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十六章 要出大事

第十六章 要出大事

  “要不要加點肥料?”楚風琢磨,他將院中的花圃清理出一塊,在將種子埋進去前有些遲疑。

  因為重視,十分在意,所以他很謹慎的對待,一般的化肥肯定不能用。

  他偏頭看向黃牛,這家伙還在咧著嘴嘲笑他呢,一副看傻瓜的樣子,很明顯它認為那三顆皺巴巴的種子活不過來。

  “黃牛,你得幫忙,這三顆種子能否發芽,全靠你了。”

  看他一臉鄭重之色,黃牛愕然,甚是不解,它哞了一聲,像是在問他為什么要這樣說。

  “你看,我這花圃中都是種花種草的土質,缺少肥料,你給我貢獻點吧。”楚風相當淡定的索要。

  黃牛先是發懵,摸不著頭腦,而后琢磨過味道來了,頓時瞪大牛眼,而后鼻子中開始冒白煙,死死的盯著他。

  “別生氣,這對你來說又不算什么,很自然的事,我特別允許你可以在這花圃中就地解決。”

  黃牛的耳朵中也開始冒白煙了,眼神像是能殺人般,憤懣的瞪著楚風,同時一只前蹄開始在地上刨土,隨時準備沖過來。

  “別這么激動,我又不嫌棄你,臭就臭吧,我忍著就是了。”楚風不知死活,還在勸說。

  砰!

  黃牛沖了過來,直接將他撞飛,還好沒用動用那兩根金色的犄角,即便如此,楚風也栽進花圃中。

  他被摔的呲牙咧嘴,終于能體會到周全的感受了,跟牛談判,太危險了!

  事實上,黃牛比他還氣,一雙牛眼瞪著他,它有點懷疑這家伙是不是比那胖子還不靠譜,欠收拾!

  楚風一邊揉著胳膊一邊爬起,唉聲嘆氣,道:“你不知道,這可是圣種,我怕一般的肥料養不活。你不是來歷神秘嗎,不是都在說嘛,牛糞效力強,此外,還有牛運那么一說……”

  “哞!”

  黃牛一聲低吼,它個頭雖然不大,但是聲音跟一道悶雷似的在院中回蕩,震的楚風趕緊堵住耳朵。

  “行,行,你別過來,不給就算了!”楚風說道,因為他看到黃牛四只蹄子都在蹬地,一副要拼命的架勢,想沖進花圃中。

  楚風將那顆稍微飽滿的種子放在土中,而后埋上,開始澆水。

  “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他自語道。

  三顆種子被封在石盒中無數年,他還真不知道能否發芽,心中無底。

  不過,如果不是凡物,生命力應該很頑強才對,即便現在的環境不太適宜,最后也應該可以活過來。

  “不用牛糞也好。”楚風自語道,因為,他想到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黃牛聽到后,神色不善,同時有些不解,盯著他。

  楚風解釋,道:“萬一真種出個西王母,或者九天玄女,當她們知道我用牛糞當肥料,還不打死我!”

  黃牛發呆,而后惱羞成怒,哞的一聲,又想撞過去。

  “你別過來,我說的是實情。真要讓她們知道,估計覺得那是最嚴重的褻瀆,我還是太平點吧,老老實實,什么都省了。”楚風笑道。

  黃牛鼻子噴白煙,狠狠的看了它一眼,轉頭啃菠蘿去了。

  “給你吃的是鮮草還有蘋果,菠蘿是我的!”楚風在后面追。

  最終,他將三顆種子埋到三處不同的地方,因為種花的土質也分好幾種,他覺得分散開來比較保險。

  “真希望早點發芽。”楚風很希冀,想看一看到底能長出什么。

  “不過,如果真種出個玄女,我也沒什么可擔心的,是我造就了她們,還談什么褻瀆啊,說不定會很聽話。”他臉上帶著笑。

  “哞!”

  一聲牛叫,打斷了他的思緒。

  黃牛咧著嘴,牛眼斜睨,像是在嘲笑他在做白日夢,一臉鄙夷的樣子。

  “一邊去!”楚風推開那湊過來的牛頭,總被一頭牛嘲笑,他也是有些無言。

  哧!

  突然間,他聽到一道爆鳴聲,遠方有一條火光,極其耀眼,沖向天穹,頓時令他心神劇震不已。

  “導彈!”

  這是要對外太空那些植物動手嗎?楚風心驚。

  黃牛直覺敏銳,在第一時間睜圓眼睛,它比楚風還先感應到,同時渾身繃緊,金色皮毛發出波紋般的光。

  它有些緊張,感覺到了威脅。

  楚風明白,能恰好見到導彈升空這一幕,也算是稀奇了,因為平日人們根本不可能見到。

  “居然被我瞥見,在不是很遙遠的地方發出去的,說明事態十分嚴重。”他神色凝重。

  這兩日間,他已聽到很多傳聞,據說,早就對外太空動用這種可怕的殺傷性武器了,只是一直沒有報道出來而已。

  他決定上網查一查,應該有些消息了。

  同一時間通訊器輕鳴,是周全在和他聯系,接通后,立刻聽到了胖子激動的聲音。

  “兄弟,你剛才看到了嗎?太壯觀了,利劍騰空,直撲天外,我竟然能親眼看到,多半能讓把那些詭異的植物清理干凈!”

  “希望有效。”楚風回應道,但他也提醒周全,應該早做一些準備,避免出現最糟糕與可怕的局面。

  隨后,他問周全吃下那枚果實后現在感覺如何。

  “變化很大,呃,不多說了,我很困乏,馬上又要陷入沉眠中了。”周全干笑,有些不自然。

  “你不會長出一根尾巴了吧?”楚風懷疑,不然的話這家伙怎么躲躲閃閃的。

  “怎么可能!”周胖子怪叫,極力解釋,他可沒變成丑陋的怪物。

  “那你怎么了,為什么支支吾吾?”楚風問道。

  “我……長出了一根犄角!”周全欲哭無淚,而后破口大罵,道:“肯定是那牛魔王搞的鬼,我看很像牛犄角!”

  他一頓詛咒,聲音極大。

  黃牛對楚風的通訊器很好奇,盯著看了又看,同時它也聽到了周胖子對它的詛咒聲,頓時湊過來,對著通訊器很不厚道的發出嘲諷:“哞,哞,哞……”

  “牛魔王!你是說我像牛嗎,跟你一樣早晚會發出牛叫?!”周全氣急敗壞。

  “啪”的一聲,楚風切斷通話,而黃牛還有些意猶未盡,因為它覺得將周胖子氣的跳腳很有意思。

  楚風開始搜索各種報道,正規的沒有,官方對傳聞動用那些武器表示沉默,但是各種小道消息實在太多了。

  甚至,有人上傳了一些圖片,跟楚風看到的相似。

  世界各地都如此,人們相信,一場大規模的熱兵器轟鳴,早就開始了,甚至有人看到滿天植物殘骸墜落。

  “要出大事了。”楚風自語,眉頭深鎖。

  如果取得成效,應該早就公布了,可現在相關方還一直在保持沉默,這說明事態非常嚴峻!

  隨后,他又看了一下其他報道,果然人們很熱衷于超自然能力的探討,哪怕而今大環境氣氛緊張,還是有不少人在關注、分析。

  銀翅天神、金剛、火靈、白虎王,這四人被傳的神乎其神,都在說他們擁有了超凡入圣的能力,也許有一天可以尊為神祇。

  楚風關閉這些報道,他有些擔憂,不知道未來會怎樣,他需要做一些準備。

  黃牛很不滿他關上那些報道,示意他再次開啟,那些有聲音與視頻圖的報道對它很有吸引力。

  楚風將通訊器丟給它,獨自走出家門。

  沿著街道走了一段路程,他來到一個很大的院子外,這里是趙三爺的家,同時也是一座冷兵器作坊。

  時至今日,這種古老的手藝都快斷絕了,趙三爺家里世代相傳,傳承一直沒有斷。

  趙家也在與時俱進,利用這個時代的合金材料,打造出的刀具等遠近聞名,深受這個領域的人喜愛。

  楚風帶到藏區的折疊弩,就是當初趙三爺送的。

  “小楚,你什么時候回來的?”趙三爺見到他,露出笑容,他現在六十多歲了,但身體還非常硬朗,頭發雪白,可根根粗硬,短頭發都立著。

  一看可知,這個身材高大的老人是一個很硬氣的人。

  “我后半夜回來的,睡了個大覺,醒來后就過來看望三爺來了。”楚風笑道。

  “你這小子真會說話,又惦記上我這里的什么東西了吧?”趙三爺笑著問道。

  “三爺,我想讓你幫我打磨一些弩箭。”楚風說明來意,現在各地都在異變,他很不安,想有所防備。

  槍支等他不指望,那是受管制的,根本買不到,不過在這個時代一些冷武器是可以持證售賣的。

  一番簡單的交流,楚風說出自己想要的東西,而后告別。

  他聽趙三爺說,近日來很多人上門求購各種合金刀具等,供不應求,但他要的那些肯定先行制出來。

  當回到家中,楚風有些狐疑,隔著有段距離呢,他就聽到黃牛在哞哞的叫個不停。

  很快,他發現了問題,這家伙正在折騰通訊器呢,一副很歡喜的樣子,非常的投入。

  等一等,他看到了什么?楚風到了近前時,大吃一驚,黃牛打開的是通訊錄,似乎正在跟一些人通話。

  楚風頓時眼暈,額頭冒起一根根黑線。

  尤其是,當他看到那些名字時,更是想吐血,通訊名單中疑似有林諾依等人。

  “牛魔王,我跟你拼了!”楚風一聲大叫。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