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六章 石盒
  夜晚,帳篷中原本很靜,突兀的聲響劃破安寧,楚風的手僵在那里,停止了所有動作。

  正方體石塊怎么會發出這種聲音?

  一道縫隙出現在石塊上。

  楚風放下它,怕有什么變故出現,仔細觀察,今日經歷過一些異事,他格外謹慎。

  “石盒?!”他驚訝。

  環繞石塊的那些紋絡,曾遮掩住這道縫隙,現在略微開啟后,這才清晰顯現出來。

  早先,石盒太嚴絲合縫,渾若一體,再加上有斑痕覆蓋,很難被發現有異。

  誰會留意這竟是一個正方體的石盒?三寸高,很古樸。

  事已至此,楚風有些期待,因為石盒有些神秘,在昆侖山山腳下撿到,原本只當它是石塊,誰曾想竟另有乾坤。

  楚風將帳篷中的銅盆擋在身前,進行防御,而后小心的開啟石盒,讓那縫隙變大。

  “喀!”

  盒蓋脫離,并沒有什么異常,無危險發生。

  楚風放下心,打量石盒內部。

  他略有希冀,究竟有什么密封在當中?

  石盒內部空間很小,只有一個很淺的凹槽,幾乎裝不下什么東西,顯然不可能藏著明珠美玉等。

  不過,當中的確有物。

  在那凹槽內,有三顆干癟的種子,徹底將那里填滿,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楚風相當的失望,在昆侖山撿到的石盒,原以為藏著什么秘寶,結果不曾想,就只有三顆種子。

  一顆種子烏黑,早已干癟,像是有些變形了,嚴重缺少生機。

  另一顆種子呈紫褐色,扁圓,像是被壓扁了,它能有指甲蓋那么大。

  最后一顆種子稍微正常,除了表皮褶皺外,還算飽滿,最起碼它不癟,整體是圓形的,只是有些枯黃。

  楚風發怔,就這么三顆種子?其中兩顆還干巴巴的不成樣子,這實在……跟想象的大相徑庭。

  原以為從昆侖山腳下撿到的石盒有些神秘,說不定封著什么了不得的東西,結果卻這么的普通。

  他將三顆種子放在掌心,仔細看了又看,真的毫無出奇之處。

  這東西埋在地下多少年了?不好判斷,但是看這石盒年代絕對足夠久遠,那些紋絡斑痕都模糊了。

  這是遠古的東西嗎?

  不過,如果是古物,三顆種子出土后沒有腐壞掉,倒也還算不錯了。

  一些地下密封的古舊之物,一旦得見天光,有些可能會立時損毀。

  楚風看了又看,實在認不出它們是什么種子,從未見過,不知道該對應哪三種植物。

  他有些無言,剛才還有窺視秘寶的火熱念頭呢,而現在卻對著三顆干巴巴的種子發呆!

  “找機會種下,看一看到底能長出什么來。”楚風琢磨著。

  只是,三顆種子經歷的歲月有些遠,他有點擔心,還能發芽嗎,其中兩顆都干癟了。

  “真能種出來,別是毒草就行,到時候要是長出豆子,或者啥蔬菜,估計也算是古老品種了。”他笑了。

  高原的星空仿佛離地面很近,星光燦燦,月光如水,灑落在這片蒼涼而有些荒蕪的大地上。

  深夜,格外寂靜。

  朦朧間,楚風聽到昆侖山方向傳來巨大的獸吼聲,在群山間回蕩,這讓他從夢中驚醒過來。

  借宿的地方離那里非常遠,居然能在深夜聽到沉悶的獸吼,著實驚人。

  顯然,昆侖山中有什么事情正在發生,聽聲音不像是那頭獒與牦牛的吼聲,另有其他猛獸出現。

  隱約間,那片山脈的地面都在輕顫,傳了過來,越發不寧靜。

  一些牧民被驚醒,虔誠禱告,對著圣山頂禮膜拜,口中喃喃著什么。

  楚風也起身走出帳篷,他聽到一位老牧民的話。

  “山中的活佛真的蘇醒了。”

  楚風不解,即便有古僧,怎么會伴著獸吼聲?

  “你不懂,這是我們藏地的傳說,明早你趕緊離開吧。”老牧民說道。

  “是不是山中那些圣獸要走出來了?”另一位中年人說道。

  傳說,高原深處的圣山有幾頭沉睡的古獸,有的可與神祇媲美,力大無窮,能夠降魔,也有的極其兇猛,會造成災難。

  楚風聞言,一陣思忖,他雖然不全信,但卻也不覺得藏民所說沒有根據。

  畢竟,他親身經歷了青銅山之事,的確見到了一些異獸。

  比如,那頭金色的兇禽,足有五六米長,這要是在古代,多半就會被稱作金翅大鵬鳥。

  那頭通體烏黑光亮的牦牛,一丈多長,連豹子、青狼等都害怕它,力大無窮,踏足時曾震的青銅山頂輕顫,若是在古代多半會被稱為牛魔。

  一些古代傳說,多有夸張,時間一長就被神話了。尤其是古人記載異聞時,每有夸大之舉,想必這里也是如此。

  后半夜,空曠的高原終于安靜了,遠方大山中的沉悶獸吼聲消失。

  月光如水,如薄煙般灑落,這里仿佛與星空連接在一起,朦朧而安謐。

  牧民不再擔憂,長出一口氣。

  楚風也回到帳篷中,陷入沉睡中。

  第二天,楚風一早就上路了,隨后輾轉進入西部的一座巨城,他要從這里踏上回家的列車。

  后文明時代,經過重建后,雖然沒有昔年那么燦爛,但差距也不是非常巨大,各種交通工具也還算方便。

  這段日子,楚風一直在野外,跟外界斷了聯系,如今進入巨城中,竟有恍若隔世的感覺。

  一直在高原、沙漠、大山間,他身上的通訊工具都關閉了,再次開啟時,許多消息同時傳到。

  父母叮囑他一個人在外要小心、注意安全,也有同學友人問他什么時候回去,還有其他消息等。

  楚風逐一回復,直至登上列車。

  他除了買了一堆零食外,隨身帶著的東西很少,都在回來的路上處理掉了。

  找到自己的位置,放下東西,他手持通訊器,開始看最近這些日子的新聞,頓時驚異不已。

  這些天以來,全國各地都出現過大霧,甚至國外也是如此,有淡藍色的,有深紅色的,還有紫色的,大范圍普降。

  有人說,這可能是當年戰爭遺留的核輻射引發的異變。

  但專家立刻辟謠,告知民眾,一切安全,這只是自然界的霧靄,消失后就沒事了,沒必要惶恐。

  民意調查,也有另一種聲音,說這是變故,跟歷史上那幾次一樣,波及各地。

  關于這些,沒有人敢極力否定,因為時至后文明時代,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里面的水很深。

  “這是什么事,半空中有植物浮現,還真是怪了。”

  列車啟動后,一個胖子走到近前坐下,看年紀應該跟楚風差不多大,中等個子,肚子不小,臉上肉呼呼,耳朵很大,笑起來時眼睛瞇成了兩道縫,跟彌勒佛似的。

  他特有喜慶感,不說話時,他也有點慈眉善目,帶著笑,越看越像彌勒佛。

  楚風頓時笑了,這人肯定不招人厭煩。

  “兄弟,去哪里?”胖墩兒自來熟,打著招呼。

  “太行山腳下。”楚風笑著回應道。

  “咱不會是老鄉吧?說具體位置。”胖子笑呵呵。

  一問后,兩人的目的地還真相同,頓時都覺得親近不少,都是同一個地方的人。

  胖子叫周全,很“安全”的名字,曾在西部讀書,這次也算是故地重游,回來看一看。

  楚風也注意到周全說的新聞,近日有報道稱,發現空中出現一些奇異的懸浮植物,這有點詭異。

  “我就不明白,它們怎么不墜落下來!”周胖子叨咕。

  楚風看了那則新聞,也很不解。

  “不會要發生什么大事吧?”周全嘬牙花子。

  “希望平平安安,這世界越來越讓人無法理解了。”旁邊有人說道。

  “是啊,太太平平最好了,真有點讓人不安心啊。”

  這似乎引起了共鳴,一些人附和。

  “估計早晚要出事,這些年已經有不少無法解釋的神秘現象了,各種傳聞都出來了。”有人小聲說道。

  這里頓時熱鬧了,說什么的都有。

  兩個小時后,周全跟楚風很熟了,畢竟都是一個地方的人,天生親近。

  他湊過來,神神秘秘,對楚風說道:“我前些天聽一個親戚說,他認識個奇人,說這世界要大變了。”

  “會有什么變化?”楚風問道。

  “會出現一些神神叨叨的事。”周胖子聲音很小。

  “我看你更像是神神叨叨。”楚風笑道。

  “真的,你別不信,我那親戚不是一個亂說話的人,平日很嚴謹與靠譜,接觸的層面十分不一般。”胖子瞪眼。

  楚風笑著搖頭。

  胖子有些泄氣,道:“其實,我也不太信,那奇人竟瞎扯,透露出的只言片語,竟暗示西方一些神話人物是種出來的,說我們這邊也差不多。”

  “噗!”

  旁邊一人正在喝水,恰好聽到,一口水直接噴了出去,笑個不停。

  “去,去,去,有什么可笑的,不說了!”胖子也覺得尷尬了。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