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二十七章 大波瀾

第二十七章 大波瀾

  花圃中的土質談不上肥沃,但種花種草足夠了。海棠、美人蕉、月季等長勢很好,花香濃郁,沁人心脾。而石榴樹上,果實金黃,早已成熟,裂開后露出一顆顆鮮紅飽滿的籽。

  楚風蹲在那里,最后都快趴到泥土上了,仔細看了又看,可是地上依舊光禿禿,沒有嫩芽冒出。

  他很失望,怎么還不生根?

  當日,為了穩妥起見,他將三顆種子分別埋在三塊不同的區域,結果現在都沒有動靜,泥土中連跟雜草都沒長出來。

  楚風很無奈,三顆種子不會真的已經生機干枯,種不出來了吧?

  可是,他總覺得三顆種子沒那么簡單,被埋在昆侖山腳下無數年,且保存在石盒中,這十分神秘。

  他有些不甘心,哪怕有一粒種子能發芽也好,看一看到底能長出什么。

  前些天,他一直在查閱,在網絡上搜索各種植物的種子,一一比對,種類繁多,結果根本沒有能和三顆種子對上號的。

  這就更加深了他的期待,認為三顆種子不是一般的東西。

  “喀!”

  黃牛走來,昂起頭,吭哧一口,將一個金黃的石榴咬在嘴里,頓時滿嘴流淌紅色汁液,它半瞇著眼睛,很享受的樣子。

  “牛魔王,你進花圃時小心點,別踩到我的種子!”楚風警告。

  黃牛聞言,露出鄙夷的神色,它壓根就不相信三顆皺巴巴的種子能活過來,它咧開大嘴在那里嚼石榴,滿嘴甜香。

  楚風皺眉,真是覺得發愁,很想它們破土而出,可就是不見動靜。

  最后,他決定小心挖開看一看,到底什么情況,不然的話他總覺得百爪撓心,特別想知道結果。

  “就選較為飽滿的那顆種子吧。”

  楚風蹲在那里,小心翼翼的拂去潮濕的泥土,不敢動作過大,萬一正在發芽,那很有可能碰斷。

  一顆略有些皺褶的種子露出,半埋在泥土中,雖然沒有發芽,但是色澤像是多了一些生命綠意。

  “有希望!”楚風大喜。

  他仔細觀察,發現種子上的褶皺仿佛平整了一些,且帶上了絲絲鮮綠,那紋絡非常復雜,也很神秘。

  種子跟以前不大一樣了。

  早先時,這顆種子整體枯黃,現在竟被少許綠色斑紋纏繞,帶著奇異的韻味。

  楚風訝異,越看種子越覺得不凡。

  他長出一口氣,算是放心了,雖然有些慢,但相信它早晚能破土而出。

  最后,他一陣猶豫,是否要給這顆種子加些肥沃的土質,促進它快速生長?

  楚風盯上了黃牛,帶著虛假的笑,道:“小黃,阿黃,這次即便你不情愿,也得幫幫我,不然的話實在沒轍。”

  黃牛很激靈靈打了個冷顫,向后倒退,瞪著一雙牛眼警惕地看著他,那意思是,有啥直說,別這么肉麻嚇人!

  “重要的事我只說一遍,牛糞!”

  “當!”

  黃牛一蹄子飛踹過來,逼得楚風趕緊躲避。

  嗖的一聲,它跑回房間,砰的一聲關上房門,自從來到這里后,它不僅霸占了一個房間,還霸占了那張大床。

  每天,它都很沒形象,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睡覺。

  楚風幽怨,但也沒辦法。

  埋上種子,他再次開始練拳,因為,他有種緊迫感,異人漸多,都有各自超凡的能力,日后如果天下大變,他得有自保的手段才行。

  同時,他也想進太行山碰碰運氣,或許能采摘到什么。

  但前提是,他得足夠強,可以橫渡群山,而不至于被突兀出現的兇禽怪獸殺死。

  依舊是牛魔第一式,楚風一遍又一遍的練,拳頭呼呼生風,帶動起院中的落葉,跟著漫天飛舞。

  數日前,他就已經快要練成了,現在一股特殊的感覺浮現心頭,帶動著奇異的力量,覆蓋在拳頭表面。

  哞!

  突然間,隨著他揮拳,一聲莽牛吼發出,罡風獵獵,雷鳴震耳,院子都在動蕩。

  砰!

  黃牛被驚動,沖出房門,瞪大眼睛,看著院中。

  在楚風的背后,有一頭漆黑的莽牛,高大健壯,瞪著瞳孔,渾身流淌烏光,跟真實的沒有什么區別。

  它帶著一股驚人的氣息,宛若從太古跨越而來,出現在這個世間。

  這一切都是因為楚風揮出那一拳,烏黑高大的魔牛便浮現在他的背后,像是要隨著那一拳奔出去。

  楚風知道,這是牛魔拳的終極神形,第一式徹底練成!

  這是根本,是大力牛魔拳最堅實的根基,牛魔九式都建立在這第一式的上面,此式練起來最艱難。

  只要第一式練成,后面就快了!

  果然,在接下來的兩天里,楚風一口氣練到第五式,全都成功,速度加快。

  黃牛的眼睛差點瞪出來,它這兩日神色怪怪的,又一次寫出歪歪扭扭的爛字,問楚風祖上是不是牛頭人。

  楚風怒了!

  當日,他在給黃牛準備的豬排中,果斷扔進兩塊牛排。

  “兄弟,多日不見還真是想你了,你最近怎么樣啊?”周全跟楚風通話。

  “我還好,正想問你呢,到底變成什么樣子了,最近都在說異人,你身體沒事吧?”楚風關切的問道。

  “我現在可以焚金熔石,把我自己都嚇了個不輕,但總算適應了。不過,頭上長了犄角,真是難看。”周全怨念極大。

  最近,他梳了個大背頭,想將犄角藏起來,結果被家里人說那夸張的大背頭發型,簡直像是個大地痞,把他郁悶壞了。

  楚風很不厚道的哈哈大笑。

  周胖子怨念更大了。

  “誒,對了,說也奇怪,這兩天牛魔王居然沒有騷擾我,一天到晚都這么安靜,我有點不適應。”周全說道。

  楚風無語,前陣子黃牛不分早晚,只要它閑著就狂戳通訊器,騷擾周胖子,把他折磨的快崩潰了。

  這兩天稍微好轉,他還不適應了?

  忽然,楚風像是想起了什么,露出詫異之色,道:“不對,這兩天我明明看到它一直抱著通訊器,時不時就狂戳幾下,而后哞哞叫個不停,明顯在跟人通話。”

  “不可能!這兩天我這邊特別安靜,半夜里都沒人騷擾,我居然睡不著了。”周全一口咬定黃牛沒跟他通話。

  楚風聞聽,臉色當即就變了,直接結束通話。

  這頭牛如果沒有騷擾周胖子,那可真是不可想象,難道在招惹他的那些同學?楚風覺得眼前有些發黑。

  難道說,這死牛越來越聰明了,偷偷記下了那些聯系方式?

  他感覺頭頂在冒白煙,快燒起來了,同時心中還有一些不安,他直接闖進黃牛的房間,大吼道:“牛魔王,我跟你拼了!”

  楚風撲進房內,一把按住四仰八叉躺在那里很沒形象的黃牛。

  黃牛覺得莫名其妙,瞪著一雙牛眼,憤怒的看著他。

  “你是不是又騷我認識的那些人了?”楚風黑著一張臉。

  黃牛果斷搖頭,而后伸出一只蹄子,戳了戳屏幕。

  楚風狐疑,接過通訊器,快速翻看,長出一口氣,擔心的事竟然沒有發生。

  不過,他有些狐疑,這個陌生的聯系號碼是誰的,哪個倒霉的家伙被這頭牛盯上了?

  縣城,一座住宅內。

  左俊快崩潰了,自從醒過來的這兩天,他總是接到同一個人的通訊,不分白天黑夜,沒完沒了。

  有時候是傍晚,有時候是午夜,有時候是天蒙蒙亮時,每次都讓他痛不欲生,這種騷擾太可惡了。

  要知道,他的頭剛挨過六記牛蹄子,才失憶不久,腦瓜仁都在痛,一天到晚都嗜睡。

  結果,遇上這么一個極品,不斷地騷擾他,每次剛進入夢鄉,就被噩夢般的鈴聲驚醒。

  而他還不敢關閉通訊器,因為他身為異人,這是跟上面的人還有太行上的同伴唯一的聯系方式。

  最可恨的是,那個不斷騷擾他的人,每次都學牛叫,哞哞個不停,聽的他咬牙切齒,恨不得掐死對方。

  他的頭劇痛無比,總感覺像是被牛踢過一般。

  而現在總是聽到牛角,他覺得像是不斷的被牛踢,腦袋越來越疼了。

  有時候,焦躁時,他真想摔碎通訊器。

  然而,這是特種通訊器,雖然功能簡單,但卻也強大,確保無論何時何地都有信號,且跟他的身份掛鉤,不能有失。

  青陽鎮,楚風的家中。

  黃牛示意楚風,將通訊器放在床上,而后它接連戳了幾下,像是很有經驗,當通話成功后,它果斷遠離。

  果然,通訊器中傳來震耳的吼聲:“混蛋,不要讓我抓到你,我#¥%¥……”

  那一端的人在破口大罵,氣急敗壞。

  楚風目瞪口呆,總算知道被害者是誰了,左俊!這個倒霉催的,居然被黃牛盯上了。

  楚風哭笑不得,當日在對左俊搜身時,黃牛也在旁邊,曾鼓搗過對方的通訊器,原來是為了記下聯系方式。

  這哪里是大道至簡啊,簡直是大道無邊,沒完沒了!

  楚風忍著笑,離開房間。

  只剩下黃牛,在那里津津有味的擺弄通訊器,不時哞哞叫幾聲,像是在回應另一端的左俊。

  就在這個夜晚,楚風不斷練拳,竟將牛魔拳第六式、第七式一口氣練成!

  他站在門口,抓起一塊巴掌大的堅硬石塊,輕輕一擊,頓時化成粉末,灑落在地。

  楚風震動,他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掌,到底有多么可怕的力道?

  大力牛魔拳的進展速度太快了,楚風有過懷疑,曾問過黃牛,結果它曾寫下一些字告知。

  這種拳法有人練一輩子都不成功,連第一式那一關都過不了。

  而有的人則可以在十天半月內練成幾式,當然,只是初步練成,其中蘊含著的無上奧義需要后面逐漸體會。

  “照這樣下去,我馬上就要練成了。”楚風自語。

  他沒有為了追求速度而在晚上接著練,他覺得自然一些比較好。

  楚風洗了個澡,開始在網上搜索相關的報道,異人數量又有所增加,同時一些厲害人物漸漸被人所知。

  楚風認真看著那些報道,隨后,他被一則最新消息所吸引。

  有人稱,在太行山中發現稀世奇樹,不少異人都已趕去,等待果實成熟后爭奪。

  這引發巨大波瀾!

  因為,有傳言稱,幾乎所有異人都是因為吃了草類植物所結的奇異果實才發生異變的。

  只有銀翅天神、金剛、火靈、白虎王不同,他們服食的是奇異小樹上的果實,所以他們才格外的強大。

  所以,這則消息一出,引發人們震驚,各方蠢蠢欲動,這意味著可以造就出一個超級強者,能壓制天下其他異人!

  一時間,太行山進入各方的視線,注定不能平靜了。

  新書需要大家呵護,會員點擊,推薦票,收藏放入書架,請兄弟姐妹們支援。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