可她卻對我冷言冷語,很不客氣。”

  “諾依很聰敏,一般不會這么失禮。”林夜羽詫異。

  許婉怡丹鳳眼,紅唇鮮艷,平日非常嫵媚,但現在卻沒有笑容,道:“婉清死去,我很傷心,想調查清楚誰殺了她。結果剛有所動作,諾依就對我橫加指責,我可是她的嬸子啊,她卻對我不假辭色。”

  “你到底做了什么?”林夜羽皺眉,憑著他了解,林諾依一般不會這么做。

  “上次,你我一同去看那個楚風,當時沒覺得有什么,但回來后我覺得有些不妥,就派人去北邊那座巨城順天調查他的父母……”

  她悄悄瞟了一眼林夜羽,見到他略微沉默,語氣頓時放緩,道:“我知道,那個楚風跟諾依以前有些交情,可是,她也不能那么斥責我啊。”

  “你派出那些人呢,是不是要對付楚風的父母?”林夜羽問道。

  “哪里有!才接觸而已,諾依不知道怎么得到消息,立刻斥責我,并且聯系順天的人,將我的那些人趕走了。”許婉怡惱怒。

  “你不該去動他的父母,如果那個楚風有問題,你針對他就是了。”林夜羽說道。

  “你怎么這么偏向諾依,我都被她斥責了,你還怪我。”許婉怡不滿,但她很快又撒橋,走過去抱住林夜羽的手臂,道:“好了,算我錯了,這次有些魯莽了。”

  ……

  路途上,楚風跟父母通話,告訴他們三四天后就能跟他們相見。

  在通話時,他明顯感覺母親情緒不對,心不在焉。

  “媽,怎么了,生了什么?”他問道。

  “沒事,你趕緊回來就好。現在不太平,我和你爸都很擔心你,你沒有騙我們吧,真的離順天很近?”

  “我都快到了,你們放心吧。”楚風覺得家里有事。

  “爸,你告訴我,家里是不是有事?”很快,楚風跟他父親通話,認真詢問。

  最后,他的父親說了,沒有再瞞著。

  今日,他們夫妻兩人被威脅、恫嚇了,那些人甚至要動手,想將他們帶走。

  “什么人?!”楚風問道。

  “應該是幾名異人,都有些特別。”他父親告訴他。

  楚風握緊通訊器,眼中出現冷意,他最怕這種事生,恨不得立刻趕回去。

  因為,他敏銳的覺察到,這多半是沖著他來的。

  這些異人竟想對他父母下手,他無比憤怒,這觸了他的逆鱗。

  “后來又有幾人出現,將那些異人喝斥走了,真的非常感謝他們。”楚風的父親告訴他。

  “爸,媽,你們不要怕,那些人暫時不會出現了,等我回去!”楚風結束通話。

  他收起通訊器,雙目中有驚人的光束,他驚怒不已,身上彌漫出可怕的殺氣。

  楚風向前趕路,并讓自己冷靜下來,他知道,這件事不會善了!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