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三十章 牛魔王的寶藏

第三十章 牛魔王的寶藏

  數日間,楚風出沒洪荒大山間,他像是在經歷一場蛻變,從緊張、流冷汗、見不得血,漸漸變得冷靜、鎮定、從容,可以在原始深山中生存,激戰,很好的活著。

  他不斷練拳,進行鞏固,牛魔拳九式全部領悟。

  山中,巨樹繁茂,存在歲月古老,遮天蔽日,楚風在穿行,這一次黃牛沒有跟來,只有他自己。

  “噶!”

  一聲禽嘯,像是暴雷般,在他的耳邊炸響,在半空中,有一頭黑色的猛禽,急速俯沖而來,帶著罡風。

  這是一頭通體烏黑的巨禽,足有十幾米長,像是烏金鑄成,帶著冷冽的金屬光澤,連爪子都是黑色的,鋒銳無比。

  喀嚓!

  楚風避開它,躲到一塊千斤巨石的后方,那對大爪子竟直接將巨石抓裂,景象恐怖。

  這頭黑色的巨禽唯有眼睛是血紅色的,冷酷,殘暴,一看就非常的兇猛。

  它這么大,足以撕食巨象!

  呼……

  大風鼓蕩,它再次俯沖,無視山林,那黑色的羽毛堅硬如鋼,竟然將一些巨樹等摧殘的全部折斷,敗葉亂舞。

  楚風無懼,經過這幾日的鍛煉,他像是脫胎換骨了,在這片洪荒大地上行走時,冷靜而無畏,果敢而勇猛。

  一場激戰爆發,足足持續了一刻鐘。

  最后,楚風猛的躍起,迎上從半空中兇猛殺來的巨禽。

  這一刻,九式拳印,如那翻天印般,剛猛霸道,像是可以擊斷一切阻擋,全部轟在黑色巨禽的胸部。

  那如烏金般的羽毛,頓時在胸部炸開,漫天飛舞,兇禽一聲尖嘯,異常刺耳,要將人的耳膜擊穿。

  噗!

  它的胸部塌陷,而后裂開,出現一個巨大的血洞,鮮血噴涌。

  龐大的尸體一頭栽落,砸在地上,山地劇震,周圍的古樹猛烈搖動,更有山石翻滾。

  楚風沐浴巨禽之血,站在那里一動不動,他很冷靜,早已沒有了數日前的緊張,鎮定的看著這一切。

  隨后,他取了巨禽的部分血肉,背在身上遠去。

  “今天嘗一嘗巨禽的肉質。”

  在家中,他一頓拾掇,用黑色短劍切割,在廚房中烹煮、紅燒、煎炸,弄了一大桌子禽肉菜肴。

  “果然美味啊!”楚風贊嘆著。

  最為重要的是,最近幾天所獵殺到的野味,都蘊含著驚人的能量,足夠補充身體所需,讓他練拳時都覺得有益處,體質在變強。

  “哞!”

  黃牛也十分滿足,肚子非常鼓脹,這幾天下來它明顯發胖了,有些肉呼呼。

  “你自己在家老實一點,我去給劉伯還有趙三爺送些野味。”楚風吃飽后,對黃牛說道。

  這幾日,他送過去一些獸肉,舊貨鋪的劉伯和冷兵器作坊的趙三爺都贊不絕口,認為這肉質真是絕了。

  當然,他可沒敢說這是巨獸之肉。

  天色擦黑,楚風提著兩大包熟肉,來到院中,不自禁又走向埋下種子的地方,他仔細看了又看。

  可惜,還是沒有嫩芽冒充。

  黃牛見楚風又望向它,渾身不自在,總覺得他懷著深深的惡意,頓時瞪圓牛眼,而后砰的一聲關上房門。

  “切,你以為我非要你的牛糞不可嗎?現在,除了龍糞,我什么巨獸的排泄物找不到,如果不是擔心褻瀆西王母還有九天玄女,我早就動手了!”楚風說道,而后哈哈大笑。

  “哞!”

  整座房間都在搖動,黃牛惱羞成怒。

  楚風不理會它,向著寧靜的街道走上去。

  當回來時,月朗星稀,已經很晚了,因為舊貨鋪的劉伯還有兵器作坊的趙三爺都分別拉著他喝了幾杯小酒。

  離家還有一段距離時,楚風看到一團金光,顯然是黃牛,這家伙鬼鬼祟祟,從院子中走出,縮頭縮腦。

  它跟做賊似的,嗖的一聲鉆進院子東面的果園中。

  楚風躲在道路拐角處,十分驚訝,這家伙有什么秘密,這么神叨叨,大晚上的怎么偷偷溜進果樹林中?

  他非常好奇,按照黃牛教他的辦法,繃緊軀體,以防氣機外泄,而后一路潛行匿蹤,跟了下去。

  果然,黃牛賊頭賊腦,十分小心,不時四顧,同時不斷抽不冷子地猛然回頭,像是怕有人跟蹤。

  “有古怪!”

  楚風咕噥,他越發覺得,這家伙肯定有事,不然何以這么小心,跟防賊似的,邊走邊回頭。

  毫無疑問,這是防著他呢,怕他跟下來。

  楚風不得不停步,隔開很遠的距離,因為他知道黃牛非常敏銳,有一種近乎本能的直覺,太近的話,定然會被發現。

  最近以來,他練拳有成,也生出那種感應,哪怕隔著很遠,看不到危險的巨獸等,也能先有所感。

  這像是一種原始本能!

  相隔足夠遠后,楚風確信,黃牛發現不了他,在后不緊不慢的跟著,而這樣也只能看到一團朦朧的金光,在果園中前行。

  終于,黃牛在某一地停下,快速回頭,再次確認是否有人跟著。

  楚風腹誹,這死牛太謹慎,它到底有什么古怪,竟然這么小心,他趕緊躲在一株老桃樹的后面,一動不動。

  片刻后,楚風發現,黃牛像是在那里挖坑,而后像是在埋什么東西。

  “這家伙在埋寶貝?竟敢背著我!”楚風磨牙,但很沉得住氣,耐心等待,藏在一株老樹的后面,一動不動。

  黃牛像是很滿意,不知道埋下了什么東西,一路哼哼著,邁著蹄子向回走,十分輕松。

  “牛犢子,想瞞著我,沒門!一會兒我給你連窩端,讓你沒地方哭去。”

  楚風暗暗打算,臉上忍不住浮現出得意的笑。

  可以想象,等哪天黃牛想來這里尋找時,看到空空如也,肯定會氣的跳腳。

  “嘿嘿!”楚風帶著笑,等黃牛徹底遠去,他才慢悠悠從樹后面轉出來,準備動手去挖掘寶藏。

  他很清楚,牛魔王一向很挑剔,能被它看上的東西多半了不得。

  “前幾次進山,難道它背著我得到了什么好東西?”楚風猜測。

  突然,他聽到一些聲音,雖然相隔很遠,但是以他敏銳的感應能力,卻已經察覺到了。

  深夜,誰來到果園中?這竟讓他生出警兆。

  他退到老樹后面,再次寧靜下來,繃緊肌體,封住自身所有氣機,瞬間融入在這蒼茫的夜色中。

  半空,一只巨大蝙蝠出現,緩緩向果樹林中落去。

  楚風驚詫!

  隨后,他皺眉,那其實是一個男子,但生有一對惡魔般的肉翼,看起來像只大蝙蝠,無聲的降落。

  同時,地上還有一個女子,像是一陣風一般,幾乎跟他同時到達。

  長有惡魔翼的男子,面孔柔和,竟十分美麗,正好降落在黃牛藏寶的地方。

  女子長相只能說一般,但是卻很愛打扮,紅唇鮮艷,煙熏裝,很時尚,而且在黑夜中竟穿著一身雪白的衣衫。

  “剛才那是什么東西,一團金光,朦朦朧朧,我看著像是一頭金牛,實在詭異。”

  兩人站在那里,低聲交談。

  “我剛才看到,它向青陽鎮方向去了。”

  “唔,跟我們的目標楚風在同一個鎮上。”

  遠處,楚風五感敏銳,已經聽到,當即心中就是一沉,這兩人是為他而來,視他為目標,想干什么?

  他頓時不動了。

  “竟命令你我一起出動,不過是一個凡人而已,哼!不管怎樣,今晚要殺生了!”生有惡魔翼的男子說道,還算俊美的面孔寫滿冷冽。

  “剛才那個金色生物,曾在這里挖坑,像是藏了什么。嘿,也許我們走運了!”白衣女子攏了攏長發,嫣然一笑,對殺楚風那種小事毫不在意,只關心眼前,她裊裊娜娜,蹲下身來。

  她素愛潔凈,但現在卻十指沾土。

  因為,她剛才看到,那是一只金色的動物,十分稀奇,肯定非凡。

  “如果有好處,我們平分!”生有惡魔翼的男子說道。

  黑暗中,楚風冷靜的注視,他沒有去阻止,現在不是出手的好時候,對方視他為目標,后面會有更好的機會。

  地上,窸窸窣窣,那白衣女人在挖土,在黑夜中她的眼睛很亮,十分期待。

  楚風略微皺眉,不過想了想,倒也不太擔心,一會兒解決掉兩人,黃牛的東西還能跑了不成?

  “啊……”

  突然間,白衣女人尖叫出聲,在這夜幕下分外的刺耳,傳出去很遠。

  她像是經歷了一場噩夢,發瘋一般的甩手,而后更是在那生有惡魔翼的男子身上,拼命的擦。

  “你干什么!”顯然,那生有惡魔翼的男子已經知道是什么,頓時大怒,快速向后倒退,同時忍不住干嘔。

  “牛屎,牛糞啊!”

  女子撕心裂肺的大叫,不斷甩手,在地上,樹干上,猛烈的擦,最后更是蹲在那里,一個勁兒的嘔吐。

  遠處,楚風目瞪口呆!

  好半天,他都有沒動,默默的看著。

  此刻,他的腦子在劇烈運轉,一瞬間就想到了很多。

  很長時間后,楚風擦了一把冷汗,他姥爺的……太驚險了!

  他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紅,一陣白,有些后怕。

  黃牛真不是東西啊!他在詛咒,在心中大罵。

  原本,是他跟在黃牛的后面,準備偷偷挖掘寶藏,給它來個一窩端,如果不是這兩人冒出,他真不敢想象下去了,那畫面……實在太驚悚!

  楚風再次擦汗,心中將黃牛罵了八百遍,不就是解決自身問題嘛,至于這么神秘兮兮,跟做賊一樣嗎?!

  這貨,天生就是一個害人精!

  任誰發現它行蹤詭異,都會好奇,要暗中追下去。

  很快,楚風想明白了,前幾天他總是提牛糞的事,讓黃牛幫忙,明顯導致它產生心理陰影,這是在防備他呢!

  “死牛!”

  想通其中的關節,楚風一陣無語,哭笑不得。他跟黃牛之間,到底是誰差點坑了誰啊,現在真不好說。

  遠處,那有潔癖、速來愛美的白衣女子,吐到膽汁都要出來了,還在干咳呢,并且不斷慘叫著。

  那聲音有點嚇人,她像是在遭受著最為痛苦的折磨一般。

  生有惡魔翼的男子,也干嘔了很長時間,他果斷脫下衣服,摔在地上,臉色陰沉的要滴出水來。

  呼喚兄弟姐妹,有推薦票嗎?請投來吧,非常感謝。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