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二十二章 受人之托

第二十二章 受人之托

  街上很安寧,最近這些天人們算是熬過了心里那一關,不再恐慌,沒那么害怕了,很少再聽到婦孺的哭泣聲。

  楚風沿著青石路,走向自己的居所,這里位于鎮子最東邊,挨著成片的果林,非常幽靜。

  黃牛會不會惹出麻煩?他有些擔心,這家伙不是一個安分的主,雖然早已叮囑過,如果有人接近一定要躲起來。

  但是,這家伙不一定會聽話。

  它太醒目,滿身金黃,連犄角都像黃金澆鑄成的,誰看到都會覺得不正常。

  院中很靜,沒聽到人喊牛叫的聲音,這讓楚風稍微長出一口氣。

  當走進院門后,他并未看到什么人,不禁眉頭微蹙,不是有人找他嗎,不應該這么快離去才對。

  楚風一直很好奇,究竟是誰在各城與城之的道路斷開,各地異變,十分危險的情況下,跑到這里找他。

  這一次,他不想錯過,一定要知曉。

  忽然,二樓書房的陽臺上出現一道身影,這是一個年輕男子,露出淡淡的笑意,站在上面打量他。

  楚風有些不喜,從沒有見過他,一個陌生人徑自闖到自己的書房,不顧主人感受,這非常失禮。

  尤其是,這個人很平靜,站在那里不開口,就那么淡然的看著他,仿佛他才是這里的主人。

  “你是誰?”楚風問道,這就是劉伯口中的那幾個年輕人之一?可他并不認識。

  “左俊。”年輕人回應道,一躍而下,從二樓的陽臺落到院中,動作矯健,干凈利落。

  他中等身材,小麥膚色,一頭剛硬的短發,眼睛很有神,算不上英俊,但卻很有氣質,有些凌厲的感覺。

  這個名為左俊的年輕男子,看著就不普通,像是常年在叢林中出沒的軍伍之人。

  不過,也僅是像而已,應該不是,他身上帶著一股銳氣,有種自負,一看就不是那種喜歡聽從命令的人。

  “我不認識你。”楚風盯著他。

  “現在不就認識了嗎?”左俊說道,他很鎮定,帶著審視的目光,上下打量楚風。

  楚風十分反感,這是在自己的家中,而這個人卻反客為主,一點也不在乎他的感受,并且有些迫人。

  “你如果沒有事,請出去,我并不認識你!”楚風下了逐客令。

  “你以為我愿意來這個破地方,受人之托而已,看一看你怎么樣了。”左俊說道。

  “受誰之托?”

  左俊不答,圍繞著楚風轉了一圈,肆無忌憚的上下打量,從剛見到楚風時就在觀察,現在更過分了。

  “也就稍微俊朗一些,除此之外,別無出奇之處。”左俊下了結論。

  “自以為是。”楚風越發反感,初次見面,彼此并不了解,能知道什么,而這個人卻這樣作出定論。

  “別不愛聽,我說的是事實。說你平淡無奇,算是給你留著面子。”左俊很不客氣的開口,目光銳利,逼視著楚風,道:“你這樣的人只能算是普普通通,世道不同了,我想最后沒什么意外的話,你也只能淪為底層一列。”

  “你有病吧?”楚風反感到極點,這個人一副說教的口吻,仿佛站在很高處,指教著他的人生。

  “趕緊給我出去!”楚風指向院門那里。

  “出去?”左俊眼神很盛,像是帶著刺一般,再加上小麥膚色,短發根根堅硬,一看就是個強硬之人。

  “憑你,也敢跟我這么說話?”他搖了搖頭,像是覺得十分可笑。

  “你覺得自己很了不起嗎,憑什么跑到我家來耀武揚威?”楚風盡量克制,不想跟這個人動手,只想將他趕走。

  “你以為我閑的嗎,太行山是一條壯闊的山脈,可謂天下名山之一,而現在遍地皆是寶,我的時間很寶貴,如果不是有人面子夠大,請我們在這片區域行走時順道過來對你照拂一二,我怎么會來這里。”左俊冷哼。

  “你可以走了,我不用你照拂。”楚風皺眉,看著左俊,這種照拂不要也罷,實在讓人生厭。

  楚風不再理會他,徑直上樓,前去書房,那里有他教黃牛認字的一些紙張,而左俊曾進過這個房間。

  左俊嗤笑,道:“你到現在還沒有明白這是什么時代,也是,對于你這種底層的人來說,根本接觸不到那一層面,總是后知后覺,不了解跟我等的差距有多大。”

  他很隨意,徑自跟了上來,再次進入楚風的書房。

  “你給我走!”楚風實在受夠他了,對他喝道。

  “愚昧!”左俊面色變冷,道:“你什么都不知道。”

  接著,他帶著輕蔑之色,道:“你過去也只是比較幸運而已,認識了那個人,現在人家稍念舊情,不過日后就未必了。神與乞丐間的距離有多遠?懵懵懂懂的時期跟你有那么一點交集,也僅此而已,以后的距離將成為天塹鴻溝,無法跨越。”

  楚風冷靜的看著他,道:“說完了吧?滾!”

  “別對我大呼小叫,你現在還不明白,凡人與我這樣的人之間的差距,絕對不是你能夠冒犯的。”左俊冷漠說道。

  隨后,他看向楚風,道:“現在去收拾東西,跟我去縣城。”

  楚風壓住怒火,漸漸平靜下來,問道:“為什么要去那里?”他克制著,想了解一些情況。

  “太行山遍地是寶,我與一些人來到太行山,負責附近這塊區域,而今在縣城落腳,可以確保你活著,受人之托嘛,總要盡一些力。”左俊平淡的說道。

  外界有一隊人馬在太行山附近?楚風眼中精光斂去。

  “我在這里很好,不想去縣城。”楚風拒絕,并且問道:“你們究竟是怎樣的一群人?”

  雖然他已猜測到,但想確認一下。

  “你一個凡人,沒必要知道那么多,我們的世界不是你能夠觸及到的,老實安分一點,過你的普通生活就是了,一會兒跟我走。”左俊不屑,他已失去耐心。

  “你現在可以走了,我不會跟你去。”楚風走出書房。

  “你真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不識好歹,難道還想著其他人過來一起接你,那樣的話,只能說你很愚蠢!”左俊說道。

  “咦?”

  路過楚風的臥室時,左俊不經意間一瞥,看到一口黑色短劍,他頓時駐足,而后大步走了過去。

  “別亂動!”楚風反應迅捷,第一時間跟了過去,一把抓到手中。

  “這劍體古舊,有些不凡,是你碰巧從哪里得到的吧?拿來,給我看!”左俊沉聲道,氣勢很足,近乎命令。

  黑色短劍,能有一尺多長,是楚風在列車外得到的,當時那個古人死的蹊蹺,很神秘,吊在巨藤上。

  同時,還有一顆衛星也掛在藤蔓上,當時他大受震動。

  “這是我的東西,跟你無關。”楚風拒絕。

  “劍胎不錯,且帶著古意,不是一般的東西。這樣吧,你送給我,就當作見面禮了,日后我對你多照顧一二。不然的話,留在你這樣的凡人手中也是浪費,屬于明珠暗投。”

  左俊說話相當的不客氣,因為,他根本沒有什么顧忌,十分的自我,那些話讓人覺得分外刺耳。

  楚風冷冷的看著他,沒有說話。

  左俊這也算是受人之托,過來照拂?實在令人厭惡,到頭來竟然還要搶他的那口黑色短劍。

  “拿來!”左俊伸手,帶著命令的語氣。

  楚風無視他,面色冷冽。

  左俊直接伸手,自己去奪,自從見到這口劍胎后,他就知道,這可能是一件非凡劍器,怎么能容它落在一個凡人手中?

  咚!

  這一刻,楚風不再克制,也不想在忍受,在這么近的距離內,一拳轟出,擊在左俊的小腹上,直接將他打的身體彎曲如蝦米,而后橫飛了出去,響聲巨大。

  左俊的臉上寫滿痛苦,有些蒼白,他非常震驚,難以置信,竟然被他眼中那個淪為底層的凡人擊傷。

  楚風力量極大,十二倍于常人,此時肉身略帶晶瑩,彌漫出清香的味道,這如果是在古代,算是肉身成圣。

  這一拳的力道何其大!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