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二十四章 大道至簡

第二十四章 大道至簡

  楚風看向黃牛,眼神怪怪的,原以為這家伙會施展什么古怪手段,他還準備大開眼界呢,誰曾想居然這樣!

  “你確信就這么簡單?”他有點懷疑,如此粗暴,缺少技術含量,到底可行嗎?總覺得黃牛不靠譜。

  黃牛相當的沉穩,慢吞吞,在地上寫了幾個非常難看的爛字:大道至簡。

  楚風一陣目瞪口呆,徹底無語,最后,真想罵一句臟話!

  你哐哐兩蹄子下去,這么的粗暴,的確是簡單,可是……能稱得上大道至簡嗎!?

  “我……被大山壓爛頭顱,我……要死了。”地上,左俊口吐白沫,在那里說胡話。

  可見那兩蹄子對他的傷害有多么深,他思維意識混亂,即便在昏沉中都在喊痛,覺得腦袋破爛了。

  “他沒事吧?會不會留下什么后遺癥,萬一醒不過來,那可就麻煩了。”楚風略有擔心。

  早先,他還在質疑黃牛的手段,可現在看來,更應該擔心左俊的受損程度。

  因為,黃牛沒輕沒重,最主要它不是什么好貨,真不知道那兩蹄子下去,會帶來什么樣的后果。

  光看這左俊這個樣子,楚風都覺得很疼。

  左俊雖然昏厥了,但是躺在地上痙攣,不斷打擺子,根本停不下來。

  “這就是傳說中的惡人自有惡牛磨嗎?”楚風咕噥,他在左俊身上翻找,看一看是否有奇異的物品。

  匕首、劍器,都是合金煉制的,雖然極其不凡,但無法和黑色短劍相比,此外還有食物等一些零碎的東西。

  最后,楚風從他懷中取出一張獸皮圖,看起來并不陳舊,應該最近繪制好的。

  想來紙質地圖容易破損,皮質更容易保存。

  尤其是左俊,身體可以在瞬間變異,成為近三米高的巨人,環繞土黃色霧靄,很易容損壞身上的物品。

  獸皮經過特殊處理后,皮質非常柔軟,疊的很整齊,當展開后竟然非常大,鋪滿一大塊地面。

  這是太上山的部分地形圖,附近數百里都有標注,十分詳盡,各座山頭非常清晰。

  “有些山峰我以前沒有見過。”

  楚風的家就在這里,自然對太行山很熟悉,他推測應該是近期繪制的,囊括了突兀出現的那些洪荒大山。

  他露出喜色,這張地圖對他很有用。

  他看的仔細,發現獸皮圖上有特別的標記,有的區域畫著黑色骷髏,有的山體上則注釋著“采摘”二字。

  此外,還有的山地用紅色筆墨圈了起來。

  標記不是很多,但卻很醒目,讓人第一眼就會注意到,無需細想,那些地方肯定有古怪。

  留下獸皮圖?楚風想了想,最后還是放棄了,他取來紙張,自己對照獸皮圖,在很短的時間內描摹了一份。

  “早點將這個麻煩送走吧。”楚風提著左俊,出門便進入旁邊的果林中,這是鎮子的最東邊,少有人路過,很方便。

  以現在楚風的體力還有速度來說,拎著一個人奔行,輕而易舉,他一口氣跑出去二十幾里,穿過林地,將左俊扔在一條斷開的柏油路上。

  左俊依舊昏迷,不省人事。

  楚風看了又看,這條道路兩邊是麥田,距離山林很遠,不可能有什么野獸,他轉身離去。

  鎮上很寧靜,因為人們已不再恐慌。

  最近這幾天,一些青年開始找出路,帶著刀具等防身,嘗試向縣城等方向前進。

  他們覺得,縣城、省城人多,或許更安全。

  然而,有人成功進入縣城后,卻不再這么想了,緊鄰縣城就有兩座洪荒大山,高聳入云,離的太近了。

  隱約間可見,巨山上有各種兇禽怪獸,比如兩米長的銀色蜈蚣,像條白蛇似的,所有生物都避退。

  也曾看到,火紅色的猛禽抓起虎豹,當作食物,血淋淋。

  還有人見到,有房屋那么大的蜘蛛結網,掛在兩山之間,最后突然吐絲,將半空中十米長的巨禽拉下來,場面血腥殘暴。

  許多生物在過去從未見過,可是卻都出現在縣城外的大山上。

  這怎不讓人害怕?

  縣城的人最近有不少都在逃離,怕有一天那些怪物下山。

  至于市區以及省城方向,據聞也沒好到哪里去,甚至更嚴重,宛若遠古時代來臨,大地上出現無垠的山林,遍布著兇獸。

  一番探索過后,青陽鎮上的年輕人氣餒,從縣城退回。

  在此期間,也有不少人很務實,都是老一輩的人,開始在鎮外種植莊稼等,希望可以自給自足。

  原本就有田地,而現在地域十倍的增加,即便有些是山林,地域也變得更廣闊了。

  這本已是深秋,然而,樹葉不黃,草木不枯,依舊生機勃勃,天氣在變暖,像是初夏再次來臨。

  這形成一種奇景,比如楚風家院子的東邊,有些果樹還掛著紅彤彤的果實,而有些則又開始開花。

  果香與花香混合,一些樹上碩果累累,而一些則是滿樹花瓣,煞是美麗。

  秋季,對于這個世界的人來說,有特殊的意義。

  因為,曾經發生過一場戰爭,險些將大地毀掉,那段歲月,土地貧瘠,食物匱乏,人們苦苦掙扎。

  在后文明時代,每到秋季所有人都要參與到農作物的收成上。

  后來,哪怕惡劣條件改變,再次繁盛起來,也漸漸形成習慣,秋季意義非凡,成為一個最大的假期。

  所以,如今鎮上人很多,比如放假的學生,休假的工人等,從其他城市回來,現在有人開始組織種植,根本不缺勞動力。

  楚風看了一眼冷藏室,原本堆積的很高的食物,現在快空了,主要是黃牛太能吃了。

  “現在各大賣場都被人搬空,物資緊缺,我得想想辦法。”楚風決定先練拳,確保自己可以安全出入大山間。

  因為,他想卻獵取一些野味,在這溫飽可能會成大問題的時代,沒有什么比肉食更能補充身體所需了。

  他在院中練拳,虎虎生風,牛魔第一式漸漸具備神形,他終于快練成了,威力剛猛,偶爾間會發出雷鳴聲。

  有一層神秘的力量,覆蓋在他的拳頭表面,可爆發出恐怖的力道。

  砰!

  楚風嘗試,一拳將院門外的大青石擊碎。

  “這還是人類的手掌嗎?”楚風呆呆發愣,半米高的青石龜裂,碎了一地,這種拳印何其可怕?

  他仔細體悟,那種力量不是小說中所謂的內力,它更像是一層薄紗,包裹著拳頭。

  同時,他發現如果配合奇異的呼吸法,威能會倍增,更加恐怖。

  楚風隱約間猜測到,那呼吸法一定很了不得,十分神秘,居然將一種非凡的拳法力量再次提升一截。

  怪不得黃牛每天早晚必須練一次,比練它自己種族的牛魔拳都勤快。

  早晨,金色的太陽升起,普照光輝。

  左俊感覺腦瓜仁劇痛,他慢慢蘇醒,稍微一搖頭,便感覺腦漿像是要濺出來了。

  “我這是在哪里?”

  他搖晃著身體,爬了起來,面色蒼白,雙眼無神,很迷茫,根本摸不清什么情況。

  他低頭看著自己破破爛爛的衣服,曾經經歷過一場戰斗?

  很長時間后,他才漸漸回想起一些事,自語道:“穆家那位暗示我,如果路過青陽鎮,不用真的照拂,可以教訓一下那個凡人。”

  左俊回想著,他應該去青陽鎮才對,怎么昏倒在了這里,什么都想不起來了。

  他覺得,自己像是中斷了思維,記憶模糊,后來的事想不起來了。

  “我難道走到這里時被偷襲了?”他在狐疑。

  最終,他搖晃著,踉踉蹌蹌,向著青陽鎮方向走去,邊走邊冷笑道:“一個凡人而已,即便現在狀態有些問題,也可以輕易揉捏。”

  太陽很大,暖洋洋,楚風的呼吸節奏很特別,吞吐朝霞,直到很久后,他完成了今日的呼吸法。

  他剛站起身,就看到了搖搖晃晃左俊,正扶著院門走進來。

  楚風愕然,他怎么又來了?

  第一時間,他想到黃牛不靠譜,沒有讓這家伙失憶,現在找上門報仇來了。

  “牛魔王,你干的好事!”楚風喊道。

  “一個凡人而已,不要在我面前大呼小叫,聒噪!”左俊厭惡,很不耐煩的說道。

  他比昨天更直接,不加掩飾,非常不客氣,因為頭實在太疼了,讓他煩躁。

  楚風驚訝,道:“你還真是本性難改,忘記教訓了吧?”

  “你認識我?”左俊狐疑,不過很快沉下臉,道:“無論如何,你都要吃些苦頭,受些折磨,有些人你永遠高攀不起,便是她身邊的人都可以輕易碾壓你。”

  楚風神色怪異,可以確定,左俊的確失憶了,但卻還記得更早時候的一些事,比如要來這里找他麻煩。

  這還真是麻煩,他有些哭笑不得。

  “頭好痛,到底發生了什么,在路上誰偷襲過我?”左俊撫著額頭,帶著不解,還有惱怒,這也是他今天更為急躁的原因。

  “我感覺像是被驢踢過了一般,腦瓜仁都疼。”他自語著。

  楚風聽到這句話,有些想笑,道:“你的確被驢踢過。”

  這時,黃牛正好從房間走出來,聽到并且看到是怎么回事了,頓時沉下一張牛臉。

  左俊沒注意黃牛,他冷笑著,有些踉蹌,沖向楚風,就要動手。

  砰!

  楚風一個側踢,將他踹的飛起,砸在院墻上,而后他回頭問黃牛,道:“你說咋辦?他還記得要來這里。”

  黃牛慢吞吞,用一只蹄子指了指地面那里還沒有擦去的“簡單”二字。

  而后,它向左俊走去。

  左俊有些發懵,暈頭轉向,自己居然被一個凡人一腳就踹飛?而這個時候,他更是看到一頭渾身金黃的小牛,一臉鄙夷,正在嘲笑他,慢悠悠的走來。

  什么情況?這是幻覺嗎,他覺得很不真實,一頭牛在鄙視他?長的還那么奇特,這是在夢境中嗎?

  哐哐哐哐!

  這一次,黃牛依舊簡單粗暴,一共在左俊的腦袋上踩了四蹄子,比上一次多踹了兩蹄子。

  而后,它一副得道高人的樣子,緩緩轉身,沉穩如岳,慢慢踱著步子離開。

  左俊滿臉震驚之色,僵在那里,最后關頭,似乎不敢相信所見,但卻也只能翻著白眼,緩緩倒下,隨后在那里蹬腿,抽搐,昏厥了過去。

  “又這樣解決了,這次能靠譜嗎?”楚風擔心,再將左俊扔走的話,他是否還會找上門來?

  黃牛先后兩次伸出蹄子,那意思是,這次多踹了兩蹄子,保證沒問題!

  楚風好半天沒有言語,最后實在沒忍住,才憋一句,道:“你就不能換個手法?”

  黃牛沒坑聲,很穩重,指了指地面上另外四個字,也是昨天留下的,字特別難看,寫著:大道至簡。

  楚風剛想喝一口水,差點嗆到自己,噗的一聲,全噴了出去。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