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三十二章 女人

第三十二章 女人

  被人這么針對,還要隱忍下去的話,那不是楚風的性格。

  就是他的死狀,都已經被人提前安排好,或因觸電而亡,或因失火而化成焦炭,連死都那么的屈辱。

  如果沒有練成九式拳法,他的下場會很可悲。

  通訊器接通,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夜里,繁星點點。

  楚風站在幽靜的果林中,露出驚詫之色,這根本不是林諾依,此時萬籟俱寂,很安寧,他聽的真切。

  找錯人了?他低下頭,仔細看了又看,沒有錯誤,就是林諾依的通訊號,可怎么會是其他人的聲音?

  “我找林諾依。”他平靜地說道。

  “楚風,太行山的那個?”顯然,那一端的女人注意到了通訊器上的名字,確定了他的身份。

  “是!”楚風答道。

  “你在青陽鎮吧,那地方有些偏遠,但卻很幽靜,遠離巨城的浮躁,是個不錯的地方,努力的話會有一番成就的,比江寧城這邊好多了。”那個女人漫不經心的說道。

  楚風皺眉,這女人什么意思,她是誰?雖然說的輕飄飄,但卻意有所指。

  青陽只是一座小鎮,在太行山腳下。而江寧則是一座巨城,非常繁華,稱得上鼎盛,是江南的中心。

  將兩者放在一起,不著痕跡的對比,這是在提醒與暗示他嗎?

  但楚風很平靜,只是說他有些事找林諾依。

  “諾依最近很忙,天神生物有不少重要的事都等著她處理,和她關系較近的人都知道,所以最近都不打擾她。”通訊器那一端,女人的聲音很溫和。

  楚風訝異,這是一個很厲害的女人,看似溫和,說的自然隨意,但卻看你怎么想了,蘊有深意。

  剛才那些話,突出了林諾依的地位,也點出和她關系親近的人群范圍,說的自然,可謂滴水不漏,卻藏著鋒。

  楚風猜測,這個女人跟林諾依關系親近,不然的話怎么能接觸到她的通訊器,他并不反駁,平和相對。

  隨后,楚風笑了笑,跟她說打擾了,便結束通話。

  他放下通訊器,決定過段時間再撥打,林諾依的通訊器不可能總在這個女人的手上。

  這件事出乎他的意料,竟然沒能和林諾依聯系上,遇上這樣一個女人,她究竟跟林諾依什么關系?

  僅從聲音很難判斷出她的年齡,說不好是二十幾歲的年輕女郎,還是三四十歲的貴婦人。

  一個小時后,楚風再次撥通林諾依的通訊器。

  那一端,傳來一個女人慵懶的聲音,很好聽,但卻也有些輕慢,道:“你怎么又打過來了?”

  楚風無奈,怎么還是她?

  “你最好不要再和諾依聯系了,她很忙,沒有空,人要有自知之明!”這次,女子說話有些直接,帶著一股傲慢。

  “你多慮了,我只是有些事想和她當面說清。”楚風依舊平和。

  “有些事不必糾纏,不會有結果,我這樣說你明白嗎?腳踏實地吧,在青陽鎮好好的生活,那里很適合你。”女子的聲音露出些許淡漠,顯然,她失去耐心,說話不再委婉。

  “看來,誤會加深了。”楚風話語簡潔,雖然這樣說,但是卻沒有解釋的意思。

  “沒什么誤會可言,你以后不要再來打擾諾依,她有她的生活,你有你的天地,屬于不同的世界,好自為之!如果執意糾纏,多半會出現不可預測的事,也許你現在還不明白,但我想你很快就會知道。”女人的聲音變冷了。

  楚風聞言心中一動,像是漫不經心,道:“其實,你真的想多了,我找諾依只是想告訴她一件奇怪的事。”

  “哦,什么事,你可以跟我說,我會轉達。”這個女人像是有些意外。

  “今天,一只大蝙蝠墜落在我家院外,滿身是血。”說到這里,他就不說了,注意聆聽那邊的反應。

  果然,那個女人像是吃驚了,仿佛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且一瞬間很安靜,不再出聲。

  直到片刻后,她才平靜的問道:“這么無聊的事,就是你要告知的消息?”

  “那只大蝙蝠雖然受重傷了,但始終對我不太友好,看樣子,他即便不是天神生物的人,也有關系。”楚風不緊不慢的說道。

  那邊又稍微沉默,當那個女人再次開口時,聲音略有和緩,道:“既然跟天神生物有一定的關系,你便救助一下,不能讓他有事。”

  楚風的目光有些冷,這個女人認識生有惡魔翼的男子!

  “我為什么要救助,雖然不知道他由于什么原因負傷,但是卻一直對我極不友善,感覺像是要殺我似的。”他這般說道。

  “你……”女子生怒,到了這一步,她無法淡定,不能以早先的姿態針對楚風了,覺得有些氣憤。

  “我警告你,如果他出事的話,你不會有好下場!”女子很干脆的說道,進行威脅。

  楚風思忖,看來生有惡魔翼的男子算是一個高手,不是那種隨便可舍棄的棋子,值得她出言庇護。

  仔細回想,那個俊美的男子實力的確很強,如果不是他出莽牛音,想對付他還真是麻煩。

  那個男子惡魔翼橫空,口吐黑色的漣漪,不分敵我,在一定的范圍內無物不殺,青石地面都崩開了,實力地位的確然。

  “關我什么事,他自己本來就要死了,估計熬不過一兩天。”楚風說這些話時,看了一眼躺在遠處的兩名異人。

  “會有人接走他,你只需幫他簡單處理傷口,其他不用管!”女子冷漠的說道,隨后結束通話。

  楚風放下通訊器,嘴角露出一縷冷笑,他窺到一些端倪,還怕他們不成?!

  他取來鐵鏈,將兩名重傷的異人捆了個結結實實,隨手扔在院中,不再理會,直接回房間睡覺。

  這一夜很寧靜,沒有人來。

  直到中午,楚風和黃牛包餐完畢,才有人登門,徑直闖到院中。

  “你就是楚風,人在哪里?”這是一個三十幾歲的中年男子,臉膛微黑,中等身材,氣勢很盛,眼神咄咄逼人。

  “我楚風。喏,人不就在那里嗎?”楚風示意,指向院墻的角落那里。

  這個人看到兩名被綁著的異人,見他們血跡斑斑,陷入昏迷中,頓時皺眉,而后霍的回頭,看向楚風時,眼神冷冽。

  “這不怪我,明明重傷了,還一副想殺我的樣子,這樣的怪物誰不害怕,我只能仗著膽子將他們捆起來。”楚風攤手,一臉無奈的樣子。

  “好了,人我帶走。至于你嘛,死在了火災中!”這個中年男子說道,帶著狂風惹來,一拳轟向楚風的太陽穴,這是要殺他。

  楚風面色冷漠,雙腳站在原地未動,右手捏拳印,直接主動迎了上去,跟對方的拳頭轟撞在一起。

  “啊……”

  中年男子慘叫,整個人橫飛,他的拳頭破爛,而手臂也扭曲變形了,像是被一座山體撞擊過,整條手臂破損。

  “你……果然有古怪,出手!”他怒道。

  同一時間,院墻上出現幾個槍口,帶著消聲器,都是大口徑的殺人利器,噴出子彈,一起射殺楚風。

  然而,練成九式拳法后,楚風的某種本能開啟,可提前預知危險,進行躲避,他的度何其快,躍出墻外。

  砰砰砰……

  一拳接著一拳,四名持槍者都被轟的身體骨骼爆響,口中噴血,整個人橫飛,全都摔倒在地上。

  “你……”

  中年男子震撼,他張口間,噴出一道白光,像是蛛絲,纏向楚風,十分詭異。

  楚風一閃身躲避了出去,而那個人則身體鼓脹,骨節仿佛在不斷移動,從他身體兩側,快長出數對蜘蛛腿,黝黑,但是卻堅硬,閃動金屬光澤。

  他像是一只黑色的大蜘蛛,口吐絲線,猛烈沖撞了過來,那些烏黑的蜘蛛腿在地上劃出很深的痕跡,碰到石塊時,直接割碎,景象驚悚。

  嗡!

  虛空像是在輕鳴,他沖過來后,幾根蜘蛛腿繃的筆直,刺向楚風的身體,宛若幾桿黑色的戰矛,鋒銳無匹。

  喀嚓!

  很可惜,在楚風凝聚出牛魔拳的終極神形后,他捏拳印,崩斷了幾根黑金般的蜘蛛腿,一拳轟砸在他的胸口,直接擊穿,血洞駭人。

  中年男子慘叫,整個人摔倒在那里,再也爬不起來。

  楚風非常鎮定,看著他們,這幾人雖然都重傷垂死,但依舊被他捆了起來。

  “黃牛,將他們扔進洪荒大山。”楚風說道。

  黃牛一歪脖子,那意思是,我不去!

  “那女人還有那個生有惡魔翼的男子,昨天夜里挖了你埋的坑,知道了你的秘密。”楚風說道。

  當聽到這些話時,黃牛渾身皮毛炸立,一根根金色的牛毛近乎倒豎,它惱羞成怒,像是被人窺到了最隱秘的東西,暴跳如雷。

  “別跟我拼命,是他們挖的,你不信去審問,不然那白衣女子為什么看到你后嘔吐不止?”楚風說道。

  黃牛的臉居然在變色,像是充血一般,有些紫,換作一個人的話,那肯定是陣青陣白。**被現,它氣壞了。

  一陣折騰,最后,它果斷拖走了這群人,徑直向大山跑去。

  “好可怕,不就是解決自身問題時被人現了嗎,至于惱羞成怒,殺人滅口嗎?”楚風咕噥。

  他看出來了,黃牛很在意,特別不愿意別人窺視,他決定,以后再也不提牛糞的事了。

  那些人被栓成一串,被黃牛一口氣給拖走了。

  當它回來時,楚風詢問結果如何。

  黃牛像是恢復了平靜,一只蹄子捂著眼睛,哞哞叫了幾聲,那意思是下場太殘酷,它都不忍心看。

  楚風一陣無言,分明是你丟進大山的,還殘酷個毛啊!

  晚間,楚風練完拳后,洗了熱水澡,在房間中看書。

  這一次,他沒有再聯系林諾依還有那個女人。

  不久后,通訊器響了,是對方主動打過來的。他沒有接,依舊在那里看書,津津有味。

  直到過了片刻,通訊器再次響起,他才跟對方通話。

  依舊是那個女人,她的聲音略高,問楚風是否見到有人去救生有惡魔翼的男子。

  “見到了,這一次,看到一只人形大蜘蛛從天而降,險些摔死在我家大門口。”楚風平靜地答道。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